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13章 連殺神話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紅白相間的光柱,從林家劍仆胸口貫穿后,直射入長空,一路撞擊在了無回谷的懸崖峭壁上。在青石懸崖上,留下一個足有兩三米深的空洞。

    林家劍仆,此時眼中還帶著駭然神情。

    神境之所以為神,就在于能陰神出竅。哪怕肉身被陳凡這一擊毀滅,斷絕一切生機,但他依舊沒死,神魂還存活著。只不過與大巫神不同,林家劍仆顯然不是專修神魂的,靈魂并沒法脫離存活太久。

    ‘你為何不躲?不怕死嗎?’

    哪怕到這時候,林家劍仆的神魂還死死望向陳凡,想不明白。他那一劍,足以斬殺世間一切神境,陳凡哪來的自信,剛用肉身擋那一劍?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這時,十丈長的血色劍芒,也結結實實斬在了陳凡左肩上。

    陳凡強大的護體真元,幾乎在第一瞬間,就被劍芒給劈開,然后鮮紅的劍氣落在陳凡肩膀處,劈的陳凡身形一晃,一襲黑袍直接裂開,露出泛著淡淡青光的肩頭。青帝長生體果然可怕,連足以一擊劈山的劍芒,都被陳凡硬生生擋住了。

    但這只是開始,真正的殺招此時才來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團三尺長的銀色光芒,從劍氣中沖出,當空一斬。

    這道銀色光芒,赫然是林家劍仆手中的長劍。

    它通體由玄鋼打造,劍柄如羽翅般,劍身上面篆刻著密密麻麻的紋路,宛如人類的血管般,柄上刻著兩個小篆字‘飛羽’。

    若有道家羽士見到,必然要驚呼:

    ‘血紋煉劍術’!

    這是一種傳說中的御劍之法,以血煉劍,將自身的心血灌注于飛劍之上,經過數十年的苦修,心神與劍合一,才能煉成無上劍仙。但這早在華國失傳數百年,沒想到林家掌握的,竟然是這門劍術。

    飛羽劍哐當的一下,斬在了陳凡肩部。這柄挾三位神境之力,更被林家劍仆以血劍之法祭起的飛劍,幾乎擁有劈開山河的力量。

    便是陳凡似也承受不住,嘭的一聲,身形爆墜,直接砸入地中,砸出一個土坑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洪門老祖等人都緊張看來。

    這已經算是他們全力一擊,更付出林家劍仆肉身的代價,如果還殺不死陳凡,他們就沒什么其他方法了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能扛住嗎?”

    遠處的靈王、鬼婆等人也都望來。

    這場大戰驚天動地,它的戰果必然要震撼世間的。無論是陳凡贏,還是洪門老祖等人贏,都會深刻的影響整個世界的格局。

    便是連雪代沙,都心中一頓,雙拳攥緊。

    見陳凡被一劍劈入地下,林家劍仆哈哈大笑著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非要一命和我換一命,何苦呢。我等都是神境強者,有什么不能談?”

    盡管林家劍仆生機滅絕,但神魂猶在,轉去修煉鬼仙或日國鬼神,也非難事。但終究少了沖擊地仙的機會,林家劍仆心中怎能不恨?他的笑聲中帶著強烈的仇恨。

    可惜就在他狂笑的時候,一道青虹猛的從地面沖天而起,落入天空。

    百米高空之上,站著一個黑衣黑發的男子,赫然是陳凡。

    與之前不同的是,陳凡的肉身,從里到外綻放著青色的神芒。透過透明的肉身,可以看到他每一根骨頭都晶瑩如玉,五臟六腑宛如璀璨鉆石,血管之中,留著水銀般的血液。渾身上下,宛如琉璃之身般。

    一柄飛羽長劍,卡在陳凡肩膀上,雖然斬開了皮膚,卻被骨頭卡住。

    “竟然沒死?”

    林家劍仆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“冰肌玉骨,琉璃**...他這是修成地仙佛陀了?”

    而見到這一幕,洪門老祖與龍堂堂主,則同時色變。

    他們已經到了世間頂點,對地仙的了解遠勝常人。從古籍記載中,就知道地仙之身的奇特之處。而陳凡的肉身,哪怕在古代地仙記載中,都是最頂尖的,只有那些大菩薩、大仙人似才有相關的記錄。

    這般恐怖的肉身,恐怕地仙之下,能傷到陳凡的寥寥無幾。洪門老祖幾乎望一眼,就心中絕望,知道此戰絕無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看到陳凡沒事,郭暖暖等人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只有黃靖猛的低頭,眼中滿是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哐當。”

    陳凡伸手,拔出了鑲嵌在左肩上的飛羽劍,面如寒冰道:

    “自從肉身大成以來,你是第一個傷到我的,僅憑此,你就足以自傲。”

    他的肩膀處,被斬出半寸深的劍痕。

    劍痕長足有一寸左右,陳凡晶瑩剔透的肌肉被切開,露出里面青玉般的肩骨。玉骨上面,現出一個小豁口,與之對應的,卻是飛羽劍身上,布滿巨大的裂痕,如同冰裂紋般。在陳凡手中發出陣陣哀鳴,似隨時要裂開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然后在眾人驚懼的目光中,陳凡隨手將飛羽劍折成數截,隨意的拋在地上,這柄飛劍,就這樣被陳凡以蠻力硬生生折斷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林家劍仆直接一口血噴出來,身形劇烈抖動。

    他以血煉之法,修煉飛劍,與飛羽劍關系極為密切。飛羽劍折,他不僅肉身遭受重創,神魂也為之受傷,他肉身本來還能支撐片刻,此時氣息急劇衰落,瞬間就瀕臨死亡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此仇此恨,我絕不會忘記!”

