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00章 黑巫教覆滅

    大巫神啊!

    那可是掌控整個緬國數十年,坐鎮東南亞,曾經為尊神榜的神級強者。這樣一位比帝王還要尊貴無比的人物,就這樣被陳凡一劍擊敗了?

    不止是吳丹盛,便是眾多緬國高層,也都渾身顫抖著。

    而胡尊者更是化作一尊雕像般,失魂落魄道: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,這不可能...老祖絕不會這樣輕易敗的...”

    可是這就是事實。

    七煞元神很強大,同時化為七尊準神境的強者,而且駕馭七件頂級巫器,布下陣法,足以圍殺一尊普通神境。大巫神便是在神境中,都算得上頂級強者了。

    可是陳凡更強!

    歸元劍是千年前,藏劍上人最后煉制的法器,品質之高,還在七件巫器之上。而且經過陳凡一年法力祭煉后,以神海境真元催動,每一劍劈出,都有在日國斬落戰斗機的威勢。

    大巫神再強?又怎么可能敵得過陳凡以神海催動的一劍呢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六道分神同時覆滅,但大巫神的主元神,卻借助黑煞甲,勉強扛住了陳凡的一劍。但也遭受重創,化成一股黑色煙煞瞬間騰空而起,一邊跑一邊狂呼道:

    “陳北玄,此仇此恨,我一定會報!”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手立在虛空中,整個人被青芒籠罩,宛如一尊青色真神般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劍訣一引,金色飛劍,化作撐天拄地的金虹,猛的擊破音障,以數倍音速的速度,向大巫神急射而去。任憑大巫神怎么求饒、跪拜、詛咒、威脅,陳凡都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大巫神最后的黑煞神魂,直接被歸元劍一劍劈為兩半。所有的神魂,都在飛劍澎湃的劍氣下,攪成碎末,空中頓時爆起一團黑煞霧氣。

    大巫神隕落了!

    那個坐鎮黑巫教,騎在緬國頭頂,作威作福數十年的神級強者,就這樣敗亡在陳凡手中。無數人親眼見證這一幕。

    庭院之中。

    布衣老者長嘆一聲:

    “一劍斬神啊!自當年葉擎蒼于東海之巔,斬殺華家老祖后,當今世界,有多少年沒有神境隕落了?”

    小孫子在旁邊朦朦朧朧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陳凡殺加格爾丹,終究是在萬里冰原內,見證者只有亞當一人,許多人還不相信。但這次斬殺大巫神,卻是在緬國之巔,數十萬人的見證下,這消息一旦傳出,將會震撼整個世界。

    陳凡也會因此,躋身神榜最巔峰行列,與那些叱咤風云的強者互相比肩。

    而在內比都各處,眾多被黑巫教壓制了數十年的,大大小小的流派們,則彈冠相慶,互相慶祝。諸多記者們,更是瘋狂的按動扳機,記錄下這一世所罕見的一幕。

    但在總統府內。

    無論是吳丹盛,還是眾多將軍,包括胡尊者在內,所有人都化作了雕像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之前大巫神逃竄時,胡尊者還眼睛一亮,面現喜色,但轉瞬間,就被陳凡一劍斬滅了。此時這位黑巫教的真人,已經化作了祥林嫂,嘴中一直在念叨: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...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呼,這緬國的天,終究要變了。”

    吳丹盛長嘆口氣,無比寂寥。

    而眾多將軍與緬國高層,都木然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而此時,陳凡擊殺了大巫神后,直接收了地巫鼎與諸間法器殘骸,然后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,化作一道青色流光,猛的駕臨黑山之巔。

    “交出余文靜,否則,我踏平你們黑巫教!”

    陳凡龐大的神念,如同山一般,向整個黑山中壓去。黑山內的所有黑巫教長老與弟子們,都一片驚恐萬分,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立刻啟動護山大陣,決不能讓陳北玄沖進來。”

    雖然大巫神死了,但黑巫教,還有五位真人存在。大長老無比焦急的喝道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。”

    隨著五位真人,與上百位入道期的弟子,同時灌注法力。黑巫教的護山大陣,終于被激發了。一道黑色的霧氣,如同煙瘴般,迅速從總壇上升起,然后籠罩住整座黑山。

    從遠處看,這座山就如同被黑幕罩住般。

    “七煞毒瘴陣!”

    當年老巫神創出的法陣,只不過總壇這里,是真正的完整版。直接引用了黑山下面,數千年積蓄的火山煞氣,化作法陣屏障。

    一道道黑色煙柱,從死火山的地下升起。

    澎湃的黑煞之氣,化作灌天長虹,無比密集凝聚。這時誰要敢闖入陣中,便是一頭大象,也瞬間會被煞氣毒死。將冷水潑在黑霧上,瞬間會化作蒸汽。

    這就是千年黑煞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。便是大巫神駕馭七件巫器的法陣,都被我一件斬破,憑你們這一道黑煞護罩,就能阻我?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,目現青芒: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冥頑不靈,就別怪我斬破山門,踏平你們黑巫教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一拍黃皮葫蘆,喝道:

    “來!”

