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496章 神靈降世

    內比都市。

    緬國的首都,一座地廣人稀,人口不到100萬的新興城市。這座城市的人口與密集程度,甚至不如華國的一座縣城。尤其更可笑的是,直到2009年10月,內比都市才開通手機信號,可以打電話。因此曾被西方媒體譏諷為‘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手機的首都。’

    這也與緬國的經濟有關。

    緬國GDP,一年只有700億美元,還比不上華國一個省,甚至一個市的GDP。這里經濟極為落后,相當于華國8、90年代,大約200人中,才有一家裝有座機電話。手機更是稀罕物品,非達官貴族不能使用。

    而此時,在緬國總統府與國防部中。

    眾多軍政府的將軍們,已經慌忙做一團,無數電話鈴聲從四面八方傳來。

    “敵人已經攻破了第九道防線。第4步兵師敗退,師長頌恩將軍當場戰死。”

    “第十二道防線告破,敵人已經逼近首都。”

    “敵人已近在眼前....”

    一個又一個壞消息,匯聚到國防部之中。眾多將軍們臉都綠了。從陳凡踏入國境開始,到現在,不過區區一下午的時間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接連擊潰了數萬大軍,三個成建制的步兵師被他擊潰。僅有的幾架戰斗機,都被斬落下來。諸多將軍只能瘋狂的調集軍隊,前來保護首都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這個人到底是誰?難道是華國軍方的超級戰士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們與華國軍方交流很密切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總統閣下,有消息了嗎?”

    隨著一個人走入,諸多將軍齊齊轉頭,滿眼血絲的看向那位身姿挺拔,掌控整個緬國軍隊的首領。

    吳.丹盛總統。

    他本名丹盛,‘吳’是敬稱。就像華國稱呼‘伯伯’‘大人’一樣。

    吳丹盛此時面沉如水,眼中卻帶著一絲畏懼之色。

    陳凡一路行來,破軍殺將,萬人辟易。吳丹盛哪怕活了六七十歲,都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強者。便是黑山中的那位老神仙,恐怕都未必有這般恐怖。

    以一敵國啊!

    這是何等可怖可懼。

    “他是陳北玄,華國天榜第一,CIA神榜上的超級強者。曾經一人擊敗日國第14旅團與俄國第116裝甲師。”

    站在吳丹盛的一個黑袍人,緩緩說著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眾人一驚,紛紛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諸多將軍們,常年在緬國這個落后地方待著,已經養成了驕傲自大的性格。本以為那些傳聞都是笑話,CIA也是小題大做,沒想到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軍隊,怎么可能比得上俄國第116裝甲師?俄國的一個師,恐怕就能推平我們十萬大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俄國是當世大國,連他們都低頭了,我們怎么可能對抗陳北玄。”

    “咱們要不要通知華國大使,請他出面周旋。”

    看著諸多將軍,一副垂頭喪氣,打退堂的樣子,吳丹盛就心中震怒。

    “混賬,都被人殺到首都來了?我們已經別無可退,后面就是內比都。如果再退的話,北方的那些叛軍還會畏懼我們嗎?眾多軍閥們,還會聽從政府的號令?”

    吳丹盛一拍桌子,怒喝一聲,頓時鎮住了所有將軍:

    “傳我命令,讓都城外的第5師、第6師、第7師,不惜一切代價,也要攔住陳北玄。不能讓他一只腳踏進首都!”

    “是,閣下!”

    眾多將軍一齊起身,答應道。

    等打發走這些將軍,吳丹盛立刻沉下臉上,面帶畏懼的看向旁邊的黑袍人:“胡尊者,那些軍隊未必能拖出陳北玄,最后還是要請老神仙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請總統閣下放心。緬國是我黑巫教的地盤。他陳北玄再強大,卻擅自攻入緬國,已經破壞協議。大巫神一定會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胡尊者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這就好,這就好。”

    吳丹盛聞言,終于長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陳凡一路行來,勢如破竹,實在把這位久經戰場的將軍嚇壞了。

    而此時,站在郊外土丘上的陳凡,終于動身了。

    陳凡一步邁出,不多不好,正好落在十米開外。每一步都跨過十米距離,宛如標尺衡量般。身形堅定不移的向緬國首都而去,在他面前的,是云集而來的數萬大軍。

    “來人立刻止步,你是在想緬國政府軍,與整個緬國挑釁。若再前進一步,我們會立刻開火。”一個巨大的喇叭聲,從軍陣中傳來。

    眾多士兵,緊緊的抓著手中步槍,緊張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他們也聽到一些傳聞,知道眼前這人,宛如神魔一般,一個人擊潰了數萬大軍。緬國本身就是極度落后的國家,鬼神盛行,國民最為畏懼鬼神的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陳凡絲毫不停,背著手再次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“開火!”

