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47章 一劍斬之

    當這個聲音傳來的時候,所有人都為之一震。

    本來大家喝酒喝的好好的,突然金光一閃,宋老三的頭顱就掉了下來。這一幕已經足夠嚇人了,幾個宋家的女眷差點就尖叫出來,許多人正不知所措的時候,再有這聲音傳來,氣氛頓時異常驚悚。

    眾人轉過頭一看,就見門口處,一個穿著休閑服的少年,背著手站在那,瞳孔幽深如泉般。

    這是誰啊?

    大部分人心中驚詫。

    宋老三的兒子更是跳起來,想質問陳凡,是不是他殺了自己父親。真正見過陳凡的人,終究是少數,大部分宋家人雖然對陳凡恨之入骨,但當面未必能認出陳凡只來。

    只有家主宋舜華和他兒子宋端明兩人,卻渾身一震,面現驚駭之,如見鬼魅。

    “你誰啊你?無緣無故怎么跑到我們宋家別墅來了。還有剛才是你出手殺人的嗎?”

    宋舜華的老婆,何秀麗冷笑道。

    她不愧是家主夫人,出生大家族。哪怕宋老三死在她面前,何秀麗也沒有變,反而依舊拿出膽氣來,冷冷的直視陳凡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殺的,又如何?”

    陳凡背著手,踏前一步,悠然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別以為仗著自己有點本事,就敢欺負到我們宋家頭上來。像你這樣,學了一點武功法術的人,我見多了。我不知道,是什么人收買你,讓你來我宋家殺人。但你要知道,殺人容易,但這終究是現代社會,后果未必是你承受的住的。”

    何秀麗一派落落大方的說道。

    她出生自中海何家,見多識廣,所以非但沒有絲毫害怕,反倒威脅起陳凡來。

    武者術士們雖然有法術武功,但卻不能肆意橫行社會。朱雀等人可不是吃干飯的,你敢肆意亂殺,就等著特殊部門找上門來,把你追的上天下地亂竄。何秀麗雖然不知道朱雀等人,卻隱約曉得,華國是有這樣一個機構的,威懾住眾多武者。

    “哦,你說說,有什么后果,我承當不住?”

    陳凡聞言,眼中露出有趣的神情,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他說話的時候,宋舜華與宋端明已經徹底認出他來了,頓時嚇得渾身顫抖,臉慘白,額頭上現出斗大的汗珠,大氣都不敢出。周圍人驚疑,宋家家主,可一向以城府極深著稱的,今天怎么隨便有人登門,就嚇成這樣?難道是感冒了?

    “哼,你恐怕不知道我們宋家的來歷。這金城市中,我們宋家是公認的第一家族,便是放眼整個江南,我們宋家都能排進前五。我們宋家的能量,是你遠遠想不到的。你敢殺我宋家人,就等著被國家安全局追殺的上天”

    何秀麗驕傲的說著,眼角卻看到自家老公和兒子拼命對自己打眼,終于感覺不對勁了,后面的聲音越來越小,最后漸漸幾不可聞。

    “宋舜華,見過陳大師。”

    宋舜華強壓下心中的驚駭,哆嗦著長身而起,對陳凡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陳大師?哪個陳大師?

    眾人心中一愣。

    在看看陳凡的容貌,以及倒下的宋老三之前說的話。一個模糊的身影忽然浮現在他們的腦海中,那個對宋家人來說,宛如夢寐一般的名字,終于與眼前這人重疊。

    不滿二十、相貌普通、姓陳的少年,又下手如此冷酷,動輒殺人

    “你是江北陳大師?陳家的陳北玄?”

    有人失聲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這聲一出,頓時整個宋家別墅嘩然,無數宋家的長輩小輩驚的站起身來,面現震撼之,五部的驚駭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“你你不是死在西伯利亞了嗎?”

    何秀麗臉狂變,原先的盛氣凌人之氣盡去,牙齒打顫,美眸驚恐的看著陳凡。

    “是啊,俄國人調用了導彈、火箭炮與超級真空炸彈來炸我,可惜沒炸死我。這步,我又活蹦亂跳的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緩步走過來,拉開一個座椅,悠然的坐上去,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,如同老友相聚般:

    “大家坐啊,站起來干嘛。趕緊坐下,繼續吃嘛,別因為我來了,耽誤吃飯。”

    眾多宋家人面面相覷,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懼,只能乖乖坐下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看著很友善的樣子,但宋老三的無頭尸體還在眼前,以及關于陳凡過去的種種傳聞,動輒殺人滅族。誰還能吃得下飯。

    “這位女士剛才說的很好,宋家是金城第一大家族、江南省前五的世家。這樣一個家族,如果被滅掉,可惜了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邊嘆息著,一邊端起酒杯道。

    “陳將軍,秀麗剛才都是胡言亂語,您千萬別往心里去啊。”

    宋舜華臉上面前擠出一絲笑容。眼前這少年,別看和氣。那可是屠滅沈家、當眾拍死湯劍鋒的人物。現在更從俄國人的炮火下面活下來,那是友善可欺的?

