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93章 血洗巫門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歸元劍自陳凡腰間的小葫蘆中噴出,化作一道驚天動地的金色長虹,猛的當空一繞,就一劍斬下了旁邊赤巫主的頭顱。余勢未盡,直接斬向血巫主。

    “血爆大.法。”

    血巫主狂叫,剎那間臉色變得赤紅,一道宛如精氣狼煙般的血霧從他身上噴出。緊接著血巫主氣息高漲,身形暴退,其速度之快,幾乎要超過了修法境巔峰。

    可是飛劍之速,豈是凡人能夠想象。

    一抹金色流光劃過,毫不停歇。血巫主身形退到十步之外,才駭然發現,自己已經從腰間,被飛劍一劍兩段,劈成兩截。

    飛劍毫不停歇,緊接著飛向下一個目標。

    在高抬之上六人,除了黑巫主之外,其他五位真人,施展盡手段。有渾身血脈勃發,橫練如鋼鐵。有舍棄肉身,身形化作一道靈魂飛遁,有祭出法器,試圖抵抗的。

    可惜,在飛劍之下,這些修法真人,巫門各脈領袖。連讓歸元劍停歇一刻的資格都沒有,就被一劍斬落頭顱。

    剎那間。

    陳凡一劍劈出,連斬五位真人,此時甚至連一個彈指都未過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緊接著,金色長虹繞著高臺飛行一圈,直指最后的目標黑巫主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!”

    黑巫主發出一聲,驚天動地的凄厲嚎叫。

    他睚眥欲裂,手段盡出,護身法器層出不同。可惜根本不能讓飛劍停頓片刻。這柄千年前,藏劍上人煉制而成,被陳凡以神海境修為催動的飛劍,便是連天上戰機都能斬落,何況區區一凡人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。”

    就在黑巫主身上的七層護身法器,被金色飛劍,如刀切黃油般,一劃而過,盡數斬破,即將切過他透露時。

    猛的一道黑氣從他胸口的骨牌中射出。

    這股黑氣一出,如同狼煙般直射長空,從中現出一尊身高三丈的老者。老者籠罩在黑袍中,容貌不清,只能隱約看見一雙宛如餓狼般,閃耀碧綠光芒的雙瞳。

    “父神?”

    黑巫主還未來得及驚喜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輕喝一聲: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唰的一聲,金色飛劍毫不停歇,直接劃過黑巫主的脖頸。黑巫主頭顱掉落前,眼中還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。仿佛不敢相信,陳凡竟然敢當著他父神的面,殺他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那黑袍老者,周身劇烈波動,神魂中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。

    可惜一抹金色長虹,已經由下而上,將他劈成兩段,然后當空一攪,徹底將這尊分身,攪成粉碎。

    之后飛劍當空一劃,繞出一個優美的弧形,化作一道驚天長虹,猛的向臺下射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陳仙師,我等愿降。”

    “陳仙師,我愿帶路,提您找到黑巫教所在...”

    這些臺下的巫門十九脈高層,無比心膽俱裂。

    陳凡一劍斬殺六位真人,連大巫神的分魂現出,也被他隨手劈碎,眾人哪敢抵抗?可是此時陳凡心冷如冰,殺意已決,哪會留手。

    “殺殺殺!”

    歸元劍帶起長達丈許長的金色長虹,劍氣森森,宛如死神的鐮刀般,當空亂舞。每一劍辟出,都帶起十數道沖天血泉。

    無論是什么法術、神通、武道,又或者護身法器。

    難能阻攔住飛劍之利。

    佛說:

    “一彈指為六十剎那,一剎那為九百生滅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彈指之間,就連殺上百人,每個剎那都劈出一劍,最后殺的整個會場內血流成河,伏尸遍野。便是雪代沙都為之失色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個人,也被一劍劈成兩段后。

    歸元劍飛射回陳凡面前,發出嗡嗡嗡的震動聲,三寸長的金色小劍上面,未染一絲鮮血,仿佛還未殺夠般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這只是開胃菜,之后,會有很多人等著你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眼中浮現出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們接下來怎么做?”雪代沙低頭,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踏滅巫門。不過在此之前,先滅掉這座罪惡的城鎮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說著,手中打出一道法訣,將高臺上六位真人的魂魄,全部收入黃皮小葫蘆之中。如何找到黑巫教,還得靠這些靈魂帶路呢。

    會場之外,眾多覬覦雪代沙的人,還待在門口。

    對于巫門眾人來說,這片刻仿佛一個世紀般漫長,但實際上才過幾分鐘罷了。大家都望眼欲穿的看著會場,想見證好戲。

    “龍哥,你說這會場里發生了什么?一開始殺聲大作,但很快,就悄無聲息了,這是怎么回事?”小七嘖嘖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你笨啊。開始是那對男女殺進去,巫門長老們出手了。現在那對男女已經被拿下,自然就平靜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龍哥一邊冷笑,一邊惋惜搖頭道:“看他們,能在這么多巫主手下,支撐好幾分鐘,可見絕對是高手。那小妞死去太可惜了,若能捉住賣出去,必然要賣出天價啊。”

