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10章 不夠資格

    對于修仙五百年的陳凡來說,親情已經看得非常淡了。

    合道真仙,以三千年為春,三千年為秋,悠悠萬載,才稱一春秋。而凡人百年就化作塵土,與修仙者,嚴格意義上來說,已經是兩種不同層次的生命。血緣之類,修仙者奪舍重修,移身換體,都是簡單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陳凡重生回來,只關注曾經對自己好,想要歉疚彌補的人。

    陳恪行、王曉云、安雅、方瓊、陳懷安、唐姨...陳家與王家的其他人,陳凡眼中根本沒有他。能稱王仲國一聲王老,已經是看在父母面子上了。至于薛紅梅,陳凡打死都不會叫的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怎么叫的。這是你外公和外婆。”

    王克勤在旁邊忍住怒氣,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陳凡詫異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哪怕以王克勤的城府,也差點勃然變色。陳凡小的時候,明明見到他幾次。剛才更知道是他大舅,此時卻一副不認識的表情,王克勤怎么能不氣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舅舅,王克勤。”

    王克勤強行壓下怒氣,面沉如水道。

    “做我的舅舅,你不夠資格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完,再不看他,目光悠然的望向坐在主位的王仲國。

    哪怕陳凡如此放肆,王仲國依舊坐在沙發上,一言不發,臉色平靜,眼中看不出一絲波動,不愧是臣服極深的老狐貍,連陳凡都看不出他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不過陳凡絲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便是王仲國智如淵海又如何?在力量面前,依舊不堪一擊。前一世,登臨宇宙之巔,威壓萬界的,不是那些機關算盡的各族智者,而是勇猛精進,以力證道的北玄仙尊!

    “小妹,你就這樣教他們的?”

    王克勤不敢對陳凡發火,只能轉頭看向王曉云。

    王曉云一臉尷尬,不過顯然對老太太的態度,也非常不滿意,于是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少說兩句。”王仲國頓了頓手中拐杖,開口道:

    “今天既然是曉云回家的日子,那就把老二、老三他們,都召集回來,吃頓飯。咱們一家子,難得團聚一次。”

    王仲國畢竟威嚴深重,他此言一出,王克勤不得不遵從,連氣惱的老太太,也只能轉過頭去,不再理會陳凡等人。

    小丫頭王晨晨在旁邊看著,大眼睛溜溜直轉,顯然沒想到陳凡敢當面頂撞王仲國,竟然還沒事。這在王家中,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‘我這個表哥,到底是什么來頭啊。’

    王晨晨心中的好奇心,達到頂點。

    陳凡等人,到了燕京時,已經天漸傍晚。

    晚宴就擺在家中的小洋樓里面,為王家做菜的大廚,都是國手級人物。一點清湯素菜,都能作出功夫,在拇指大豆腐上面,雕出一個如真如幻的觀世音菩薩。

    接到通知的王家眾人,都紛紛趕來。

    從山上眺望下去,就見到一輛輛豪車,從四面八方向北山匯聚。都是蘭博基尼、法拉利、布加迪威龍的限量版,沒有一輛低于五百萬。

    王仲國,一共有四子兩女。

    大舅王克勤,二舅王克山,三舅王克峰,小舅王克東。兩女分別是王曉蕾和王曉云。陳凡的母親,在家中,排行倒數第二,只比王克東稍大。

    有這么多子嗣,自然小輩數量更多,足有十幾個人,還不算那些依附王家的旁系、遠房、干子女等等。

    很快,整個山頂小樓外,聚集了一大群人,人聲鼎沸。

    “爸媽,我們來了。”

    幾個舅舅姑姑,聯袂而來。

    他們見到王曉云等人,并未驚訝,顯然早就受到通知,只是目光望向陳凡時,帶著絲絲忌憚之色。

    王家家規森嚴。

    眾多小輩匯聚在小樓外,不得召喚不敢進去,于是紛紛透過窗戶打量。

    “聽說那就是我們的小姑,王曉云?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那個青年就是王曉云的兒子?長的挺清秀的,他旁邊的兩個女孩好漂亮,非常有氣質,比我的那些女朋友,強不知道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小聲點,據說小姑一家非常有來頭,連王城大哥提起他們,都很忌憚。”

    眾多旁系的,或年齡小的王家第三代,在熱切討論著。王曉云一家,對眾小輩來說很陌生,十幾年沒見。而知道陳凡真正身份的,只有王家的眾多長輩,以及王城這樣的核心嫡系。

    而在諸多小輩之外,站著幾個年齡稍大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他們卓然不群,與周圍人似有隔閡,正是王家第三代的幾個精英人物,其中一人有三十歲左右,隱然為眾人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陳凡?”

