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08章 跪下

    如燕京王家這樣的大家族。

    自然不可能只有嫡系子弟,它的旁系分支眾多,遍布華夏。而旁系和嫡系的身份地位,顯然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王晨晨的親姑姑,王仲國老爺子的親女兒。那估計沒幾個人敢得罪,但只是一個普通的旁系遠房的話,張宇并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盛氣凌人的少年,名叫張宇,是湖東張家的子弟。

    湖東是燕京一個區,昆明湖之東。歷來以富豪云集著稱。張家能夠稱雄湖東,可見它的財力實力。

    在燕京,張家雖然不如王家、蕭家這樣頂級豪門,卻也是準一線大家族。只不過張宇、王晨晨等人,只是最小輩,才十六七歲,還在上高中,根本接觸不到家族核心事務。但被家族熏陶,對地位關系卻分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遠房的啊。”

    周圍其他幾個少男少女,也都點點頭,態度不由帶著一絲傲慢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燕京數得上號的大家族出生,區區王家旁系,根本不入張宇等人的眼。

    ‘晨晨能叫她一聲姑姑,可見關系還比較近,但她們很陌生的樣子,顯然許久未見。估計不會太受王家老爺子的重視。如果得不到王老爺子認可,便是親姑姑又如何?’

    站在王晨晨身邊,一個氣質清淡,素面朝天的少女,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少女雖然未施粉黛,不發一言。但在眾人中,隱然為中心。她容貌甚至超過了旁邊妝容精致的女伴,若在化妝,必然驚艷絕世。

    這樣一株水靈靈的小白菜,放在任何一所高中,都是絕對的校花,受人追捧。

    “這”

    王晨晨幾次想張口解釋,卻不知道如何辯解。

    在王家,王曉云和陳凡等人,屬于一個禁忌。十幾年來,幾乎沒人提起過。上到王仲國,下到王克勤等人,只字不提,仿佛當這個女兒和外孫不存在般。

    王晨晨也是很小的時候,見過王曉云一次,之后就再不曾見面。只是最近,陳凡與王曉云的名字,不時出現在飯桌上面。

    王晨晨能清晰感覺到。

    一開始長輩們提起陳凡一家,是輕蔑。然后漸漸轉為半蔑視半嫉妒,現在似乎化作了一絲忌憚!

    是的,王晨晨第一次在自己幾個伯伯、伯母身上,感受到忌憚。仿佛陳凡一家,很厲害般,連一向眼高于頂的大伯王克勤,與名滿燕京的堂哥王城,提起王曉云等人,都語氣凝重。

    從那時起,王晨晨好奇心旺盛,才從父母那,千辛萬苦找到了王曉云照片,才能第一眼認出。

    畢竟王曉云已經退居幕后,不再站在臺前,很難搜到她的照片了。

    ‘可是,該怎么告訴他們呢?說曉云姑姑被爺爺逐出家門了嗎?’

    王晨晨苦惱。

    王曉云叛出王家,這在王家眾人看來,乃是一件天大的丑事。被王家死死壓著,恐怕除了當年的一些人外,都沒人記得,王家還有這樣一個女兒。

    “看在晨晨的面子上,我不和你們計較。但要知道,北山不是你們之前的什么地方、鄉下。這里行走的每一個人,都大有來頭,是你們招惹不起的,記得下次說話,不要放狂言。”

    張宇背著手,老氣橫秋的教訓一番。

    他盡管才十六七歲模樣,教訓三四十歲的王曉云等人。周圍的人,卻覺得理所當然。堂堂湖東張家的嫡系子弟,有這個資格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王家旁系,此時說不定已經低頭致歉了。畢竟這可是真正的大家族公子哥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平靜道;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服氣?”張宇轉過身,臉上帶著一絲冷笑: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們以為,依仗王家名頭,就能橫行燕京。但要知道,你們只是一群旁系罷了。我便是命人將你們打下山去,王家知道了,也不會和我為難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宇哥可是北山張家的第三代嫡子,他爸是現任湖東張家之主。湖東張家便是放在燕京,都是排名前三十的大家族。便是這件事告訴王城大哥,王城大哥也不會說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旁邊一個妝容精致,穿著香奈兒套裝,挎著普拉達包包的女孩冷哼道: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土帽,想要在燕京混下去,最關鍵的,就是把一雙招子放亮。”

    其他幾人,正以為陳凡等人會退縮的時候。

    只見陳凡依舊平靜道:

    “過來,跪下道歉,掌嘴二十下,我可以饒過你們張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眾多少男少女以為聽錯了。

    他們家庭背景優越,都是大家族子弟,什么時候有人敢這樣和他們說話?逼他們下跪?