    正在眾人嘆氣時。

    小七猛的瞳孔一瞪,指著會場,顫抖道:

    “龍哥,你...你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龍哥聞言抬頭,就見到一男一女,背著雙手,從會場中走出。他們衣裳如舊,上面一絲血跡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龍哥詫異。

    會場之中,有七位真人坐鎮,十九脈巫門高層齊聚。怎么可能放任這對,殺了巫門弟子的男女安然出來?難道他們和巫門有舊,大水沖了龍王廟?

    龍哥正滿腦子迷糊時,就見到,有人上前去,似是想搭訕。

    那個穿著休閑服,一臉淡漠的少年,手掌一抬。一道金色長虹,就從他手中射出,瞬間劃過了搭訕那人的頭顱,帶起一蓬血霧,然后緊接著,金虹在空中一轉,就向眾人射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龍哥眼睛一瞪,還未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整個人已經被金虹劈成兩半,包括他和小七在內,數十個尾隨陳凡而來,想要覬覦雪代沙的人。在彈指之間,盡數被飛劍斬絕。

    歸元劍殺完人后,嗡嗡震動,竟然毫不停歇。帶起長長的金色尾光,向鎮中射去。

    “去吧,把整個巫山都斬滅。”

    陳凡站在那,眼中無喜無悲。

    這個小鎮,類似于金三角那種罪惡之地。整個鎮中,要么是巫門的人,要么是從天南海北匯聚而來,犯下重罪,被各個國家搜捕的超凡者。陳凡殺起他們來,毫不手軟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這一天,整個巫山鎮一片哀嚎。

    在騰起的火光之中,只見一道通天徹地的長虹,在巫山鎮上空飛舞,每一次,長虹掠過,都帶起一道道血光,有數十人被斬落。

    也有人試圖逃跑,或者向陳凡攻擊。

    可是陳凡的神念,籠罩方圓數十里。整座小鎮內,幾乎無一人能逃,全部被他神念鎖定。

    劍氣縱橫三十里!

    到最后,斬滅整個巫山鎮后,陳凡直接一把火,將小鎮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“呼嚕嚕。”

    看著被火焰籠罩,火舌沖天數十米高的巫山鎮。便是雪代沙心中都一片冰寒。這個鎮子,至少有數百上千個巫門弟子啊,盡然陳凡一劍盡數屠滅。

    她此刻,才隱約了解,自己這位主人,是何等冷漠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們接下來去哪里?”

    雪代沙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殺上黑巫教總壇,找大巫神。他若真殺了余文靜,我就讓整個巫門,為她陪葬。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個如冰雪般純凈乖巧的同學,因為他的緣故,被鬼巫教虜來,當做貢品一樣獻給大巫神。陳凡心中就越發殺氣勃發。

    七煞神魂法。

    陳凡哪怕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,但隱約也能猜到。對于受術者來說,那種下場,比死亡還要可怕千百倍。

    “你敢傷我陳北玄的朋友,不要說區區一神境。便是九天真仙在此,我也立誓斬你!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,目光掃向南方。

    那里是黑巫教所在。

    東南亞地區,緬國首都郊外,黑山。

    這座黑山,據傳說是一座死火山,常年被毒氣、煙煞乃至陰寒之氣籠罩。普通人若在山上呆久了,身體都會越發虛弱下去。

    這里本來人煙罕至,但自從數十年前,一群人從華國南來,占據黑山之后。這座山,隱然就成為了整個緬國,最為神圣崇高的地方。便是歷代緬國總統、首相、將軍們,也不時前來黑山,拜會傳說中的老神仙。

    在黑山深處的一座祭壇中,正有一位黑袍老者盤坐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坐在那,整個人宛如黑洞一般。一呼一吸之間,龐大的黑煞之氣,從地底涌出,被他吸入腹中。

    但這時,老者身形一震,猛的睜開了雙眼。他容貌看不清楚,只能見到一雙璀璨的宛如餓狼般的雙瞳,射出丈許長的綠光。

    “是誰,膽敢殺我的子孫,滅我分身,不怕本神報復嗎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,聲音宛如夜梟般,震的整個山腹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祭壇下的眾多黑巫教弟子們,齊齊駭然跪下,不敢抬頭。

    “去查,給我找出那個人。我要把他五馬分尸,挫骨揚灰,靈魂煉成鬼仆,被我黑巫教驅使一萬年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歷聲道。

    “是,祖師!”

    眾多弟子,紛紛叩首,顫抖著答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