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74章 劍敗宗師

    林破軍終于想錯了。

    他高估了自己與林家的影響力,也低估了陳凡的重量。

    林漱溟再是百年前的神境,華夏第一人,終究有數十年不曾出手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可是陳凡就站在世人面前,高居神榜之上,為這個世界唯一一位公認的神級強者。

    何謂當世神話?

    這個‘當世’兩字,指的是當今世上、現在、這一世。

    你不出世,生死不知,如何稱得上‘當世神話’?

    而陳凡這三年以來,卻一次次用神威證明了自己的力量。一次次用鐵血的手段,殺人滅族,向世人宣誓神境的恐怖。他是眾人知曉的,唯一的神級強者,舉世公認。cia為此重開神榜,通傳天下,宣告于諸國。并且陳凡就近在眼前,而林家卻遠在天邊,飄渺不可聞。

    再大的權勢,再大的利益,再多的金錢,在生死威脅面前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跟著林家,有錢拿有肉吃,卻活不過今晚。

    不跟林家,可活命。

    你是湯家家主,你會怎么選擇?

    “云峰,拜見陳仙師。”

    眾人如同潮水般裂開,就見一位麻衣布鞋,皓首白須的老者,勁步而來。在他身后,跟著諸多華家的真正高層。

    程丹青!

    中海地下世界的女王,傳說中深不可測的宗師高手。

    華慶雄!

    華氏集團掌門人,華家當代家主,中海排名前五的巨富。

    華遠湖!

    華家這一代嫡子,未來繼承人

    當然,真正讓眾人震撼的,是那個年近百歲,卻依舊步伐沉穩,氣凝如山,白發麻衣,宛如仙人的老者。

    華云峰!

    中海的擎天巨柱,青幫龍頭之子,天榜第四大宗師,百年華家之主。

    在林破軍驚駭不解的目光中,在周圍眾人崇敬的目光,華云峰率眾而來,對陳凡恭恭敬敬的一躬身:“仙師法駕華家,使我華家蓬蓽生輝,云峰有失遠迎,萬請恕罪。”

    入道為術士,修法為真人,御神則為仙師。

    陳凡為當世神話,這一聲‘仙師’,確實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華云峰,修為不錯,這天榜第四,卻委屈你了。”陳凡目光掠過老者,微微一頓,卻并未太在意,只有掃在程丹青身上時,才凝了一凝。

    “老朽這點修為,在仙師面前,又算的了什么?”

    華云峰面上苦笑,但心中卻掀起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世人都認為,華云峰只是化勁巔峰,勉強入暗榜末流罷了。但實際上,華云峰苦修近百年,修為距離神境只差一線,如武宮弘一般,隨時隨地可突破入神。

    可是他潛藏的修為,卻被陳凡一眼望穿,而他根本看不穿陳凡的境界,華云峰心中怎能不驚。

    “罷了,我只是替人來參加酒席的,沒想到卻在你華家開了殺戒,你不會怪我吧。”陳凡彈了彈手指,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自然不敢。膽敢觸犯仙師威嚴者,都該死。”

    華云峰凜然道。

    神境如神。

    神話故事中,那些觸犯神靈的凡人,動輒被雷劈火燒,甚至靈魂都不得轉世。陳凡只是彈指殺幾個人,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“華老,您這是”

    林破軍又驚又怒的看過來。

    華云峰袖手而立,理都未理他。

    他為華家之主,青幫龍頭之子。當年林漱溟固然有恩于他。但那只是林漱溟。你林破軍算什么東西?林漱溟的數百個子孫之一罷了,也敢來質問我?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林叔面子上,華云峰早一掌拍過去,把他拍成肉餅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林破軍怒氣攻心,一個踉蹌道:“陳北玄、華云峰,還有包括你們這些人,等我回家,稟告先祖,你們一個都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無知小兒,你現在還不明白嗎?便是漱溟公在這里,面對一位當世神話,也得禮敬三分。如你這幫,為林家招惹不世大敵,你父親知道嗎?漱溟公知道嗎?”

    華云峰搖頭輕嘆道。

    林破軍聞言,頓時身體一僵,面色鐵青。

    這次前來中海的舉措,雖然是林家布局數十年,但具體所作所為,則是林破軍一言而決。庇護紀家,想與陳凡討個情面,也都是林破軍私自決定。

    他卻不知道。

    無論陳凡與林漱溟,修為誰高誰低。但大家都是同一等級的存在。就像兩個福布斯榜上的富豪一樣,他們可以互相商討,互賣情面。

    但你看到富豪去和另一個富豪的孫子或重孫女去討論大事嗎?

    就像陳凡所言: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東西?等你到林漱溟那個境界,再來和我對話吧。”

    林破軍只是當局者迷,很快等他想清楚后,頓時臉上一片煞白,大汗淋漓。連忙苦笑躬身道:“多謝華老點播,破軍明白了,日后一定牢記于心。”

    “日后?”

