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54章 東方無神

    血魔達蒙,百年前神榜第三。

    羅摩上師,神榜第七,南亞第一人。

    姚道一,華夏道門魁首,執掌雷印,鎮壓天下。

    渡邊武夫,日國上代劍圣,曾與林漱溟激戰三天三夜,只輸一劍。

    薩迦法王,密宗無上大師,一人坐鎮藏地,曾逼英軍撤退,威震天下。

    澹臺輕璇,秘教神女,四方樓之主,民國總理親自請出...

    還有最后的李長生,默默無聞,于神境中不出名,舉世知者沒幾人,卻是一位不出世的人仙。站在世間絕巔,俯瞰地球。

    這樣七位神境巔峰強者,幾乎綜合了當世一半的至強戰力,東方神境更是幾近傾巢而出。最后竟然被陳凡盡數斬殺,只有一個血魔達蒙逃遁。

    誰能不驚?誰能不懼?

    從東亞到南亞,從北非到西歐。所有人都齊齊失聲了。哪怕是最頂級的黑暗組織大佬們,也一句話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這七人聯手,足以推平國家,硬撼當世大國。卻依舊被陳凡彈指連殺,整個東方的神境強者,基本都被陳凡給殺空了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無數人瞠目結舌,如聽神話。

    龍虎山。

    供奉在天師道大堂中的主神牌,轟然炸裂開來。那里面,藏著大天師姚道一的一縷神魂。只要神牌還在,就代表姚道一依舊存活。每個天師道弟子,都擁有這樣一尊神牌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主神牌竟然炸開了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天師道眾多弟子們失魂落魄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大天師姚道一死了?

    布達天宮。

    這個密宗圣地上空,現出了七彩虹光。

    有老僧見到,直接跪地痛哭,泣不成聲。旁邊的信徒連忙問他,為什么這樣哭泣,老僧顫抖著道:“這是活佛隕落的虹光,代表著一位大乘法王化虹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而在整個密宗,能稱大乘法王者,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那就是密宗之主,班禪之師,薩迦法王!

    那日,整個藏地,一片縞素。

    而日國武道界聽到消息,更是宛如天崩地裂般。

    自從武宮弘一戰死東京塔后,渡邊武夫就是他們最后的希望,這位站在日國絕巔的劍圣,乃是天皇之師,日國武道界的擎天巨柱,有他在,日國武道就不會亡。但沒想到,今天卻隕落在陳凡劍下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后,日國武道界當閉門三十年,再不與華夏爭鋒。”

    英龍華一聲長嘆。

    此時她作為日國劍道魁首,已是日國武道界最強者了。便是伊勢大神宮中,依舊有鬼神坐鎮,但那屬于神道強者。伊勢神宮是日國守護神,不到日國生死存亡之地,絕不會輕動的。

    無數日國劍客們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整個日國武道界的脊梁,今天被陳凡一劍斬斷。

    在武當,在南亞,在四方樓,無數人捶胸頓足,心如墜深淵。

    神境乃是一個大勢力乃至一國的支柱。有神境在,它們就是屹立世界的頂級勢力,可以與各大國家、組織爭鋒。但一旦神境隕落,勢力往往也支撐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謝言消失一年,龍堂就差點易主。

    洪門老祖失了肉身,如今洪門龜縮小島,風雨飄搖。再無當年遍布地球的威勢。

    陳凡一口氣,連斬六位神境,幾乎將整個東方的神級強者,全部斬絕。這代表著,整個東方,恐怕再也沒有與國爭鋒的頂級勢力存在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怎能不哭?怎能不悲傷?

    “好一個陳北玄啊,是我小瞧他了。”

    蕭部長聽到消息了,愣了許久,才緩緩將手放下。

    姚道一、薩迦法王這些人,都是華國的心腹大患。便是當年葉擎蒼對他們,也只能驅逐為主,不敢真正激怒他們。但哪怕這樣,也引來了七位神境聯手圍攻葉擎蒼。最后逼得葉擎蒼坐鎮燕京,五十年不敢輕易外出。

    今日圍攻陳凡的陣容,比五十年前,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六位神境巔峰,一位人仙,還有神榜前三,這是何等恐怖的陣容。便是葉擎蒼在,恐怕也只能狼狽而逃。沒想到卻被陳凡盡數斬殺。

    朱雀白虎等人,徹底沒了聲音。

    便是曾經叫囂,要打壓陳凡氣焰的幾位副部長,也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師伯,若是老頭子出手,能不能打過陳北玄呢?”

