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90章 巫門大會

    “巫門大會?”

    當陳凡道出這四個字的時候,所有鬼巫教長老們都同時色變,其中一個鼻如鷹鷲的老者,更是爆喝道:“大長老,你敢背叛我們鬼巫教?”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一皺,抬指一彈,一道璀璨的青色刀芒,就橫越長空,猛的劈在鷹鼻老者身上。老者體表外現出現出一道幽深的黑芒,顯然是護身法器被激發。

    可是陳凡一擊威力何等強大?

    便是修法真人,此時也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青色刀芒直接劃過了鷹鼻老者的頭顱,將他連法器帶人,切為兩半。看到一位相處數十年的老伙伴,就這樣被陳凡彈指所殺,倒在面前,眾人心中都一陣驚懼。

    “你若將余文靜的下落告訴我,我可以給鬼巫教留下一點苗裔。否則,就別怪我屠滅整個鬼巫教,將它徹底從世間抹去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著手,目光淡漠的看向白發老者。

    大長老臉上一片青一片白,最后長嘆一口氣道: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當陳凡從山頂走下時,整個青石大殿,已經被一片烈火焚燒成灰燼,至于那些鬼巫教長老們,更是被鬼神們盡數斬殺。

    對于鬼巫教長老,陳凡自然不會放過。

    但鬼巫教其他的普通弟子,陳凡就懶得動手,何況他還答應了大長老呢?而且以這些人的微末法力,也成不了氣候。

    “仙師此行如何,找到余文靜小姐嗎?”

    石老真人等迎了上來,見到陳凡身后空無一人,頓時瞳孔一縮,低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余文靜,被老巫主帶去參加巫門大會了。”陳凡眉頭一皺,環顧左右道:“你們知道這巫門大會,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巫門大會?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,頓時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東郃子更是苦笑道:

    “這巫門大會,就像我們華夏的武道盛會,或玄學大會般。不過巫門大會規模更大,規矩也更嚴厲。每一屆大會,都會選出一位巫王,統領巫門各道。只不過自從五十年前,黑巫教被逐出華夏后,已經有數十年沒召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,不僅僅鬼巫教會去。靈巫、血巫、尸巫、天巫等等,估計會齊至。甚至黑巫教都可能派人來。整個巫門的門主、高手齊聚。”東郃子憂心忡忡道。

    石老真人小心問道:“仙師,您打聽到巫門大會的地址嗎?”

    “鬼巫教等人說,是位于華國邊境,一個叫‘巫山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道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不知這位置在何處,但以他現在的能耐,一個電話就能打探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,我猜就是在巫山鎮。”石老真人一拍手,解釋道:

    “仙師,巫山并不是一座山,而是位于邊境的一個小鎮。那里位于西南與緬國交界處,屬于三不管地帶,窮山惡水,地勢險要。據說那個鎮子里面,龍蛇混雜,一直由巫門把控住。許多在國內放下罪行的武者、術士,都會跑到巫山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立刻啟程去巫山。”

    陳凡迅速做出決定。

    既然老巫主已經帶著余文靜,離開好幾天了。那么每拖下去一分鐘,可能余文靜就多一分生命危險。尤其陳凡從鬼巫教大長老口中,打探到的消息,更是讓他心生怒火。

    白無忌等人,自不敢阻攔。石老真人還想派人,開車把陳凡送過去。

    陳凡一揮手,就帶著雪代沙,化作一道青色長虹,疾馳而去。什么車能比得上青帝長生體還快?

    看著陳凡遠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東郃子欲言又止。最終道:

    “石兄,巫門大會,不僅僅是各家巫道教派,到時候還會開啟祖地,進行祭祀大典,選舉新的巫王。必然當世所有大巫齊聚,而且還有巫門的祖傳法陣鎮守。更不用說,還有勢力滔天的黑巫教,陳仙師此去,真的能行嗎?”

    “哼,行與不行,都不管我們的事。陳北玄若是勝了,我等自然高興。他若敗了,死于巫山,不能來找我們麻煩。我們更該高興才對。”

    素云芝冷哼一聲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聞言,也都額首。石老真人見此,只能嘆氣搖頭。

    盡管西南地區多山地,道路非常難行走。但無論陳凡還是雪代沙,都非常人,翻山越海乃是常事。到了后面,陳凡干脆帶著雪代沙,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一小時之后,他們就靠近了緬國邊境。

    巫山鎮,位于數座山峰包圍的一個山谷中。

    谷內盆地,四季如春,繁花似錦。而周圍又被群山峻嶺包圍,易守難攻,再加上地處邊境,確實是個罪犯橫行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陳凡帶著雪代沙,走在入山的唯一的路上,半路就被人攔了下來:

    “兩位,巫山鎮內,最近正在舉行巫門祭祀大會,不歡迎客人,你們回轉吧。”

    這里,是位于兩座山峰的交接處。巫山鎮在此,立起一座關卡,正好攔住了來路。關卡前,正站著幾個陰氣森森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們眼中閃耀綠光,周身氣息澎湃,赫然是入道術士。

    “本尊前來參加大會,你們敢阻攔?”

