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05章 八方云動

    “婆羅洲?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既然是地仙,那應該在華國境內,沒想到跑到東南亞去。

    不過陳凡轉念一想,發現這才是正理。地球上靈氣枯竭,靈脈潰散。便是千年前估計也好不到哪去。地仙遨游地球,窮搜天下,華國境內早被翻遍了,只能到其他的蠻荒地帶去尋找靈脈。

    大長老知道的,遠比胡尊者多。

    “稟告陳仙師,這地仙秘藏,其實早在數十上百年前,就為老祖所知。可惜那位地仙,依照山川走向、天上星辰、地脈靈氣,布下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陣。陣法一開,無人能闖進去。”

    既然拜入北瓊派,大長老也認命了,緩緩開口道:

    “據老祖說,這陣法,每隔十二年,會受到天文潮汐影響,力量降低到最低,是唯一闖進去的機會。所以隔上十數年,老祖就會出去一趟。今年恰好又到了十二年的輪回關頭,按照時間計算,應該在十天之后!”

    “十天之后嗎?”

    陳凡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以他的能耐,只要知道地點,什么陣法都沒法阻攔陳凡。不過黑巫教這里,還有許多手尾需要收拾,并不是說讓胡世蕃當巫主,他就能鎮得住場子的。

    “和你一起的那六人,我會命胡世蕃他們,把人送回去。你準備怎么辦?是暫時呆在這里,等我從婆羅洲回來,還是先把你送回國內?”

    陳凡看向余文靜。

    沒想到少女堅決的搖了搖頭:“我回國內,已經沒有親人了。鬼巫主來帶我的時候,姥姥就已經被他打死。太陰素家我也不想回,我想留在這里,幫你。”

    “留在這里?”

    陳凡詫異,看到少女眼中的堅持,于是點點頭道:

    “也好,緬國與黑巫教,這么大的場子,交給一個胡世蕃,我并不放心。若有你在這里看著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陳凡喚來幾位黑巫教真人,一指余文靜道: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第三弟子,從今天起。余文靜將代替我,坐鎮黑巫教。我不在的時候,她的話,就代表我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無論是余文靜,還是胡世蕃等人都大為驚訝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小凡。我剛剛才修為到入道中期,大長老他們都是真人,我怎么能在他們頭上呢?”余文靜連連擺手,小臉一片焦急。

    “我北瓊派的規矩,宗主弟子,高于各堂堂主。你是我的弟子,讓他們生就生,讓他們死就死,何須害怕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輕輕一捏法訣。

    “咄。”

    陳凡從諸位真人身上,抽取出一絲神魂,制成一枚玉牌,遞給余文靜道:“這是他們的神魂玉牌,他們但有異動,你直接捏碎令牌,便是他們修成神境,也會神魂俱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面對陳凡堅定的目光,余文靜只能點頭。

    而大長老等人,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最后叩首道:“拜見門主,拜見大小姐。今日之后,我等一定遵從大小姐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,陳凡又開始教授余文靜,怎么操縱神魂令牌,以及將幾件從各大巫門中搜集來的法器留下,給她護身,順便傳了她一門。

    這門功法,出自一個中型修仙門派。

    那個門派,雖然名聲不顯,但在太陰一脈,卻非常有造詣。

    余文靜學的非常認真。

    以天賦來說,她算是陳凡弟子中,天賦最高的,畢竟玄陰之身。若說幾個弟子中,未來誰有望登上仙道,追隨陳凡的話,恐怕只有余文靜了。

    等雪代沙從國內趕到后,陳凡終于將緬國的事情處理完畢,可以動身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這一次去馬來西亞?”

    雪代沙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這一去,若能找到地仙洞府,憑著里面的靈脈,我足以把修為再推高一層。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說道。

    他此次出來目的,主要是為了尋找靈脈福地,聽到有一座地仙洞府,陳凡再也按耐不住了。修為越高,越能感受到這地球靈氣的枯竭。現在陳凡每天的修為,幾乎都是水磨工夫在往上漲,按照這速度,不要說三年,五年都突破不了先天。

    就在陳凡乘上去馬來西亞的飛機時。

    在世界的各個角落,都有人破關而出。

    南太平洋,洪門總壇。

    眾多弟子們,正在如往常一般,工作修煉時,忽然聽到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嘯聲。眾人扭頭一看,就見到一道貫穿天地的白虹,從山頂中噴出,直射長天。

    長虹之中,隱約可以看到,是一個白須白發,身穿白衣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這是...”

