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61章 神境的威嚴

    傅振庭!

    西北傅家的大少。

    能力、手腕、學識、家世都堪稱頂尖。被許多老一輩贊許能接掌傅家,可媲美燕京幾大頂尖豪門公子哥的人中之龍,就這樣被殺了?

    眾人一時間手足冰涼,心中直墜深淵。

    無論安家還是傅家,都是繁衍了上百年的大家族,無論勢力還是規矩都極重。最為重視規矩,他們何曾遇見陳凡這種生殺予奪,順逆由心的強者?

    安天舒直接臉色狂變,手掌都嚇得微微顫抖,其他安家高層與眾多賓客更是兩股顫顫。便是歷經世事,自詡城府如淵的安在清也瞳孔一縮,心中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只有武勝湖微微躬身:

    “振庭膽敢在知情的情況下,覬覦神話,當斬!”

    他說的時候,目光一片堅定,斬釘截鐵,沒有半點猶豫。只有到了武勝湖這個境界,才了解一位武道神境的恐怖。

    何謂神境?

    那就是超脫凡俗,已經不是人了。在世人眼中,屬于神靈、仙人一流的存在。武家中關于神境的記載,還歷歷在目。

    百年前,神境強者凌駕于眾生之上,動輒屠城滅族,操縱政權,廢立帝王,影響世界走勢。

    歷代王朝的顛覆與建立,甚至包括大航海的開啟,一戰與二戰的爆發,背后都有神境在影響。直到美國在廣島與長崎核爆了兩顆原子彈,宣告著超級大國時代的到來,神境才退出歷史的舞臺。

    但哪怕現在,許多小國背后,依舊有神境的影子。

    洪門老祖,列土封疆,創建橫跨世界,擁有軍隊的超大勢力洪門。

    俄國血狼王奧列格,為前蘇聯元帥,一人之下,萬萬人之上,統御千萬大軍。

    日國上代劍圣操縱天皇,左右國政,開啟侵華之戰。燕山葉家那位,更是坐鎮華夏,壓的六十年天下低頭....

    如今又出了個陳北玄,以一敵國,一人敗萬軍!

    如此種種,無不在宣誓著神境強者的恐怖與不可招惹。

    在武勝湖看來,傅振庭膽敢覬覦陳凡的姐姐,而且還是采用威逼利誘的手段,簡直找死。如果不是傅振庭看上了安雅,安家吃飽了撐的跑去中海,把這個失落了二十多年,幾乎被遺忘到腦后的女孩帶回來?

    甚至安家如果自作聰明,擅自想把安雅嫁給傅振庭的話,估計傅家都會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你當我傅家是什么人?把一個母親未婚生子、父親卑賤的無父無母的雜種嫁給我傅家?是準備辱我傅家嗎?”

    所以武勝湖用腳趾都能想到,這背后必然有傅振庭出力。也只有他能說服傅家家主與安家。

    ‘便是傅家家主若知道,傅振庭明知安雅是陳凡姐姐,卻擅自招惹神話,也會同意我的處置的。’

    武勝湖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相比起觸怒一位神境,招惹來傅家的滅亡。區區死一個繼承人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連武勝湖都能猜到,陳凡如何看不出來。雖然不知道傅振庭什么時候開始惦記安雅的,但只要威逼安姐姐這一條,就足以陳凡動殺心了。

    “武家主,你這是什么話?”

    安在清強壓下心中的震撼,沉著聲音道。

    他沒法理解,陳凡再強,也只是個武道宗師。西北武家何等赫赫威名,族中宗師輩出。加上天榜第八的武勝河,至少有兩位宗師。何須懼怕一個陳凡呢?

    “陳先生是神境,當世唯一一位神話,任何膽敢辱陳先生的,都得付出代價。”

    武勝湖轉頭,怒眉直豎,雙目如電,宗師之威鋪天蓋地而來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安家眾人才發現,這個侍立在傅振庭背后的中年男子,原來是一位了不得的高手。從安在清的話中,更可以聽出,他似乎西北武家的家主...

    西北武家啊。

    這是何等地位,何等榮耀!

    便是連傅家都得倚重武家的力量,才能屹立西北不倒。

    “武家主,我不太明白你所言是什么意思,神境是什么?”安天舒皺眉道。對于他們這輩人來說,神境已經屬于數十上百年的歷史舊故。不要說見過,連聽都沒聽說過。

    他們最多知道宗師很強大。但宗師也得顧忌大族豪門的。哪能像陳凡這樣說殺就殺?

    只有安在清猛的身軀一震,脫口而出道:“神境,那不是已經幾十年沒有出現,傳說消失在世間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但陳先生是當世已知的唯一一位神境,公認的神話!”

    武勝湖傲然道。

    陳凡威震世界,揚威于異國,以一人之力,壓的整個黑暗世界俯首。作為華夏武者,武勝湖自然與有榮焉,為之驕傲。

    “他是神境...”

