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15章 他是陳北玄

    秦家與王家,即將聯姻。

    秦老將自己最疼愛的掌上明珠,燕京第一美人秦嫣兒,嫁給王家的一個不知名小卒。就在許多人以為,這只是一個玩笑的時候,現實讓他們大跌眼鏡。

    “我草,秦家這是要與蕭家不死不休啊。”

    “秦嫣兒早就被蕭家內定成媳婦,秦家也一直默認態度。現在突然變卦,莫非秦家與王家,準備聯手硬撼蕭家?”

    “蕭家的實力,深不可測,秦王兩家,未必是蕭家對手啊。”

    整個燕京沸騰了。

    無數人在互相討論著,年輕一輩,是羨慕嫉妒恨,恨不得取陳凡而代之。而老一輩,則憂心忡忡。燕京好不容易,平靜了這么多年,現在要再起爭端。

    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啊!

    緊接著,一個更爆炸的消息傳出,是一個王家后輩流傳出來的。據說秦老不僅僅要嫁孫女,而且秦嫣兒嫁過去,只是做小老婆。那人還有一個大老婆在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聽到消息后,連城府最深的人,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堂堂燕京秦家嫁女,本就是那王家小子高攀了,現在更是嫁過去當小老婆?這哪怕放在百年之前,都是沒法想象的事情,何況是21世紀的現代。

    “糊涂,秦老糊涂了!百年秦家的聲譽,于斯盡毀啊!”

    一些老人長嘆道。

    “嘖嘖,這秦老頭真是腦袋暈了。將自己的孫女,堂堂燕京第一美人,嫁給一個不知名小子當小老婆,虧他能想得出來,這是要把蕭家往死里逼。表示,自己寧愿將孫女嫁給人當小老婆,也不給蕭家嗎?”

    許多與秦家有仇的,都紛紛搖頭冷笑。

    更多年輕一輩,則捶胸頓足,羨慕的眼睛都噴出火來。

    堂堂燕京第一美人,給人當小老婆。這個滔天艷福,數百年未有啊。

    接到消息的張宇等人,都如中石化般。

    “這秦家到底在什么瘋癲啊?這在挑戰人類想象啊?”張宇不敢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秦家發什么瘋,但我知道,蕭玄要瘋了。”

    歐陽穹幽幽道

    實際上,蕭玄確實瘋了。

    這位燕京第一公子,年輕一代的領頭人。哪怕接到秦家去求親的消息,都冷靜自若,胸有成竹,戰意濤濤。但等聽到這個消息時,再也維持不住臉上的平靜。

    “啪嗒啪嗒。”

    蕭玄一口氣,連續砸了七八個古董花瓶。每一個都價值千萬,來自宋朝鈞瓷乃至元朝的青花瓷,若讓收藏大家看到,必然要捶胸頓足。

    而旁邊的人根本不敢阻攔,都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秦家,這是在羞辱我們蕭家嗎?寧愿逼秦姐姐給那個姓陳的當小老婆,也不嫁給哥哥您。”蕭纖竹氣的渾身發抖,粉拳攥緊。

    蕭玄停下來,長出一口氣,雙眼通紅如赤道:

    “我要立刻去見爺爺,面呈此事。你們給我查,查到那王家小子的所有身份,我要讓他,后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眾多蕭家下人,連忙低頭。

    不止是蕭玄,無數人都在打探陳凡的消息。不過更多人是幸災樂禍。因為他們知道,蕭家是絕對不會放過陳凡的。也許蕭玄一時拿秦老、王家沒辦法。但動一個陳凡,卻是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“那個王家小子,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斷言道

    而等秦老回到昆明湖畔的別墅時。

    秦天頓時闖了進來,大聲叫嚷道:

    “爺爺,你瘋了,竟然要把姐姐嫁給那個姓陳的小子,而且外面還說,他已經有女朋友了。讓我姐姐去當小老婆,簡直是開玩笑般,您想讓我們秦家淪為燕京笑柄嗎?”

    秦嫣兒跟在身后,也眼中閃耀著羞怒。

    她可以接受家族安排,嫁給陳凡。

    這是世家聯姻的常態。但不管對方生活多么糜爛,她秦嫣兒也應該是陳凡名義上的唯一妻子才對,無論陳凡在外面怎么玩,回到家,也應該尊重秦嫣兒。

    但現在卻公開說,讓秦嫣兒當陳凡的第二個妻子,這簡直要把秦嫣兒所有的名譽都毀掉。她簡直不敢想象,那些閨蜜們、朋友、同學乃至所有認識的人,在怎么嘲笑她。

    嘲笑她這個燕京第一美人,秦家嫡女,卻給別人當小老婆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是這樣想的?”

    秦老目光掃過別墅中,其他的秦家高層。

    秦東山、秦東來、秦東風等人,雖然一言不說,但臉上也壓抑著不滿,顯然對秦老獨斷專裁,強行把孫女下嫁給陳凡,非常不理解。便是秦東穆,都抿嘴不言。

    “哎,別人不理解,我沒想到,連東穆你也不懂,真是讓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秦老顫抖的站起來,拍著桌子,眼中全是怒其不爭之色。

    “爸,爸,您別生氣。您想給嫣兒女婿,咱們都聽您的。只是大家對您要把嫣兒,嫁給王家的一個小子,而且還是當小老婆,這太過分了。而且為此得罪蕭家,值得嗎?”