    王昊微微皺眉道。

    他是二舅王克山之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陳北玄,好大的威風。一來燕京,就在山腳下打了湖東張家的張宇一頓,上來之后,更是連一聲外公都不叫,把奶奶氣成那樣,更說什么,大伯不配做他舅舅。一副完全不把咱們王家放在眼中嘛。”

    王昊的親弟弟王賁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少說兩句,人家畢竟是陳六國,據說硬撼歐盟的大人物。咱們王家都得請他來,老爺子都忌憚他三分。你要和他鬧,說不定人家真不認這么親事了。”

    旁邊三舅的兒子王虎,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三人說著,目光掃向旁邊的一男一女,顯然他們才是王家年輕一代,真正的領軍人物。

    王城。

    王克勤之子,王家最頂級的大少,便是放眼燕京,都是各大家族第三代中的翹楚。

    而他旁邊剪著短發,英姿颯爽的女子,則是王城的未婚妻,叫韓俊麗,出生自燕京韓家,韓俊圖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什么硬撼歐盟、陳六國,誰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韓俊麗美眸閃耀仇恨道。

    在場幾人都知道,因為陳凡,韓家硬生生把韓家二少韓鴻昆,圈禁了數年。中間雖然放出過一段時間,但等陳凡從俄國殺回后,韓家嚇得又把韓鴻昆圈禁,這次關的更死,不允許任何人接觸,宛如坐死牢般。

    韓俊麗作為韓鴻昆的姐姐,怎么會不仇視陳凡?

    “無論是不是吹牛,他都是能與燕京各大家族族長,平起平坐的大人物。僅看岳父一家,和爺爺的態度就知道了,對他還是恭敬一些。”

    王城在旁邊平靜道。

    陳凡的詳細資料,只有各大國家情報部門和黑暗組織掌握,便是王家也搜集不全。僅知道陳凡以前的事跡,最新的消息,被美國死死壓住,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但哪怕這樣,陳凡敗日國,壓俄國,撼歐盟,這是何等驚世駭俗?

    “嘿嘿,我們想恭敬,人家根本不認這門親啊。”

    王賁憤憤不平。

    王家這些人,終究高高在上太久,離黑暗世界太遠,對巔峰強者的敬畏,少了幾分。哪怕知道陳凡的身份來歷,總是壓抑不住心中的傲氣與不忿。

    這時,老三王克峰出門,召喚王城等人。

    一進屋,王城幾人就感覺氣氛不對勁。

    陳凡與方瓊、安雅,立在深處窗戶前,背對眾人,看著山下風景,似完全不理會王家人。而王曉云和陳恪行,則尷尬的坐在沙發上,周圍的幾個王家二代,都面現不滿,老太太一臉鐵青,郁氣難平。

    “小城啊,你小姑家遠道而來,你今晚安排一下,讓他們住北山山腰的五號別墅吧。”

    王克勤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,父親。”

    王城應著。

    晚宴吃的非常匆匆,整個桌子上,無一人說話。在小樓外的眾多旁系小輩,似乎也受到影響,不敢開口。老太太更是氣的,一口水都沒喝。只有陳凡依舊面色如常,和方瓊、安雅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等晚宴結束,王城帶著陳凡離開后。

    脾氣最火爆的王克峰直接拍桌子道: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,真以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?也就是一莽夫罷了。我們可是他親舅舅,結果他不但不叫一聲,根本眼中沒我們。甚至連外婆、外公都不叫,簡直無法無天,目無尊長,一點教養都沒有,真不知道曉云怎么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太放肆了。真當自己是大國元首,一國總統啊!那些只是武夫們抬他的罷了,吹牛而已。”王克山冷哼道。

    他們發火的時候,從來沒想到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他們把陳凡一家,掃地出門,根本不認王曉云這個女兒。這十幾年一個電話都沒打過,完全拋棄了。現在看到陳凡橫空出世,又想巴結陳凡,又拉不下臉來,純粹是又想做婊.子,又想立牌坊。

    王仲國面沉如水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“老頭子,這件事你必須管管,你可是他親外公,克勤是他親舅舅。結果他說什么?沒資格做他舅舅,他真以為自己了不得啊!都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薛紅梅,氣的嘴唇直哆嗦道。

    送完陳凡,趕回來的王城,聽見這話,也眼中閃過一絲陰霾。

    “王城,你是家族未來的掌舵者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王仲國拐杖拄地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爺爺,我雖然理解您的意思。但小姑一家,終究太過桀驁了。這樣的人,哪怕為我們王家所用,也是一把雙刃劍。一不小心,會傷到自己。而且,我們王家也是堂堂燕京豪門,何必如此求著他呢?”

    王城猶豫一下,最終開口。

    周圍王家眾人,都點了點頭,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為,你們不知道最新的消息。”王仲國閉上眼睛,長嘆一聲,似驚訝與不解。“就在半個月前,他與美國,打了一戰,逼得美國低頭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頓時全場都勃然色變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城更是驚呼出來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o貓撲中文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