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66章 百年之秘

    八景山。

    因地處幽靜,清泉流水,雕梁畫棟,飛檐樓閣、有八處美景而著稱,聞名中海。是中海有名的休閑度假,以及避暑的勝地。

    能夠在八景山上,建造一座山莊,獨占八景山一般的幽勝。可見山莊主人,在中海擁有何等恐怖的勢力。

    而老中海人,都知道,那座山莊,屬于華家。一個在中海已經傳承上百年的真正大家族。是中海最不能招惹的存在這一。

    “潛龍山莊!”

    對弈的青年,長身而起,念著山莊牌匾的名字,似是無意道:“華爺爺將此山莊命名為潛龍,豈不代表著真龍蟄伏,時刻等待困龍出淵,翱翔九天的一天?”

    正在收拾棋子的老者,聞言手掌微微一頓,但迅速又遮掩過去,笑道:

    “隨便起個名字,破軍賢侄不要在意,快快來陪老夫再下一盤。難得遇見對手。現在和聶衛平、馬曉春那些人下棋,他們都不敢讓我子了。”

    林姓青年一笑,入座持黑先行。

    在兩人旁邊,侍立著一個溫婉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約莫三十歲出頭,容貌絕世傾城。

    歲月仿佛沒在她臉上留下絲毫痕跡,穿著一襲黑色旗袍,身材凹.有致,欺霜賽雪的手腕上戴著一串天珠。她站在兩人身邊,手下如同行云流水般泡著清茶。若有茶道大家見到,必然要拍案叫絕,引為知己。

    “青姨這茶道越發爐火純青,只怕燕京那幾個國手老茶師,都未必如青姨這般厲害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接過茶盞,飲了一口,擊節贊嘆道。

    “破軍你若想喝,多來幾趟,青姨給你泡。”

    女子看起來雖然只比青年大幾歲,卻自稱長輩,溫婉一笑道。

    若有中海人見到這一幕,必然要瞠目結舌。號稱中海地下世界女王,壓的無數中海大佬低頭俯首的的程丹青,竟然也會笑?她不是冷面死神嗎?

    “若將這世間,化作一代代的話。這一代,當以你與葉家那小丫頭最出色。而上一代,則以雷千絕、青龍、葉南天以及丹青為首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邊持子行之,一邊隨口點評道。

    武道界人若在,一定破口大罵。區區一個女子,有什么資格與雷千絕、青龍、葉南天這等暗榜巔峰強者并列?看她這柔弱模樣,和三十多歲年齡,恐怕連內勁大成都未到吧。

    可是林姓青年卻點頭贊同。

    “雷千絕枯坐冰原十年,創出絕世武道千機引。青龍一劍絕塵,大殺四方。葉南天勇猛精進,霸絕天下。都是神境的種子,我只是一介弱女子,有什么資格與他們三位并列?”

    程丹青輕輕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青姨莫推辭,便是家祖都曾言,這三十年來。也只有你們四人,能入他老人家法眼。而且論潛力,家族更看好青姨,先入神境。”

    林姓青年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連漱溟公都開口了?丹青何等之幸啊。”

    青年此言一出,不要說程丹青,便是老者都為之動容。

    “不過華爺爺之前有一句話卻說錯了。這一代最出色的,可不是我林破軍,又或者葉家那小丫頭葉知秋。”

    林破軍一邊落子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是誰?”華姓老者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如今,高居眾生之上,cia都為他特意重開神榜的,陳北玄,陳老怪了!”林破軍笑道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啊!”

    這個名字一出,頓時整個庭院內的空氣都仿佛靜止了。

    無論是老者還是程丹青都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過了良久,老者才緩緩搖頭道:

    “陳北玄太強了,強到我已經遺忘了,他僅僅才二十歲。連我孫子都比他大。如此少年,卻名震天下,壓的世界低頭。簡直可怖可懼。許多人甚至都在懷疑,他是不是謫仙降世,又或者老怪奪舍重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陳北玄的強大,不合常理。而且他師承神秘莫測。說不定真是某個老怪物的傳人,或轉世。”

    程丹青也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這當世神境,家祖基本都認識。卻找不出一個,能與陳北玄近似的。恐怕說不準,他身上真有大秘密、大機緣。”

    林破軍也眼睛一瞇,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年前,我華夏出了漱溟公,五十年前,又出了葉將軍。現在,則多了個陳北玄。真不知該說華夏是幸還是不幸。”

    老者苦笑搖頭。

    一提到葉將軍,林破軍頓時瞳孔一縮,冷哼一聲,抬頭直視老者道:

    “華爺爺,當年姓葉的擊破青幫,血洗中海,殺的人頭滾滾。百年青幫為之覆滅。這個仇,您老人家難道真的忘了嗎?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一枚棋子從老者手中落了下來,砸在了棋盤之上,老者如遭雷擊般坐在那,過了良久,才若無其事的拾起棋子道:

    “忘了又如何?不忘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百年之前,青幫、洪門、龍堂并立,為我華夏三大教派。紅花白藕青荷葉,三教原來出一家。青幫何等之興盛,雄霸半個華夏!杜月笙、黃金榮、張嘯林....那都是叱咤中海,敢與民國政府扳手腕的人物。但他們見了您,也得束手躬立,畢恭畢敬的叫一聲少龍頭!”

