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81章 雪神宮?

    晉級神境,已經是數十年,地球一人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能助人入神,這簡直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。只有神話傳說中,古代的仙人點化凡人時,才有類似事跡。陳凡所為,背后代表的蘊意,可怖可懼。

    “父親,兒子/孫子等知錯了。”

    華慶雄等人換忙拜下,誠心誠意的叩首。

    “師尊是神仙一般的人物,謫降凡塵,我等身為他的弟子,要好好幫他護住這片基業,決不允許別人插手半分。”

    華云峰一撫衣袖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華慶雄等肅然應答。

    他們心中都熱火朝天。華家有神境坐鎮,完全能重現百年前的盛況。至于林家,此時眾人已經絲毫不懼。林家再強,能同時力敵兩位神境嗎?

    就在華家眾人欣喜若狂時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坐著法拉利,開上了去臨州的高速公路。如今中海有華云峰在,他就不需要擔心家人再受半分欺辱。堂堂一位神境鎮守,便是林漱溟親至,都得忌憚三分。

    “家族事情了去,我該出去尋找下機緣,順便看看故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靜靜想著。

    臨州的陸氏姐妹、藥神谷、港島鄭家、西南的余文靜、中州的阿秀,還有失去父親,正在燕京就讀的許蓉妃。她們都與陳凡有所關系,之前陳凡失蹤一年,她們必然也受到極大壓力。

    “希望她們都安然無恙,否則的話....”

    陳凡眼中閃過一絲寒芒。

    臨州距離中海很近,基本上一個多小時,就到了臨州市區。雪代沙與法拉利都非常吸引人,香車美人,引起回頭者眾多。

    法拉利一路行去,跟著導航,開到了西子湖畔的陸家莊園。

    “百年世家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下了車,看著門口的銅鼎,微微感嘆道。

    當年,他就在這里,擊殺陸天風,揚名天下。雷千絕也是扛著這座鼎,一步步踏入陸家大門,震懾整個陸家。

    如今銅鼎依在,但故人卻已經逝去。

    哪怕雷千絕的實力,在現在陳凡眼中,不值一提。但雷千絕的武道意志,卻依舊讓陳凡銘記。這可謂是他重生以來,最有毅力、最有潛質的人物,放在修仙星辰,未必不是一方巨頭霸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?陸家門口不許隨便停車,你們是誰....陳...陳先生?”

    陸大勇懶散的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正說著,猛的看見陳凡,頓時一愣,整個人都傻掉了。

    盡管兩年過去了,但陳凡容貌幾乎沒什么變化,陸大勇當年親眼見到陳凡打死陸天風,又怎會忘記呢?

    “勇哥,什么陳先生?”

    其他保安也打著哈欠出門,一見到陳凡,紛紛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陸燕雪和陸燕舞還在嗎?”

    陳凡平和問道。

    “在的在的,燕舞小姐還在,只是燕雪家主....”

    陸大勇趕緊躬身答應著,不過臉上現出一絲遲疑。

    “陸燕雪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一皺,直接抬腳就闖進門去,陸大勇哪敢阻攔,連忙呼叫家中高層。很快,整個陸家都轟動了,無數陸家人從房間中涌出來,想要見證這位傳說的神話人物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真的是陳北玄來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錯,我親眼所見,和兩年前一般無二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位列神榜,以一敵國的當世神話啊,我陸家最大的靠山。”

    眾人紛紛驚嘆傾慕道。

    陸家老太爺,也在陸燕舞的攙扶下,迎了過來,躬身低頭道:“陸家拜見陳仙師,愿仙師法力綿延,壽元千載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故人,無需多禮。燕雪人呢?怎么不來見我?”

    陳凡揮了揮手道。

    “這...”陸家老太爺微微遲疑,還是陸燕舞恭敬道:“陳仙師,還請入室就坐,這件事,待我們慢慢與您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點頭。

    等眾人進入大堂入座后,陸燕舞屏退了左右,整個大廳內只剩下她、陸老太爺與陳凡和雪代沙,陸燕舞才輕嘆一聲道:

    “在您失蹤大約半年之后,燕雪就被一個路過的女子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陳凡眼睛一瞇,寒光流露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,臨州陸家乃是陳凡庇護。陸燕雪更是他名義上的女人,動陸燕雪,就是得罪陳凡這位當世神話。誰敢硬扛一位神話的怒火?

