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52章 天亮了

    強烈推薦:

    2010年3月11日,凌晨4點的時候,金城玫瑰園小區。

    這個在整個金城市都屈指可數,一平方米售價超過十萬的高檔小區,此時燈火寂寥,再加上大于澎湃,連平時巡邏的保安都躲在保安室中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”

    喬洛纓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吵醒。

    她平時睡覺都是關了手機的,知道她住宅電話,并且敢在這個點來打擾她的,必然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所以喬洛纓哪怕心中再氣惱,也只能爬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喬喬?”

    旁邊的閨蜜打著哈欠,睜開朦朧的睡眼,一雙美眸目光迷離,任憑被子滑落,露出胸前欺霜賽雪的大片肌膚也渾不在意。她宛如一只慵懶的波斯貓般,一顰一笑都帶著誘惑的嫵媚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估計手下有什么急事吧。”喬洛纓一邊拉開臺燈,一邊瞪了閨蜜一眼:“你快把被子拉起來,這個裸睡的習慣,都結婚的人了,快三十歲還沒改。“

    “哈,反正這里就我們兩個,怕什么,難道我還怕你非禮我不成?”閨蜜這時反而不困了,一挺胸口,雪白的肌膚顫巍巍的抖動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

    喬洛纓無語。

    這個妖孽是她在美國讀書時認識的,燕京人。兩人家庭背景相似,興趣愛好和品味都差不多,所以很快就結成好友。可惜她要回國繼承家業,閨蜜也被家族拎回家去,乖乖服從家族安排,嫁給了一個燕京有名的紈绔大少。

    這兩天好不容易才偷跑來金城,喬洛纓沒法,只能陪她瘋玩,鬧到夜里兩三點才睡覺。

    “喂,是胡伯嗎?發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喬洛纓剛抬起話筒,對面就傳來手下胡伯的急促聲音:“大小姐,不好了,宋家別墅著火了。據去救火的消防隊傳來的消息,宋家高層正好都聚在別墅中,全部死于火災之中,無一幸免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喬洛纓頓時為之一震。

    宋家可是喬家在金城最大的對手,她怎么能不時刻關注呢?

    等她放下電話時,閨蜜也感覺不對了,這個來自燕京的妖嬈少婦雖然愛玩,畢竟出生自大家族,耳渲目染,趕緊問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?出什么大事了?”

    “剛才我手下來消息,宋家別墅著火,整個宋家都葬身于火災之中,宋家高層無一活口。”喬洛纓目光呆滯的說著。

    曾經威震金城,對喬家步步緊逼,把陳家逼到絕路的宋家,就這樣滅了?

    這種手段...怎么感覺似曾相識啊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個與韓家有關的宋家吧。”妖嬈少婦打了個哈欠,在她這種燕京大家族出生,又嫁給頂級大少的公主眼中,區區宋家,只是而三流世家罷了,如果不是和韓家有關系,少婦都未必能記住它。

    但還沒等兩人商討出個結果。

    電話鈴再次急促響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任家家主任建臨死在家中,被一道金光飛來斬首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花家家主花智鴻也死了?也被一道金光穿墻而來斬下首級?”

    “龔家家主、馬家家主、許家、吳家...”

    一開始接到電話時,喬洛纓還無比震驚。但接連十幾個電話過來,她就已經徹底麻木了。而她那個少婦閨蜜,已經刺激跳了起來,在床上蹦跳著激動:

    “我的天,一口氣殺了十幾家家主啊?誰這么大手筆,簡直喪心病狂啊。他難道不怕激怒官方和特殊部門嗎?”

    上流社會,自有規則。

    大家斗爭歸斗爭,很少鬧出人命來。像今天這樣,半個金城的家族都被洗了一遍。這將之讓人可怖可懼,難怪連那個見過大世面的燕京閨蜜都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死的人...似乎都曾為難過陳家。再加上這樣激烈的手段。”喬洛纓心中一突,美眸中閃過一道異彩,吶吶道:

    “難道....他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他,什么他?”閨蜜還在震驚中。

    “一個神話。”

    喬洛纓抬起頭,俏臉上閃耀著莫名的崇拜之色。

    這一夜,幾乎所有金陵的上流社會,各大家族。沒一個人睡得好覺,幾乎都在睡夢中就被急促的電話聲吵起來。

    當越來越多的消息匯聚到他們手中時。

    整個金城都震怖了。

    一口氣滅掉十七個家族啊。這是什么概念?而且各大家族族長的死因都一摸一樣,被一道金光凌空射過,斬下頭顱。宋家別墅中救火的人,也偷偷泄露出消息,據說那些宋家人,也都是別人斬下頭來才死的。

    這種種手段,無不在證明,是一個人所為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,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不怕華國震怒嗎?”

