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86章 他姓陳

    鬼巫教。

    作為華夏三大巫教之一,與血巫教、黑巫教并稱。當年陳凡兒時好友余文靜,就是被鬼巫教的少巫主盯上,養為爐鼎。最后被陳凡以離火金瞳焚為灰燼,還從少巫主手中得到了喚神笛。

    “當年讓余文靜跟著白無忌,去了西南。不知道她在西南六大術法家族中,修習的怎么樣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眼前,又出現那個氣質文雅,宛如萬載雪蓮般純凈的少女。

    余文靜是純陰之體,才會被鬼巫教選中。當年白無忌保證,將她送入六大術法家族中的‘太陰素家’,陳凡才答應讓余文靜離去。

    “這次我創建了北瓊派,如果文靜同意,正好讓她拜入北瓊派之中。也不需要遠離江北,跑到這么遠的西南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想著。

    從云貴到西南,比較近,雖然要經過眾多山路隧道。但這難不住雪代沙,這位北瓊派護法,如今隱然一代‘女車神’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法拉利的澎湃引擎在山路間回響。

    云貴、西南多山,到處都是盤山公路、穿山隧道,這里人煙罕至,荒山野林。只有這輛乳白色法拉利在急速奔馳著。

    中間遇見過幾次山匪路霸,陳凡根本沒出手,雪代沙隨手一劍,就斬去他們首級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蓉城到了。

    作為西南省的首府,蓉城占地極廣,人口過千萬,是國內有名的大都市。但哪怕這樣,白色法拉利配絕世美女,依舊非常吸引人眼球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們去哪?”

    雪代沙扭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陳凡閉起眼睛,神識瞬間籠罩整座城市。

    如今陳凡神念外放,遠及三十公里之外。便是整座蓉城,都能包含在內。這上千萬人的一舉一動,全部落入陳凡眼中。想要找人,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沒有余文靜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余文靜是陳凡同學,又是純陰之體,她的氣息應該非常熟悉顯眼才對。

    “難道文靜不在蓉城?那我找一下白無忌吧。”陳凡想著,開始搜尋白無忌的氣息。這位入道巔峰的控火白家家主,陳凡同樣見過一面,記住了他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這里不對...也不是這里...找到了!”

    陳凡猛的一睜眼道:“去蓉城東南角的白氏公館。”

    白氏公館在蓉城非常出名,導航上一搜就能找到,當雪代沙開著法拉利,到達白氏公館外時,此時才中午時分。

    “兩位,這里是私人領地,不允許擅入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兩人想進去,守護在白氏公館大門口的護衛,頓時攔了上來。他們雖然不是入道術士,但行走坐臥間,隱隱帶分,分明是內勁有成。

    “轉告白無忌,就說江北ZS縣故人來訪。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閃,似有寒芒照過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了,我姓陳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護衛見雪代沙背負古劍,開著法拉利,氣度不凡,猶豫了一下,轉身進去通報。

    白氏公館,客廳之內。

    正有六個人,圍繞著一個圓桌而坐。旁邊侍立著眾多弟子。

    這六個人氣度盡皆不凡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白家家主白無忌赫然在內。

    而以白無忌的修為,竟然在六人中只算中游。氣勢最盛的,是一個垂目老者,老者端坐諸位,一動不動,但他一人之勢,就壓的其他五人低頭,赫然是一位修法真人。

    “素家主,人是在你們家丟的,你得給我們白家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白無忌眉頭緊鎖,眼中帶著憂愁,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被稱作素家主的,是一個宮裝美.婦。美.婦穿著一身華貴的月白色宮廷長袍,扎著貴婦發髻,拖地長裙,胸口露出一大片雪白,但偏偏氣質清冷高傲,宛如月宮仙子般。

    “哼,文靜是我們素家弟子,她被搶走,你以為我們素家不心疼?”

    “培養了兩年,才培養出一個真人種子。最多十年內,文靜就能邁入修法期。可鬼巫教勢大啊,老巫主親自登門索人,我素家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月白色的宮裝女子,冷哼一聲道。

    這女子,赫然是西南六大術法家族之一的素家家主,素云芝。

    在座六人,都是整個西南省,術法大家家主。白家、黎家、原家、龔家、素家、石家。六大家族幾乎齊至。

    “罷了罷了,不就是一個小丫頭嘛,再是玄陰之體又如何?反正她種巫之術,已經被破了。給了鬼巫教,鬼巫教也造不出第二位真人來。”

    黎家家主揮手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當年我搶回余文靜,是為了針對少巫主。但現在,少巫主已死,種巫之術也破。余文靜沒多大價值了。至于天才嘛,慢慢找,總能有的。總不能為了個余文靜,就讓我們和鬼巫教開戰吧。”

    龔家家主也開口符合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素云芝哼了聲,沒有做聲。雖然損失余文靜,讓她很心痛。

    但余文靜終究是外人,素蕓蕓也沒想力保她。否則老巫主登門的時候,素云芝也不會輕易,就出賣余文靜,將她拱手獻給鬼巫教。

    “你們...你們,哎!”

