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581章 橫推世間無敵

    恐怖伯爵死了、亡靈戰神死了、血騎士死了、死神左手死了...只剩下黑公爵重傷逃竄而去。

    陳凡最后一拳,橫絕虛空,打的空間都仿佛為之崩碎。黑公爵鼓動寂滅魔拳和陳凡硬拼一記,就半邊肉身被打崩,沒有鮮血圣杯保護,差點連人帶神魂都破碎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贏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,阿秀等人才反應過來,滿臉欣喜。

    而對面的眾多仲裁者們,則如喪考批,臉色鐵青,哪怕戴著銀色面具,也能看到他們眼中的驚慌和絕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主人,怎么對付這些人?”

    雪代沙仗劍而來。

    她勝雪白衣身上,落下點點血痕,臉上更是一陣潮紅。那是力氣拼到極點的反應,哪怕雪代沙修行《青華劍經》,已經達到了通玄層次。但面對這么多仲裁者,也左支右拙。畢竟這些仲裁者們,都是血族之身,無論力量和速度,都超越一般宗師。

    “閣下,我是黑暗仲裁部的首席仲裁者。”

    諸多仲裁者中,走出一個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黑袍,鑲嵌著銀邊,僅次于幾位大仲裁長。而且身上的黑暗氣息,極為濃郁,已經達到了雪狼王加格爾丹的層次。顯然是這批仲裁者的首領。

    老者微微躬身道:“您擊敗了諸位大仲裁長,我等愿意承認您的身份和地位。從此之后,東西方再不互相干擾,之前與您的恩怨,也一筆勾銷,如何?”

    觀戰者無不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數百年來,除了對美國蘇聯低頭外。黑暗仲裁部何時向一個凡人低頭?這消息一旦傳出去,必然要石破天驚,震動世界。

    “膽敢圍攻我,就得付出代價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著手,眼瞳一片淡漠:“殺了他們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猛的眼瞳一瞪,氣急敗壞道:“這些人,都是偉大的血祖后裔。你已經擊殺了達蒙與四位血衛,如果在殺掉我們,血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讓他來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臉上無喜無悲,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他此時突破到神境巔峰,一身真元之澎湃,直追地仙。再加上各種神通法訣,便是硬撼地仙也很輕松。尤其到了陳凡這境界,已經隱約觸摸到先天之境,距離先天也只有一腳之隔,哪還會把什么血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一揮手。

    雪代沙等人已經仗劍而上。

    “四面突圍!將這消息,帶給偉大的主人。喚醒主人,為血衛大人們報仇!”首席仲裁者一聲長嘯,緊接著,數十位仲裁者們,就化作數十道黑影,向四面八方闖去。

    他們速度極快,帶起道道殘影。雪代沙等人,也只攔住了十余個,大部分人已經逃脫。

    “要是被這些仲裁者逃脫就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雪代沙心中一急。

    黑暗仲裁部可不僅僅是靠五個大仲裁長撐起來的。這數十個宗師級仲裁者,才是黑暗仲裁部的中間力量。他們聯手,足以削平天下的任何勢力。便是洪門、龍堂等,也就七八位宗師罷了,哪如黑暗仲裁部這般強大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沒有修成神海巔峰,說不定真被你們逃掉了。”

    看著這些極奔而去的仲裁者們,陳凡絲毫不急,反而伸手一抓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道道血線,從血騎士等人的尸體上射出,他們的尸體瞬間被抽干,化作一具具枯尸。而無數精血,化作一團巨大的血球,在虛空中滾動著。

    血球之中,蘊含著澎湃的黑暗魔力。

    無論是血騎士,還是恐怖伯爵。他們作為半血血族,體內的精血都足以媲美一頭準先天的靈獸。被凈化過后,就可以煉制成絕世寶丹,不遜色于上品靈藥。

    而此時,陳凡卻用它們,做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血魔達蒙在我父親身上,施加詛咒。我曾立誓,誅絕他的所有后裔。今日,我當完成誓約。”陳凡說完,雙瞳猛的一變,冒出兩團金色的火苗。

    原先使用過渡的離火金瞳,隨著陳凡踏入神海后期,竟然重新點燃,而且越發鮮艷。

    “血脈源咒,追溯三代!”

    陳凡雙手捏動法訣,打出一道道光芒。然后猛的一抓,將左眼中的火苗抓出,憑空與血球凝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若唐遠清在,必然要驚呼。

    陳凡施展的,赫然是曾誅殺沈家滿門的‘血脈追溯之術’。

    這門萬法宗的咒法,本就出自血族,此時陳凡施展的,是更原始的‘血脈源咒’。但從陳凡手中施展出來,比起血魔達蒙,強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只見一道道紅線,射入虛空之中,連接這一位位逃跑的仲裁者。

    整個黑暗仲裁部,就是一個吸血鬼大本營。而地球上的每一個吸血鬼,都有共同的祖先,互相皆有牽連。這些絲線,密密麻麻,足有上百條之多,可見世間至少有上百只吸血鬼,其中最粗的一條,指向上百公里外,明顯是逃跑的黑公爵。

    “煉!”

