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55章 血源詛咒

    盡管陳恪行一直感情內斂,很少流露出對陳凡的疼愛。當前世陳凡從小被他帶大的,母親死后,更是與陳恪行父子倆相依為命。

    在陳凡心中,這個父親是一個頂天立地,剛正不阿的人物。哪怕再累再苦,他的脊椎都從來沒有彎過,無論是坐在什么地方,都背直如劍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。

    陳恪行倚在沙發上,身體佝僂著,瘦如枯骨。見到陳凡時,眼中露出喜色,手臂微微顫抖,想要抬起來。但是竟然連一根指頭都抬不動。明明才四十歲,卻宛如風中殘燭的老朽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道血影從陳恪行身上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血影中現出一個容貌俊美妖異,鼻梁高挑,穿著黑色燕尾服,一絲不茍的混血男子。正是血魔達蒙。

    只見達蒙微微沖陳凡一鞠躬,舉止優雅,宛如古老貴族般:

    “尊敬的陳北玄先生。您的力量讓我贊嘆,但人存活在世間,終究有弱點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見,我在閣下父親身上,下了一個詛咒,名叫‘血源詛咒’。這個詛咒,乃是世間最古老的咒法之一,乃是無解之咒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白費力氣去解除它。只要知道,中咒者,詛咒之力會陪伴他一生,深入血脈骨髓。每隔七天,他體內的血液就會壞死一半。必須不斷的換血,不斷的用各種丹藥、靈草去救治他,不斷的用頂級強者的元氣為他培元固氣,才能讓人存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血魔達蒙說到這,臉上浮出一絲壞笑:

    “當然,陳先生也可以拋棄您父親的性命,繼續追殺我。如何抉擇,盡在您一念之間。”

    說完,血影嘭的爆炸開來,散為無形。

    大廳中,只剩下孫秘書驚駭的目光,以及陳凡面無表情的雙眼。

    “血魔達蒙”

    陳凡眼瞳之中,兩團金色火苗劇烈跳動。

    澎湃的殺氣在他周身凝聚,讓地板上都顯出了冰霜。

    陳凡重生回來四年多時間,從未像今天這樣想殺人。上一次動過殺念,還是沈家拍人開車撞擊王曉云的。

    父母親人是陳凡的逆鱗,他重生回來這一世,就是為了彌補遺憾。任何觸犯他們的人,陳凡哪怕斬碎星辰,屠滅星河,也絕不會放過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陳凡面無表情,緩緩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無形的法力涌出,周圍散去的血影,瞬間又在他手中凝聚,現出達蒙驚駭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團金色火焰,從陳凡掌中射出,將達蒙這縷分神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血魔達蒙。”

    “我陳北玄以天地立誓,上窮碧落下黃泉,哪怕追到宇宙的盡頭,時空深處。我也會找到你,把你的神魂抽出,用火焰灼燒一百年。并且斬絕你所有的血脈后裔。此誓一出,九死不悔!若不殺你,永不入先天!”

    “殺殺殺殺殺殺殺殺。”

    陳凡凌空一連寫了七個血色殺字。

    誓言發出的時候,天地交感,白日之中,轟然一道雷電炸響,驚的別墅周圍眾人,無不駭然。

    這七個血色殺字,竟然凝聚成實質般,與金焰結合在一起,瞬間化作一道金色符印,猛的飛出,遠遁千百里之外,印在了血魔達蒙身上。

    “萬法宗.七殺咒!”

    從今日起,陳凡將永遠能感應到血魔達蒙所在。

    哪怕達蒙神魂脫體,輪回轉世,甚至逃到異空間去,都躲不過陳凡的搜索。這就是七殺咒的恐怖,萬法宗修士一旦立下七殺咒,那就是賭上道途,不死不休,一生都要斬殺他。

    不殺掉達蒙的話,陳凡登先天的時候,將會要渡心魔劫。甚至會遭遇整片天地的阻撓。因為陳凡是以心神,對天地立誓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前世為大修士,知道一些繞過誓言的方法,但他根本不想違背誓言。

    此時殺意盈胸,只想殺人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上百里開外,東江省的一座小鎮中。

    達蒙停下腳步,面現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啊陳北玄,沒想到我有這一招吧。他們都說拿你父母威脅你沒用,像你這樣的修仙者,甚至可能是老怪物轉世,肯定斬情絕性,怎么會幾位凡人就投降。我卻知道,你非常看重你父母。”

    達蒙冷笑一聲:

    “若我直接殺掉他,你肯定會發狂的追殺過來。但我在他身上設下詛咒。這血源詛咒,乃是血祖傳下來的,曾經生生咒殺過一位教廷圣者。你便是真成地仙,也沒法解除。乖乖的去用自己的元氣,救治你父親吧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,達蒙心中忍不住狂笑。

