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23章 龍堂之變

    隨著幾位斬劍堂弟子所言,陳凡與謝言才知道,他們不在這一年半之中,龍堂發生了何等劇變。

    謝言消失在無回谷后,許多人就斷定,他已經身死。

    一開始龍堂還能撐著,保持穩定。但隨著世界大變,一位位神境現世,開始有其他神境覬覦龍堂。這個盤踞東南亞華人界的勢力太龐大了,沒有神境鎮守,就像一塊肥美的鮮肉般。

    一年前。

    東南亞的各大勢力,齊齊登龍堂總壇,要求龍堂退出泰國、印尼、馬來等國,只保留星洲本土。被龍堂果斷拒絕,然后各種斗爭就掀起來。

    龍堂戰斗力驚人,堂中宗師有七八位之多,幾乎東南亞的華人宗師全屬于龍堂。哪怕與各大勢力戰斗,也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可是半年前,坐鎮泰國的降頭之王,悍然出手,擊殺了龍堂的頭號戰將,一位登臨暗榜的超級強者。頓時讓龍堂為之一震。跟著,印尼海神廟的大祭司也出手,掀起滔天海嘯,淹沒了龍堂一支精銳的海軍陸戰隊,讓龍堂的世俗武力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達信與蘇哈比!”

    聽到這,謝言怒哼一聲,殺氣森森。

    幾位斬劍堂弟子聞言,嚇得越發顫抖。

    “這兩人是誰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他對華國的神境比較清楚,東南亞的就未必了解了。

    “降頭之王達信是現任泰王的叔叔,當世降頭之術的集大成者,堪稱泰國皇室的守護神。當年就是靠他,泰國才在法國、英國的殖民下,幸存下來。”

    謝言給陳凡解釋道:

    “而蘇哈比,則是印尼一座古神廟的祭祀,據說得了海神的傳承,于是自稱為海神的代言人。當年我率龍堂敗退進東南亞時,都曾與他們分別交過手。逼得他們低頭,才承認龍堂的勢力。沒想到他們竟然出爾反爾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有你在,他們自然守諾。你不在了,撕毀契約是很正常的。”陳凡搖了搖頭。“只是沒想到,我才閉關一年半,這些神境竟然紛紛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卻不知道。

    眾多神境出世,有部分是他的原因。他連斬三神,威懾天下,對諸多神境的刺激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陳凡插嘴問道。

    龍堂實力極強,便是東南亞各大勢力聯手,也最多和龍堂斗個旗鼓相當。但兩位神境出手,這就是龍堂扛不住的。除非調動星洲國防軍。可是對方同樣也有國家最為依靠,與星洲互相牽制。

    結果導致龍堂節節敗退,幾乎龜縮于星洲本土。

    “有軍隊坐鎮,他們到攻不入星洲。但你們為什么要聽從冷劍鋒的調動。還有冷瞳口中的‘那位大人’是誰?”

    謝言冷哼道。

    說話的斬劍堂小隊長,渾身一顫,連忙拜道:

    “稟告龍主,在我們連續敗北,損傷慘重的時候,突然有一天,一個自稱‘吳冠超’的人來到總壇。他竟然是一位神境強者,還是華人。向左鳴宣稱,只要龍堂臣服于他。他就能替龍堂抵御‘降頭之王’與‘海神廟大祭司’的攻擊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吳家就倒戈了,李家態度曖昧,郭家被迫臣服,謝家曾有反抗,但獨木難支于是...龍堂就此易主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幾位斬劍堂弟子,顫抖的越發厲害。

    謝敬堂更跪地痛哭道:

    “那吳冠超來到龍堂后,要求龍堂降服,家主大人強烈抗議。結果就被他一掌當場鎮殺,說是還老祖您當年的一掌之仇,之后更是血洗謝家,如今我謝家成員死傷十有,只有我們這些旁系小輩活下來...求老祖給我謝家報仇啊。”

    說著,謝敬堂連連叩首。

    陳凡在后面,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不能說龍堂選擇錯誤,在兩位神境圍攻下,如果沒有新的神境庇護,龍堂必然要從超一流勢力,滑落到普通星洲大族。但這龍堂高層叛變的太快了,你好歹矜持一下啊。

    “吳冠超,是他!”

    謝言雙眸中猛的射出烏金神光,照的整個大廳都為之一亮。

    “這個吳冠超你知道?”

    陳凡奇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六十年前的南洋華人第一高手。當年南洋吳家更是馬六甲三大世家之一。后來我率龍堂進駐南洋,吳冠超向我挑戰,被我一掌擊敗后,吐血而去,之后就消失不見。吳家也臣服于龍堂,事后成為龍堂支柱,沒想到他現在又出現了,還屠我謝家。”

    謝言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有他在的話,難怪吳家叛變那么快。因為他就是吳家先祖。不過...”

