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84章 再入藥神谷

    陳凡并沒有在大廳內呆多久,很快就在陸燕舞的陪同下,進了后院。

    他此來,主要是露個臉,為陸家撐一下場面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,陳凡剛在一腳壓服中海,比鄰中海的臨州,自然也有不少人風聞,知道他這位當世神話的力量。今日之后,還敢冒犯陸家的,估計少之又少了。

    “秋先生,秋女士,仙師想要見你們。”

    正在宴會結束,秋正清等人離開時,一個陸家高層走過來,道。

    “陳先生嗎?”

    秋正清與秋逸倫對視一眼,微微額首。

    很快,秋家人隨著侍從,一路走過山莊前庭,邁入后院。

    陸家在此經營上百年,占地極大,小橋流水、曲折回廊、雕梁畫棟。一旁走過的,都是穿著青衫、旗袍的侍女,各個秀發盤起,容貌俏麗。都穿著繡花布鞋,走起來悄無聲息。宛如走進了民國大家族宅院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真正的大家族底蘊啊。”

    秋正清暗暗心驚。

    陸家后宅,從不對外開放,能進來的,無不是地位極高,或與陸家極為親密的人。秋逸倫等人第一次邁入,只覺好像走入一個迷宮般。

    他甚至偶爾掃過放在門房外,擺設的兩個青瓷花瓶,也是清代的古董,有一百多年歷史,轉手就能賣出十萬二十萬,現在卻隨意放在門外。

    “富貴逼人,以至于此,相比之下,我們秋家只是個小門小戶,逸倫你千萬不可志得意滿,待會見到陳先生,得注意身份與分寸。”

    秋正清輕嘆一聲,告誡自己兒子。

    “是,父親。”

    秋逸倫點頭。

    而秋夫人與錢璐璐,已經看直了眼睛,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很快,隨著步伐深入,之后幾道門欄處,開始出現束手肅立的護衛。這些護衛無不淵渟岳峙,氣度森嚴,鋪面一股肅殺之氣。赫然都是武道界不可多得的大高手,此時卻都護衛在門外,到了最后,甚至有陸家高層,守護在門口。

    錢璐璐等人原先對陳凡的地位,其實比較模糊。

    但現在看到,平時高高在上的陸氏集團副董,陸家數一數二的長老們,卻都恭敬守護,心中不由震動,態度越發恭敬。

    “仙師就在里面,你們進去吧。”

    領路者將秋家眾人,領到一間華貴的樓閣殿堂前,轉身說道。

    秋正清等人,小心推門而入,就見陳凡正坐在太師椅上喝茶,在他對面,陸家老太爺側著身子危坐。掌控數百億資產的,陸氏集團CEO,臨州的女神陸燕舞,正挽著袖子,給陳凡倒茶。一劍擊殺劉彪的,清絕女子雪代沙,則負劍恭立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陳將軍。”

    秋正清原本,正眼都未掃過陳凡,此時卻佝僂著身子,臉上堆出恭敬的笑容。眼高于頂,珠光寶氣的秋夫人,更是一臉諂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。”

    秋逸倫目光復雜。

    兩年前,在港島的時候,秋逸倫并不覺得自己與陳凡有多大差距。什么江北大師、百億富豪,聽著有點夢幻。

    但今天,見到平時自己只能仰望的,無數臨州巨富高官們,卻對陳凡恭敬有加。見到陸家這滔天富貴,秋逸倫才真正認識到,陳北玄這三個字,代表什么樣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無需多禮,我與逸倫是同學,叫我陳凡即可。”

    陳凡端著茶盞,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這樣說,秋正清哪敢真叫,連連改口叫:“陳先生。”

    陳凡也隨他們,到了陳凡今時今日之地位,已經沒幾人能用平常心態對他,便是原先那些發小、同學、舍友,見到他,估計都很難回復從前了。

    “我找你們來,敘敘舊。我與逸倫好久未見,想多了解些學校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,那您與逸倫,還有璐璐,多聊聊。我和賤內,這就告辭,不打擾先生。”秋正清連連躬身,勾著身子,帶著秋夫人離去。

    等父母離開,秋逸倫還呆呆站在那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快過來做,才一年多未見,就忘了我這位老大了。”陳凡笑罵道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老大您的威勢太大,把我們嚇住了嘛。”秋逸倫長舒一口氣,明顯放松下來,走過來坐下道: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知道,你剛才的氣勢太足了。就像古代電視里的宰相、大臣般。”

    “陳仙師今日之地位,若放在古代,就是國師、帝師。帝王見了,也得畢恭畢敬。”陸燕舞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沒想到才一年多未見,老大已經離我們這么遠了。”