    秦東穆趕緊來扶住他的手臂,略帶不滿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還是不懂!”

    秦老搖了搖頭,忽然開口道:“東穆,你認為,憑你爸我今時今日的地位,當今世界,還有多少人,能夠讓我去,親自登門拜訪,折腰行禮?”

    “這?”

    秦東穆一愣。

    他之前只顧著生氣,到沒想到這些。現在忽然想來,秦老確實從頭到尾,都對陳凡畢恭畢敬。這很不對勁。

    畢竟秦老可是堂堂燕京五大家族的老族長。便是放眼華夏,都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。除了蕭家背后,安哥傳說中的燕山葉家外,幾乎無人能讓秦老這般對待。

    而比蕭家還大的,估計就是當世大國的元首級人物了。

    “難道,王曉云的那兒子,有什么來頭?”

    秦東穆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但死活都想不出來,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他再怎么奮斗,哪怕成為華國首富,乃至世界首富,也不應該讓秦老如此恭敬啊。

    “他姓陳!”

    秦老閉上眼睛,用很失望的語氣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姓陳?”

    其他秦家高層,與秦天等人都疑惑不解。這個消息,大家不是早就知道了嗎?怎么現在秦老還提,莫非其中有什么玄機?

    秦嫣兒滿眼的淚花,此時也微微一愣,心中奇怪,莫非那個陳姓小子,身份非常不簡單?

    “您說的是”

    而此時,秦東穆終于想到了,猛的身影一震,雙眼射出不可思議的光芒道:“他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“什么,陳北玄?”

    當這個名字道出的時候。

    整個大廳內,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如今世界,陳北玄之名,如天上的太陽,高高在上,與諸多大國比肩而立。秦家終究是大家族,怎么會沒聽過陳凡的名頭。

    敗日國,壓俄國,戰歐盟,這每一件事情,都如同神話般。

    “是了,事了。年紀輕輕,二十多歲,又姓陳,地位又如此超然,除了傳說中的陳六國,還有誰。”秦東穆一拍巴掌道。

    其他秦家高層,更是滿臉駭然。

    這可是陳六國啊!

    當今世界第六強者,一人敵國的存在。與歐盟、俄國、日國相比,區區秦家,又算的了什么?便是把燕京五大家族綁起來,都抵不上一個陳六國。

    王家不懼怕陳凡,那是因為他們依仗自己有血緣關系,不懼陳凡報復。但秦家之類,哪敢對陳凡有半絲不敬,這可是真正天上的大人物!當世一人。

    秦天更是激動的跳起來,不敢置信道:

    “他就是陳北玄,我的天?他是我偶像啊!”

    在場中,只有秦嫣兒愣在當場,吶吶道:“小弟,陳北玄是什么人?怎么看你們,好像都認識的樣子?”

    秦嫣兒只是個女孩子,對打打殺殺之類并不關心。而且家族的核心,也不會將這些消息告訴她。

    “他可是當世最強者,據說曾經一個人,打敗了日國的旅團,嚇得日國首相三天不敢出門。斬了俄國北方軍區司令,一路殺到莫斯科,逼得大帝求和。之后更萬里追殺,拆了歐盟一支艦隊,歐盟都拿他沒辦法。你說這種牛人,強不強!”

    秦天興奮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不止,他前不久,剛逼得美國低頭。據說當著美國兩三位上將的面,把一座島嶼炸沉了,讓美國都拿他沒辦法,更登上了神榜第一,成為名副其實的陳六國。”

    秦東穆開口道。他的消息更全面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秦嫣兒已經傻了,如聽天書般。

    她本以為,那個陳凡,可能是某個超級大家族的繼承人,又或者非常有能耐的商海精英,但萬萬沒想到,確實什么陳六國。這聽起來,仿佛電影里的超人啊。

    “爸,我現在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秦東穆猛的抬頭,雙眼放出熾熱的光芒:“蕭家有燕山葉家做靠山,穩居燕京第一大家族。但陳北玄在神榜之上,可是超過葉擎蒼的。我們秦家若能得到他支持,區區蕭家算什么?便是登頂華國第一大家族,都未必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秦老點頭額首,目光掃向秦嫣兒道:

    “嫣兒,不要怪爺爺。嫁給一個蕭玄算什么。蕭玄四十年后,可能才成為蕭家族長,躋身華國高層。而陳北玄一人,就是當世大國,與俄國、日國比肩。你嫁給他,哪怕僅僅是當小老婆,就足以超過一國總統夫人,登臨世界之巔,享受無上榮光現在的關鍵是,陳北玄未必要你啊。”

    秦嫣兒低頭不言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發現,自己竟然也會有投懷送抱卻沒人要的一天。

    但是世界之巔啊,確實好誘人!

    秦嫣兒美眸深處,有一絲絲渴望溢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