    中了血源詛咒的人,就仿佛慢性死亡般。只能靠無數靈藥、丹藥延命。或者是頂級強者出手,用自己的元氣拖延詛咒發作。達蒙以神境巔峰下的咒法,恐怕除了陳凡外,任何人都沒法幫忙。

    但從此之后,陳凡就仿佛帶了一個累贅般,一刻都沒法離開陳恪行。沒他的元氣補充,陳恪行很快就會血脈枯竭而死。

    作為老牌神境,達蒙從來是未雨綢繆,思慮周全。早就想好萬一失敗,怎么逃跑。

    正在他得意的時候,突然,就見到一道金色符印,以極快速度,遙遙飛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達蒙瞳孔一縮,連忙打出血芒,想要阻攔符印。可是符印無影無形,仿佛不在這世間般。瞬間超過血芒印在了達蒙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達蒙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
    符印直接硬生生烙印在他的靈魂中。連他的臉上,也浮現出一道金色符印。那符印,赫然是用七個殺字組成,每一個殺字中,都似帶著施咒者的滔天殺意般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陳北玄,你不管你父親了?”

    達蒙心中驚怒,再不敢回頭,倉皇向西方逃去

    立下七殺咒后,陳凡就揮手讓孫秘書出去,然后設下陣法,把整座別墅圍住,不讓任何人進來。

    孫秘書此時也認出了陳凡,他作為陳恪行的秘書,隱約也知道一些陳家內幕。連忙出了別墅,阻攔住眾多圍觀的人,并且連連打電話通知王曉云、陳懷安。

    當天夜里。

    王曉云、陳懷安、安雅、方瓊、華云峰等人,就緊急從中海和金城趕到了泗水。可是陳凡已經立下陣法,他們都沒法進去。

    “師母,別著急,師父肯定在里面施法救師祖了。”

    華云峰勸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老師乃是天人一般的人物,區區一個詛咒,難不倒老師的。”

    余文靜和阿秀在旁邊,也連忙勸說。

    王曉云臉色慘白,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美眸擔憂的望向別墅內。

    “哎,恪行性子太拗,若早聽我的,舍了這縣長不干,回金城或中海。哪會有現在這災難。”陳懷安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中海有華云峰、銅山兩大神境守護。

    金城更有青龍大陣在,陣靈白螭已經幾近脫離法陣,遨游九天的存在。便是地仙親去,都未必能打破青龍大陣,傷到陳家人。

    只有陳恪行孤懸在楚州,無人保護。陳凡的對手們,自然拿他開刀。

    “等這次之后,我一定勸恪行回中海。”

    王曉云跺了跺腳,恨恨說道。

    安雅等人,都揪心的看著別墅。

    而此時,別墅之內,陳凡目光凝重。

    “這血源詛咒,確實難纏。我以神念一寸寸掃遍父親肉身。發現這詛咒之力是根植于血脈中的。除非父親拋棄這個肉身,投胎轉世或奪舍,否則就永遠無法消除掉,而且會永遠傳遞給后代。不愧是地球最古老的咒法。”

    陳凡用真元探過后,也大感棘手。

    這詛咒,哪怕放在宇宙中,都能排的上中游。沒想起區區一個偏遠小星地球,也能有這么難纏的詛咒。

    “只是為什么這個詛咒讓我感覺有點眼熟呢?”

    陳凡心中疑惑,手指輕扣沙發扶手,腦海中在迅速回想著。

    忽然,一份久遠的記憶,從他識海深處浮現出來。陳凡眼睛一亮:“這個不是血族的‘血脈源咒’嗎?”

    血族與黑暗狼族一樣,都是星空種族之一。

    與黑暗狼族肉身無敵不同,血族更擅長各種咒法。血脈源咒就是其中之一,號稱可以追溯前代后裔。大神通者施展出來,甚至可以追殺到你一百代祖宗之前,和一千代后裔之后。

    曾經有血族大能,一個血脈源咒,就咒殺了一個人數過百億的種族。

    陳凡曾經是施展過,滅殺沈家滿門的‘血脈咒殺’,就是萬法宗參考血族的法咒,改良而成。威力比起真正的血脈源咒還大三分。

    “那個血魔達蒙竟然是血族的人?不,他氣息不像,最多說,是有血族的幾分血脈罷了。難怪擁有近乎不死之身。我還以為真是覺醒血系靈根呢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哪怕你是純種血族又如何?當年我便是連血族的七大祖神都屠殺過。整個血族差點被我滅族。你膽敢傷我父親,便是追到宇宙盡頭,我也要斬殺你。”

    不過知道了是血脈源咒,幾十種解除方法,瞬間在陳凡腦海中浮現出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