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46章 七大神境

    那個廣袖道袍,憑虛立在空中,白須白發,仙風道骨的老者,不正是曾與陳凡對坐飲茶,論道的武當李長生嗎?

    “貧道李長生,見過陳仙師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微微一稽首。

    只是此時的李長生,再無當時的灑然飄逸,而是面目平靜,無喜無悲,眼眸似俯瞰眾生般,一副天人氣度。

    “呵呵,長生長生。世人終究超脫不了這兩個字。”

    陳凡感嘆一聲。

    在北瓊閣袒露自己是修仙者那一刻,陳凡就想到這一天,但沒想到來的這么快。看來修仙功法對這些地球上的人,吸引力太大了。大到他們無懼危險,拼死也要一搏。

    李長生平靜一笑,也不答話,反而轉頭道:

    “姚天師三位,仙師當認識,至于這另外三位,且待我為仙師介紹。”

    姚道一手掌雷印,立于虛空,周身雷電充塞,杏黃道袍飄然如仙。渡邊武夫腳踩木屐,身著江戶時代武士服,手按長劍,目光冷冽。薩迦法王雙手合十,慈眉善目,宛如得道高僧。

    這三人,陳凡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另外三個,陳凡雖不認識,但他們的氣息絲毫不遜色姚道一,都是神境頂端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“這位是澹臺女士,乃是民國時期,中山先生建四方樓,招攬奇人異士,親自從秘教請來的神女,來歷神秘,但修為極高。當年葉擎蒼曾三次追殺她,都未曾殺掉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指著一位白衣女子道。

    “見過陳仙師。”

    澹臺輕璇一襲白衣,面帶輕紗,腳踩虛空,仿佛月宮仙子般。她氣息明滅不定,似佛非佛,似道非道,有一種大光明,大圓滿的氣息。

    她一開口,聲音清脆,如珍珠掉落玉盤。

    “這位是羅摩上師,則是印度教的第一上師,婆羅門首席。威震南亞,百年前神榜位列第七,有龍象之力。曾以一人,降服一輛奔馳的列車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再次開口。

    羅摩上師是一個渾身枯瘦的苦行老僧,氣息沉穩如山,渾身精煉宛如金剛般。他站在那,低頭誦經。卻仿佛洪荒巨獸般,體內蘊藏著無比恐怖的力量。顯然在煉體上的成就,已經超拔當世,比銅山還高一節。

    “至于最后的達蒙先生,陳仙師可能未聽過。但提起另外一個名號‘血魔’。陳仙師一定知曉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指著最后一人道。

    達蒙容貌俊美,眼角輪廓凹深,似是東西方混血兒,穿著燕尾服,周身籠罩在一片黑暗中,氣息最弱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目光一凝:“百年前神榜第三的血魔達蒙?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陳北玄先生竟然聽過我的名號。”

    達蒙帥到妖異的面孔,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血魔達蒙。

    百年前神榜位列第三的強者,僅次于華夏葉擎蒼和教廷圣裁決者。據說他是東西方混血,從小在藏地寺廟撫養長大,血脈奇特,覺醒了血系超凡之力,曾在中亞、東歐、北非掀起過滔天血案。一手屠滅數十萬人。是百年前最兇殘魔頭。

    關鍵他還精修東西方秘法,綜合為一,蔚然而成大家。

    “李長生、姚道一、渡邊武夫、薩迦法王、澹臺輕璇、羅摩上師、血魔達蒙?”

    陳凡輕笑一聲:

    “百年前神榜前十,竟然來了五位,我很榮幸。”

    這七人,除了李長生和澹臺輕璇外,都是當年神榜前十的常客。除了葉擎蒼、以及死去的林漱溟外。整個東方的神境強者,盡數云集于此。

    七位神境巔峰的強者,還有李長生這個人仙。

    這個陣容,幾乎集合地球上最強大的強者。比起當年圍攻葉擎蒼的七人都強得多。便是林漱溟到此,也得當場飲恨。

    而姜初然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。

    她雖然沒聽說過這七人,但看他們傲立虛空,身上或黑暗涌動、或雷霆閃耀、或大放光明、或梵經詠唱的異像,以及滔天徹地的其實,就知道這七人,無不是了不得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陳北玄,交出秘藏的修仙功法,我們就可以放過你。”

    姚道一手掌雷印,聲如滾雷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就為這個而來?”陳凡目光掃向李長生:

    “仙門已經開啟,里面的人已出來,你為什么要來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仙門飄渺,那些都是先輩的記載罷了,到底是否存在,并非不可信。便是雪神宮之說,我等又怎知道,是不是陳仙師在哄騙我們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輕笑一聲。

