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14章 燕京震動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這消息是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聽到消息的人,無不目瞪口呆,如聞天書般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我朋友親眼看到秦家高層齊出,包括許久未出山的秦老爺子,都已經坐上汽車。如今秦家的車隊正向北山別墅駛去,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,估計就要到了。聽秦家人透露的風聲,這一次就是去訂下親事的。”

    有人解釋道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無不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本以為只是一場鬧劇,在蕭玄出面,陳凡認慫之后。這場鬧劇就會落幕,最多成為大家茶余飯后的閑談,隨口說上幾句,鄙視一下王家的可憐蟲,很快就會被人忘記,但現在怎么看起來,要成為真的架勢?

    “如果之前,只是放出風聲,還有收回的余地。那么現在秦老親自出面,整個秦家高層傾巢而出,這是板上鑿鑿啊,把整個秦家都壓了上去,徹底要把蕭家往死里得罪啊。”

    更多人手掌顫抖。

    以前的風聲,秦家還可以說是謠言,王家也能把陳凡這個過河卒丟出來頂缸。但秦老親自登門,這個分量太重了。秦嫣兒哪怕有任何反對意見,在這樣的大勢面前,已經無足輕重了。

    甚至秦嫣兒現在自殺。秦家都會找出另外一個孫女,代替她完成這場婚約。

    這已經不單單是什么試探。

    而是圖窮匕見,秦王兩家要聯手,硬撼蕭家了。

    知道消息的人,都心驚膽顫。平靜已久的燕京五大家族,終于要再起爭端了嗎?而更多人,則向北山涌去,想要見證真假。

    昆明湖畔,一座莊園中。

    接到消息后,秦嫣兒直接傻了眼,彩色唇膏瓶從她手中跌落,整個人俏臉煞時慘白,嬌軀搖搖欲墜,眼瞳里一片死灰。

    而旁邊的秦天,怒發而狂,推開椅子,如蠻牛般向外沖去:

    “我去找爺爺,攔他車架,問他要個說法。”

    但他剛到門口,就被兩個黑衣保鏢攔住:

    “很抱歉,秦少爺。老太爺吩咐,在他回家之前,你們兩人,不允許踏出這門一步。否則,打死無論!”

    保鏢滿臉肅然,一身殺氣。

    秦天雙眼通紅,依舊要往外沖,但背后突然一個聲音叫來:

    “小天,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頭一看,就見到秦嫣兒坐在化妝臺前,一臉平靜,仿佛已經接受般。只是一雙靈動跳躍的美眸中,再無波動,宛如死水。

    金秋園,蕭家別墅內。

    蕭玄聽到消息,身形一震,滿眼都是不解、疑惑、震撼與惋惜。旁邊的蕭纖竹更是跳起來嚷嚷:

    “姓秦的老頭發瘋了不成?他怎么敢這樣?難道不知道哥哥你與秦姐姐,是天生一對?他秦家什么膽量,敢得罪我們蕭家?”

    “現在說這些,已經遲了。”

    蕭玄微微閉上眼。

    當他再次睜開眼,只有一片肅殺與戰意。只見蕭玄長身而起,冷然道:

    “好好好,既然秦家和王家想戰,那我們蕭家就讓他們看看,我蕭家憑什么坐在這燕京第一大族的位置,數十年不倒!”

    “還有那個姓陳的小子,敢動我的女人,真以為我不敢殺人?”蕭玄眼中閃過一片寒意。

    在李家、在韓家、在歐陽家、在..

    無數個燕京上流世家,為之沸騰,眾人都將目光投注向北山,向那個默默無奇的五號別墅看去。

    北山,半山腰,五號別墅。

    這座西式小洋樓,自從建立以來,從來沒有被這么多人關注過。三三兩兩的人群,擠在五號別墅邊,用復雜的目光,看向這座別墅。

    其中甚至有不少王家小輩。

    他們也是第一次聽到,陳凡要娶秦嫣兒,心中五味雜陳,又妒又恨。

    秦嫣兒可是燕京上流社會第一美人,無數人欽慕她,要不是被蕭玄預定了,不知她周圍會圍上多少狂蜂浪蝶。

    “秦家人來了。”

    歐陽穹等人,更是早早趕到,張宇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只見一只長長的黑色車隊,從山腳下蜿蜒而來。前面幾輛車停住,首先涌出一片身形矯健的保鏢,其中不乏武道高手。

    秦老親至,那等威勢,驚天動地!

    緊接著,就是眾多秦家高層下車。

    “秦東山、秦東風、秦東來...”

