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49章 故友之死

    當聲音傳來時,唐遠清與唐亦菲都為之一震,慌忙轉頭。

    就見狂風驟雨之中,一個少年,背負雙手,踏天地而來。唐家莊園的眾多高墻、鐵絲網都絲毫沒有攔住這個少年。少年一步步踩在虛空中,宛如踩著無形的平地般。周圍的雨滴落在他身上,都被無形的氣罩彈開。

    “遠清拜見陳大師。”

    唐遠清見到陳凡,頓時渾身劇烈震動,心中帶著難掩的驚駭,驚喜交加的拜倒在地。而唐亦菲則端著茶,俏生生的立在亭中,看著陳凡,一時都癡了。

    “你終于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秀美女子的雙眸中,宛如帶著江南水鄉的煙雨朦朧般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陳凡目光掠過唐亦菲,掃向跪伏在地的唐遠清身上。“五天之前,我就回來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唐遠清爬起身,苦笑道:“遠清這身份地位,說穿了,只是江南一個土梟。這兩天,雖然接到武道界一些朋友的消息,說您回來了。但他們的消息傳得似真似幻,而且之前就有很多類似謠傳,所以遠清不敢太過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點頭。

    與那些大國情報機構,和超級跨國勢力比起來。唐遠清只是江南省的一只坐地虎罷了,不要說放在整個世界,便是放在華夏都排不上號。這樣的人物信息渠道,自然要滯后很多。

    “五天前,我在俄國斬了謝爾金。確切消息,你們應該很快就會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破開雨幕,落入亭中。

    這聽潮亭是唐遠清特意命人建造,就立于大江之畔,立在這里。可以憑空眺望遼闊無際的大江,心胸頓時為之壯闊。便是在漆黑雨夜中,也面前能看到對面的點點星火。

    “原來那些傳言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唐遠清頓時身軀一震,再次拜倒于地:“陳師神威,以一破萬,于萬軍之間斬殺俄國北方軍區司令。這消息一旦傳出,整個世界都會為之震怖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,唐遠清是發自肺腑而來。

    能以一人敵萬,偌大地球,有幾人能做到?便是神話傳說中,百年前的那些神境們,恐怕也沒多少人有著能耐吧?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唐亦菲猛的捂住小嘴,震驚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這個消息,她還是第一次聽說。

    “唐遠清,我來此不是聽你吹捧的。這一年內的事情,你如果不給我一個解釋的話,陳某人的飛劍可是不認人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拍養劍葫,頓時一聲清脆的劍鳴在天地間回響。

    “在來唐家之前,我已經屠滅了宋家,又連斬了金城十六個家族族長的首級,我不希望唐家是第十七個。”陳凡意味深長的看向唐遠清。

    “陳師,您聽我解釋。”

    唐遠清神色頓時變了,誠惶誠恐的拜倒在地。唐亦菲更急聲道:

    “陳凡,這不怪我們唐家。你消失了之后,洪門就請動了東南林家的一位宗師。那個叫林踏山的一來,就把整個江北全部統合在了手里,你在江北那些手下,盡數拜在了他門下,就一個徐傲不服,還被他殺了。江北在手,他又是宗師身份,我們唐家能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顧忌李司令和朱雀小姐,恐怕現在整個唐家都被林踏山踏平了呢。哪怕現在,大半個江南基本都落入林踏山的手中。就金城還勉強能維持在我們唐家手里。”

    唐亦菲說著說著,眼圈都紅了。

    看來這一年之中,她也受了許多悶氣。唐大小姐本身就是驕傲的人物,否則也不會號稱江南省地下世界的女王,但在林踏山的宗師之威面前,卻只能避其鋒芒。

    “徐傲死了?”

    陳凡一愣。

    眼前頓時浮現那個外表儒雅,實則內心無比驕傲的男子。

    海東徐傲。

    許蓉妃的父親,前江北第一人。

    也正是有他坐鎮,江北才從未動亂過。陳凡在外面無論多久沒回來,江北這個大本營都穩如泰山,云霧靈泉一年上百億的收益,陳凡也放心給徐傲打理。

    但陳凡萬萬沒想到,徐傲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‘那許蓉妃怎么辦?’

    陳凡此時心中,浮現出的第一個念頭,就是許蓉妃。那個少女前世在絢爛時隕落,這一世剛找到父親,又經歷喪父之痛,與他陳凡的經歷,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‘這一世,我回來,本以為能讓你們一世幸福安穩。卻因為我的牽連疏忽,累你父親身亡。若沒我,恐怕你們父女會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吧’

    陳凡抬起頭,望著天空,耳邊傳來唐遠清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當時林踏山挾洪門與宗師之威而來,連魏家都得退避三分。江北其他人都立刻改換門庭,只有徐傲堅持,被林踏山當場擊殺”

    唐遠清一邊說,一邊長嘆。

    連唐遠清也得承認,徐傲確實算一個棘手的對手。

    否則也不會與他劃江而治這么多年,卻沒想到,說死就死了。

    ‘洪門、林家、林踏山,還有江北嗎?’