    林破軍推坐而起,連踏幾步,慷慨激昂的說道:

    “當年青幫龍頭之位,可是世代由華家所掌。便是放眼華夏,也沒幾個家族勢力能超過華家。可是您看現在呢?青幫早就煙消云散,多少大佬身首異處。連堂堂華家,也只能縮在中海,在昆侖之下,俯首帖耳。”

    “此仇此恨,您真能忘!”

    林破軍說著,雙眼直視老者道。

    老者閉上眼睛,一言不發,只是那眼皮一直在跳。

    這老人,赫然就是中海華家之主,天榜位列第四,名垂中海數十年的大宗師,華云峰!

    “記得又怎樣?如今早不是百年前,青幫也早就覆滅數十年。我若不聽命令。只怕龍堂與洪門,就是我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華云峰緩緩睜開眼,無喜無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青幫滅了,但洪門仍在,龍堂仍在,四方樓仍在,林家扔在,您也在!憑您苦修數十年的武道,只怕便是暗榜第一,都非您對手,距離那神境也只有半步之遙。再加上我們四家,未必不能和昆侖斗上一斗,報這百年之仇!”

    林破軍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”華云峰果斷搖頭:

    “你還小,不懂得那人的恐怖。當年洪門、青幫、龍堂何等鼎盛,四方樓背靠民國政府,收攬無數奇人異士?但這又如何?不照樣敗在了那人手中?”

    “青幫被滅,洪門被逐,龍堂遠遁,林家封山,四方樓被追殺入海,蜷縮寶島!”

    “六十年前,他就已經威震華夏,傲視稱尊。這六十年之后,誰又知道他到了何等地步?更不用說,今日之華夏,已經非六十年那個軟弱可欺,新生初立的華夏了!”

    華云峰長嘆道。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庭院內都再無聲息。

    過了良久,林破軍才淡淡道:“如果我告訴華家主。我家先祖,已決意出山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華云峰猛的睜開眼睛,渾濁的老眼此時射出數尺長的精芒。

    “當年我林家封山,只不過是先祖漱溟公不愿得罪國家,主動退讓罷了。非是敗給那人!但這六十年來,葉家與昆侖屢屢相逼,先祖若再不出手,恐怕我林家也得步龍堂洪門的后塵。”林破軍冷笑一聲:

    “先祖已經聯絡老友,準備重演當年一戰,只不過這次,就怕姓葉的,不敢再來了!”

    華云峰聞言,頓時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只有他這樣的歷經近百年的老人,才知道當年那一戰是何等恐怖,何等驚天動地!當世神境幾乎全部出手!也正是因為那一戰,影響了后來五十年的華夏格局。

    “當年若有漱溟公出手,結局確實大不相同。”華云峰搖了搖頭。“既然漱溟公已決,我華家向來以林家馬首是瞻,不知賢侄此來,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林家封山六十年,到了該出動的時候。我來這里,只是拿回我們林家該有的勢力罷了。”

    林破軍傲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老者聞言,沉吟片刻,點點頭道:“我華家歷來以林家馬首是瞻,既然漱溟公已決,那便依從賢侄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世公這句話,這半個華國的地下世界,就已再我掌中,接下來,就是北上去挑戰葉家了。”林破軍撫掌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破軍賢侄,你是不是忽略了陳北玄?他可是現在最大的變數,誰也不知道,他是否會站在葉家那邊!”華云峰微微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區區一個陳北玄又如何?我林家連姓葉的都不怕,還怕他陳北玄?”

    林破軍冷一聲,長身而起,向華云峰告辭。

    華云峰沒奈何,只能皺著眉頭送他出門,望著遠去的林破軍,眼中帶著一絲憂色。

    林破軍上了車后,眼睛一閉,吩咐道:

    “去紀家的山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爺!”坐在前方的一個精悍男子,恭敬答道,這男子足有內勁巔峰修為,其實卻充當一個司機,而且沒有一點不滿之色。

    黑色轎車,如同游魚般,瞬間駛出八景山,向市區而去。貓撲中文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