    陳凡嗤笑一聲,眼中一片漠然:“你先想想,今天怎么走出中海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此言一出,頓時整個山莊內都為之一靜。所有人都沒想到,陳凡竟然想殺林破軍?要知道,這可和之前的邱少、王啟山不同。

    林破軍是林家真正的嫡子,麒麟兒!

    陳凡打林破軍的臉,這些事情林漱溟可以不和他計較。畢竟是林破軍主動冒犯一位當世神話,該受到教訓。但要殺掉林破軍,那就打林漱溟的臉,這位百年前的第一高手,還能坐得住?

    到時候,就是兩位神境之戰啊!

    那是何等驚天動地的大事!便是華國都會震動,世界諸國目光都要投入過來。

    便是華云峰都臉色一變,連忙拱手道:

    “陳仙師,請您看在我面子上,饒了破軍一命”

    “無需多言,我意已決。”陳凡一會衣袖,長身而起,一指雪代沙,對林破軍道:

    “小子,我也不欺你。我這侍女,學劍至此,只有一年零三月。你若能擊敗她,自可安然離去。若不能,就留下命來,讓林漱溟來找我討要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林破軍怒極反笑,目射白光的爆喝一聲,直接哐當一聲,從背后絕世傾城的侍女手中,接過一柄長劍,身形一晃,就到了場中,持劍傲笑道: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林破軍學劍近三十年,以劍道入宗師之境。便是放眼年輕一代,除你之外,幾如抗手。你竟然讓一個侍女來折辱我。看我怎么斬她!”

    說完,彈劍長嘯。

    林破軍一劍在手,身形陡然一般,宛如一位絕世劍客般。沖天劍氣,森森逼人,照的滿室之內,盡皆生寒。周圍眾人連連退后二三十米,才感覺好受。

    “化境,他竟然入了化境!”

    有內勁武者見此,瞳孔一縮,高聲驚叫。

    當今武道界,除了陳凡這個妖孽外,最年輕的葉南天,也不過才三十歲入化境,林破軍竟然更早一些。這是何等天資絕世,難怪被稱作林家的麒麟兒。

    “噠噠噠。”

    雪代沙容貌清冷,白衣勝雪,負劍而下。

    她年齡本就不大,才二十出頭,又常年在青龍大陣中,受靈氣洗練,越發顯得年輕。宛如十六七歲的少女般,肌膚欺霜賽雪。黑發披肩、白衣古劍,仿佛武俠中的江湖俠女般。

    “老師,她修為才內勁巔峰,能打得過林破軍嗎?”

    程丹青瞳孔一縮,略帶焦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華云峰也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以他們的境界,自然看出,雪代沙雖然氣息飄渺,但修為只有實打實的內勁巔峰。這樣的武者,遇見一位宗師,簡直如同老鼠遇見大象般,一掌就能拍死。

    “也許陳北玄有什么特殊法門吧,為師也不太清楚。”華云峰搖頭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哐當!”

    此時,雪代沙拔劍出鞘,兩人終于要交手了。

    “林家,馭劍術!”

    林破軍一震長劍,搶先來攻,想要速戰速決。他的手中的長劍,就如同一道耀眼的閃電般,把整個山莊都照的一亮,然后瞬間化作匹練的銀芒,橫越過數十米的距離,帶著劈開滄海之威,向雪代沙卷去。憑這一劍,林破軍就可以躋身天榜前十。

    銀芒閃耀,劍出天寒。

    這一手絕世劍術一出,便是連華云峰都微微動色。其他人更是相顧駭然,艾靜琪更是靜靜抓住陳凡的手臂,雙眼滿是擔憂。

    “青華劍法,第一式”

    雪代沙面無表情,眼中幽深如海。璀璨的青色劍芒,從她手中的古劍中綻放出來,如同一道青色蓮華般,穩穩的托向銀芒。

    “當!”

    清脆的一聲響,雪代沙竟然接住了林破軍的一劍。

    還不等林破軍心中駭然,雪代沙已經化作一道清影,瞬間數十青色劍芒劈頭蓋臉而來。眾人只看到,滿室之中,青光閃耀,壓的銀芒步步退讓。

    ‘來如雷霆收震怒,罷如江海凝清光!’

    不知怎的,華云峰忽然想到詩圣的這首名句。

    而場中,此時也分出勝負來,雪代沙一劍震出,青色劍芒橫越三米虛空,宛如羚羊掛角、白駒過隙般,從一個無比神妙的角度擊來。越過林破軍的防御,擊破他的護體罡氣,竟然硬生生一劍洞穿了林破軍的胸口。

    一劍穿胸!

    林破軍,敗!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