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82章 跪下道歉?

    這一聲叫來,陳凡一抬頭,現是舍友秋逸倫,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:

    “逸倫、璐璐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說老大沒事吧,以老大的神通法力,怎么可能有事。”秋逸倫激動的跑過來,狠狠的錘了陳凡一拳。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,特意收回護體真氣,否則秋逸倫的手骨都能被震碎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在臨州?回來之后,也不告訴我們一聲,這位美女是?”秋逸倫一邊說著,目光掃向了站在陳凡身后,白衣負劍的雪代沙。眼中不由帶著一絲驚疑。

    “她叫雪代沙。”陳凡隨口達一句,然后問道:“學校怎么樣了?我回來后一直有事,忙著沒來得及去寢室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這話一問,秋逸倫頓時嘆了口氣:

    “自從你消失后,大師兄就回了北方的老家,一去不復返,順便把劉曉靜也帶走了。我爸也把我叫回來,參與家族事務,這一年基本沒回過學院。現在估計只有二師兄,還在學校里讀著吧。”

    秋逸倫這樣說著,陳凡并不詫異。

    金城商學院,只是一個三流本科。齊王孫當年是因為與家中鬧矛盾,才南下就讀的。

    如今矛盾解除,自然回歸齊家了。秋逸倫所在家族,雖不如齊家勢大,好歹也是富豪家庭,哪在乎一個三本商學院?畢業時回去拿個證子就行。

    “難怪呢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點頭。

    他在金城大開殺戒,按照道理來說,齊王孫和秋逸倫早該知道來找他,沒想都已經離開金城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,陳凡,你和清雅還有聯系嗎?”

    錢璐璐插嘴,眼中帶著一絲傲氣。

    如今她已經算是半個秋家媳婦,地位自然與眾不同。而錢璐璐離開時,陳家還在風雨飄搖著。錢璐璐看陳凡,自然有一點居高臨下。

    “周清雅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想到了曾經兩次帶自己去買衣服,做頭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哼,人家等了你,足有一年多。你竟然回來后,去她一眼都不看。我真為清雅不值。憑著清雅的家世容貌,找一個大家族公子哥,是輕輕松松的。”

    錢璐璐不滿道。

    “璐璐!你別說了。”

    秋逸倫趕緊在旁邊打斷。

    錢璐璐等女孩,被陳凡抹去了記憶。

    但秋逸倫可是記得,知道自己這位舍友,是赫赫有名的江北陳大師,港島百億富豪。更不用說,齊王孫走之前,還隱約透露,陳凡還有更大的背景,是一位真正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我憑什么不說?清雅是我好閨蜜,我眼睜睜看著她一天天耽誤下去,女孩的青春多寶貴,你知道嗎?耽誤不起的。陳凡,你要是不愛清雅,就當面拒絕她,讓她遲早死了這條心。”

    錢璐璐冷笑一聲道。

    陳凡皺了皺眉頭,最終沒說話。

    如周清雅這樣的,他前世五百年行來,遇見過無數個。如果每個喜歡他的人,北玄仙尊都收入懷中的話。恐怕他的情人足以占滿一個星球。他也不可能心無旁騖,五百年登臨宇宙之巔。

    秋逸倫見氣氛僵硬,趕緊轉話題道:

    “老大,你還沒說,怎么到臨州來。又參加6家晚宴?6家這個宴會,可不是一般人能進的。我都是托了我爸的福,才進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與6家有久,來探訪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說一句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錢璐璐在旁邊輕哼一聲,似是不屑。

    真正的大人物,基本上都到宴會中心去了。如陳凡這般,躲在角落,吃著自助餐的,基本都是各家小輩,或蹭請帖進來見見世面的。

    但她卻不知道,6老太爺和6燕舞,都想陪著陳凡,被陳凡嫌麻煩,全轟走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”秋逸倫正想繼續說什么時,旁邊忽然傳來一個聲音:“逸倫,你怎么在這里。咦,你不是逸倫的同學,叫陳什么來著的嗎?”

    一對中年夫婦,端著酒杯過來,其中一人指著陳凡驚疑道。

    “爸,這是我宿舍老大,叫陳凡。”

    秋逸倫滿臉尷尬。

    “對對,陳凡,我想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秋正清一拍腦袋,不過目光只是一掃而過,就掠過陳凡,就落在秋逸倫身上:“逸倫,你快隨我來,爸給你介紹一個,6家的大人物。那可是在6家排名前五,僅次于老太爺和6董的人。”

    說完,不管秋逸倫一臉錯愕,拉著他就走。

    秋逸倫無奈,只能對陳凡歉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等秋家眾人走后,陳凡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如秋逸倫、秋正清這般,終究只是普通富豪,雖然家資十幾個億,但距離接觸世界上層權力,還差的遠了。否則哪怕不認識陳凡,也該聽過他名號才對。

    但陳凡也懶得理會這些。

    他準備參加晚宴后,就動身離開臨州,去藥神谷。順便找朱雀探訪一下,這雪神宮到底是什么存在。

    “冰靈體從外表上看,很難看出。那個道姑竟然一眼望穿。這份眼力,在世俗中非常難得啊。莫非這個雪神宮,還保存了一些上古流傳下來的道統不成?”

