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22章 再遇故人

    “門主,附近的坤甸市中,有一個謝家莊園,算龍堂分舵,我們到那,就可以聯系到龍堂。門主既然到了東南亞,就請讓弟子招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先去龍堂吧,打探一下消息,然后坐飛機回國。”

    陳凡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這里是東南亞,龍堂的地盤。謝言身為龍堂之主,一言令下,足有排山倒海的力量,很輕易就能得到陳家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兩人都已經到了神海之境,可以御風飛行,雖然速度不是很快,沒法媲美超音速戰機,但也和武裝直升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只見一道青光,一道烏光,從婆羅洲原始森林上空劃過。一路數百公里,對于現在的陳凡與謝言來說,只是兩三個小時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多會,他們就到了印尼的坤甸市。

    在謝言的帶領下,陳凡兩人很快找到了龍堂在此地的分舵,位于坤甸市郊外的謝家莊園。只是到了莊園門口,無論是陳凡還是謝言,都眉頭一皺,聽到了里面傳來交手與打殺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咦,奇怪,怎么有股氣息很熟悉,難道是那個叫郭暖暖的女孩?”

    陳凡輕咦一聲。

    坤甸市,龍堂分舵中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道氣勁交手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見到兩個人影一分既開,其中一個中年男子,身形暴退,捂著胸口,嘴角都流出血來,赫然是郭暖暖的侍衛謝叔。

    而在他對面,一個俊美青年就要乘勝追擊。

    “快住手!”

    郭暖暖心疼的大叫一聲。

    俊美青年聞言后,停下手,露出一絲玩味笑容:“既然是暖暖的話,我自然要聽從,怎么,你改變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死都不會跟你回去的,冷瞳。”

    郭暖暖冷聲說著。

    然后雙眼通紅的掃過冷瞳身邊諸位馬來國大少,看到其中一人,無比失望道:

    “黃靖,你也投靠了冷家嗎?”

    黃靖眼中閃過一絲羞愧,但想到冷家的強大,于是硬著心腸道:“郭姐,你與冷瞳大哥的婚約,是兩家長輩同意的,郭伯伯也點頭了,你何必抵抗呢?”

    “哼,我爸是被你們逼著點頭的。他要是不同意,本家那邊就要收回他的財產,剝奪他的繼承權,但我可不會同意。”

    郭暖暖哼了一聲,冷冷的道:

    “冷瞳,你別以為抓住我,就能讓我低頭。虧我以前還以為你是好人,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卑鄙下流。不僅讓本家逼迫我爸,還帶人來抓我。”

    那個冷瞳,正是馬來國華人大宗師,冷劍鋒的嫡子。

    他曾經是郭暖暖的追求者,現在不知為何,竟然帶人逼迫郭暖暖。

    “暖暖,你說錯了,不是我們逼迫你爸,是你爸主動透露,想要將你嫁給我的。”

    抱胸而立的冷瞳,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:“你以為,我是怎么知道你在坤甸這邊的謝家莊園的?這里無比隱秘,不是你爸透露,我們能找到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郭暖暖俏臉一白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郭暖暖,你還以為現在的郭家,是曾經的郭家嗎?”冷瞳冷笑一聲,繼續嘲笑道:

    “當年星洲郭家是龍堂四大家族之一,所以你們馬來國的分支,也地位尊崇。但龍主已經死在無回谷中,被那個陳北玄殺了。龍堂搖搖欲墜,你們郭家還有什么依靠?不抱上我們冷家的大腿,早被其他土著家族瓜分干凈!”

    冷瞳每說一句,郭暖暖的小臉就白一分,到最后,白的宛如宣紙般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胡說,龍主絕不會死的。”

    站在郭暖暖身后,捂著胸口,嘴角流血的謝叔,劇烈咳嗽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胡說?”

    冷瞳哈哈大笑道:

    “當時姓謝的沖入無回谷,是我們親眼所見。這一年半都沒出來,要么死在谷中,要么就被陳北玄殺了。無論哪種,他都出不來的。龍堂注定要歸那位大人所有!”

    冷瞳此言一出,郭暖暖和謝叔都渾身一震,眼露無盡絕望之色。

    黃靖在旁邊,也輕嘆口氣道:

    “郭姐,現在不同往日,龍堂失了龍主,風雨飄搖,各大家族都在自謀生路。冷瞳大哥的父親,乃是咱們東南亞屈指可數的大宗師。也只有他,能夠庇護我們這些馬來國華人家族。”

    郭暖暖低頭,不知在想什么,一言不發,貝齒咬唇,幾乎出血。

    “暖暖,你放心,只要你嫁給我,我保證你們家絕對沒事。便是那位大人占據龍堂,也得倚重我父親這樣的大宗師,幫他鎮壓四方。”

    冷瞳臉色也放柔和,聞言勸道。

    謝叔在身后,捂著胸口,面現絕望。

    對面的冷瞳,年紀輕輕,修為就超過了自己。而且還帶著數位內勁高手,都是內勁大成以上。各個身穿黑衣,背負大劍,很像龍堂的精銳戰隊‘斬劍堂’弟子,憑自己與莊園內的護衛,絕不是他對手。

    ‘只能拼死一戰,找機會讓小姐逃脫了。’

    謝叔這樣想著,深吸一口氣,眼中現出死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忽然一個悠然的聲音傳來:

    “誰說我死在無回谷中的?”