    白無忌氣急,連連跺腳,最后一拍桌子,長嘆一聲: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,那余文靜是什么人嗎?”

    “哼?她不是西南苗疆一個山寨的小丫頭嗎?”

    諸位家主還未說話,站在素云芝身后的一個靚麗少女,嬌哼一聲道。

    這女孩,是素云芝的女兒,叫素楠楠。一直對那個修為天賦極高,偏偏出身平凡的余文靜非常敵視。這次余文靜被鬼巫教搶走,她嘴上不說,心中無比快意。

    “不錯,這余文靜,我們都清楚來歷。乃是苗疆余家寨之人,當年被少巫主選中,送到了江北去。最后少巫主死在了你白無忌之手,你將她帶回來,送入太陰素家。莫非她是你白無忌的小情人,你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黎家家主冷笑道。

    當年白無忌去了江北,斬殺了少巫主。從而讓白家,在六大家族中盛威大振,僅次于有真人坐鎮的石家。黎家家主自然看不慣。

    “罷了罷了,事到如今,當年的真相我也不隱瞞了。”

    白無忌苦笑一聲:

    “你們真以為,憑我區區入道巔峰修為,能殺的了少巫主?他可是半步修法,身上帶著眾多鬼巫教法器。而且我若殺了他,老巫主會不找我報仇,放過我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周圍眾人,都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這些疑惑,大家自然也想過。只是以為白家有什么祖傳法器,或者偷襲之類。那少巫主終究不是真人,一槍就能打死的。

    “少巫主不是你殺的?”

    黎家家主瞳孔一縮。便是高坐主位的垂目老爺,也微微睜開眼。

    “當然,少巫主法力無邊,更攜帶上古鬼笛,兩個我都不是他對手。當年斬殺他的,另有其人。那人與余文靜關系密切,就是他托我,讓我帶余文靜回西南修煉的。”

    白無忌長嘆道。

    “咦,我好像聽余文靜說過,她確實有個同學,姓陳什么,也有神通法力。但具體是誰,我怎么問她,她都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素蕓蕓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白家主,你莫非怕的就是那人怪罪?”黎家家主陰陽怪氣道:

    “呵呵,先不說,是鬼巫教抓的余文靜。便是怪罪又如何?我西南六大術法家族,同氣連枝。還怕一個小毛孩子?便是你打不過,還有石老真人在呢。”

    坐在主位的垂目老者,也笑著撫了撫胡須。

    他就是石家之主,石老真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們若知道那人是誰,就不會這樣說了。”白無忌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誰?”

    原家家主,一副淡定從容的樣子,隨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出生江北,與余文靜是同學,江北人稱他為陳大師,這個名字你們可能很熟悉,但一定聽過他另外一個名號...”

    說到這,白無忌面色一凝,無比沉重道:

    “他叫陳北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當這名字一道出來,眾人盡數驚駭萬分,便是石老真人,也猛的震開眼睛,滿臉震撼。黎家家主,更是啪嗒一聲,嚇得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陳北玄。

    華夏天榜第一,當世神話。

    便是遠在西南,但六大家族,怎么可能沒聽過陳凡的名頭。這可是CIA都為他重開神榜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真...真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素云芝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作為當世神話,與陳凡力敵萬軍的威名,一起流傳的,是陳凡睚眥必報,動輒殺人滅族的冷血殘酷。許多人甚至將他與三百年前,黑巫教老巫神相提并論,都是一般兇殘的魔頭。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,我為何如此擔心了吧。若陳北玄登門問罪,我西南六大家族,拿什么回答他?”白無忌滿臉苦笑道。

    眾人也面面相覷,便是穩坐釣魚臺的石老真人,也連連搖頭長嘆。

    正在大家想說話時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個護衛闖了進來,畢恭畢敬的道: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門外有一男一女求見。他說認識您,是江北ZS縣的故人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他姓陳。”護衛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此言一落,頓時整個大廳內仿佛被施加了禁言魔咒般。

    滿場死寂,眾人臉上一片慘白,面無血色

    所有人一片慘白,面無血色。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