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52章 斬人仙

    云霧山顛,元氣澎湃,罡風呼嘯。

    此時漫天的云霧,早被八人戰斗的威勢,盡數吹散,現出陳凡與李長生兩人的身形。一人籠罩在青光中,黑發黑瞳,仿佛青色神王。一人白須道袍,紫氣飄飄,宛如真仙。

    只是此時李長生臉上,卻一片鐵青。

    “你帶六位巔峰神境聯手圍攻我,如今五死一逃。以你的壽元,最多催動三五小時的人仙之力,數個小時一過,無需我動手,你自然會爆體而亡。李長生,到了現在,你還有什么底牌?”

    陳凡背著手,平靜說道。

    他每說一句,李長生的瞳孔就縮一分,到了最后,幾乎宛如針尖般。

    “老道已經無比高估陳仙師,沒想到,你還是比我想的更強大。千年前的藏劍上人,也不過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九柄飛劍環繞著李長生,不時拉出道道劍芒,想要突入。

    李長生一邊說著,一邊輕撫衣袖。宏大的元氣涌出,將飛劍彈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曾經告訴你,我非仙門中人。本以為你克制住貪念,沒想到你卻真來赴死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“長生仙緣當前,誰能忍住?”李長生哈哈大笑,笑容越來越淡,最后化作一片苦澀:“我師將我取名‘長生’,寄托希冀,望我長生久視,光大武當,沒想到,最后還是免得不生死道消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度天劫,不超脫這個宇宙,哪來真正的長生,無非活的久一點罷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著,瞳孔化作一片漠然。

    他面色古拙,彈劍長嘯道:

    “今日,陳北玄斬武當李長生,于云霧山巔!”

    嘯聲宛如雷鳴般,向四方滾滾壓去,傳遍數十里,震得半天云霧都動蕩。便是遠在楚州市區的市民們,都隱約能聽見,無數山腳下的人,更是抬起頭,駭然望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劍光轟鳴,紫氣繚繞。

    這場人仙之戰,瞬間爆發了

    而此時,燕歸湖畔的會所中。正涌出一群人來。

    云霧山就在燕歸湖旁邊,山頂上面爆發那么大的動靜,這些人怎么會不清楚呢。眾多的食客、員工、路人,都紛紛涌到湖畔眺望云霧山。李易晨等人也在內。

    “奇怪,云霧山頂發生什么事了?怎么雷鳴陣陣的。”

    楊超滿臉疑惑。

    “楊超,你還記不記得,云霧山頂那棟別墅,是誰住的?”

    李易晨面色冷峻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陳凡?”

    楊超等人倒吸一口涼氣。便是司迎夏都神情一肅,凝重的望向山頂。張雨萌更是嚇得縮了縮腦袋:“不會,又是他弄出來的動靜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說的陳凡,到底是誰啊?怎么感覺他好厲害的樣子?”

    韓茗在旁邊,不解道。

    李易晨、楊超、司迎夏等人,無不是家世顯赫,在楚州年輕一代,基本算是最頂尖的人物了。連他們都要懼怕,那個陳凡得是什么來頭?省里的公子哥?

    林露露也在旁邊,眨巴這大眼睛,小臉滿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他有另外一個名字,叫陳大師。”

    司迎夏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個江北陳大師?”

    韓茗猛的捂住小嘴。陳大師的名號,在楚州就是一個禁忌,一個神話。盡管陳凡已經數年不回江北,但江北依舊有他的傳說。

    ‘陳學長就是那個殺人如麻,號稱血手屠夫的陳大師?’

    林露露雙眼瞪得老大,如同卡通美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無論是韓茗,還是林露露,都不敢相信。那個面容清秀,很有禮貌的少年。就是江北傳聞中,動輒殺人,喜怒無常,兇名赫赫的陳大師。

    “這只是他最普通的身份,他還有更多厲害的。”

    李易晨在旁邊,面色陰沉道。

    突然,張雨萌叫道:“你們快看,那里好像有個落水的,等等,怎么看起來是姜初然?”

    眾人定睛望去,果然見到一個女孩在湖中撲騰,不是姜初然是誰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人仙舉手投足,都帶動浩蕩的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雖然只有幾個時辰,但這幾個時辰,李長生的力量,甚至壓倒了陳凡。只見他袖袍一揮,勁氣就縱橫上百丈,九柄飛劍,都一時沒有辦法靠近他身體。

    “李長生,你還能支撐多長時間?”

    陳凡面色平淡,隨手一拳,打爆了鋪天蓋地來的紫氣。

    “老道能活多久,不牢陳仙師掛心。但臨死前,總得看著陳仙師先去。”李長生伸出白嫩宛如少年的手掌,往地上一抓。

    一棟半山腰的別墅,竟然被他連根抓起,化作一團氣勢驚人的黑影,向陳凡擲去。

    “這這是妖怪啊。”

    有從山腰別墅中逃出的楚州富人,見到這一幕,簡直目瞪口呆。屁滾尿流的向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“林漱溟做不到,你能做到?”

