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85章 北瓊派

    隨著大長老緩緩的敘說,陳凡才知道一段辛密。

    巫門自古以來傳承數千年,甚至上萬年,非常古老,有眾多教派。但但諸教之中,以黑巫教為首。黑巫教歷代巫神輩出,強者無數。

    三百年前,黑巫教老巫神橫掃華夏,屠城滅族無數,赫赫兇威,哪怕到今日也不曾稍弱。

    當年老巫神有求于藥神谷。所以不但幫藥神谷布置了一個護山法陣,還留下了一件黑巫教的寶物,作為酬勞。

    “那件寶物,是黑巫教的鎮派七大巫器之一,據說傳承自千年前,一位地仙之手,對黑巫教極為重要。可是黑巫教恪守當年老巫神的誓言,沒法下手,就對外宣傳,能從我藥神谷中奪得那件巫器的,必有重謝。鬼巫教等,就是沖此而來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嘆氣道。

    “哦,既然對黑巫教如此重要,你們還給黑巫教就是,說不得也能獲得一筆豐厚報酬。”陳凡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仙師所言極是。只是那件巫器,效果非常神奇,乃是一具鼎爐,名叫‘地巫鼎’,據說是當年一位修到地巫境界的大巫煉丹之器。正和我藥神谷的宗旨,所以歷代祖師,都舍不得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尷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地巫鼎?”

    陳凡眼睛一瞇,流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神情。

    以他對地球修煉界的了解。巫門的地巫,就是媲美地仙、天人一般的存在。也就是先天之境。一位先天修士煉丹的鼎爐,確實是了不得寶物,難怪藥神谷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可惜地巫鼎已經被鬼巫教等人奪去,否則我等還想獻給陳仙師的。這種仙鼎,也只有在仙師手中,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感嘆道。

    那具丹鼎,在他們手上,效用不大,憑他們修為,根本無法催動。

    但若落入陳凡手里,就大不一樣了。當年丹王就想交給陳凡,可是當時雷千絕約戰,陳凡倉促離開,丹王也沒來得及說。

    “無妨,待我殺入鬼巫教,親自取回來就是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撫衣袖,傲然道。

    以他當年通玄期修為,未必能催動先天法器,但如今踏入神海后。這尊丹鼎正合所用。

    之后,大長老又恭敬請陳凡入內,想請陳凡點播指教一下他們煉丹之事。

    陳凡欣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他本就準備把藥神谷,當做自家的煉丹分支培養,所以當年才傳下諸多煉丹法門。如今正好要組建一個勢力,自然也要征求藥神谷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仙師想要建立門派嗎?”

    大長老、五長老聞言,具是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藥神谷也是有頭有臉,傳承百年的大派。但比起陳凡的傳承,就差十萬八千里。陳凡指縫間流露出的一些煉丹法門,就讓藥神谷眾人無比震驚。可想陳凡真正所學,是何等淵博。

    “我藥神谷,自然愿意加入仙師門中,只是不知這門派叫什么?”

    大長老等人慌忙拜倒道。

    如今藥神谷失了丹王,沒真人坐鎮,又無護山大陣。正是風雨飄搖的時候。若能加入陳凡的門派,獲得這位當時神話的庇護,那就大不相同了。

    “我拜入的宗派,距離此地無比遙遠,而且憑你們眾人,還不夠資格入我宗門。”陳凡想了想,道:“這個門派,就叫‘北瓊’吧。”

    “北瓊派?”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尤其是雪代沙目光一閃,想到了青龍大陣中的北瓊閣,以及那個紫衣仙子畫像。

    “如今北瓊派,我為門主,座下有兩個弟子。一個叫阿秀,大約有化境修為了吧。一個叫華云峰,你等應該認識,前不久,剛踏入神境。你們藥神谷,就作為北瓊派外圍的煉丹堂,靜怡當任煉丹堂堂主,你們幾位,都是煉丹堂的副堂主與丹師。”

    陳凡既然確定下來,迅速劃定門派規矩。

    當年他是真武仙宗的仙尊,縱橫星河,對宗派這一套,駕輕就熟。

    “宗門內,按照等級,分為門主、門主弟子與長老、各堂堂主、普通弟子、外門弟子等五級。”

    這個北瓊派,只是陳凡隨手創建,準備留在地球的,所以陳凡也沒有劃分太細。

    “華云峰是仙師的弟子,而且入了神境?”