    陳凡默默的背著手,站在那,看著江面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唐家父女不敢言語,都束手恭立在他背后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陳凡才緩緩開口道:

    “你去,把江北所有人,包括林踏山的資料都給我找來。”

    “陳師,您是要?”唐遠清一愣,瞳孔中露出一絲驚懼。

    “我要殺人。”

    陳凡遠望江面,語氣平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養劍葫中,歸元劍劍氣長鳴,躍躍欲試

    唐遠清這一年來被林踏山步步緊逼,幾乎追殺到家門口。資料自然準備的無比周全,很快就將林踏山等人的全部資料放在了陳凡面前。

    “林踏山,出身自神秘莫測的東南林家。林踏天的胞弟,在此之前,從未出手過。只有十數年前,林踏天叛逃出林家時,林踏山疑似追捕過。化境初期,被洪門邀請來,坐鎮江北。除了他之外,還有部分洪門暗月部隊的人,以及雷千絕的幾名弟子。手下包括:”

    “楚州周天豪。”

    “天河韓天生。”

    “清水劉國棟。”

    “江州伍器行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看著這份名單,陳凡不怒反笑,但眼瞳中的殺意越來越濃。幾乎整個江南與江北各市的大佬,除了徐傲之外,盡數叛變了。

    陳凡不怪他們,宗師之威壓下,不叛變就得死。

    但陳凡恨他們的是,這些人在徐傲死后,絲毫不留情面,對孤兒寡母也趕盡追絕,把徐傲的所有家產都瓜分干凈,更把陳凡之前留在江北的諸多財產,與云霧靈泉同樣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如果云霧靈泉一年百億的收入還在,陳家絕不至如此窘迫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們既然選擇了背叛,那就要有承擔后果的決心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,輕輕一彈劍,沖天殺氣刺破云霄。

    他身形猛的沖出,化作一道青色流光,踏在江上,頃刻間就消失無蹤。只剩下唐家父女還靜靜站在聽潮亭中。

    “爸您說陳北玄這是去做什么”

    唐亦菲猶豫良久,才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已經知道答案了,何必問我?”唐遠清搖了搖頭,輕嘆道:

    “恐怕連林踏山他們都沒想到,陳師會殺回來吧。這個江北,今天晚上,不知得死多少人啊。只是可惜了徐傲,那樣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唐遠清再次幽幽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江北與金城,只有一線之隔,都屬于江南省的范圍內。

    陳凡踏江而行,上了岸后,身形狂奔,如同一道流光般,時速達到了數百公里。比最快的跑車都要快,很快就到了江州。

    江州這個地方,陳凡曾經數次路過。

    當時還讓人帶話給那個江州的伍老爺子,后來因為唐遠清投誠后,陳凡就懶得去登門拜訪伍老爺子了。但沒想到今天竟然又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江州,伍器行,呵呵,真是一只墻頭草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立在江州之外,臉上露出一絲冷笑。

    如同潮水般的神念,透體而出,瞬間籠罩了整個江州全城,頓時萬家燈火盡入他的掌中。

    “伍器行這里不對這個也不是應該在城東那邊”

    陳凡一寸寸的掃描過整個城市。如伍老爺子這種大佬,行蹤飄忽不定,唐遠清根本找不到他的具體住所。但陳凡哪需要他去找,搜天刮地的神念之下,便是一只老鼠都能挖出來,何況伍器行這個大活人呢。

    “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十分鐘后,陳凡猛的睜開眼睛,身形一晃,向江州城東折去

    此時,威震江州數十年的伍器行,伍老爺子,正坐在一棟別墅內。

    他的對面,是一個穿著白色武功服,悠然而坐的中年男子。男子氣息沉穩,眼中不時閃過精光,赫然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內勁高手。

    “洪師傅,這一次唐家派人來挑釁,多虧您出退了。”

    伍老爺子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林宗師麾下的,我責無旁貸。唐家除了唐遠清之外,其他人只是碌碌之輩罷了,不值一提。”中年男子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江州平定之后,整個江南只剩下金城了。過不了多久,林宗師會親自出手,踏平唐家。到時候,這整個江南,都是你們的。宗師此來,只是為了完成洪門會長囑托罷了,區區一個江南,哪放在宗師眼中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好,這就好。”

    伍老爺子笑的眉毛都快沒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先的舊主陳凡與唐遠清,早被伍老爺子忘在腦后邊了。

    這時,門口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敲門聲。

    “咦?這么晚了,還有人登門?”

    屋內兩人同時一驚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奉上,爭取12點前把第四更寫出來,今天會五更呢o(n_n)o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