    陳凡輕笑一聲,并指成刀,一道璀璨刀芒,就凌空將這數十噸的別墅,劈成兩半。無數碎石、家具、鋼筋水泥向地面上砸落。

    “地仙之體雖強,并非不死。待老道將陳仙師擒下,再以萬斤巨山鎮壓,不行就以雷火劈之,或擲入巖漿之中,總有殺你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面目淡然,袖袍飛舞,一副天人氣派。

    半空的云氣,似都被他攪動,讓頭頂一片呼嘯之聲,甚至烏云密布,開始下起雨來。

    地仙又號稱天人,能與天地感應。地仙交戰,龍虎相隨,風云激蕩,已經超脫凡俗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青帝長生體雖然小成,但地球還有不少武器能傷到陳凡。激光武器、電磁炮、特制穿甲彈乃至最后的核武。更不用說許多險境呢。

    “李長生,你話太多,這就去赴死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閃,身形瞬間化作一道流光。圍繞著李長生連連打出,拳勁如怒濤般。九柄飛劍,更是化作劍環,劍氣爆射數十丈,削的山頭碎石崩散。

    “轟轟轟。”

    兩人的交手,宛如兩尊洪荒巨獸般。

    他們舉手投足,都能讓山石破碎,海嘯翻騰,勁氣動輒上百米。連云霧山頭,都被削去數米,周圍的樹木更是全被攪碎。

    后來,陳凡與李長生且戰且走。

    一路從云霧山頂,打到山腳下。這路上的眾多別墅,以及山腳下的小區住房,仿佛被風暴襲過般,盡數被摧毀成廢墟。

    還好居民們早就逃了出來,沒有人員傷亡。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。風暴之中,隱約能見到,似有兩個人在交手。可是人哪有這般威勢?

    “難道有神仙在交戰不成?”

    一人瞠目結舌道。

    周圍的人,更是盡數化作雕像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到了最后,陳凡與李長生打進了燕歸湖中。這數十里方圓,浩渺無比的燕歸湖,也承受不住兩位人仙級的交戰。無數湖水翻騰,怒浪滔天,一道道水柱,如同長龍一般,卷入長空。

    李長生一袖掀起十數米高的滔天巨浪。巨浪中都灌注真勁,如同鐵板般,向陳凡壓去。

    “斬。”

    陳凡隨手一揮,九道飛劍,化作一道十七八丈長的劍芒,猛的將巨浪劈開。緊接著,劍芒橫空,余勢未盡,向李長生劈去。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李長生一拳古拙打出,勁氣如淵如海,直接擊在劍芒上面,打的劍芒都分崩離散。

    人仙之威,幾乎不遜色于陳凡。

    李長生雖然殺伐之道,比林漱溟差半籌。但他氣息如汪洋大海,真氣無比雄厚,遠比林漱溟支撐的更久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耽誤,否則就讓達蒙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心中閃過一絲焦急,眼中寒芒更勝。

    那個逃掉的血魔達蒙,始終是陳凡心頭的最大不安。一個懷抱敵意的巔峰神境,能夠造成的威脅,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李長生,你有幸能見到這一刀,當死而無憾。”

    陳凡往虛空一立,雙眸泛著燁燁金光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李長生眼睛一瞇,一股絕大危機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只見陳凡的眉心處,似現出一道金線。這道金線竟然詭異的裂開,射出璀璨的金色光柱。光柱在半空中,凝聚成形,化作一柄無比凝實的金色小刀。

    這柄小刀,只有寸許長,上面密密麻麻,布滿了神紋。它一出現,哪怕橫隔數百上千米,周圍旁觀的眾人,都感覺自己靈魂仿佛裂開般。

    “此刀為我入神海境時,以我神念、真元、精氣所鑄,命名為‘神元刀’,專殺神魂。平時藏于識海,從未開鋒,今日當斬人仙,以為慶賀。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說完,輕輕一揮衣袖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嗖的一聲,神元刀劃破長空,帶起一道貫穿天地的金芒。這道金芒,仿佛將整個世界,都分割成兩半,而且無形無影,仿佛超脫世間般。

    任憑李長生掀起滔天巨浪、無窮元氣,乃至雄厚的護體真氣,甚至百煉肉身,在這一刀面前,仿佛都不存在般,被一穿而過

    “姜初然,真的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正在楊超等人,手慌腳亂的將姜初然救起時。

    就見姜初然哭腔道:“陳凡還在云霧山頂呢,他被好幾個人圍攻,危在旦夕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眾人驚詫,轉頭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兩道暴風長龍,從云霧山巔,一直打到燕歸湖上,最后閃耀長空的,是一道璀璨的無法想象的金芒。

    那道金芒一出,仿佛連仙人都可以斬殺!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眾人目瞪口呆。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