    藥神谷眾人被震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中海華云峰,名垂華夏數十年的大宗師,青幫龍頭之子。卻拜入陳凡門下,而且還是以神境之尊屈居弟子,可想陳凡真正的實力,何等可怖可懼。

    原先對藥神谷歸入北瓊派,比較不滿的丹師,此時心中哪還有半分不滿。

    紛紛在大長老率領下,恭敬拜倒在地,齊聲道:

    “煉丹堂弟子,拜見門主。”

    這一拜之后,身份確立,大家就算半個自己人了。大長老等人頓時覺得和陳凡親近許多,心中也放下萬斤巨石,感覺找到了一個天大靠山。

    之前陳凡,與藥神谷其實關系不密,是藥神谷自己眼巴巴湊上去。

    但現在,藥神谷化作北瓊派的煉丹堂,那就是一派之人。藥神谷再受欺負,陳凡、北瓊派以及華云峰等人,自然不會坐視不管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我是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雪代沙忽然撅著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當門派護法吧,與各堂堂主同級。”陳凡無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謝謝主人。”

    雪代沙展顏一笑,宛如一樹清冷梨花綻開,頓時把藥神谷眾人都驚艷到了,便是周靜怡,都瞳孔微縮。

    “既然入我宗門,那就要知道,不可犯我宗門戒律。”

    陳凡臉色一冷,輕喝一聲,一股滔天威勢從他身上釋放出來,瞬間整個藥神殿內,宛如一座泰山壓下般,許多修為差的人,直接被壓啪在地。

    “是,我等遵命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等人慌忙拜下。

    許多心中還有所輕視的,此時頓時凜然一驚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尊生殺于心,縱橫無敵的當世神話啊。到時候自己真犯錯了,便是大長老周靜怡求情,恐怕也擋不住陳凡一劍之威。

    “我們北瓊派,沒有太多的規矩,但要知道,入我門墻,生死由我。我建立此門,傳你們道法傳承,是為了護佑陳家。所以北瓊派第一鐵律,陳家人,不可犯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明白。”

    眾人再叩首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,至于其他規矩,我北瓊派比較寬松,沒太多紀律。”陳凡說完后,一收威勢,眾人才敢緩慢爬起身來。

    雖然確立了陳家在門派中地位。

    但對陳凡來說,除了父母、安姐姐、爺爺、陳寧、陳果果等人,其他大伯二伯之流,根本不算陳家人。也不會收納入北瓊派內。到時候給他們一筆錢,讓他們自生自滅就是。

    建立宗門后,之后就是確認宗門總部、各大規矩、體制、職責、身份等等。

    這些事千頭萬緒,不過無論雪代沙,還是周靜怡,都執掌一方,駕輕就熟。尤其是雪代沙,現在儼然陳凡秘書角色。陳凡將這些俗事交給她們,自己負責翻閱谷內典籍,傳授大長老幾人基礎煉丹法門。

    “稟告門主,您之前所說的雪神宮,弟子隱約想起來,好像聽上上代老谷主說起過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皺眉思索良久,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哦?這雪神宮是什么來頭?”

    陳凡眼睛一瞇,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他來藥神谷,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找雪神宮的蹤跡。

    “老谷主好像說過,雪神宮好像在大雪山深處,宮內全是女人。她們的人,每隔數十年會履足凡塵一次,搜尋合適的弟子。您所言的陸燕雪小姐,應該被雪神宮的傳人,帶回宮中了。”大長老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知道雪神宮在什么地方嗎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老谷主未說,雪神宮似乎無比神秘,從數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就有傳人出世過,許多人都曾追索過,可惜沒一人找到。只知她們的傳人,容貌絕世,而且修為都極高,基本都是神境強者。沒想到這一代的雪神宮傳人也履足凡塵了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搖了搖頭,見陳凡似有不滿,趕緊道:

    “門主,我藥神谷終久是小門小派,不太清楚這些辛密。但若是像黑巫教、天師道、武當道派這樣傳承數百年,屹立當世的大教,必然知道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了點,不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陸燕雪沒生命危險,他就不太著急。只是這個雪神宮傳人,強行帶走陸燕雪,還是讓陳凡心中非常不滿。

    ‘若是好好待燕雪,自然好說。若是讓我知道,你們有半點對她不好,就別怪陳某踏你雪神宮山門,殺它個血流成河了。’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接下來數天內,陳凡留在藥神谷中,把一些修仙界的基礎煉丹法門與功法,傳授給了這些弟子。并且為每個人制作了一枚‘神魂令牌’。

    有這份令牌在,但凡有人敢背叛北瓊派,陳凡只要一捏,瞬間就能讓他們神魂俱滅。當然令牌要是憑空破碎,陳凡也會知道他們死于何處,為他們報仇。

    等一切收拾停當后,陳凡正式帶著雪代沙,開始前往西南,踏上了鬼巫教之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