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91章 殺進去

    “老七,你感覺,這兩人什么來頭?”

    就在陳凡與雪代沙身后,早就綴著一大群人。≠

    這些人三三兩兩的站在數十米外,有背劍負刀的劍客,有一身勁裝露出肌肉的橫練高手,有容貌陰森一襲黑衣的日國忍者,有身披道袍卻一身邪氣的術士...

    巫山鎮。

    作為緬國與華國邊境,三不管地帶的小鎮,又有巫門庇護。不知道多少東南亞、日國、韓國、華國犯下大罪的凡人士,偷渡潛藏在這里。他們基本上各個,都身懷一定的絕技,否則根本不能在巫山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“龍哥,那少年,身上一點內勁與法力氣息都沒有,只是普通人。倒是那個背劍的小妞,氣息飄渺,似是一位了不得的劍道高手?”

    叫小七的男子,約莫二十多歲,瘦如猴子,眼中閃耀著幽深的光芒。

    龍哥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龍哥可是知道,小七出生自一個風水門派,從小就開了陰陽眼,可以看到與常人不同。一般武者術士的氣息,都極為龐大,遠凡人,小七一眼就能望出。

    連他都說了不得,莫非是內勁大成,又或者內勁巔峰?

    龍哥說道。

    “龍哥,你莫非想?”

    小七一驚,慌忙轉頭,周圍的幾個兄弟也都目現貪婪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前不久聽說,刀疤劉他們,弄了一個學詠春的小丫頭,賣給了泰國一位華裔司令。賣了整整一千萬美金!這個比詠春小妞還要水嫩,賣個兩三千萬美金都行。她劍術再強,能扛得住電擊槍、催眠針、迷藥嗎?”

    龍哥冷笑道。

    正在其他幾人,都現出淫.笑的時候。

    忽然就聽到“哐當!”一聲。

    眾人轉頭一看,就見到瞠目結舌的一幕。那個白衣負劍的小妞,竟然一把拔出古劍,把身前的守門弟子,給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她...她敢殺巫門的人?”

    龍哥等人目瞪口呆。其他觀看的人,也都盡數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這不要命了!巫山鎮可是巫門的地盤,竟敢在這里,殺巫門的人。簡直捅了馬蜂窩啊。她便是有天大的來頭,也護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龍哥連連搖頭,臉上現出懊惱之色。

    雪代沙殺了巫門的人,那巫門絕對不會放過她。之前自己打的如意算盤,顯然落空了。

    而此時,站在會場門口,守護著的眾多巫門弟子,也都勃然變色:

    “大膽,竟然敢在巫山鎮,殺我巫門弟子,你便是昆侖的人,也得留下命來。”

    “他膽敢辱我主人,罪該萬死。”

    雪代沙持劍在手,面容清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眾巫門弟子狂怒。

    為一人,直接如獵豹般,身形猛的一彈,凌空躍起,五指構成鷹爪,當空抓來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。”

    五道血色光芒,從這人指尖射出,宛如利刃般,帶起陣陣破空聲。血色光芒足有三寸長,吞吐不定,仿佛能撕裂鋼鐵。

    “是血巫教,巫主座下三弟子,尤天鵬。他一身修為已經到了入道中期,距離入道巔峰只有半步之遙。血巫教的凝血神爪,被他練得爐火純青啊,便是武道大高手,也不敢硬接,那小丫頭有難了。”

    小七如數家珍的說著。

    周圍眾人,包括龍哥在內,都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尤天鵬可是巫山鎮有名的高手。畢竟能待在巫山鎮的,大多都是內勁小成、中成。內勁巔峰的強者,早就成為各大勢力座上賓,哪還會留在巫山鎮。

    正在龍哥等人,準備搖頭惋惜時。

    只見。

    “哐當!”

    一道璀璨的青色劍芒,從雪代沙手中爆射出來,當空一舞,直接斬破了凝血神爪。把滿臉錯愕的尤天鵬,攔腰切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尤天鵬兩截身體摔倒在地,鮮血噴的周圍眾人,滿身都是。他此時竟然還沒死,依舊在慘叫著。

    “這?”

    龍哥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堂堂血巫教三弟子,連雪代沙一劍都接不下?那這雪代沙是什么修為,半步化境...又或者,武道宗師嗎?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啊,半步化境都是各大門派核心人物。而宗師,更是天上神龍,偌大華國,也就二十余人吧。”

    龍哥正搖頭不信時。

    那些守在門口的弟子們,已經臉色狂變:“好膽,竟然敢殺尤師兄。兄弟們,大家一起上,殺了這對男女!”