    陳凡正想著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突然宴會的中心,傳來了一陣打鬧的聲音。還有酒杯砸落,女孩哭叫的嘈雜聲。陳凡眉頭一皺,看了過去,人群擁擠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這難不住陳凡,他神念釋放,瞬間籠罩全場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陳凡驚疑一聲,沒想到打鬧的一方,他竟然認識,正是剛才離去的秋逸倫。

    此時秋逸倫鼻青臉腫,正目光兇狠的看向一群人。而錢璐璐則衣裳狼狽的躲在秋逸倫身后,華貴的晚禮服被撕破,露出不少春/光。

    “劉老板,您這時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秋正清,滿臉鐵青的問道。

    在秋家人對面,正站著一群男女。為的是一個油光滿面,戴著百達翡麗手表,財大氣粗的中年男子,在男子身旁,還有一個躍躍欲試,氣息彪悍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哼,你兒子的女朋友,撞了我老婆,還拒不道歉,打他一頓,都算輕的了。”

    劉老板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秋正清眉頭跳了跳。

    上層社會,講究和氣生財,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。怎么可能因為撞了下人,就動起手來?這分明是姓劉的,在假意報復啊。

    “劉景鴻,不就是我們秋氏集團,搶了你的地皮嘛。你至于欺負小孩?有本事當時你標書上面,多報1ooo萬啊!”

    秋夫人站出來,指著中年男子就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!”

    秋正清聞言,頓時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劉景鴻和他秋家,都是臨州數得上號的地產公司老總。之前一塊商業街區招標,被秋正清搶了,劉景鴻自然心中不忿,不時找秋家麻煩。不過秋正清大多數都忍辱退讓,主要是顧忌劉景鴻這人,腳踩黑白兩道,在地下世界都有人,甚至傳說與6家有關系。

    這些,秋正清雖然沒說,但陳凡從周圍的交頭接耳中,隱約曉得。

    “6總,您得給我們秋家主持公道啊。”

    秋夫人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6天橋。

    6天橋也是6家天字輩的人,與6天風同輩,在6家也小有權力。剛才秋正清就是帶著秋逸倫,來拜見他的。

    但此時6天橋竟然閉著眼睛,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。

    頓時秋家人心中就一冷。

    “秋夫人,有些話,沒證據說出來就是誹謗哦。這樣,你兒子剛才打了我兒子,現在讓他跪下賠禮道歉,咱們這事就揭過了如何?”

    劉景鴻笑瞇瞇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給他跪下道歉?我呸!”

    秋逸倫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,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來剛才打你還不夠啊,是不是要再揍你一頓?”

    劉景鴻的兒子,獰笑著活動手腕。他五大三粗,滿臉橫肉,傳說練過拳擊和武術。還曾經打過地下黑拳,手下有幾十號打手,專門替劉家處理雜事,據說手上還有人命。

    秋逸倫見狀,頓時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錢璐璐更是焦急的抓著他的衣服,死都不讓他出去。

    “6總!”

    秋正清也沉著臉,略帶焦急的看向6天橋。

    這時,6天橋才微微瞇起眼,有氣無力的道:“小輩的事情,就讓小輩去處理。吃點虧,道個歉,多大事情嘛。秋總你還是別插手吧。”

    6天橋此言一出,頓時劉景鴻等人就哈哈大笑起來,而秋家眾人臉上,不由浮現出一絲絕望之色。

    ‘這是個局,故意讓我入套的。’

    秋正清心中如墜谷底。

    難怪以他的身家,其實還不夠資格參加這6家晚宴,偏偏就收到了請柬。現在看來,是劉景鴻和6天橋聯手布局,讓來鉆的。

    如今當著整個臨州上層社會的面。

    無論秋逸倫被打一頓,還是跪地求饒,都會讓秋家顏面掃地,恐怕從此都沒臉再在臨州這三層圈子中廝混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去。”

    秋逸倫咬了咬牙,就要站出去。

    這時,旁邊一個聲音傳來: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說了,讓姓劉的給秋家跪下道歉,然后滾出臨州,這件事就作罷,否則,殺其滿門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驚,抬頭玩過去,就見一個清理絕世,白衣負劍的少女,裊裊而來。

    而秋逸倫更脫口而出:

    “雪代沙?”

    ps:第三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