    正坐在洪門大廈頂樓,日常辦公的會長,猛的一驚,手中的簽字筆就掉落地上:

    “老祖出關了?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白色云氣,瞬間劃過數百米高空,猛的破開了大廈的玻璃窗,落在了會長面前。身穿唐裝的洪門會長,啪嗒一聲跪倒在地,連連叩首道:

    “不肖子孫,洪千帆,拜見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起來吧,我閉關這么多年,你能維持住洪門的基業,也算難得了。”洪門老祖籠罩在一片云氣中,容貌若影若現,一條游龍般的氣勁,繞他周身而行。

    “子孫不肖,曾經的洪門何等鼎盛,七大巨頭鎮壓世界。可是現在,雷兄身隕于陳北玄之手,其他巨頭也死傷慘重,洪門威嚴掃地。子孫對不住老祖。”

    洪千帆跪伏于地,涕淚滿面。

    “這不怪你,連大巫神都死于陳北玄之手。憑你的能耐,能與他周旋這么久,已算了得。”洪門老祖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老祖,您此次出關是...”洪千帆小心翼翼問道。

    “又到了十二年一次的地仙開門,之前錯過了,這一次林兄發信,邀我等齊聚婆羅洲。”洪門老祖負手道:

    “順便,殺陳北玄!”

    說完,一道閃電從洪門老祖眼中射出,宛如霹靂般。

    洪千帆見狀,連連叩首,驚喜交加。

    東南亞,星洲。

    這座華人建立的城市,屹立在馬六甲海峽,區區數百萬人口,就號稱亞洲四小龍之一,與韓國、港島比肩,而且扼守世界要道,無比繁華,又號稱‘獅城’。

    但真正了解星洲的人,卻知道,星洲的權力,不在那座總理府中。而是在市中心的那座古樸老舊的祠堂里。

    龍堂!

    曾經華國的三大幫派之一,與青幫洪門并立。

    青幫煙消云散,洪門遠遁,但龍堂卻扎根在了東南亞,并且憑借自己的力量,凝聚南洋華人,建立起了‘星洲’這個華人國度。

    這一天,龍堂堂主照常前往祠堂內上香。龍堂的總部,早就搬遷到不遠處的,足有數十層高的龍堂大廈中,與時俱進,跟隨時代。但這座古老祠堂,卻依舊代表著龍堂的傳承與威嚴。

    祠堂內,綠樹成蔭,人煙荒蕪。

    龍堂堂主剛邁入祠堂,忽然發現一個青色的身影,正站在祠堂中,背對大門,負手看著祠堂內的眾多牌位。

    “這...”

    龍堂堂主一顫,然后猛的拜道于地:

    “龍堂第十二任堂主,參見‘龍主’,祝龍主法力源深,壽元千載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龍堂,已經傳承到第十二任了嗎?”

    過了許久,青色身影才幽幽一嘆。

    “龍主,您此次出山,是為陳北玄嗎?”龍堂堂主小心問道。

    “舊地重開,故人相邀,不得不去。”青色身影淡淡:

    “龍堂與洪門林家,歷來同氣連枝。大巫神僅因為一個女子,就被陳北玄打上門去,身死教滅。我難道坐視著,讓陳北玄一個個滅掉洪門、林家,最后等陳北玄踏我龍堂山門嗎?”

    他平靜話中,帶著一絲寒意。

    不止是在洪門與龍堂。

    泰國曼谷。

    皇宮之中,國王率眾跪伏于地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,橫著一條足有數十米長的大蛇,大蛇的身軀,足以媲美宮殿中的石柱,而在大蛇頭頂,有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盤膝而坐,眉眼祥和,宛如老僧入定般。

    但無論是國王還是眾多皇室成員無一人敢言。

    華國東南,林家老宅中。

    在林家家主,以及眾多武道高手與宗師的注視下,數十年未曾開啟的閉關之地,大門轟然打開。從中現出一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穿著古樸的秀才長衫,背負長劍,容貌俊美,帶著一絲儒雅之氣。盡管男子仿佛柔弱文人般,但他的眼瞳之中,猶如游龍在舞動般。

    見到儒雅的負劍男子,無論是林家家主,還是所有人,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我此次出山,不殺陳北玄,誓不罷休。”

    儒雅男子,彈劍長嘯。

    隨著地仙秘藏的開啟。

    一位位隱遁世間已久的神境,推門而出,向東南亞,向婆羅洲望去。

    而此時,陳凡卻絲毫不知道,因為他擊殺大巫神一事,已經觸動到了許多人。

    陳凡正乘坐著飛機,帶著雪代沙,到了馬來西亞的首都,吉隆坡。他準備在這里停留一晚后,再找個向導,前往婆羅洲。畢竟這座島嶼之大,足有上百萬平方公里,哪怕有確切地址,想找一個洞府,還是很難的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