    連地仙是否存在,許多神境都在懷疑,何況仙門呢。雪神宮更只是陳凡一家之言,如李長生這樣活了一百多歲的老狐貍,哪會聽了陳凡的話就相信呢。

    “但陳仙師一身的神通法力,卻做不得假。與古籍中記載的仙門中人,一般無二,甚至更強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目光如火炬般,一手指天,面目嚴肅道:

    “我不知陳仙師是老怪轉世、仙人中人,又或者偶得上古秘藏。只要陳仙師說出仙門所在,又或者將功法與我等分享。我可以立誓,立刻放陳仙師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忽然輕笑一聲,搖了搖頭:

    “李長生啊李長生。那天我曾問你,你敢不敢一試,你答不敢,現在帶了六個幫手來,就敢了?”

    “那天夜里,仙師問我,老道直言不敢。老道雖然癡活一百四十二載,精修法武,更晉入人仙之境。但在陳仙師舉世無匹的力量前,依舊不敵。可是長生之路就在眼前,便是拼死一戰,又如何?何況我們未必不是仙師對手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說著,眼眸中的光芒卻越來越盛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?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橫掃眾人,面現不屑。

    他此時修成青帝長生體,修為邁入神海中期巔峰。以林漱溟人仙之力,都奈何不了陳凡。便是這些神境再多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是不是對手,打過自然知道!”

    姚道一冷哼一聲道。

    “北玄道友,你只要交出秘法,我等轉身就走,絕不再來。”

    薩迦法王口誦佛號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等與陳仙師無冤無仇,只是想求一條長生解脫之路。以林漱溟絕世天才,六十年苦修,尚且無法超脫世間。讓我等就這樣化作枯骨死去,實在不甘。”

    澹臺輕璇悠然嘆道。

    “交出秘法。”

    渡邊武夫意簡言駭道。

    “陳先生,事到如今,你只要交出功法,我們自然罷手言和,何必打的個血流成河,人頭滾滾呢?還有葉擎蒼與美國在旁邊,虎視眈眈,你想與我們兩敗俱傷嗎?”

    血魔達蒙,目光玩味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眼露譏諷。

    陳凡既然敢暴露自己修仙者的身份,就已經不在意別人打他主意。像李長生七人,也許是當世絕巔,七人聯手之威,便是葉擎蒼、林漱溟也不敵。堪稱地仙之下無敵的陣容。可是又怎放在陳凡眼中?

    北玄仙尊縱橫宇宙,憑借的一往無前的戰意與力量。人心難測,便是仙尊也無法算盡。但力量真實不虛。便是諸天皆叛,宇宙皆敵又如何?

    我自一劍斬之!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直接拿下他,逼問秘法。”

    姚道一脾氣最火爆,怒吼一聲,法訣一捏。一道驚天動地的雷光,猛的從天上劈下來,向陳凡劈去。整個云霧山頂,都被雷電震得聲聲作響,宛如九天雷神,舞動神罰長矛。

    面對這擂天一擊,姜初然俏臉一白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子,哪見過這么恐怖的威勢。舉手召喚雷霆,這不是神仙是什么?便是云霧山別墅中的住客,乃至周圍數里方圓內的人,都紛紛伸出頭來,驚詫望來:

    ‘怎么白天打雷了?\'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。”

    陳凡眼中一片淡漠,背著手站在那不動。澎湃的護體真元,就猛的涌出,化作十丈大小的青色光罩,將兩人包括山頂別墅,都籠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足有手臂粗的雷電,劈在青色光罩上,只是讓光罩微微一顫,就消弭無形。

    天師道大天師召喚來的雷電,竟然連陳凡護體光罩都打不破?見到這一幕,羅摩上師與血魔達蒙,都目光一凝,面現珍重。

    而其他幾人,雖然曾見過陳凡神威,但這一次直面陳凡,才真正體會到,他有多強。

    “你們就此退去,我可以饒你們一命。否則別怪我斬盡殺絕,踏滅你們山門,屠滅你們的道統。”

    陳凡負手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姚道一手中雷印一催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比之前粗壯十倍,足有樹干粗細的紫色雷電,從天而降。這一擊之威,氣勢之強,遠非之前能比,幾有人仙一擊的威勢。便是周圍幾位神境都為之駭然。

    “天師道的雷印,不愧是當世第一至寶。”

    數道目光,不著痕跡的掃在雷印上。以神境巔峰之身,竟然能催動人仙之力,難怪天師道為道門魁首,以一人之力,鎮壓天下。

    “冥頑不靈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,眼中殺氣沸騰。

    “今天,就讓神境之血,散滿整個云霧山頂。今日之后,東方將再無神境!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說完,是一道貫穿天地的金虹,從他腰間射出,直沖長天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