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50章 斬盡江北不歸鞘

    “是不是敵人?”

    伍老爺子微微示意,他的幾個手下與保鏢迅速沖到身前,抽出武器,緊緊盯著門口。這位坐鎮江州數十年的不倒翁,就是憑著謹慎才活到今日的。

    “這江南還有什么敵人,便是唐遠清親自殺上門來,我也能呼你周全。”洪師傅冷笑一聲,抱胸而起,氣度森嚴,一副大高手模樣。

    伍老爺子沒奈何,只要示意人去開門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時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聲。

    別墅的大門竟然開了。

    這個防盜門可是伍老爺子去瑞士,請最專業的安防專家安裝的防盜門,便是最擅長撬鎖的賊都打不開啊。

    推門而入的,不是什么唐遠清,也不是伍老爺子預想中的大批武裝人員,僅僅是一個穿著休閑服的清秀少年。

    外面下著磅礴大雨,但少年仿佛絲毫沒受影響,發絲與肩上一點濕痕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你是....”

    伍老爺子眼睛一瞇,感覺看這少年非常眼熟,似乎在哪里見過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叫陳凡,你應該知道我。一年半前,我透過你一個手下,叫軍哥的人告訴你,我會登門拜訪。如今,我如約而來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推開門,輕輕關起來,臉上笑容滿面,仿佛真是一個登門拜訪的客人般。

    “陳凡....陳大師?”

    伍老爺子瞳孔一縮,忍不住尖叫出來。

    他總算想起來,自己為什么感覺看陳凡眼熟了。那是因為他一年多前,見過陳凡的照片啊。身為威震江北的大佬,伍老爺子怎么可能對陳凡不熟悉呢。

    所以陳凡一報出名來,伍老爺子立刻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?”

    這稱呼一出,頓時整個別墅內為之一靜。

    那些持槍拿刀的手下們愣在當場,無不震撼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在江北,陳大師可是一個真正的傳說。哪怕林踏山挾洪門與宗師之威,掃平整個江南,也沒法取代陳凡的地位。這些江州的諸多老大,這幾年可是聽著陳凡的名號過來的。

    原先胸有成竹的洪師傅,更是臉色狂變,不敢相信的看向陳凡道:

    “你就是陳北玄?可是你不應該死在西伯利亞雪原中了嗎?怎么可能從炸彈之父下逃出來?”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一皺眉,小葫蘆一震,一道匹練的金光就從他腰間射出,瞬間劃過洪師傅的脖頸,然后緊接著橫空一掃,從伍老爺子的那些手下身上掠過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在伍老爺子震撼的目光中。

    那位坐鎮江北,連敗唐家高手,宛如無敵戰神的洪師傅,竟然瞬間人頭兩分。他的眾多手下,也一齊掉下腦袋來。

    一劍之間,陳凡就斬殺包括洪師傅在內的九人。

    伍老爺子賴以倚重的手下與保鏢,頃刻而亡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。”

    歸元劍飛回來,圍繞著陳凡周身飛舞,輕輕震動著,似有不滿。怪陳凡怎么讓它殺這些不成器的人。陳凡好笑的彈了彈小劍,笑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很快你就能痛飲真正的高手血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扭過頭去看向伍老爺子。

    伍老爺子渾身顫栗的站在那,眼中無比恐懼。

    在用搜神術,從伍老爺子口中問出整個江北的詳情后,陳凡就臉色陰沉的扭斷伍器行的脖子,然后一把火燒掉別墅。出了江州,繼續向江北其他市趕過去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我才走一年,整個江北竟然變成這種模樣。”

    想到伍老爺子所說,陳凡眼中殺意頓生。“好一個周天豪,好一個劉國棟,好一個韓天生,好一個...魏老三。我本以為,這件事和魏家無關,沒想到連魏家都牽扯進去。呵呵,一年上百億的買賣,難怪魏家會動心。”

    陳凡這樣說著,瞳孔中寒芒更勝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何等之快,瞬息就在百丈開外,江北每個市互相的距離也才幾十上百公里,對陳凡來說也就是十幾分鐘的事情。

    十七分鐘后。

    陳凡入清水市,斬殺劉國棟并手下三十六人,包括光頭劉那個兒子劉騰,也被陳凡隨手一劍擊殺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。

    陳凡殺入天河,一劍誅滅韓天生在內的二十九人。有人膽敢動搶,被陳凡直接一分兩斷。韓天生的所有精銳手下,被陳凡盡數斬絕。

    五十三分鐘后。

    陳凡沖入云海市,劍斬云海大佬虎頭強,順手誅絕虎頭強手下四十五人,血洗云海。

    一小時十七分鐘后,陳凡....