    聽到這聲音,眾人一愣,抬頭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一個穿著休閑服的黑發少年,負手漫步而來。在他身后,還跟著一位容貌儒雅清絕的青衣男子。

    見到兩人,所有人都齊齊一震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以及龍主?你們不是死在無回谷中了嗎?”

    黃靖脫口而出道。

    郭暖暖捂住小嘴,不敢相信,尤其美眸望向陳凡,閃過一絲驚喜。

    冷瞳則臉色狂變,眼中射出驚駭的光芒。而捂胸咳嗽的謝叔,更是滿臉狂喜,掙扎著撲倒在地,對著謝言就連連叩首,老淚縱橫道:

    “謝家后輩謝敬堂,拜見老祖。上天保佑,讓老祖平安歸來...”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謝言沉聲說著。

    他面沉如水,整個大廳內仿佛籠罩一股肅殺之氣,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出,仿佛怕動一根手指頭,就被這位威震東南亞百年的神境強者,一掌拍死。

    “謝言,看來你不在這一年半,龍堂似乎不太平靜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饒有興趣的望向冷瞳身后幾人,他們身上都穿著黑色勁裝,背負狹長利劍,胸口有一個龍紋,赫然是龍堂標志。可是此時他們竟然跟隨在冷瞳背后,來對付謝家人。

    “門主,這是我的錯。”

    謝言老臉一紅,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,對陳凡一躬身,恭敬說道:

    “請允許我清理門戶,問清楚事實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你既然是我門下護法,龍堂也就屬于我北瓊門下,若有事情,我也會出手。”陳凡背著手淡淡道。

    得到陳凡指令,謝言踏前一步,目光冷然掃來。

    眾人只覺這一眼,宛如萬載不滅的寒風般,瞬間讓他們靈魂都凍結。尤其是謝言眼中帶著的精神之力,更是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,連小拇指都沒法動作。

    ‘這是怎么回事?龍主與陳北玄,不是敵人嗎?怎么看這樣子,龍主竟然拜在陳北玄門下?’

    郭暖暖本來驚喜交加,見到這一幕,短時凌亂了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謝言還未出手。

    冷瞳等人就啪嗒一聲,跪倒在地,渾身顫抖道:

    “龍主饒命!龍主饒命!”

    其他幾個龍堂弟子,雖然沒見過謝言真身,但從冷瞳等人的話中,以及謝言的外貌,怎么會不知道這青衣男子,就是威震東南亞百年的龍堂龍主呢?

    “你冷劍鋒,我記得屬于龍堂冷家一脈,當年你冷家先祖,也拜入龍堂,立誓永遠效忠龍堂,永不叛變,為何要攻擊我謝家莊園?”

    謝言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”

    冷瞳嘴唇顫抖,一言都發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攻擊龍堂龍主家族,視為背叛龍堂。違規者,死!”

    謝言一言吐出。

    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,一道烏光就從謝言背后射出,瞬間劃過包括冷瞳的頭顱。

    只聽啪嗒一聲。

    那個馬來國大拳師之子,就瞬間頭顱兩分,生死當場。冷瞳無比俊美的臉上,還帶這不敢相信的神情,仿佛沒想到,自己竟然死在了這個無名莊園中。

    無論是黃靖,還是其他馬來國華人大少,見到這一幕,都嚇得渾身顫抖。冷瞳可是堂堂大宗師之子,內勁巔峰的年輕一代高手,在馬來國華人界地位極高,結果現在,就這樣被謝言一劍斬殺。他們怎么能不驚,不懼呢?

    只有郭暖暖與謝敬堂兩人,眼中閃過一絲快意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其他幾個龍堂子弟,更是瘋狂叩首道:

    “求龍主饒命,這一切都是冷家人指示的,弟子等人,則是遵從冷家家主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哼,斬劍堂屬于我龍堂精銳戰隊,非堂主之命,不可輕動。什么時候,冷劍鋒也能命令你們這些斬劍堂精銳弟子了?”謝言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陳凡這時才注意,那些龍堂子弟身后,都背著一柄巨劍。巨劍無比狹長,足有一米七以上,仿佛斬馬刀般。這斬劍堂,應該是類似洪門暗月,三星暗部之類的特殊戰隊吧。

    “這...”

    龍堂子弟們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冷劍鋒雖然是華人大宗師,但只能算半個龍堂人,并未進入龍堂的核心。龍堂真正的權力中心,是由四大家族把持的。除非是四大家族族長一齊下令,否則根本沒法調動斬劍堂。

    “說,我不在這一年半,龍堂發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謝言平靜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幾人無奈之下,只能道出來。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更了,作者菌太累,明天會大爆發補償的o(n_n)o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