    隨著軍官們一聲令下,噠噠噠,無數的子彈宛如疾風驟雨,撲面而來。數千人同時開槍。那股盛況,幾乎超乎人的想象。就宛如火神炮轉動般。

    此時陳凡周身三米處,子彈無比密集,都能互相撞擊,碰撞出火花來。

    便是一輛裝甲車在這里,也會被這密布的子彈,打成篩子。

    “當當當!”

    一道青色的光罩,浮現在陳凡三米外。眾多子彈打中青色光罩,頓時停止住,發出一陣,如同雨打琵琶的聲音。便是子彈雨再急再驟,真元護罩也紋絲未動。

    修成神海之后,僅憑真元護體,陳凡就能無視一切小型武器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見到槍無用。眾多坦.克、榴彈炮、自行火炮開始開火了。

    緬軍的這些重型武器,雖然遠不如俄國日國先進,但威力并不遜色多少。一道道重型炮彈,帶起尖銳的破空聲,宛如死神的鐮刀般,向陳凡收割而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炮彈撞擊在青色光罩表面,頓時讓光罩劇烈震動,甚至仔細看,能發現那尖銳的彈頭,有一半都鑲嵌如光罩中。然后炮彈猛的爆炸開來,直接把光罩炸成粉碎,余勢的沖擊波與碎片,仿佛驟雨疾風般向陳凡打來。

    “當當當。”

    一道光罩破碎,緊接著又一道光罩從陳凡身體內升起。

    神海之境,可以小規模溝通元氣大海。陳凡的真元幾乎永不停歇。就在眾多士兵們的目光中,一枚枚炮彈落在陳凡身上,炸碎了一道道光罩。

    可是陳凡的護體真元,仿佛無窮無盡般,連綿不絕。

    到最后,眾多士兵與將軍們已經絕望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陳凡一步步走來,任憑諸多將軍士兵,想出各種法子。

    重型榴彈、飛機航彈、機炮、火箭炮、大型步兵地雷、裝甲車沖撞等等。緬軍的軍官們,幾乎把所有的方法都試了個遍。火燒水淹,但都攔不住陳凡一步。

    陳凡就這樣,一步十米,步步走來,一招未出。僅憑著護體真元,就扛著眾多炮火,走到了這數萬人軍前。

    “神靈!”

    “是神靈降世啊。”

    “神靈贖罪!神靈贖罪!”

    先是第一個士兵,拋下了槍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緊接著,第二個、第三個、第四個...陳凡走到哪里,就有烏壓壓的跪倒一大片。緬國是個宗教盛行的國家,人民本就很迷信。陳凡硬扛著炮火而來,毫發無傷的表現。就宛如神話傳說中的神仙、佛陀。

    不少佛教徒甚至跪在地上,連連叩首,口稱‘金身羅漢下凡!’

    到了最后,連眾多軍官們,都心神動搖,迫于陳凡的威勢,跪倒于地。

    從天空中看,就見到一個青色的身影,一步步的向緬國首都行去。他每走到一處,都跪下一大片人,最后數萬人拋棄步槍,跪伏于地,宛如朝拜圣者般。

    “喂喂,是前線嗎?戰況怎么樣,你們攔住了他嗎?”

    車載電臺中,國防部的官員們緊急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長官,我們沒法阻攔一位真正的神明。”

    第5師參謀長,在掛掉對講機后。直接下了車,雙膝跪地,額頭緊緊貼著地面,渾身顫抖的念叨:

    “請神靈贖罪,饒恕我們這些愚昧的凡人,犯下的大錯。”

    十分鐘之后,陳凡停下腳步,抬起頭。

    緬國首富,內比都,終于到了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后,是數萬個跪倒于地,不敢起身的緬軍士兵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國防部內,接到前線電話的將軍,整個人都化作雕像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攔住陳北玄了嗎?”

    其他同僚,都用期待的目光看過來。

    那位將軍搖了搖頭,面色凝重如水道:

    “他來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來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,與國防部內諸多將軍們,以及眾多宛如熱鍋上螞蟻的緬國高層們,想的不一樣。陳凡并不是來找他們的,而是沖著黑巫教而來。

    “華國陳北玄,拜會黑巫教,大巫神!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一聲爆喝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聲響,平地炸響,宛如滾雷一般,向四面八方震動而去。聲音浩浩蕩蕩,震動百里,轟傳整個首都。那些躲在房屋中瑟瑟發抖,以為又發生戰爭的眾多內比都市民,都被震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便是諸多緬國高層也為之一愣。

    “這是...華語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吳丹盛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與聲音同時的,是一道宏大的神念,瞬間從陳凡身上騰起。宛如一道天幕般,橫越過整個首都,猛的向鬼巫教總壇,黑山撲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