    便是王晨晨身旁,那清湯掛面的少女,也眉頭微皺,沒想到陳凡的脾氣竟然如此暴躁,根本不分清天高地厚,就毅然爆發。

    ‘終究是小地方出來的,受不得羞辱。卻不知道,有時候,對力量低頭,才是真正的大智慧。呈匹夫一時之勇,只是莽夫罷了。’

    少女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王晨晨更是俏臉失色,就要開口勸說。但此時,張宇已拉下臉,陰測測的冷笑道:

    “讓我下跪,你算什么東西,也敢”

    他話還未說完,陳凡已經身形一晃,閃到他面前。‘啪啪啪’凌空二十個巴掌抽了出去。陳凡的力量何等強大?哪怕陳凡將力量收到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。但張宇只是個凡人,怎么可能扛得住先天之體的掌嘴?

    前三巴掌時,張宇還瘋狂咆哮叫囂。

    第五巴掌之后,他就開始承受不住疼痛,語氣放軟。

    但陳凡依舊不停手。

    十巴掌、十三巴掌、十五巴掌

    無論張宇怎么苦苦求饒,陳凡都絲毫不李,就這樣一巴掌一巴掌扇過去,一直到二十巴掌結束。陳凡才放開張宇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張宇直接化作一灘爛泥,癱倒在地。他的兩旁臉頰,幾乎盡數高高腫起,滿口牙齒都被陳凡打落。甚至被打成了豬頭,腫如香腸的嘴唇,一直在哆嗦,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全場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無論是清湯掛面的少女,還是其他大家族子弟們,包括王晨晨在內,都嚇了一跳。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陳凡,沒想到他真敢下手。

    “你瘋了?你知道你打的是誰嗎?你們惹下滔天大禍了。”

    過了許久,普拉達包包女孩才跳起來尖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說一句,我就讓你變成和他一樣。”

    陳凡語氣平淡道。

    挎著普拉達包包的女孩,面色一變,趕緊閉嘴,不再說話。被人當眾抽二十巴掌,打成豬頭,對一個視容貌為生命的女孩來說,簡直比殺了她還難受。

    “這位先生,你既然是王家人,應該知道,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。張宇可能說話語氣太沖,但你直接動手,把他打成這樣,便是王老爺子也不好庇護你。”

    清湯掛面的少女秀眉輕皺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張宇可是張家之主的寶貝兒子,湖東張家雖然不如王家,但也有靠山。關鍵張老爺子無比寵他這個孫子,到時候張老爺子要是找到王家大門去,王老也沒話說。”

    另一個燕京大族,凌家的嫡子面色難看道。

    便是王晨晨,心中都緊張。

    本來家族里面,對曉云姑姑一家,就有很多偏見。難得爺爺開一次口,允許曉云姑姑一家登門。沒想到剛在山腳下,就惹下禍端出來。

    湖東張家雖然不算什么,但陳凡這種惹禍鬧事的態度,必然不受家里諸位長輩的喜愛。這個時候,應該謹小慎微才對。

    就在王晨晨,準備開口勸說時。陳凡淡淡的道:

    “誰說我是王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啊?你不是王家的?”

    眾人傻眼了,連清湯掛面的少女,都面現異色,沒想還有這種變化。

    王晨晨心中頓時苦笑,知道自己這個表哥,對家里面十數年來的不聞不問,依舊心存怨恨。單單看王曉云、陳恪行等人,一副贊同的表情,就知道陳凡一家的態度。

    ‘不是王家人?那我還不整死你們!’

    跪倒在地的張宇,眼中射出噬心怨骨的目光,恨不得把陳凡等人盡數殺掉,來平息自己此時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這絲目光,自然被陳凡捕捉到。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閃,沒有動手,畢竟當著方瓊、王曉云等人的面,陳凡不想殺人。但隨手一個咒法,扔到了張宇身上。不出幾天之后,張宇就在無比痛苦中,暴疾而死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,顯然也想到這點,頓時目光憐憫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如果是王家人,哪怕只是旁系,王家也必須出面庇護,張家報復時,也會心存顧忌。但不是王家人的話,張家就絕不會留手。

    ‘以湖東張家的霸道作風,恐怕這青年,至少被打斷四肢,扔出燕京吧。’

    清湯掛面的少女,微微輕嘆。

    不過她并不準備出手,雖然以她的身份地位,若要出面,張宇哪怕再恨也得賣她面子。但少女與陳凡萍水相逢,毫無恩情,為何出手?

    正在眾人以為,陳凡等人結局注定時。

    這時,北山之上,突然走下一個中年人。那中年人一見陳凡等人,就快步迎了上來:“陳先生、大小姐,你們終于來了,快快隨我上去。老爺子等你們多時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見到這中年人,頓時一陣石化。

    來人赫然是王家大管家,王老爺子的秘書。

    忠叔!

    ps:作者菌到了年會,就被一群大神給灌翻了。他們太能喝了只能連夜爬起來,碼了一章,不知道晚上有沒有時間再寫一章。還好明天就能回家,恢復正常更新了o(n_n)o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