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87章 我的話,就是規矩

    過了許久,等不到回話。護衛奇怪的抬起頭,才發現諸多世家家主,都面色煞白,臉上無一絲血色,有人還在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‘這是怎么了?’護衛正驚奇的時候。就發現黎家家主顫抖著嘴唇道:

    “真...真的是那人來了?”

    沒有一人說話,但大家心中已經隱然確定了。

    白無忌久居西南,怎么會有江北的故人?而且正好來自于楚州泗水,又姓陳?世間哪有那么多巧合?便是素云芝,也俏臉幾如土色。

    陳北玄的威名,只要是習武修道,誰人不知誰人不曉?

    她們素家拱手將余文靜,獻給鬼巫教。這消息一旦被陳北玄知道,這位當世神話能善罷甘休?素云芝正心存僥幸,想思考出一個天衣無縫的謊言時,耳邊忽然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:

    “白家主,故人來訪,你就這樣待客的?”

    眾人猛的一驚,抬頭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一男一女,已經踏入大門。男子容貌平凡,年近二十,穿著一身休閑服,黑發黑瞳,背負雙手,眼中一片冰冷。女子清冷絕艷,白衣負劍,宛如俠女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進來...不是讓你們在外面等著嗎?”

    護衛眼睛一瞪,就要訓斥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白無忌啪的一聲站起身來,快步向前,離陳凡還有十步遠,就猛的躬身道:

    “晚輩白無忌,拜見陳仙師。三年未見,仙師容顏依舊,法力昌盛,舉世咸服!”

    有白無忌這一拜,眾人哪還不知道誰來了?

    都‘噼里啪啦’的站起身來,紛紛上前躬身拜道:

    “西南六大家族,參見仙師,恭迎仙師法駕!”

    護衛在旁邊,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這躬身行禮的眾人,包括黎家家主、原家家主、素家家主...哪個不是法力無邊,神通廣大,術法驚人的大術士?跺跺腳,都能讓西南震動。尤其石老真人,那更是位尊西南的存在,放眼整個西南,能與他比肩的,都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偏偏這些人,都向那一男一女行禮,莫非這對男女,有什么天大來頭?

    護衛正想著的時候,就見陳凡慢條斯理道:

    “白家主,當年我將余文靜交與你手,曾與你言說。余文靜若有一絲一毫的傷害,就拿你是問。現在,你如何答我?”

    白無忌聞言,渾身一顫,喉嚨鼓動著,盡然一言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叫素云芝,太陰素家家主?文靜就是拜入你門下的?那現在她人呢?”陳凡目光一轉,掃向那宮裝美.婦。

    素云芝一抬頭,正想編造出一個謊言時,結果直面陳凡那無錫無悲的雙瞳,頓時整個人仿佛被萬載寒風冰凍住了,剎那間僵立在那,連思維都凍結。

    神海修士的神念,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豈是素云芝區區入道巔峰能抵抗的?

    “是鬼巫教殺上門來,說要是不交出余文靜,他們就要滅我素家滿門。我們素家也是沒辦法。你有本事,你去找鬼巫教的麻煩啊。”

    俏麗少女素楠楠在后面,大聲嚷嚷道。

    她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頓時滿場內,所有人都臉色大變。素云芝更是嚇得面如土色,嬌軀一顫,就要癱倒在地。

    像素楠楠這種小丫頭,從小嬌生慣養,被父母寵著,家族內同輩慣著。又一直在西南生活,認為整個世界就是西南,六大家族可以橫行無忌。又怎如她的父輩們,知道陳凡的恐懼?

    “余文靜被鬼巫教帶走了?”

    陳凡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盡管剛才用神念,隱約聽到了他們的對話。但這個答案從素楠楠口中說出,陳凡還是心中震怒。一股龐大的氣勢,頓時從陳凡身上涌出。整個大廳內,瞬間溫度降下幾十度,宛如極地的寒風降臨。便是素楠楠也小臉一變,感覺自己好像闖了什么大禍般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區區一鬼巫教,竟然敢搶走我陳北玄的朋友?那就別怪我陳某滅其道統、斬其滿門,將整個鬼巫教,趕盡殺絕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語氣平淡的說著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被嚇的渾身顫抖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黎家家主,竟然腳底一軟,跪倒在地。石老真人更是大聲叫道:“陳仙師,請暫熄雷霆之怒。余文靜之事,大家都不愿看到,也不怪我六大家族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石老真人還未說完,陳凡眼睛一瞇,兩道凝如實質的神芒,就從他眼中射出,直罩而來。

    石老真人雙眼一接觸到陳凡的神念,頓時渾身一震,如遭重錘般,頓時啪嗒啪嗒,連退七八步,直接一個屁股坐在地上,雙耳雙眼,都有血跡流下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眾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石老真人乃是西南六大術法家族之首,公認的第一高手,堂堂修法真人。結果卻連陳凡一眼都擋不住。豈不代表,所有人在陳凡面前,都如螻蟻般不堪一擊?