    秋逸倫笑著,眼中閃過一絲落寞。

    “不談這些,聊聊校園內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一提起學校,秋逸倫明顯積極起來,聊了幾件過去的小事,尷尬的氣氛迅速消弭掉。之后,陸燕舞更是端來兩個古香古色的酒壇,里面裝著都是數十年前的名窖珍藏。

    比外界的茅臺30年,瀘州老家50年之類,真的多了。

    秋逸倫端起酒壇就要和陳凡拼酒,陳凡欣然答應。

    錢璐璐在一旁看著,心思百轉,最終只能長嘆口氣:

    ‘清雅啊,終究你的眼光比我們準,你確實選上了一個天上神龍般的男人。可是這個男人眼里,未必會有你啊。恐怕在他眼中,我們都是凡夫俗子,螻蟻眾生。’

    這一晚上,秋逸倫喝的大醉,陳凡讓陸家人,將他與錢璐璐,安排在山莊內住下。

    等第二天,秋逸倫醒來,一問陸家人,才知道,陳凡已經帶著雪代沙,清早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這就走了嗎?”

    秋逸倫一陣恍然。

    他只覺自己,恐怕這輩子見到陳凡的次數,會越來越少了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,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陳凡帶著雪代沙,已經前往了去藥神谷的路。

    他原先準備先去港島,但陸家這一趟,改變了陳凡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想要尋找到雪神宮這種隱世的教派,估計只有像藥神谷這樣,傳承了數百年,交友甚廣的宗門,才有記錄。反正港島有獨眼龍王鎮守,他是堂堂修法巔峰大真人,神境不出,幾無人能奈何他。鄭家應該是最穩固的,還是先去藥神谷問一下。”

    陳凡這樣想著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。”

    白色的法拉利458,在高速公路上急速奔馳著。

    從天南到云貴,有數千里距離,但無論雪代沙還是陳凡,都是修為有成,幾天不吃不喝的高手。所以速度飛快,不到兩天內,就到了藥神谷所在的龍首市。

    藥神谷位于,龍首市,山陽縣的臨山鎮。

    這個小鎮,由于通往藥神谷,經常有四方富豪前來求藥,所以頗為熱鬧繁華。只是這一次陳凡來,卻發現臨山鎮非常冷清。

    “老丈,人怎么這么少了?”

    陳凡隨手拉過一人,問道。

    “哎,別提了。這一年來,藥神谷封山里。山里面的道長們,不接受人求藥,自然就沒人來鎮子了。”抽著旱煙,趕著毛驢車的老頭長嘆一聲,目光一轉道:

    “看兩位公子小姐,也是去藥神谷求藥?速速回轉吧,否則進了山,也是吃閉門羹。”

    “封山了?”

    陳凡大為詫異。

    藥神谷傳承數百年,還從未封過山啊。

    不過封山能難道別人,難不倒陳凡。兩人找家旅館,將法拉利寄存在那,然后輕裝簡行,踏上了藥神谷的山路。

    正常人需要走兩三天的山路。

    對陳凡與雪代沙而言,兩三個小時,就輕易踏過。不到中午,兩人就趕到了藥神谷所在的山城之外。

    “是陳仙師來了?”

    守在山城外的黑衣護衛,一見到陳凡,頓時發出一陣驚呼之聲。

    然后隨著銅鐘敲響,整個山城都沸騰。迅速一大批人涌出城外,恭敬的迎接陳凡。

    “大長老、五長老、靜怡女士。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掃過去,發現很多熟人,只是...

    “咦,丹王呢?他怎為來拜見我?”陳凡輕咦一聲,詫異道。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大長老等人頓時臉上一片哀戚,周靜怡更是眼圈一紅,哽咽道:“谷主大人,已經在一年前逝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陳凡驚詫。

    “稟告陳仙師,在您失陷于西伯利亞的消息傳來不久后,西南鬼巫教就聯合血巫教、靈巫教等大小十六個巫門,攻入了藥神谷。谷主大人以一敵三位真人,最終拼盡性命,殺一人,重創一人,傷一人,逼退了巫教聯軍,但我也藥神谷也死傷慘重。谷主大人也于當晚圓寂了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長嘆一聲道:“谷主圓寂前,已經置頂靜怡為下代谷主。”

    “鬼巫教?”

    陳凡眼睛一瞇,寒光閃耀。

    當年他殺了鬼巫教的少巫主,救下余文靜,并且還是用離火金瞳,千里殺人,震懾住鬼巫教。本以為這個教派,一輩子不敢再來。沒想到,他們竟然乘著陳凡假死的時候,聯合其他巫門,攻入了藥神谷,還造成丹王圓寂。

    “這不怪大人,巫門歷代就覬覦我藥神谷。他們攻進來,是想奪取當年黑巫教老巫神,留在我藥神谷中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又道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寶物?”

    陳凡眉毛一挑,詫異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