    歸元劍化作金色流光,從腰間噴出,射到陳凡面前。三寸三分的劍身,輕輕發出嗡嗡聲,仿佛在為斬殺一位神境而激動雀躍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陳凡再喝,猛的噴出一口青色真元,灌注在歸元劍上。

    歸元劍劇烈震動,嗖的化作一道長達十丈的劍虹。劍虹橫亙長天,足有三十多米了,從遠處看,宛如天神手中的利劍般。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陳凡一步踏出,劍訣一引。

    十丈劍芒隨之而動,轟然斬下!

    無數人目瞪口呆的見證這一幕,就仿佛神靈劈出手中,代表天罰的神劍般。璀璨的金色劍虹,如銀河直落九日,帶著斬破長天的氣勢,猛的劈在了七煞大陣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聲沉悶的巨響。

    籠罩全山的黑煞霧氣,劇烈震動,整個山體都為之一顫。法陣上空,直接現出一道長達數十米的裂痕,幾乎要把山頂都給劈碎。主持法陣的眾多真人,更是猛的噴出一口血來。

    大長老面色猙獰道:

    “一定要護住法陣,決不能讓陳北玄沖進來,否則我們千年黑巫教,就要毀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見一擊無功,陳凡面無表情,只是再捏劍訣。

    璀璨的金色劍芒,繼續暴漲,這一次漲到了十三丈,足有四十米長!四十米是什么概念,相當于十層高樓。

    陳凡手捏劍訣,引動飛劍:

    “再斬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這一次,劍芒之鋒,比之前還要更勝一籌,猛的一擊劈下,便是一座高樓恐怕都能斬成兩截了。在無數人震撼的目光下。黑巫教總壇表面的黑煞之氣,猛的劇烈一顫,然后憑空被劈出一道五六十米長的巨大裂縫,甚至可以透過裂縫,看到法陣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撲哧撲哧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不止五位真人,便是上百民入道弟子,都同時噴出一口血,幾位真人更是身形一顫,差點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撐住!撐住!以一人之力,對抗天地,陳北玄絕對沒有第三擊的力量...”

    大長老還未說完,一聲青玉般的聲音,從天上傳來:

    “第三斬!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這一劍之威,無法用語言去形容。

    陳凡渾身黑衣鼓起,長發獵獵,目中青光噴射,而全身的真元已經提據到了最高巔。

    璀璨的金色劍芒暴漲到十五丈長,一擊劈下,幾乎有先天修士,隨手一擊的恐怖了。在眾人看來,便是連黑山,也似要在這一劍下,被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七煞毒瘴陣首先告破。籠罩在山體上的黑霧,直接被劈出一道上百米深的裂痕。整個法陣再也支撐不住,轟然爆裂開來,化作滾滾濃煙向四周噴薄而去。而緊接著,死火山的山體,也被飛劍劈出一道十數米長的縫隙,直通山腹。

    至于主持法陣的五位真人,與諸多弟子們。

    直接被力量反噬,全部一口血噴出,身受重傷,萎靡于地。有些法力淺的,當場就被震斃。連五位真人中,都有兩人,承受不住陳凡一劍,被狂暴的力量,轟然炸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黑巫教...這就亡了?”

    大長老頓坐于地,耳孔鼻孔全是血跡,但他卻已經仿佛癡呆了般。

    “一人敵國,一劍斬神,屠滅巫教。今日的事跡,若流傳出去,必然要轟動整個世界。不,是震怖整個世界。恐怕除了當世大國,與神榜巔峰那幾人外,再無人敢挑釁陳北玄了。”

    布衣老者,悠然長嘆道。

    在內比都眾人,諸多緬國高層,以及無數黑巫教弟子的驚懼的目光中。陳凡宛如天神一般,從山頂的裂痕中,緩緩降下,飛入黑山內。

    他背負雙手,黑衣黑瞳,青光獵獵。

    而被關在鐵籠中的七個少男少女,已經看癡了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我夢想中的大英雄啊。”

    黑發少女,幾乎要流出口水來。

    只有余文靜,眼中帶笑,純凈柔弱的眸光,仿佛穿越千年般,落在陳凡身上,再也不愿移開,只愿一生一世如此般。

    2010年,5月30日。

    陳北玄一人踏一國,于緬國之巔,斬殺黑巫教大巫神。

    舉世震動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,不僅僅是黑暗世界,無數的照片與視頻,從各個記者手中,瘋狂的向四面八方,向各個渠道流傳而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