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46章 登宋家大門

    “好了,老二,你那樣子,成什么體統。”

    在陳凡隨手震開陳謙行后,陳謙行不死心的又想趴回來時,徹底看不去的陳懷安頓時恨鐵不成鋼的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小凡,這個家,讓你看笑話了。”

    陳懷安有些尷尬的看向陳凡。

    陳凡本是陳家的功臣。但僅僅因為他失蹤一年,并沒有確認完全死亡。陳謙行、大伯母、陳安等人就跳出來要清算陳凡一家。也幸虧陳凡從來沒對他們抱有希望,否則的話此時絕對會無比心寒。

    “沒事爺爺。”陳凡掃過眾多親戚,目中無喜無悲,一片清澈:“我剛回來,有很多事情想問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那我們去書房吧。”陳懷安趕緊起身,臨進去之前,猶豫了一下,招呼陳寧進來沏茶。陳凡順手也把陳果果帶了進去,陳懷安見狀,并沒有阻止。

    等他們登上二樓,進了書房后。

    樓下大廳內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眾多陳家人在那里,你瞪我,我瞪你,大眼看小眼。

    “竟然回來了,真是不可思議啊。”

    過了良久,小姑夫才長嘆一聲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感覺,小凡剛才說的,是幾分真幾分假呢?”大姑猶豫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真是假對我們來說有意義嗎?小凡的實力擺在那,他只要回來。整個金城,乃至江南省,都得彎腰折服。咱們陳家總算等來了翻身的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小叔一邊說著,一邊用眼角掃向大伯母與陳謙行等人,心中暗暗冷笑:

    ‘你們剛才背地里這樣說三哥一家,真以為小凡不知道?哪怕小凡懶得和你們計較,王曉云可不是善茬子。真是愚蠢,哪怕我們陳家真的斗不過宋家。王曉云逼急了,回燕京一哭訴,老王家會袖手旁觀嗎?’

    ‘還有時刻在王曉云身邊保護著的那支蒼龍小隊,以及登門的叫朱雀的女子。小凡背后可是還有勢力的。至少李牧臣在一日,就不會允許他宋家趕盡殺絕。偏偏你們要作出這種殺雞取卵的事情,真不知道你們是真蠢還是別有用心。’

    想到這,小叔臉上不由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陳凡這一回來,壓在陳家頭上近一年的大山總算散了,接下來,輪到宋家人開始頭疼了

    進了書房后,眾人坐下,陳寧自覺的去泡茶,順便帶走了搗蛋的陳果果。陳懷安才長嘆口氣,無比歉疚道:

    “小凡。剛才的事,是爺爺對不起你。我沒想到,謙行和陳安的心會這么狠。那可是他們的親弟弟,親叔叔啊。”

    說著,陳懷安眼中忍不住閃過一絲悲痛。

    骨肉相殘,最痛的毫無疑問是陳懷安。

    “爺爺,那些事就不提了。我回陳家,是因為您在,爸媽在,陳寧姐和小果果在。至于其他人,與我關系不大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說著,眼中無喜無悲,而是接著問道:“我爸媽他們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李司令和朱雀小姐,第一時間告訴了我們,你的消息。但恪行和曉云始終不信。在李司令力保下,恪行還在泗水縣做事。但曉云那邊就比較麻煩。”說起這個,陳懷安略帶凝重道:“之前與你在吳州有矛盾的中海紀家、湯家、寧家,接到你的死訊后,就開始百般打壓錦繡。曉云雖然死死撐著,但終究只有一人,沒法扛住,最后是安雅,她”

    說到這,陳懷安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是安家找上門來嗎?”陳凡眼睛一瞇,目現寒芒。

    “安家雖然算先找來的,但此事有些內情,不能算強迫小雅。小雅也是為了錦繡,才跟安家回去”陳懷安略帶一絲憂慮道:“而且安家并非一般的家族,他們家在北地勢力極大,更號稱河東省第一大世家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河東省第一大世家,螻蟻一般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:

    “爺爺,你不用替安家解釋。這些話,等我登安家大門,讓安家族長跪在我面前,好好用他的神辯口才解釋吧,看能不能護住他的項上人頭。”

    陳凡這樣說著,盡管語態平常,但陳懷安卻從他口中,聽出一股睥睨眾生的霸氣。名震北地的安家,在陳凡口中,仿佛如同螞蟻般,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確實,在剛剛與俄國交戰歸來的陳凡眼中。這種家族,便是來一千個一萬個,都不夠陳凡一劍的。安家再大,能大的過安德魯?大的過謝爾金?大的過俄國?

