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73章 滔天權勢,一人當之

    陳北玄啊!

    只要想到這個名字,小蔡就為之心顫。

    林家只是傳說有神境,就能橫壓東南半壁,挾驚天之威,逼中海眾多世家低頭,讓華家袖手,紀家臣服,高家夏家投鼠忌器。林破軍區區一林家嫡子,就敢號稱‘太子’,創立潛龍組,更要組建中海商盟,執中海牛耳。

    連林家都如此。

    那真正的神境,cIa通傳天下的神榜上唯一,陳北玄又是何等氣象萬千呢?

    “他一來,除非林家先祖到此,否則林破軍無未回天之力。”

    周老智珠在握,斷然說道。

    只有到他這等層次,才知道陳凡的恐怖。這位真正橫行世界的大強者,又怎是扯虎皮拉大旗的林破軍能敵。

    但山莊遠中的眾人,卻看不到這么遠。

    在陳凡當眾拍死王啟山后,整個山莊都沸騰了,一片片驚呼之聲傳來,連林破軍都坐不住了,臉色鐵青道: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倒要去看看,誰敢這么大膽子,不賣我林家面子。”

    說完,長身而起,挾怒而出。

    紀家、湯家、寧家眾人,面面相覷,也只能跟著。而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夏家家主等人,也一拍大腿道:

    “走,一起去,看我中海到底來了什么過江猛龍,敢縷林家的虎須。”

    大廳內諸多中海富豪、名流們,都隨著林破軍而出,黑壓壓一片,氣勢驚人。林破軍左邊跟著中海富石宏毅,右邊是潛龍組大佬楊正峰,身邊侍衛著那個絕世傾城的大美女,身后則是諸多中海世家家主。

    這群人,幾乎代表了半個中海的勢力,權勢可謂滔天徹地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一出門,見到院內的場景,林破軍就臉色一沉,目現寒芒。

    邱少被殺,易誠林天樞等人跪地,王啟山被拍成粉碎,這幾乎相當于一巴掌狠狠扇在林破軍的臉上,他怎能不怒。

    便是夏家、楚家等家主,見到這一幕,也眼皮直跳。

    ‘我的天,這人下手也太狠了吧,當眾殺人,這是與林家不死不休啊...只是,這少年怎么看著有點眼熟看,坐他旁邊,似是錦繡集團的安雅,莫非他是....’

    想到這,幾個中海大家族的家主,同時色變,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而林破軍則目光直視陳凡,眼中帶著一絲驚疑道:“在下林家第五代子弟林破軍,漱溟公的嫡玄孫,不知閣下是誰?與我林家有何仇怨?要下此重手!”

    邱少死了,林破軍不心疼。

    但王啟山可是他好不容易籠絡來的大高手,放在東南林家,都時排進前十的存在。這樣一尊大高手死去,林破軍心中簡直在滴血。

    ‘敢與我林家為敵,莫非是燕山葉家的人?出自昆侖?又或者來自天師道?’

    林破軍一邊想著,目光集中向雪代沙。

    出于劍客的氣機感應,他能感受到,雪代沙絕對是一尊高手,而且還是絕世劍手。至于陳凡,倒是氣息全無,宛如普通人般。

    “這個問題,如果是林漱溟來問我,還差不多。你只是一個小輩,還不夠資格。”陳凡翹著二郎腿,一手持酒杯,一手燒烤,毫不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膽,我家先祖的名號,也是你能進叫的!”

    林破軍勃然變色。

    作為百年前第一高手,林漱溟地位何等崇高,在林家幾近于神一般的存在。便是華夏其它家族族長,提起林漱溟,也得畢恭畢敬。這是對神境強者的地位尊重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小小毛孩,不懂進退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太子當面,也敢這般放肆?”

    “一個毛頭小子,我等一眼,就能把你逐出中海!”

    諸多擁簇在林破軍周圍的,中海世家家主,以及楊正峰等人,紛紛開口怒斥。只有湯家、寧家兩家人,望著陳凡,如見鬼魅般。

    “太子,他就是陳凡。”

    紀落塵這時,總算從鎮定中清醒過來,連忙道。

    “陳凡...陳北玄?”

    但紀落塵沒想到,他這話一出。

    整個山莊內為之一靜,八景山上雖然燈火輝明,但所有人仿佛都被施加了禁言魔法般,目瞪口呆的望向涼亭處,便是林破軍也臉皮狂跳一臉駭色。

    ‘還真的是陳北玄...’

    林破軍這時仔細打量,終于確定。

    陳凡一共有兩種容貌,第二種青帝長生體形態,幾乎舉世皆知,第一種形態,則基本只有中海江南比較近的人了解。如楊擒虎般,那是天榜宗師,較為關心,才能一眼認出。

    等確認之后,林破軍頓時臉色鐵青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紀家與你本無冤無仇,但你屢次折辱我紀家,更追殺到中海來。真以為我紀家任人宰割的?”