    林家劍仆恨聲道。

    說完,他嘭的一聲,肉身爆開,而林家劍仆的神魂已化作一道血影長虹,瞬間向遠處勁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們也走。”

    洪門老祖神色狂變,一聲爆喝,同時化作云氣欲遠遁。

    陳凡以肉身硬扛飛劍,這樣恐怖的,讓洪門老祖幾近絕望。便是陳凡站在那,任他們出手,洪門老祖都未必能殺得掉陳凡。面對這樣的敵人,誰能不絕望。

    “想走?以為我陳北玄,是任人欺凌的嗎?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,一拍黃皮小葫蘆。

    一道金色的璀璨劍虹,從養劍葫中噴出,凌空爆射,瞬間斬向林家劍仆。盡管林家劍仆以血遁之法,爆掉肉身,燃燒精血逃命,但怎能逃得過飛劍之手呢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聲凄厲的慘叫從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林家劍仆的神魂,還沒飛出數里,就被陳凡一劍斬落在叢林上,瞬間神形俱滅,徹底從世界上消失掉。飛劍斬殺他后,當空一折,又斬向洪門老祖。

    洪門老祖見狀,嚇得白發根根豎起,全力提據真勁,一記‘封天印’推出。

    整個半空,現出一道數丈大小的掌印,足有一米厚,如同一堵鋼鐵墻壁般。這記封天印乃是摩云手中的秘傳絕學,攻守一體。整個白色云掌,彌補厚厚的罡氣,便是大炮打在上面,都未必能擊穿。

    可是歸元劍何等銳利。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一聲喝出,金色劍芒瞬間切開了封天印,繞著洪門老祖一轉,就把這位威震海外數十年的洪門巨頭,給硬生生攔腰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眾人已呆若木雞。

    就在這短短的彈指之間,就隕落了兩位神境強者?這陳北玄的恐怖,簡直可怕到了極點,靈王等人嚇得渾身顫抖,只覺那道飛劍仿佛斬在自己身上般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道血影,從洪門老祖的肉身中射出,赫然是洪門老祖的神魂。他的神魂修煉上百年,顯然比林家劍仆的魂魄更強大,飛行速度也更快。

    只見神情慌張的洪門老祖神魂,裹挾在精血之中,**向遠處飛遁而去。

    但怎么可能逃出歸元劍的斬殺?

    “再斬!”

    陳凡一聲輕喝,金色長虹瞬間飛躍長天,凌空斬向洪門老祖。

    就在洪門老祖眼現絕望之時,突然一道音波利刃猛的撞在了歸元劍之上,把歸元劍撞的一頓。洪門老祖見狀,立刻抓住機會,燃燒神魂,速度爆升一截,瞬間化作血虹消失在天際。

    “你敢攔我,不怕死嗎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微皺,轉過頭去。

    就見一個青衣男子立在虛空,他手中的翠綠玉笛,偏偏破碎,瞬間崩裂開來,化作粉末。剛才那攔住飛劍的一擊,顯然出自龍堂之主的手中。以他的修為,發出那一擊,也導致玉笛承受不住,當場崩碎。

    “百年故友,不得不救。況且,我哪怕不救,閣下就會放過我嗎?”

    青衣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上來領死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彈劍長嘯,眼中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他對待有威脅的敵人,歷來趕緊殺絕,從不手軟。

    “閣下想要我這條命,就來無回谷取吧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哈哈一笑,身形化作一道幻影,瞬間沖入無回谷內。陳凡皺了皺眉,傳了一道神念給雪代沙后,也緊跟著化作一道青虹灌入谷中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地仙法陣,又怎能讓陳凡畏懼?

    等兩人走后,整個無回谷前,只剩下靈王、鬼婆等一眾東南亞強者,和郭暖暖等人。

    眾人望著一片狼藉,宛如風暴掛過的谷口,不由面面相覷,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與震撼。

    “以一敵三位神境。殺一人,斬一人,敗一人。這一戰,恐怕要震撼整個世界吧。”

    靈王難掩心頭驚駭道。

    其他強者都面色凝重,一言不發,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這一戰恐怕不僅僅是震撼整個世界,而是要撼動一切大國神境了!便是那些老怪物們,此時也該坐不住了吧。

    畢竟...這可是三位神境隕落啊!

    ps:今天四更完畢,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