    這位當世神話的恐怖,簡直超乎所有人預料之外!

    “余文靜若沒事,那還好說。她若有一絲一毫的傷害。我就屠滅你六大家族,將你們徹底從這世間,抹平掉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撫衣袖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哪來的規矩?明明是鬼巫教搶的人,憑什么怪在我們六大家族頭上?”

    素楠楠首先跳出來不滿道。

    “我陳北玄的話,就是規矩。你若不服,先修到神境再說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:“你素家所作所為,我都記著。到時余文靜若有事,我首先拿你們素家開刀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陳凡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只留下六大家族的人,在大廳內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“哎呀,這真是坐在家中,禍從天降啊。”黎家家主嚎哭道。

    “若余文靜真有事,陳北玄應該不會怪到我們頭上吧...”龔家家主心存僥幸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據說就因為一個手下死了,陳北玄屠滅了整個江北地下世界,一口氣殺了五百多人,還斬了東南林家一位大宗師,以及半個洪門暗月。你認為,到時候他會留手?”

    原家家主冷笑道。

    白無忌與素云芝都面無血色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罷了罷了,仙師震怒,我等不能干看了。立刻回去,召集六大家族,我等隨仙師,一齊攻上鬼巫教。借助仙師的力量,徹底鏟平這個西南的毒瘤。”

    石老真人畢竟是修法境,迅速恢復過來,冷靜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們攻破鬼巫教,卻發現余文靜死了呢...”有人弱弱問道。

    眾人面色鐵青,無一人回答。

    只有石老真人嘆口氣道:

    “盡人事,聽天命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對西南不熟,這里接近苗疆與藏地,山脈眾多、丘陵無數,處處都是深山老林。有著眾多苗寨存在。但六大家族在西南傳承百年,對一切都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在生命威脅之下,六大家族迅速發動起來,一口氣召集了兩位真人,九位入道巔峰大術士,數十位術士與內勁武者,以及數百個持槍護衛。

    眾人開著十幾輛越野車與大巴車,浩浩蕩蕩,如同一條長龍般,向著西南深處駛去。

    陳凡坐在車隊中間,一輛改裝過的加長路虎中。

    在他對坐,是態度恭謙的石老真人,與另一位供奉真人。名叫東郃子,蓉城青羊宮修士,如今也被六大家族請出。

    “憑你們六大家族之力,應該很容易就能擊敗鬼巫教。為什么還要等到今天?”

    陳凡望著窗外,精氣神十足的眾多家族子弟,不由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六大術法家族,盤踞西南。把整個西南地區,打造的宛如鐵桶般,水潑不進。其潛勢力之大,便是陳凡都微微驚詫。

    一口氣召集這么多武者術士,便是顧家、陸家等武道大族都做不到。已經接近左須神社,在日國九州島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“稟告仙師,鬼巫教盡管只有一位老巫主,但諸多巫門,歷來同氣連枝。我等要是圍攻鬼巫教。血巫教、靈巫教必然來援。更不用說,他們背后還有龐然大物黑巫教。”

    石老真人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黑巫教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這已不是他第一次聽到,黑巫教的名頭了。

    無論是藥神谷,還是六大家族,提起黑巫教,似乎都極為忌憚。

    “這黑巫教,莫非還有神境不成?”陳凡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否有神境,我等也不太清楚。只知曉,三百年前,黑巫教老巫神橫行世間百年,號稱最接近地仙的人物。”東郃子躬身道:

    “六十年前,也是昆侖葉將軍出手,才將黑巫教從華夏逐了出去,哪怕這樣。黑巫教也盤踞國外,據說掌控了一國政權,而且這六十年以來,無時無刻不想重返華夏,只是畏懼昆侖那位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點頭。

    能讓葉擎蒼出手,而且還全身而退。這個黑巫教哪怕沒有神境坐鎮,只怕勢力之大,也絲毫不遜色于洪門。鬼巫教就是背靠黑巫教,才敢出手對付余文靜的吧。

    很快,隨著車隊越行越遠,周圍的山林樹木越來越茂盛。一座座山寨開始出現,眾多穿著簡樸的山族人,一看到這浩浩蕩蕩的龐大車隊,都為之色變。

    終于,車隊歷盡艱辛,開到了一座宏偉的山寨前。

    鬼巫教的總壇。

    終于到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