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53章 震撼的江南

    當太陽升起,眾多普通人,白領精英、走卒小販、打工者繼續開始自己一天平凡的生活時,整個金城上流社會都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夜里的時候,消息只有諸多大家族族長高層知道。

    現在,便是稍微和上流社會沾點邊的人都清楚了。宋家滅門,花家、任家、龔家等一十六家家主被殺,這個消息根本瞞不下來。頃刻間就傳遍整個金城乃至江南省。

    此時,哪怕是再愚蠢的人,也知道。

    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驚天動地的大事!

    陳北玄回來了!

    “呵呵,誰能想到,陳家竟然有咸魚翻身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喬老爺子一邊喝著粥,一邊對自己女兒搖頭道:“這陳北玄不愧是殺星降世,一口氣殺了那么多人,據說江北那邊,無數人都頭痛萬分呢。”

    這位金城喬家之主,雖然已經年近七旬,卻老當益壯。

    “爸,真的是陳凡回來了?”

    喬洛纓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,顫著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消息,是李司令親自告訴我的,能有假?而且除了陳北玄,誰會有這么大的手筆,一夜奔襲千里,連殺數百人。傳說他有萬軍辟易之能,是近乎神話般的人物,看來傳聞不假啊。”

    喬老爺子感嘆道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這樣的大人物,也為陳凡的力量給驚懼。這樣的力量,掌人生死,著實讓人可怖可懼。宋家家主太愚蠢了,連等一下確認陳凡的死訊都等不及,就匆忙回到金城,對陳家下狠手,終究釀來這場大禍。

    “這個陳北玄是誰啊,聽你們的意思,他很厲害?”

    喬洛纓的妖嬈閨蜜,此時已經換了身蝙蝠衫、修身牛仔褲,配上茶色墨鏡,無比清爽,宛如豪門貴婦般。一舉一動都非常端莊,很有大家族的風范。

    “秋韻啊,你不太關心這方面,所以不了解陳北玄,也情有可原。”喬老爺子含笑道。“讓洛纓告訴你吧,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哼,能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過一介武夫罷了,懂得打打殺殺有什么用?這世界上什么事情全靠拳頭來解決的?哼哼,這次犯下這么大罪,還不知道怎么收場呢。”

    裴秋韻哼一聲道。

    裴家在燕京雖然算不上什么一線大家族,但在二三線中卻也是有點名氣的。而且裴秋韻嫁的老公,那更是貨真價實的燕京一流世家,否則以哪個紈绔大少,也娶不到裴秋韻這樣的極品美女。

    家世背景、容貌加上夫家的勢力,自然養出了裴秋韻的傲氣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陳北玄可不是普通的武夫。一般的大少,哪有資格與陳北玄相提并論。便是燕京最頂尖的大少,如王城、李慕凡、蕭天辰,遇見陳北玄,那都得低一頭。”

    喬洛纓不動聲色的飲著清茶,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裴秋韻驚呼出來,表示不信:“像這種奇能異士、武功高手,我在燕京又不是沒見過?各大家族或軍方都有這樣的高手,也就是高級保鏢打手的層次,怎么能與那些頂級大少相提并論?”

    王城、李慕凡、蕭天辰,這都是燕京最頂級的大少。

    便是連裴秋韻的老公都遜色一籌。

    “秋韻你知不知道,一年前,韓家二少韓鴻昆,曾經來金城,就惹到了這個陳北玄,你知道結果如何?”

    喬洛纓話題一轉,平靜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鴻昆?他之前好像確實傳聞得罪了什么人,被韓家家主罰的圈禁起來,前幾個月才放出來。”裴秋韻微微皺眉回憶,忽的一驚,道:

    “難道就因為那陳北玄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韓家大少韓俊圖前來賠禮道歉,韓鴻昆已經死了。宋家當時也被一言逐出了金城。一直到半年前,傳聞陳北玄死訊傳來,韓鴻昆才被放出來,宋家也搬回了金城。”

    喬洛纓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,那可是韓家,那可是韓俊圖啊!”

    裴秋韻臉色大變,連連搖頭。如果那個陳北玄能壓的韓俊圖低頭的話,確實有硬碰王城、李慕凡、蕭天辰等人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因為陳北玄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武者,他是位列華夏天榜第一的大人物。便是連葉南天也排在他下面,你說呢?”

    喬洛纓哼聲道。

    “葉南天...”

    這次裴秋韻徹底失聲了。作為裴家大小姐,她怎么會不知道,葉南天的分量。先不說葉南天的身份地位,單單葉南天背后那個燕山葉家,就是一個恐怖至極的龐然大物,便是連王家、蕭家這種頂尖世家,在燕山葉家面前,也得低上一籌。

    “只是,他再厲害,這樣公然殺掉金城這么多家家主,破壞規則,不怕特殊部門去追殺他們?”裴秋韻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一個人力量再強,怎么可能與所有大家族對抗呢?