    一個個名震燕京大人物,魚貫而下,然后都躬身立在中間一輛黑色轎車前。最后,車門打開,一個中年男子攙扶著一位白發垂朽的老者,緩緩下車。

    “那是秦家族長秦東穆,秦嫣兒的父親。他旁邊那個老者,就是秦老爺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屏住呼吸,見證這一幕。

    只見秦老親自走到別墅門前,按響門鈴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”

    門很快開了,是王曉云

    王曉云一見到秦家人,非常熱情,似乎與秦家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老朽前來,拜會陳先生。”

    秦老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“秦伯伯,快進來吧,小凡就在里面呢。還有東穆哥,你也快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王曉云連忙道。

    接著,秦老在秦東穆的攙扶下,登門而去,而其他秦家高層,則根本沒進去,只是肅立在門口,靜靜等待著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的人,無不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這姓陳的,到底是什么人?能讓秦老親自登門,秦東山等人侍立門外。一國元首,也不過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砸舌道。

    “一般小國的元首,都未必有這身份。至少也得是當時五大國級別,而且還得是實權的。”

    歐陽穹在旁邊看著,目光閃耀,心中有個隱約的猜想。

    更多人的,則迅速將消息傳出,向別人證明,這次秦家是動真格的了,不是虛假。

    不管外界如何沸沸揚揚,小樓內依舊一片寧靜。

    秦東穆攙扶著秦老,在后院的角落中,見到陳凡。此時陳凡正躺在一座木竹搖椅上,頭頂是青蔥翠綠的葡萄架,還有藤蔓落下來,陳凡一邊吃著葡萄,一邊悠閑曬著太陽。

    “小凡,有客人來了。”

    王曉云在旁邊提醒道。

    陳凡這時才轉過椅子,皺眉望向老者:

    “我不是說了嗎?你那孫女長的不行,讓你別想得太美,你高攀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之前拒絕,固然是不想落入王家的陷阱,但也與對秦嫣兒不感有關。秦嫣兒固然是絕色大美女,妖嬈禍水。但終究只是凡俗女人。

    而安雅、方瓊、阿秀、雪代沙等人,修煉之后,氣質越發空靈飄渺,皮膚水嫩白皙,宛如姑射神人,每一個都不比秦嫣兒差。

    有這么多大美女,陳凡怎么可能看得上秦嫣兒?

    這番話出來,秦東穆眼中頓時閃過怒色,就想發作。

    秦老是什么人物?秦家是何等大族?陳凡竟然說他們高攀不起?

    但秦老卻咳嗽一聲,低頭道:“陳先生,以您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,小女若能嫁給您,確實是高攀了。但這門婚約,乃是您生下來前,我與仲國兩人就訂下來的,令母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陳凡詫異。

    旁邊的方瓊、安雅也驚詫。只有王曉云臉色帶著三分尷尬道:“當年我和東穆哥是好友,我們王家與秦家,又是世交,也確實曾指腹為婚過,只是...”

    只是什么,在場眾人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隨著后來,王曉云帶著陳凡等人,叛出王家,混的不如意。秦東穆又成為秦家家主,秦嫣兒出落的越發美麗,稱為燕京第一女神,自然沒有誰再提這件事。

    但現在不同,陳凡如日中天,為神榜第一,連秦家都得巴結他,自然用這個由頭上來攀上來。

    陳凡啼笑皆非,搖頭道:

    “秦老頭,指腹為婚這種事,你別拿出來說,我陳凡豈是受這些約束的?更何況,我已經有女友了,很快就要訂婚,到時候,我會為她舉行一個最盛大訂婚宴,你的好意,我心領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邊說,一邊指了指方瓊。

    方瓊滿臉繼續羞紅,低下粉首。

    盡管秦東穆等人,非常氣惱,但看了看方瓊的容貌,也不得不心中承認。單論美貌,方瓊并不比秦嫣兒差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以為,秦老會就此退去時,沒想到老者沉吟片刻,緩緩道:

    “這個無妨,陳先生可以同時娶兩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場震動。

    連那些跟著來的王家人,都目瞪口呆,秦東穆更是不敢置信。自家老爺子,這是讓孫女去做陳凡的小老婆?這能是堂堂秦家老族長口中說出來的話?

    “老爺子,你這開玩笑的,哪有人能娶兩個老婆。”

    陳恪行第一時間搖頭。

    他性格古板,完全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以陳先生今時今日之地位超然于世,凌駕諸國。世俗的法律,哪還能約束陳先生?”秦老斬釘截鐵的道。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在場的王家眾人一陣窒息。

    到了現在,他們終于感受到陳凡的身份地位,那是堂堂燕京五大族之一的秦家,都恨不得將掌上明珠塞入陳凡懷中,做小老婆都無所謂。

    王城等人是滿滿的羨慕嫉妒恨,而王克勤與王仲國則對視一眼,看到對方眼中的震撼:

    ‘姓秦的這是來真格啊,他根本不是借刀殺人,而是要把整個秦家,壓在陳凡身上!’

    想到這,王仲國心中莫名閃過一絲悔恨。

    莫非,他真的做錯了?

    當秦老走出小樓時,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什么,但僅僅看他臉上的滿面春風,許多人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消息迅速如閃電般傳播開來,整個燕京震動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o貓撲中文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