    無數人心中震撼,口頭上狂叫著。但他們雖然這樣說,但眼中的驚懼之色卻越來越濃。作出這件事的人,其下手之果決,殺伐之冷酷,簡直駭人聽聞。

    “那道金光到底是什么?感覺不像現代武器啊,更像傳說中古代劍仙的飛劍之類的。根據各大家族的說法,任家家主、花家家主這些人,死亡時間幾乎都是同時的,相隔不超過一分鐘。難道是一位有法力神通的高人,一劍取了這些人的首級?”

    有人猜測到。

    ‘飛劍、法力神通、高人、殺人、滅族、都與陳家有怨...’

    當這一連串的因素,都結合在一起的時候,不少人心中,隱約升騰起一個感覺。

    這樣的手段,似曾相識啊!

    似乎在一年多前的時候,金城曾經發生過,也有一個家族被類似的手法斬滅了。

    ‘難道...難道是那個人回來了?’

    大家互相對視,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慌失措。

    不止在金城,在江州、在清水、在天河、在海州、在云海...在楚州。江北各市都先后發現了光頭劉、伍老爺子等人的尸體。

    一口氣死這么多人,哪怕這些人背景都比較灰色,屬于介于黑白兩道,背上背著不少罪行和仇怨的。但依舊震撼了整個江北。

    無數個大人物被從睡夢中驚醒。

    各地警局瘋狂運轉,而且等他們到達現場,偵查完情況后,都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起仇殺啊。兇手似乎是一人,一劍斬落了這些人的首級。局長你看,他們的傷口處無比光滑,明顯是非常精通刀法或劍術的高手,甚至可能是傳說中的內勁武者出手的。而且所有人死亡時間幾乎先后相同。這代表殺人者可能只出了一劍或一刀....”

    刑偵隊的積年老公門,眼光何等毒辣,迅速發現了疑點,遞給局長。

    局長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死者是本市赫赫有名的人物,而且牽扯到傳說中的內勁武者。這種案件基本上都不歸地方警局管,上面會派出特殊部門的調查人員,接手案件。

    正等局長下命令保存現場,準備上報上去時,忽的就接到鄰市兄弟單位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什么清水市也發生了?死的是光頭劉劉國棟?而且手法一摸一樣,也是被一劍斬首?”

    “海州也有?海州大佬徐龍死了?”

    “楚州周天豪也被發現死在家中?”

    當一連串的消息傳來時,所有人徹底被鎮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們這個怎么辦?”

    便是積年老公門,此時也感覺心中顫抖。這是大事啊,天大的事件。一夜之內,整個江北諸市,所有大佬被殺,死亡人數過五百人。而且還是一人所為。

    老公門眼前,仿佛出現一個白衣仗劍,一夜奔襲千里,斬落無數人頭的絕世劍客。

    “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,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。”

    有人情不自禁將這首李白的名詩背出來。

    局長手中顫抖:“立刻封存現場,然后收隊,這件事已經不是我們能插手的。迅速上報給部里,請求特殊部門介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小雞啄米般默默點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這背后必然牽扯到天大的斗法,已經不是他們能涉及的。

    一夜之間,金城宋家被滅,十六家家主被飛劍斬首。江北各市大佬盡墨,死傷超過五百人。整個江南江北全部為之震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沒法睡好覺,全部被從睡夢中驚醒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瘋狂的打探消息,尋覓背后的真相。

    天明之前。

    吳州,蘇家大宅,主屋。

    蘇養浩被緊急的電話鈴吵響,老者剛一接到電話,里面就迅速傳來蘇家家主,他的兒子蘇正德的聲音:

    “爸,江南出大事了。昨天夜里,金城宋家被滅,整個高層都死于火災之中,無一幸免。除此之外,花家、任家、龔家等金城十六家家主,全部被殺,而且幾乎都是在同一時間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原本睡意朦朧的蘇養浩,猛的睜開雙眼,渾濁的老目中閃耀精芒。

    “而且不止金城,據說江北同樣發生大事,各市大佬被發現死在家中,一夜之間死傷超過五百人,現在江北各市幾乎瘋狂了。他們說,是那人回來了...”

    耳朵中盡管還傳來蘇正德的聲音,但蘇養浩已經聽不清楚了,腦海里只剩下最后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那人....”

    “陳凡回來了?”

    而此時,外面一聲雞鳴,初生的太陽灑下溫和的陽光,照樣了窗臺。

    天亮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