    陳凡所作所為,就是在公然踐踏上流社會的規則,會受到所有人忌憚的。

    說到這,連喬洛纓眼中都閃過一絲憂色,不由美眸擔憂的看向喬老爺子。

    喬老爺子眼睛半瞇,搖搖頭道:

    “這點小事,怎么可能奈何的了陳北玄呢?”

    “啊?小事?”

    裴秋韻目瞪口呆,連喬洛纓也為之詫異。

    宋家覆滅、金城十六家家主身亡、江北各市大佬盡墨、死傷過五百人,讓整個江南省動蕩不安,這還叫小事?明明是捅破天的大事才對。

    “五天之前,陳北玄以一敵萬,一人擊破俄國第116裝甲師,于萬眾之下,殺俄國北方軍區司令謝爾金中將。其后一路殺至莫斯科,最后逼得俄國大帝俯首。”

    喬老爺子手指輕扣桌子,淡淡道:“在這等驚天動地,震撼世界各國高層的事情面前,這江南發生的事情,不是小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整個大廳內,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裴秋韻、喬洛纓乃至侍立在一旁的保姆手下們,也都呆若木雞,如聽神話一般。

    “一人敵國啊,若非李司令親口告訴我,我還真不敢相信。咱們江南,竟然出了這樣一位大人物。這陳家哪還是一個金城能束縛的住的?便是放在江南乃至整個華夏,都是最頂尖的世家了。”喬老爺子感嘆道:

    “陳北玄站在那,他一人就是豪門,一人就是世家!”

    裴秋韻與喬洛纓對視一眼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這確實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真正的,驚天動地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在陳凡面前,什么王城、李慕凡、蕭天辰算什么?便是他們背后的王家、蕭家、李家,直面陳凡恐怕都得驚懼吧。

    不止是喬家,在蘇家、在花家、在任家、在龔家...幾乎所有的江南世家,都在震動不以。

    在陳凡回歸的消息傳來后。

    花家、任家那些人,哪還顧得上為家主悲痛啊,第一時間,家中的主事人,就帶著禮物去了東山別墅,登陳家大門。

    可是此時的陳家,哪還會理會他們?

    陳懷安老爺子把門一關,拒不見客。只有一個小輩陳寧出來,冷冷的讓各位家族大佬回去。但陳家越是這樣,越堅定了花家、任家等家族的心。

    “這一定是陳大師回來了。否則陳家不會這么硬氣!”

    他們心中這樣想著,態度越發謙卑。

    沈家、宋家的命運就在眼前。現在陳凡只是殺了一個家主,但他們要是不知趣的話,說不定哪天就是滿門覆滅,跟著宋家的后塵去了。

    眾多大家族的主事者,都是消息靈通之輩。隱約感覺到,上面對此事似乎態度非常曖昧,一副低調處理,不愿追究的架勢。

    尤其還有人打探到。特殊部門派來主持調查這件事的人,據說是一個叫‘朱雀’的,和陳凡關系非常密切,見到王曉云,都叫阿姨的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只有腦抽的人,才會去硬扛陳凡。

    他們可不想用自己的腦袋,去試陳大師的飛劍。

    這一日,整個金城乃至江南震動不安,無數人睜開雙眼,驚懼的看向金城,看向陳家,看向那個傳說中的人物。

    金城陳家的靠山。

    江北陳凡陳大師,回來了!

    他一回來,就用金城十七個世家的鮮血,與江北各市大佬的頭顱,在向世人宣示著:

    陳家,不可辱。

    辱者必死!

    金城大學,經管系的一間教室內。

    一個清麗絕艷的女孩正在認真的聽講。周圍一道道目光,或帶著愛慕,或帶著驚艷,或帶著嫉妒,都偷偷的看過來,看向這個不施粉黛,卻容貌絕世,氣質清冷孤傲的女子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看來,這個女孩仿佛受上天寵愛般。

    容貌、學識、家世無比是最頂尖的,便是放眼整個金城也沒幾人比得上。可是女子一邊記筆記的時候,偶爾目光落向窗外,總是會呆呆的發楞一會,眼瞳中滿是憂愁與思念。

    “方瓊,你又走神了。是不是家中出什么事了?你這幾個月經常走神。”

    講臺上的教授,和藹的看過來,關切道。

    這可是他的得意門生。

    “沒事的,劉教授,我只是有些發呆,下次絕對不會再這樣了。”方瓊趕緊站起身來,正要彎腰道歉時。忽然一陣急促的手機聲響起。

    在教授點頭下,方瓊只好歉意的接了電話,正準備訓斥那個在上課時,給她打電話的閨蜜時。

    耳邊忽然傳來鐘瑤瑤尖叫的聲音:

    “小瓊,陳凡回來了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手機落在了桌子上,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,方瓊仿佛一座雕像般,被時間凝固在那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他...回來了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