    陳凡催動神通。

    澎湃的金色神焰,在血球中燃燒。就見一朵朵血色火苗,沿著紅線射入虛空之中,緊接著。觀戰者們赫然發現,那些沖出莊園,逃跑不遠的仲裁者們,竟然身體內憑空冒出一團血焰。

    這血焰,仿佛從骨髓中燒出,由內而外,根本沒法阻攔。

    實力弱的仲裁者,直接被燒成飛灰。只有幾個實力強的,如首席仲裁者等人,身上黑暗魔力涌動,還勉強能支撐著。

    他們一邊發出凄厲的慘嚎,一邊叫道: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詛咒你!當主人從沉睡中蘇醒的時候,一定會把你撕成碎片的!”

    陳凡理都未理這些人。

    他目光望向血球,此時一根根紅線斷裂,到最后只剩下最粗的一根。

    但黑公爵是半血之身,顯然不像普通吸血鬼那樣輕易能踏滅。不過哪怕這樣,陳凡眼前也出現一幅和面,那是黑公爵大半個肉身,被血焰灼燒成灰燼的景象。他若不是靠鮮血圣杯保護,早就連靈魂都灼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凝,忽然看到一根淡到幾乎無法察覺的紅線,射入虛空之中,不知飛向何處。陳凡神識攀上這根紅線,迅速向源頭追溯,頓時感覺到一股無邊的黑暗。

    那股黑暗之力,比血騎士、黑公爵等人,強大不知多少倍,帶著無比的邪惡,以及讓陳凡很熟悉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這是黑暗血族的氣息,難道地球真有黑暗血族存在?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詫異。

    不過紅線迅速斷掉。以陳凡現在的實力,還不足以咒殺一位先天生靈。而且陳凡感覺到,那股黑暗氣息非常平穩,顯然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“它哪怕真的蘇醒,我又有何懼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修成神海后期后,此時的陳凡,放眼地球,再無敵手。便是地仙、圣者來了,那也得戰過再說。

    陳凡想著,轉過頭,向四周望去。

    他雙眼如電,那些觀戰者們,哪怕相隔上千米,被陳凡一掃而過,心中都一陣驚懼,靈魂都仿佛凍結般。不夠陳凡并沒有繼續看他們,而是抬起頭,望向天空中烏云散去,顯露出的皎潔明月。

    “這一戰之后,黑暗仲裁部幾近全滅,僅憑一個黑公爵,顯然無法再掀起波瀾。我來歐洲的目標,差不多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著手,悠然想到。

    他能感覺到,一股無形的壓力悄然散去。那是‘七殺咒’最后的束縛力。本來在陳凡殺掉血魔達蒙時,就散了大變,現在算徹底了結因果。

    “老師、主人。”

    雪代沙、阿秀等人,欣喜的走上來,眼瞳中滿是吸血。

    這一戰滅掉黑暗仲裁部,北瓊派算是真正冠絕當世了。在教廷隱遁,昆侖不出的現在,除了當世大國能讓北瓊派忌憚外,幾乎沒什么勢力能招惹北瓊派了。

    “打掃戰場,然后我們去黑暗仲裁部,那里還有大批寶藏等著我們接手。”

    陳凡吩咐道。

    雖然付出了不少代價,連陳凡的底牌都被掀開了。但此次戰斗的成果,卻極為豐碩。幾位大仲裁長身上,都有靈器級的寶物。如死亡權杖、血色呼吸、天使十三音階等等。雖然有些被陳凡擊碎,但大多都保留下來。

    這還僅僅是一部分。

    血族全滅,黑暗仲裁部老巢就空無一人,里面仲裁部搜集地球數百年的寶藏與財富,全歸了北瓊派所有。北瓊派可以搖身一變,頓時從一個沒什么底蘊的小門派,瞬間成長為富可敵國,擁有無數資產的超級巨頭了。

    看著北瓊派眾人雄赳赳而去。

    緋紅之翼團長等人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黑暗仲裁部竟然全滅了?這個古老的組織,只有黑公爵一人個活下來?

    “這是大消息,驚天動地的大消息啊,從今日開始,整個世界的格局都要變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驚懼道。

    2011年12月5日,陳北玄于奧地利首都郊外,斬四大仲裁長,率眾踏滅黑暗仲裁部。擁有三百年歷史之久的黑暗主宰者們,徹底從歷史上消失。北瓊派登上世界舞臺。

    消息傳出,萬人驚懼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