    朱雀猶豫了一下,最終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眾人的目光,立刻集中在了會議室角落的老青龍身上。老青龍眼睛微閉,身披老舊軍裝,坐姿筆挺。過了良久,才開口道:

    “葉將軍,不輸陳北玄。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,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不輸,不代表能贏。平分秋色,甚至略入下風,都能說是不輸。而以老青龍對葉擎蒼的推崇,尚且不敢下肯定的話。

    大家心中隱約已經有不好預感。

    只怕葉擎蒼面對陳凡,也只有三成勝算了。

    “一個人殺絕東方神境啊,便是那些神話傳說中的強者,如華國傳說的老巫神或張三豐,恐怕都做不到吧。什么叫天下無敵,這才是真正的天下無敵!”

    有人在cIA地下論壇上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陳北玄這樣,固然爽快了。但他有沒有想到,他把東方神境斬絕了。以后東方人才凋零。拿什么再去抵御西方的入侵?當年要不是東方神境眾多,恐怕早被西方的堅船利炮征服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嘲笑道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,也都接連表達擔憂。

    都是日國、泰國、印尼、南亞的武者術士。他們失了神境,就宛如國家失了支柱,惶恐不安。一個國家有神境在,別的國家就不敢輕易把你滅國。各大黑暗組織,也不敢輕易入侵你們國家。

    但沒了神境。

    他們的地下世界,就宛如一塊肥肉般,被周圍諸多國際勢力,虎視眈眈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太自私了,可以饒那些強者一條生路。他這樣做,完全沒站在東方的立場上考慮過。以后西方那些頂級大勢力,黑暗巨頭,豈不是隨意就能擺布我們東方諸國?”

    一個泰國皇室供奉,憤然道。

    便是連華國武者,也不好再替陳凡開口,他們心中也有同樣的憂慮。

    就在論壇上面,為此吵得沸沸揚揚時,洞察者突然冒了出來,一句話終結爭吵:

    “東方有陳北玄一人,足夠了!”

    是啊,東方無神,但有陳北玄。

    他一個人,就抵得上半個地球的神境啊。

    日國、泰國、印尼的武者們啞然,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今日之后,陳凡登頂東方第一人,俯瞰半個世界,壓的東亞諸國俯首。

    就在地下論壇吵得不可開交,網絡上面,更是沸騰如海的時候,陳凡已經離開楚州,向著血魔達蒙逃脫的方向追捕而去。

    他在達蒙身上留下了一縷神念印記,便是達蒙逃到天涯海角,都能追上。

    “這次雖然消耗了三分之一的神元刀,但戰果頗豐。別的不說,單這枚雷印,就能抵得上所有了。”陳凡一邊在空中飛著,一邊從養劍葫中取出雷印。

    古樸青色的印章,黯淡無光,再無之前雷電煊赫的模樣。

    尤其上面,一道幾乎斬成兩半的劍痕,更是觸目驚心。這件天師道至寶,已經處于報廢邊緣。

    “不過那是別人,在我手中,多費幾個月功夫,就能修補完畢。這可是一件靈器啊,而且是中品靈器。”陳凡心中歡喜。

    靈器在地球上,極為稀少。

    便是地仙恐怕都很難煉出。

    藏劍上人花費數百年,也僅僅煉出一柄歸元劍,而且還是劍胚,屬于半成品,靠陳凡自己完成。但雷印不同。

    這是經過天師道,不知道幾代地仙的連續煉制,數千年傳承,最終才一步步煉成的鎮派至寶。威能之大,遠剩歸元劍。只是姚道一法力地位,發揮不出它的威能罷了。

    “到時候把雷印修補完成,除了神通與神元刀外,我又多了一件底牌。”

    陳凡想著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晃,落在地上,迅速向血魔達蒙追去。

    只是追著追著,陳凡臉色忽的一變,這個方向,似乎是四水縣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爸還在泗水呢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這,陳凡身形瞬間炸裂開來,化作一道青影,擊破音障,向遠方的縣城奔去。數十公里的距離,陳凡只用了數分鐘,就已經到了小區大院內。

    剛到小區內,陳凡就見到一群人,圍在自家別墅門口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陳縣長不知怎的,剛才一道紅光閃過,就突發重病,生命垂危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市醫院和省醫院的專家,已經接到消息,匆忙趕過來的,不知來不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哎,這次不知陳縣長能否挺過去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聽到這些話,臉色猛的一沉,化作一道颶風就沖入別墅中。圍觀眾人,直接被颶風沖的七零八散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到了別墅內,就見父親的助手孫秘書,正在大廳中,如同熱鍋螞蟻般,來回走動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孫秘書詫異望來。

    陳凡理都未理他,只是望向陳恪行,一見到陳恪行的模樣,眼都紅了。

    此時陳恪行躺在沙發上,渾身骨瘦如柴,仿佛所有的血液都被吸走了般,能清晰看見他體內的干枯血管。心臟幾近暫停,只有出得氣,沒有進的氣了。

    “父親!”

    陳凡身形一顫,眼中神芒暴漲,殺氣宛如怒濤狂卷而出。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