    安在清不敢置信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作為安家家主,活了八十多歲的老者。

    安在清當年就是從神境橫行的時代成長過來的,已經可以觸摸到一些世界真相。自然知道神境的恐怖。那個時候,便是一方軍閥,掌控上萬條槍,神境都說殺就殺。何況區區傅振庭呢?

    “前不久,陳先生在俄國,以一敵萬,擊破上萬人的精銳裝甲師,斬了俄國的北方軍區司令,更逼得俄國大帝簽下盟約,俯首低頭。你們安家不要自誤。”

    武勝湖意味聲長的望向安在清。

    如果說之前武勝湖所言,大家只是驚疑的話。那么他現在這句話,簡直是石破天驚了。

    以一敵萬,殺了俄國司令,還逼得俄國低頭俯首?這聽著宛如神話傳說般。這種恐怖的人物,怎么可能在現實存在,只有電影里面才有這樣的超人!

    安天舒、安雨晴、侯方域等人都瞠目結舌,不敢相信。眾多賓客,更是宛如聽笑話般。

    只有安在清聞言劇震,長吸一口氣,猛的沖陳凡躬身拱手道:

    “原來是神境仙師駕臨,安在清有眼不識仙人,萬請先生恕罪。”

    當安在清鄭重拜下的時候。

    整個庭院內都鴉雀無聲,所有人震撼的望著這一幕,望著這個威震東河的安家家主,年近九旬的德高望重的老者,沖著一個不滿二十的少年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安天舒更是脫口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混賬,還不跪下,給陳仙師請罪!”

    安在清回頭怒斥道。

    安天舒臉上由青變紅,由紅變黑,最后化作一片慘白。在安在清喝令,乃至催促的目光下。只能緩緩的屈下雙膝,沖著陳凡,恥辱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安在誠、安天峰、安雨晴姐妹、侯方域乃至所有人,就這樣靜靜的看著。

    看著一位掌控上千億集團的大公司總裁,安家的掌門人,向一個少年跪拜,賠禮道歉。

    ‘逼安家下跪,殺傅家繼承人,這就是神境的力量嗎?’

    侯方域用無比驚駭的目光看向陳凡。

    今天之前,他一直以為,金錢權勢背景,才是這個世界上通行無二的力量。再厲害的武者,哪怕是宗師,面對頂級的官宦巨富,也得低頭。如邢不敗、武勝湖般,充當高級打手。

    可是陳凡現在,卻用鐵一般的事實向他證明。

    力量強到一個恐怖的境界,甚至能壓的世俗權勢低頭。堂堂東河安家,這么龐大的家族,面對陳凡時,卻也只能顫抖跪拜,乞求原諒。

    安雨晴更是心中一顫,一股淡淡的悔恨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‘原來,他是這樣厲害的人物,連我們安家都惹不起。偏偏我還在門口,讓他注意自己的身份...估計我的所作所為,在他眼中都像笑話吧。’

    只有安若曦那小丫頭,捂著小嘴,瞪大眼睛望向陳凡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底,甚至藏著一絲崇拜之情:

    ‘小哥哥好厲害,我要是能像安雅姐那樣,嫁給小哥哥就好了...’

    在安天舒跪下后,場內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陳凡站在那,眼中無喜無悲,宛如蒼茫的天地般。

    只有一道金色的游光,在眾人的頭頂上空盤旋,帶起道道雷音轟鳴,似戰斗機掠過,仿佛時刻會落下,斬下人的首級般,滿庭劍氣森森。這種劍仙一般的手段,簡直讓人可怖可懼。

    面對這種仙人之術,安天舒此時心中再無一絲僥幸。恭恭敬敬的跪在那,低頭求饒。

    安在誠與安天峰更是嚇得兩股顫顫,幾乎一屁股坐在那。

    “仙師,安女士這兩個月來的所有委屈,我武家一定會替您討回公道。請您暫收雷霆之怒,讓我等有賠罪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武勝湖一邊心有余悸的,望向空中的歸元劍。一邊低頭誠懇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,我安家一定會給仙師一個交代。”安在清緊接著趕緊道。

    滿場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眾人屏住呼吸,靜等陳凡的答案。

    仿佛過了一個世紀般,眾人耳邊才傳來‘哐當’一聲清鳴。

    飛劍入鞘了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這時眾人才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只聽到陳凡背著手道:“看在安姐姐的份上,我不愿在安家多做殺戮。但你安家先是逼死安姐姐父母,現在又威逼利誘她。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。我不介意血洗安家滿門。

    “請仙師放心,安家一定竭盡全力,彌補安雅小姐這兩個月,不,是這二十年的所有委屈!絕不會袒護家族任何罪人。”安在清額頭汗珠直冒,惶恐的高聲答著:“仙師請移步正堂,待我安家給您交代!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對此陳凡只是冷哼一聲,轉頭望向安雅。

    就見到安雅美眸中柔情似水,含笑的看著他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有了安雅的額首,陳凡才勉強同意,安家眾人總算心中落下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‘一個人,壓的整個東河俯首啊。’

    安雨晴望向陳凡的背后,心中滋味難平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(n_n)o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