    尤其想到自己家這一年之中,對陳家的所作所為,宋舜華更是腸子都悔青了。怎么能不等等呢,等陳凡的確切死訊傳來再動手呢?

    何秀麗更是嚇得面如土,渾身顫栗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認識我,那就應該知道,我陳凡從來說話一言九鼎。我說不想在金城見到你們宋家,現在為什么又看到了?”

    陳凡端著酒杯,似笑非笑的看向宋舜華。

    宋舜華頓時僵在那,斗大的汗珠落入眼睛,他都不敢絲毫擦拭,只是顫抖的說道:“陳陳大師您聽聽我解釋”

    “莫非以為我陳某人死了,所以說話就不管用了?”陳凡呵呵一笑:“看來才一年過去,有些人忘掉我陳某人的手段了。是該好好提醒下他們。讓金陵和江南這些人知道,我陳某的劍,還能殺人!”

    宋家人本來大氣都不敢出一個。

    當這個殺人二字吐出的時候。有些膽子小的,直接被嚇得一屁股啪嗒做到在地。宋舜華更是啪一聲雙膝跪地,連連叩首道:

    “陳大師,這一切都是我宋家的錯。我宋家這就滾出金城,永不再回來。求您饒過我宋家這一家老小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何必這樣怕他。他陳北玄再厲害,我還不信他敢真滅我們宋家?韓家和國家,會眼睜睜看著他這樣做?”

    倒是宋端明,此時見父親跪地求饒,一股血氣沖上心頭。

    這個宋家大少猛的站起身來,冷冷的直視陳凡道。

    “對對對,老頭子,韓家韓家不會坐視不管的。”何秀麗也哆嗦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家?”

    陳凡嗤笑一聲,目中閃過寒芒:“五天之前,我在遠東的伯力市,斬了俄國北方軍區司令。這樣的大事,你們這些小家族不清楚,韓家會不知道?可是偏偏韓家一點都沒告訴你。你說韓家是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宋舜華僵在那,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而其他宋家人,聽到韓家將他們也拋棄掉,頓時如同失了支柱般,全部癱倒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宋端明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,嘴里念叨著:“這不可能這不可能”

    “我僅僅離開一年,你們宋家就違背約定,回歸金城,而且將陳家幾乎趕緊殺絕,差點逼死我爺爺。你說,我陳凡該怎么做?”

    陳凡一口飲盡杯中之酒,雙眼直視宋舜華道。

    宋舜華此時哪怕胸中還有千般謀略,萬般狡辯,但在陳凡的目光下,卻嘴唇糯糯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我心慈手軟,饒了你們宋家,結果鑄成大錯。現在,我不會再犯這個錯誤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放下酒杯,輕輕一拍養劍葫,喝道:

    “劍來!”

    一道金的流光,從養劍葫中噴射出來。眾人瞪大眼睛,窮盡目力,可以看見。那璀璨的金光之中,有一柄三寸三分三厘長的小劍,在劍光中游動,蓬勃的劍氣從上面噴發出來。離得最近的宋端明,甚至可以看到小劍的劍柄上面,隱約用古篆文刻下兩個蠅頭小字:

    歸元!

    “這把劍叫歸元劍”宋端明腦海中剛冒出這個念頭,就沒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隨著陳凡一聲令下,金小劍化作一道匹練長的長虹,瞬間繞著整個桌子轉了一圈,又回到陳凡身前。所有宋家人頓時都僵在那,臉上充滿驚恐。何秀麗更瞪大眼睛,滿是不敢相信之,仿佛不信陳凡敢下手般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道血線,漸漸的從所有人的脖頸處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血線越來越大,最后二十多顆頭顱全部掉下,沖天的血泉噴射而起。在那一繞之間,他們的頭顱竟然全被歸元劍給斬下了。飛劍之利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陳凡一劍之下,盡滅宋家滿門。

    只有跪倒在地的宋舜華得以幸免,他見到這一幕,顫抖的癱在那,嘴唇哆嗦道:

    “你怎敢你怎敢殺我宋家你怎敢”

    “我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推開座椅,轉身而去。離去前,隨手一彈,宋舜華頓時額頭上現出一個窟窿,瞬間氣絕身亡。

    等陳凡走出宋家別墅時,滔天的大火迅速從客廳中燃起,將整個別墅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在金城顯赫數十年的宋家,就這樣被陳凡滅掉了。

    陳凡背著手,站在火堆前,看著漆黑的夜晚,以及磅礴而下的大雨,不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:

    “夜黑風高雨大,真是一個殺人夜啊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,身形一晃,消失在雨幕中

    2010年3月10日,陳北玄回歸,屠滅宋家。

    江南為之震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