    說著。

    只見嗖嗖嗖,一道道身影從四面八方襲來。

    這些弟子,有來自鬼巫教、血巫教、靈巫教等等。使用的術法各不同相同。

    血巫教凝血成爪,貼身肉搏;鬼巫教口中念念有詞,凌空咒殺;靈巫教憑空喚起鬼魂,當空抓來;戰巫教,一身爆吼,渾身氣血沸騰,宛如頂尖的橫練高手...

    十數人同時出手。

    每一個都是入道中期以上的術士,那氣勢,宛如排山倒海而來般。

    把龍哥等人嚇得花容失色,這才是巫山鎮霸主的底蘊啊。可是陳凡動都未動,連一根手指都懶得抬。雪代沙直接長劍一劃,凌空畫出一朵青色劍蓮。

    劍蓮綻放開來,無比清純圣潔,每一片蓮葉,其實都代表著一道斬金斷鐵的劍光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瞬間雪代沙就和他們交上手了。

    “啊!啊!啊!”

    一連串慘叫,剎那間傳來。

    十數個人影倒飛出去。各個身上帶傷,有些人甚至被劈成兩截,洞穿胸口,已無氣息。

    全場死寂。

    就在一招之間,雪代沙竟然一劍連殺七人,重傷八人,廢掉了十幾個巫門弟子。

    “宗師!這女子竟然是一位化境宗師,她莫非是日國劍道大師,英龍華不成?”龍哥面無土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英龍華已經有四十多歲了,哪如這少女年輕?”小七連連搖頭。

    眾人正驚詫間,就見那一男一女,已經破開大門,闖進會場了。

    龍哥不由倒吸一口涼氣:

    “會場里面,可是有巫門十九脈巫主齊至啊,單單修法真人,就有六七位以上。更不用說眾多長老、護法、供奉等等。這兩人真殺進去,不怕死啊!”

    眾人也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之前打雪代沙主意的念頭,早就煙消云散。面對這樣一尊女殺神,誰敢動手?

    此時,寬廣的會場中,眾多巫門領們,正在舉行嚴肅的祭祖大典。

    說是會場,其實一個巨大的,宛如足球場般的空地。周圍被兩三層小樓包圍著,就像土家族的圍堡般。

    在圍堡中央,一座高臺上面,落座著七人。

    這七人,各個氣息如山如海般。有熾熱似火,有陰冷如鬼,有戰意滔天,有鮮血極盛,鬼巫教老巫主就落座其中。但最引人注目的,是坐在上的一個少年人。

    這個少年人,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。

    卻居于位,壓的其他六位巫主都低頭。尤其他身上,宛如無敵深淵般,深不可測,里面卻又似有魔神嘶吼,赫然是黑巫教的當代巫主。

    “黑巫主,您以不滿三十歲之齡,登臨黑巫教巫主之位,執掌大教,威震緬國。實在是讓我們這群糟老頭慚愧啊。”

    鬼巫教老巫主,用沙啞的嗓音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鬼巫主,這一次,你和靈巫主、血巫主聯手,從藥神谷中奪得了地巫鼎,父神甚是高興。尤其你獻上的那個玄陰女子,竟然還是處子之身,有了她,正好可以補全父神的七煞陰神法,你立下大功,要什么酬勞?”

    黑巫主淡淡道。

    鬼巫主大喜,連忙道:“為大巫神做事,乃是我等晚輩的榮幸,哪敢要酬勞呢?主要我教之前,不小心得罪了陳北玄,要是能請大巫神出來,說和一下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陳北玄!

    這個名字一說出來,諸多巫主,都為之一愣。

    他們便是遠在云貴、苗疆、西南和東南亞,也聽過這位神榜強者的威名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嗎?他不算什么。”黑巫主瞳孔一縮,但還是冷聲道:

    “當年我父神,也位列神榜。如今又苦修六十年,再加上七煞神魂法即將大成,便是遇見葉擎蒼也能一戰,何懼區區陳北玄呢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,鬼巫主正要起身拜謝時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傳來。

    整個圍堡的大門,竟然橫飛進來,足有數千斤重的大鐵門,宛如一片棉花糖般,瞬間砸死了一大片。然后緊接著,一群巫門弟子的尸體,飛入場內。

    “大膽,是什么人?竟然敢來我巫門地盤撒野?”

    黑巫主大怒,一拍桌椅,其他六位巫主也齊齊起身,氣焰滔天徹底。高臺下的眾多巫門長老、護法門,也出桀桀冷笑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悠然的聲音,從大門口傳來:

    “鬼巫教的老巫主,故人來訪,為何不出來迎接呢?”

    只見煙塵之中,一個少年,背負雙手而來。在他身后,跟著一位白衣負劍的少女。

    見到少年的一剎那間,鬼巫主瞳孔一縮,失聲吼出: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ps:第五更奉上,有點晚了,抱歉o(n_n)o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