    ‘小凡這一年中,到底經歷了什么。他此時的鋒芒,明顯比一年前盛的多。如果說一年前,他是一柄藏劍入鞘的寶劍,現在就是出鞘的絕世神兵。’

    陳懷安眼底閃過一絲驚疑。

    正好,這時陳寧端著茶壺,裊裊而來。陳懷安就勢問起。

    陳凡就隨口,一邊喝著茶,一邊將自己這一年中的遭遇,大略的提了一下。

    盡管他只是隨口提了提,但依舊把陳懷安與陳寧震的目瞪口呆,如見神話一般:

    “狼人?血狼戰士?一人擊破第116裝甲師?沖入總部殺掉謝爾金?連端克格勃十七個分社?當著俄國元帥的名斬落克格勃副局長?克里姆宮的大帝親自出言要終戰?”

    這些事情聽在陳懷安與陳寧耳中,宛如神話故事般。

    陳果果更是滿眼小星星。

    盡管他們有心理準備,依舊被陳凡這一年來的所作所為給震撼住。

    “一人撼一國,一人壓一國。修仙者力量至此,竟可凌駕當世大國之上。確實啊,和俄國的百萬雄師相比,區區安家算什么?螻蟻一般,真是螻蟻啊。”

    陳懷安撫掌大笑,胸中豪氣頓生。

    陳凡逼得俄國低頭的力量,哪怕其中可能有諸多利益算計等等。但終究壓的大國俯首了。與一個幅員萬里的強國相比,什么安家、紀家、宋家之類,根本不值一提。便是韓家也差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偌大地球,此時還能與陳凡平起平坐的,估計只有那幾個真正的強國了。

    “一身轉戰三千里,一劍曾當百萬師。我本以為這是古人的夸張描述,沒想到小凡真的做到了。”陳寧勉強平復心情,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爺爺,什么勢力金錢財富都是虛妄的,只有我輩的力量,才是真實不變永恒不易。這次事件給我提了個醒。依靠外部勢力終究不牢靠。我們陳家,得靠自強才行。”

    陳凡彈了彈手指,平靜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自強?”陳懷安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“不錯,以后我們陳家,漸漸轉換成類似于陸家顧家那樣的武道世家。至于像大伯母、二伯、陳安這樣的人,隨便給他們點金錢,打發他們當勢力外圍就是。只有修習功法的人,才算我們陳家真正的核心。這樣的陳家才能永久傳承下去。”陳凡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陳懷安點點頭。

    他知道,陳凡選定的陳家核心,估計也只有陳寧、陳驍等少數幾人,最多再加個陳果果。而陳政行、陳謙行、陳安等人,已經被陳凡徹底拋棄掉了。

    這種模式,在修仙界很常見。主家修煉功法,以武力支撐。旁系經營商業,依附主家而存。顧家、陸家、洪門等都是以這種方法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對宋家他們,你準備怎么辦?”陳懷安說完,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給過他們機會。結果他們以為我死了,就跑回金城,對您和陳家這般羞辱。真以為我陳某人的飛劍不利嗎?”

    陳凡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盡管陳家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,陳懷安沒和他詳說。但陳凡用腳趾頭都能想到,這一年陳家是怎么艱難度過的。面對宋家為首的反撲,陳懷安能支撐到現在,已經算是極大的努力了。

    “爺爺,姐,果果。你們在這里等著,我先去見一見宋家的家主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著,放下茶杯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晃,直接化作一道金虹沖出了窗口,轉瞬間不見了。

    只留下陳懷安、陳寧、陳果果三人在屋中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“力量啊,這就是真正的力量。在這種以一敵國的力量面前,權勢金錢又算什么?看來之前,我確實想錯了啊。”

    陳懷安長嘆口氣,目光幽深,似在堅定什么

    而此時的金城,依舊平靜無波。

    宋家別墅內燈火輝明,眾多宋家族人聚集到郊外的別墅中,暢快的喝著酒,吃著美味,心情舒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一年前,我們如狼狽之犬般,被那姓陳的一言逐出金城。現在,咱們又回到這家中來了。反倒是那姓陳的小狗,早不知死在西伯利亞哪個雪地中。如日中天的陳家也如風中殘燭,豈不快哉!”

    宋家老三,宋禹華舉杯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作為宋家家主,宋舜華還能保持住清醒。不過一絲得色依舊在他眼中閃耀,如今陳家被踩在腳下,宋家背后又有韓家的支持,這放眼江南,還有敵手嗎?

    只是這幾天,韓家二少韓鴻昆一直沒給宋舜華打電話,讓宋舜華心中有些憂慮,莫非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“爸,我剛聽到一個消息,說有人在東山別墅區看到陳凡了。”

    宋家大少宋端明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端明你喝多了。別聽手下人瞎咧咧。那姓陳的小狗,早死在西伯利亞雪原”

    宋老三正舉杯笑著搖頭說時,忽然一道金光閃過,他剩下的話頓時留在了喉嚨之中,雙眼圓瞪。

    眾多宋家人只驚駭的看到,宋禹華脖頸脖頸處現出一道血線,然后血線越來越大,最后整個頭顱竟然都掉了下來,落在地面上,一道血泉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誰說我死在西伯利亞的?”

    一個幽幽的聲音,從門口傳來。

    ps:第四更奉上o(n_n)o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