    當陳凡從海州踏出,斬殺了向林踏山投降,繼承了徐傲位置的徐龍后,已經是兩個小時后的事情了。整個海州,包括徐龍在內上下一百二十人,被陳凡盡數所殺。

    尤其徐龍是徐傲的干兒子,從小收養培養長大,被徐傲一步步栽培,基本上算作徐傲手下第一人,未來的繼承人。

    結果卻背叛了徐傲。陳凡在得到消息后,殺徐龍,拘其靈魂,用離火金瞳寸寸焚燒,直到徐龍整個神魂都被火焰燒的灰飛煙滅后,才罷手。

    “老友,我替你報仇了。接下來,我會去斬殺林踏山,徹底了解這段恩怨。你放心去吧,至于妃妃那...我會照顧她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看著火焰騰燒的徐家大宅。

    他從黃皮葫蘆中,取出美酒,倒在火中,心中默默的說著。

    兩小時之內,陳凡奔襲千里,連殺五百人。這等壯舉落在別人身上,估計早就嚇得面無駭色,手足無措。但陳凡眼中的殺意卻越發濃密,絲毫未減。

    “準確來說,死在我劍下的,是四百九十九個,第五百個,我專門為你留著祭劍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往向北方,目光幽遠。

    那里是楚州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林踏山!”

    江北,楚州,萬榮御景園內。

    這個楚州數一數二的豪宅,當年是萬榮集團開發的。萬榮集團倒下后,被魏老三接掌了過來,但依舊掛著萬榮的牌子。

    此時已經是深夜過半了,大雨磅礴而下,籠罩了半個華國。便是連楚州也被暴雨籠罩著,外面幾乎如同一條條水龍從天而降般,大部分人早就在家中酣睡。

    但御景園一號別墅內,依舊有兩人正對坐著。

    在兩人身邊,還立著一群氣息彪悍,無比精銳的黑衣人。這些黑衣人有男有女,氣息雄渾,竟然各個都是內勁高手。在他們胸前,有一個紫色的半月標志。

    正是洪門最精銳的戰隊。

    ‘暗月’。

    “林宗師,這一次多虧了您才能鎮住江北這個盤子。您的恩情,我洪門不會忘記的。”一個妖艷的女子端過一杯清茶,恭敬的奉上。

    在她對面,是一個容貌俊美,劍眉星目的白衣男子。

    陳凡若在的話,會發現這白衣男子與曾經死在他手下的林踏天,非常相似。正是林踏天的胞弟林踏山。傳說中東南林家的另一位宗師。

    “江統領客氣了。東南林家與洪門歷來同氣連枝,我家先祖當年與洪門老祖更是有近百年的交情,這點小忙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踏山接過清茶,微微謝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陳北玄竟然從俄國的炸彈之父下活了過來,還以一敵萬,擊破了第116裝甲師,在眾目睽睽之下,殺了北方軍區的司令,謝爾金中將。導致我們這里的事業,功虧一簣。否則等踏平唐家,一統江南的時候,這陳家還不是任我們蹂躪嗎?”

    妖艷女子嘆氣道。“現在總部緊急招我們回去,怕陳北玄回來,那就麻煩大了。”

    她叫江映月,是洪門暗月戰隊的首領。

    “江統領,你大可不必當心。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淡淡一笑道:“陳北玄殺了俄國一位司令,更打敗了第116師。以俄國的性格,和克里姆宮內那位大帝的脾性,能忍得下去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,聽說陳北玄一路殺去了莫斯科,到最后,要么招惹來核武。要么引來俄國血狼衛中的那位血狼王。真以為這天下之大,是任他陳北玄縱橫的嗎?連我家先祖,當年都不敢硬國家,他陳北玄竟敢挑釁當世大國,活得不耐煩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林踏山冷哼一聲:

    “再說,便是陳北玄真活下來,沒個十幾天,能回國內?放心吧,我們時間充足著呢。”

    一把連翹通體雪白的長劍橫在他膝蓋上,也隨之發出嗡嗡的響聲。

    聽到他所言,江映月微微放心,跟著美眸一亮,如水般看向林踏山:

    “難道俄國真的有神境存在?”

    東南林家作為百年前的華夏第一大家族,一向以神秘莫測著稱。便是連洪門與林家交往時,也隱隱矮了林家半頭,可知這個家族底蘊與勢力何等雄厚。許多秘聞,便是江映月都不太曉得,林踏山卻如數家珍。

    “哼,俄國堂堂數百年大國,冷戰的兩極之一,怎么可能沒有神境?”

    林踏山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當年血狼王奧列格縱橫歐洲與東南亞。在越戰中,屢次與美軍交手。美軍曾經調動上萬人的軍隊,都沒有圍殺的了他,逼急了,甚至想動用核武的,被蘇聯攔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我家先祖都說過,奧列格乃是天生的武道奇才。非是憑肉身天賦,而是純粹靠武道邁步神境。當世之中,純以武道來算,除了燕山葉家那個人,以及我林家先祖外,無人勝于奧列格元帥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林踏山眼中露出一絲崇敬之情。

    “您說的,莫非是昆侖那位葉將軍?”

    江映月聞言,卻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ps:第四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五更o(n_n)o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