    陳凡氣息一變,滔天徹底的陰氣就從他身上釋放出來,宛如一尊從九幽地獄降世的鬼神般,兩道青色神芒爆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幾個守門男子,頓時連退數步,慌忙躬身道:

    “不知巫門前輩降臨,萬請恕罪。前輩快請進...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,才收了氣勢,帶著雪代沙入內。等他們兩背影消失后,幾個守門術士才直起身來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“巫九,你知道剛才那前輩,是什么人嗎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?巫門流派這么多,遍布華國、東南亞乃至歐美。誰知道是不是某個老怪物,心血來潮出關,要來參加。”

    “確實啊,剛才那前輩,給我的感覺,氣息之強大,僅次于黑巫教門主,必然是一尊了不得大高手。”

    幾個人暗暗說道,心中后怕。

    巫道世界,比起武道更加殘酷。強者們順逆由心,生殺予奪。像他們這幾個入道小術士,真遇見那些修法老怪,一個應對不好,可能就會被當場惡鬼噬心,詛咒奪魂而死。

    陳凡帶著雪代沙,緩緩走向巫山鎮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為什么要從正門進呢?憑我們兩人的力量,直接殺進來,屠滅掉這些巫門就是。”雪代沙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覺這山谷內,似乎有一種異樣的氣機,非同尋常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邊釋放出神念,籠罩整個山谷,一邊隨口答道:“而且此行主要是救人,先救到人再說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隨著神念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瞬間整個山谷內的情景,都落在了陳凡眼中。

    “一個、兩個、三個...七位修法真人,以及兩三百個術士?這巫門真是鼎盛啊。”在陳凡神念之下,整個巫山鎮一覽無遺。無論是各門派門主,還是泡茶小弟,都逃不過陳凡法眼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這個氣息很熟悉,有紅蓮火種的印記,必然是鬼巫教老巫主。”

    陳凡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當年他用離火金瞳,千里殺人時,曾經把紅蓮印記,種在了鬼巫教高層身上。這樣他們哪怕上窮碧落下黃泉,也逃不掉陳凡的追殺。

    “只是,余文靜呢?怎么沒有她的氣息。難道死了?這不可能。她若死了,我必有感應!”陳凡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神念如網。

    一掃過整個山谷,搜天查地。

    但死活找不到余文靜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要么是,余文靜根本不在巫山鎮,要么就是她被秘法隱藏起來了。可是這區區地球,有能瞞過神念的法術或法陣?”

    陳凡搖了搖頭,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以他神海境全力催動的神念,至少也得是先天修士施法,才能隱瞞住。而這區區巫山鎮,連一個神境都沒有,怎么可能有先天修士存在。

    “既然余文靜不在,那我就無需顧忌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說完,帶著雪代沙,毫不遮掩的就向巫山鎮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巫山鎮內,除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巫門教派外,還有許多原著名與逃到此地的罪犯。不過他們大門顯然不夠資格參加巫門大會,只能在外面晃悠。

    這些人,大多氣息彪悍,目現兇光。

    如陳凡這樣,帶著一個負劍少女,一出現,就吸引了所有人目光。陳凡看起來柔弱無力,而雪代沙又容貌絕世,艷壓群芳。

    ‘這是哪里來的肥羊?看起來很好對付的樣子。’

    許多人眼睛微瞇,盯著雪代沙,就露出一絲絲貪婪的目光。

    在巫山鎮,強者為尊。你力量不夠,不但金錢、女人、財富保不住,甚至可能連性命都不保。而巫山鎮的管理,也絲毫不會管這方面。

    “止步,這里是巫門重地,沒有請柬,擅入者死!”

    陳凡兩人,一路行來,走到了一座宏偉的會場前。會場門口,立著一排巫門弟子,各個氣度森嚴,法力淵深,赫然都是入道大成以上的強者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掃了兩人一眼,冷哼一聲,殺氣騰騰道。

    “我來找人。”

    陳凡抬起頭,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