    謝言臉上閃過一絲疑惑:

    “六十年前,吳冠超只是化勁巔峰。沒想到六十年過后,他竟然修成神境,必然有什么奇遇。而且李家、郭家臣服太快,只怕他蓄謀已久,甚至達信與蘇哈比哪里,可能都與他串通好的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謝言的臉色越發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達信、蘇哈比、吳冠超。

    三位神境強者。其中兩人還是老牌神境,都是威震東南亞的存在。當年謝言也只能與其中一人交手,略占上風罷了。三人聯手,哪怕現在謝言修煉劍經,功力大勝,也不敢保證能力敵三位神境。

    “無妨,左右不急,我跟你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陳凡拂袖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門主。”

    謝言臉上現出喜色,躬身拜道。

    三位神境聯手,也許謝言不是對手,但陳凡出手,便是十個神境都不是問題。謝言陪伴陳凡一年半,怎么會不知道,現在的陳凡,是何等恐怖呢。當世地仙不出,恐怕就以陳凡為尊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,謝言又連續幾個問題,確定這些斬劍堂弟子,都只是聽命從事,才冷哼一聲道:

    “你們都是斬劍堂精銳,既然沒有參與到叛亂中,只是聽從主使命令,情有可原。我給你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。若還是辦事不利,別怪本座追其罪責,斬其滿門!”

    “謝龍主,我等一定努力辦事,絕不敢有半點疏忽。”

    眾斬劍堂弟子,聞言狂喜,連連叩首。

    至于黃靖等人在一旁,瑟瑟發抖,不敢出一絲聲音。

    無論是陳凡,還是謝言,都懶得理會黃靖等人。這些馬來國的華人大少,只是跟風拍馬的小角色,連參與到龍堂之變的資格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門主,接下來我們怎么做?”

    謝言請示道。

    “到星洲去,見見這位吳家神境。不過得注意隱藏身形,若走漏消息,讓這吳冠超提前逃跑。那就麻煩大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道。

    這也是謝言最害怕的。

    神境強大之處,就在于他的巨大威懾力。一位明面上的神境不可怕,但逃跑潛藏的神境就太可怕了。隨時隨地會出手偷襲你的家人朋友。所以陳凡在無回谷前,堅持要斬殺洪門老祖等人,怕的就是這個。

    接下來,謝言命令這些斬劍堂弟子,迅速封鎖住整個謝家莊園,收繳所有的手機、電腦等電子設備,不允許一點風聲走漏。并且要求黃靖、郭暖暖等人,先呆在莊園中,等龍堂之亂平定后再出來。

    見到陳凡與謝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吳家與吳冠超大勢已去了。吳冠超再強,又怎能匹敵橫行天下的陳北玄呢?

    “陳先生,你能帶我去星洲嗎?我父親也在星洲,我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。”陳凡與謝言臨走前,郭暖暖突然跑過來道。

    “我為什么要帶你去?”

    陳凡饒有興趣,看著這個如同白天鵝般高傲的美女。

    “我....”郭暖暖咬了咬牙,眼中閃過一絲屈辱之色。“我求你,行嗎?”

    郭暖暖從小到大,性格都要強,從未低頭求人。那句話對她來說,可能比殺了她還難受。

    “好好待著,別亂跑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了搖頭,負手而去。

    見陳凡拒絕,郭暖暖站在原地,俏臉一陣青一陣白,忽的目光一亮,猛的叫道: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有一架私人飛機,灣流G650。就停在坤甸市機場。我可以載你們去星洲,這樣就不需要驚動龍堂和吳家的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私人飛機?”

    陳凡與謝言腳步一頓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他們本想直接殺去星洲的,但就怕吳冠超不在星洲,那就麻煩大了。如果坐郭家私人飛機去的話,確實可以繞開龍堂的檢測。尤其是婆羅洲與星洲之間,其實是隔著一片海的。無論是飛過去還是坐船,都太耽誤時間,坐私人飛機是最方便的。

    “陳先生,老祖,小姐確實有一輛私人飛機,當時買的時候,掛靠在星洲郭家的名下。龍堂的人應該不會查。”

    謝敬堂在旁邊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行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確實是最好的方法。到達星洲,找到吳冠超,再暴露身份,一擊必殺。決不能讓他逃脫。

    見陳凡同意,郭暖暖嘴角頓時露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接下來,眾人就登上了郭家的私人飛機。灣流G650很快起飛,向著馬六甲海峽而去。

    星洲。

    那個東南亞皇冠上的明珠,馬六甲的咽喉,南洋華人國度,終于要到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