    林破軍到了,紀落塵頓時如獲靠山般,膽氣壯大。

    “太子,你曾經答應過,愿庇護我紀家,陳北玄就在,請您為我紀家主持公道!”紀落塵一邊說著,一邊期盼的望向林破軍。

    在紀落塵看來。

    陳凡是神境,林家也有神境。

    那就是對等的,既然是對等的實力,大家就得靠談判解決,互相扳扳手腕,決定是否要退一步。這才是上流社會的出世方法。

    ‘我主持你妹啊。’

    林破軍心中破口大罵,幾乎想把紀落塵一腳踹死。不過現在眾目睽睽之下,他知道自己只要有半分退讓,背后這些中海的世家必然要跳反,于是拱手道:

    “原來是陳仙師當面,我家先祖對仙師也屢次贊賞。之前聽聞仙師與紀家,有些矛盾。不知可否看在我林家的面子上,就此揭....”

    他話還未說完。

    就見陳凡隨時一揮,一道青色刀芒橫越數十米距離,快若閃電,即若奔馬,幾乎擊破音。凌空將紀若塵劈成兩截。

    這位中海大少,到了臨死前,似都沒想到陳凡說殺就殺,臉上還帶著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就此揭...揭...”

    林破軍一時詞卡在喉嚨中,怎么都說不下去,眼中滿是狂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東西?便是林漱溟在我面前,也不敢這樣說話。”

    陳凡彈指殺人后,才揮了揮衣袖,不屑一笑。

    絲毫不在意林破軍的怒氣。

    中海諸多世家家主,噤若寒蟬,盡數低頭,不敢吱聲。在林家與陳北玄這兩尊大菩薩中間,他們宛如螞蟻一般,一不小心就會被碾碎。

    “好...好...好!”

    林破軍氣的手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他自出生下來,順風順水,林家牌子一豎,誰敢阻攔?這還是第一次遇見不賣林家面子的人。陳凡當眾殺人,就是一巴掌抽在他臉上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是執意要與我林家為敵了?別忘記,我林家可是有神境存在,更不用說,如今大半個中海都在我身后,我林家的勢力、底蘊、實力,都遠你的想象,你要考慮好!”

    林破軍不愧是這一代精英人物。

    迅壓下怒氣,臉色凝重如水,寒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?或者是你背后的這群土雞瓦狗?”陳凡不屑一笑,目光掃向林破軍身后的中海諸多世家:“你們想要與我陳北玄為敵嗎?”

    被陳凡目光一掃,那些中海世家家主們,宛如靈魂都被凍僵般。

    不知道陳凡身份前,他們自然無所謂。但等聽到陳北玄這個名字,只要是中海排的上號的人物,誰能不知?誰能不曉?

    這可是威震世界,殺人滾滾,神榜之上唯一一位神境。

    真正的當世神話!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不用白費功夫,你力量雖強,又怎知道林家權勢的恐怖?”

    林破軍胸有成竹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林家為了拉攏這些中海世家們,可是花費了無數心思。軟硬兼用,威逼利誘,再以利益聯結。幾乎牢不可固。林破軍相信,利益的聯盟,是最堅固的,不會有人背叛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就在林破軍傲然而立時。

    只見一個排眾而出,畢恭畢敬的對陳凡行禮道:

    “中海夏家,夏凌風,拜見陳將軍。”

    陳凡為蒼龍少將,人所皆知,當得起將軍之稱。

    “是夏家家主?”

    林破軍目光一閃,不太在意。夏家本來就是林家的對手。

    但緊接著:

    “中海高家,高成雄,拜見陳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中海楚家,楚兆豐,拜見陳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中海岳家...”

    一連串的中海世家家主、族長,都連續出來,對陳凡恭敬拜倒。諸多公子哥們看的目瞪口呆。夏家、高家、楚家這些,可都是中海最頂尖的世家啊。家主們平時無不高高在上,什么時候會像今天這樣,對一個平凡少年,恭敬有加?

    便在林破軍都眼皮直跳的時候,就見到他身后,一個人連滾帶爬的沖了出來,對著陳凡就跪地求饒道:

    “中海湯家,湯建民,祈求陳將軍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中海寧家,寧正則,跪求陳將軍饒恕。”

    “中海商家,商...”

    幾乎眨眼的時間,站在林破軍這一邊的諸多中海世家家主,盡數叛變。最后只剩下楊正峰等嶺南大少,與紀落塵目瞪口呆的站在那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們?”

    林破軍臉色狂變,再也維持不住淡定,看著湯建民等人,眼都快噴出火來。但這時,一個蒼老中正的聲音,從大廳中傳來:

    “中海華家,華云峰,率弟子兒孫諸人,恭迎陳仙師法架!”

    一剎那間,林破軍臉色鐵青,如喪考批。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