    “那女子身穿道袍,說話都帶著古音,恐怕來自某個隱世已久的道派。她一眼看中燕雪,說燕雪具備千年罕見的冰靈根,是她們雪神宮夢寐以求的種子。”陸燕舞低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就這樣任她帶走自家家主?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,頓時整個庭院內溫度都為之下降。

    “仙師恕罪。”陸老太爺頓時神情一變,慌忙拜下。陸燕舞也苦笑道:

    “我們也是情非得已。當時您失蹤已久,傳說逝去。正好有一位陸家仇人,修成宗師登門尋仇,我們陸家根本無法抵抗。結果那個女道人一出現,露出一絲氣機就嚇退了那位宗師。她答應庇護陸家,燕雪才決定跟她離開的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...”陸燕雪眼中露出一絲驚疑:“后來我們分析,那道人可能是大宗師或更高的...神境!”

    “雪神宮?女道人?神境?”

    陳凡眼睛微瞇,露出一絲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便是百年之前,神境都屈指可數,到了現在。老的老,死的死,更是輕易數出來。但以陳凡的見識,也沒聽說過華夏有一個叫雪神宮的教派,神境中女子。

    “罷了,既然是帶去做弟子的,應該暫無大礙,等過兩天,我問一下朱雀。”

    陳凡皺了皺眉,最終舒展開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隱約有猜測。那女道人恐怕看上陸燕雪的體質了。

    陸燕雪經過他洗毛伐髓后,已經具備了半分冰靈體的奇異,無比親近冰雪之力,一旦踏入修煉之途,將會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這恐怕就是道人口中的‘冰靈根’。像這樣的修煉種子,估計會保護非常好。

    “仙師,您遠道而來,允許我們陸家招待一下。等燕雪要是回來,我們也會告知她,您的關心。”

    見陳凡似有起身的意思,陸老太爺慌忙道。

    陳凡皺了皺眉,點點頭: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陸老太爺臉上頓時露出欣喜之色,吩咐道:“燕舞,你立刻去負責布置酒席,并且分發請帖,把這天南有頭有臉的大族世家都請來。尤其那幾個與我們陸家不對付的,更要重點去請。”

    陳凡在一旁,默不作聲。

    他知道陸家的蘊意,是想借用他的名頭威懾天南眾人。不過他既然答應了陸燕雪,許她一世平安喜樂,如今卻沒完成誓言,自然心中就有一絲愧疚。

    臨州陸家,作為天南赫赫有名的大族。

    整個天南地下世界,幾乎盡被陸家掌控,便是失去陸天風這個宗師,陸家又抱上了陳凡的大腿,照樣風生水起。

    只是在陸燕雪失蹤后,許多人都在質疑,陸家和陳凡到底還有沒有關系。陸老太爺才想焦急的召開宴會,向天南眾人宣告。當世神話依舊庇護陸家。

    很快,日落西山,晚宴召開。

    雖然邀請發的倉促,但陸家不愧是陸家,莊園門口迅速人聲鼎沸,門庭若市。一輛輛掛著各個地市拍照的豪車,把整個停車場都擠滿了。

    “董少,您也來參加晚宴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陸家不知搞什么鬼,中午才發請柬,說有大人物要來。我是推了好幾個酒席,才巴巴跑過來的。要是陸家騙我,日后絕饒不了他們?”

    有認識的人,在門口攀談起來。

    更多的大人物,則城府極深,淡定自若的登門,想看看,陸家到底賣什么葫蘆。

    “爸,媽,快點來吧。這可是臨州陸家的晚宴啊,陸家難得召開的。”

    一個高大帥氣,陽光俊美的青年,從一輛寶馬車上下來,轉頭叫道。

    “來了來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一輛奔馳停下,走出一對夫婦。男子穿著裁剪合體的西服,女子雍容華貴,顯然家世不凡,包養良好,雖四十多歲了,看著依舊想三十歲少婦。

    “逸倫啊,做事別毛毛糙糙,這副模樣,日后怎么接手你爸的產業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訓斥一句,眼角卻掃向從寶馬車上走下的另一個俏麗女孩。

    “爸、媽。”

    俏麗女孩上前小聲叫好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哼了聲,沒有搭理。倒是中年男子大氣的揮揮手:“走吧,不過逸倫和璐璐,你們倆要信心,進去后要多注意言行。這陸家晚宴,來的都是跺跺腳天南震動的大人物,哪個來頭都比你爸大得多。惹到他們,你爸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爸。”

    寶馬車上的俊男美女,正是陳凡的舍友秋逸倫,和他的女朋友錢璐璐。

    這時正是六七月份,金城商學院已經放暑假了。所以秋逸倫帶著他女朋友,回家游玩。只是看秋逸倫母親的樣子,對錢璐璐很不滿。

    錢璐璐也舉止謹慎,努力做好一個豪門媳婦。

    很快,酒宴開始。

    秋逸倫帶著錢璐璐,正端著酒杯,正四處閑逛時。忽的目光掃中了坐在角落,正吃著牛排的一人,不由驚喜的叫出來:

    “老大?”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