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17章 是他?

    蕭玄不是蠢人,恰恰相反,他很聰明。

    秦家與王家結親,秦老要將孫女嫁給陳凡,這一切的一切,顯然都在針對蕭家。想要破局,不是掀起三家戰爭,而是把關鍵人擊殺掉,這樣局勢自破。

    誰是關鍵者?

    自然是‘陳凡’!

    王家因他而提親,秦家因他而嫁女,外人因他而嘲笑蕭玄。殺掉陳凡或驅逐陳凡,秦王兩家聯手之局,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有什么樣的身份背景,能夠讓王老力推你,能夠讓秦老爺子,不惜將嫣兒嫁給你當小老婆。你可能是某個地方豪族的繼承人,也可能出自東南林家那樣的隱世大族。但這些都沒用,蕭家的力量,是你永遠沒法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蕭玄眼中帶著一絲傲然。

    蕭家,燕京第一豪門!便是放眼華夏,都是排名前五乃至前三的超級大家族。強如當年東南林家,都未必如蕭家,何況區區一個陳凡呢?

    “我給你最后一個機會,要么離開燕京,再也不回來。要么,武叔會打斷你四肢,將你拋下北山。”蕭玄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西北武家,武勝河?”

    陳凡沒再看他,反而目光掃在了中年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中年男子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“聽說你和霍殿堂齊名,三年前就排在了天榜第八位。一身怒龍拳,霸道無比,可于十丈外碎金鍛鐵,更踏入了化境中期?”陳凡再問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武勝河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武勝河,那就應該知道我是誰。更應該知道,不能讓這人來威脅我。我平生,最受不得人威脅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誰,小主人下令我殺誰,我就殺誰。”

    武勝河眼皮紋絲不動,如同老僧入定般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打斷他四肢,扔下北山去。”

    蕭玄再不勸解,拋下一句話,就轉頭而去。

    他對武勝河有信心,這位大高手,是十數年前,蕭老從武家中拉攏而來。若非蕭家曾對武家有恩,未必能招攬到武勝河。

    武勝河入蕭家以來,打遍燕京,橫推各大家族,幾無敵手。一身怒龍泉出神入化,戰力非凡。化境中期僅僅是他不愿展現真正實力罷了。論能耐,甚至足以踏進化境巔峰,躋身暗榜。

    ‘你哪怕是不出世的神境孫子,不過才二十歲,再強大,能強到哪去?化境宗師撐死了,強如葉依人,也僅僅剛入宗師罷了。至于打死之后,一切后果,我蕭家都能承當得起。’

    蕭玄走著,目光中閃耀著智珠在握的光芒。

    為了一個女人,去得罪可能的神境強者或隱世大族,蕭家眾多高層未必會答應。但假如蕭玄已經把人殺了,造成事實,蕭家肯定會力保他,不讓他受傷,畢竟他可是蕭家未來的頂梁柱。

    “一步、兩步、三步...”

    蕭玄每走一步,就在計算著。在他記憶中,武勝河出手,從來沒有超過十步的時間,就解決對手。

    “十步!”

    當蕭玄第十步邁出去的時候,啪嗒一聲,一個人砸在了他旁邊。

    蕭玄自信滿滿的看去,然后瞬間整個人化作了雕像。

    落在他腳旁的人,不是陳凡,而是武勝河!

    縱橫燕京,橫推大族無敵的一代宗師武勝河,此時額頭上現出一個血洞,這道拇指粗細的血洞,直接貫穿了武勝河的頭顱,將他硬生生斬殺。

    一代大宗師武勝河,就這樣十步之內被殺了?

    蕭玄不敢相信,但卻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在你走的這十步之中,武勝河出了九拳,沒有近到我周身三丈內。我還他一指,他就死了。”陳凡從身后走來,與蕭玄并肩而立,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蕭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武勝河已經是化境巔峰的人物,能夠一指擊殺他的,除了傳說中的神境外,再無他人。而神境之中,如此年輕,又姓陳的東方人,似乎只有一個...

    “陳北玄?”

    蕭玄艱難的扭過頭,澀聲道。

    他千算萬算,卻沒有算到。對手竟然是傳說中的陳北玄。那可是真正以一敵國的大人物啊,便是強如蕭家,在陳凡面前,也如幼稚兒童般,不堪一擊。而他蕭玄與陳凡相比,那更是螢火對比皓月般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你不該站在我面前的。我這人,一向恩怨分明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笑,露出滿口潔白的牙齒。

    當秦嫣兒匆忙趕到北山腳下的時候,只看到一輛救護車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蕭玄被陳凡打斷了四肢,拋下了北山。要不是北山上的眾多護衛,及時將他救下,恐怕蕭玄已經當場身亡了。但哪怕這樣,四肢盡斷,以現代科技,也得在病床上躺三五年。

    “宗師尚且不可辱,陳北玄為當世第一人,神境巔峰,焉能輕辱?蕭玄錯了,他以為蕭家能夠庇護住他,卻不知道,哪怕蕭老當面,都未必能嚇住陳北玄。”

    跟在秦嫣兒身旁的葉依人,微微搖頭,眼中毫無惋惜之色: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在山上的,不是陳北玄,而是一個普通人,恐怕躺在這里的,就是那人,而不是蕭玄了。這就是力量的區別,陳北玄的拳頭比蕭家大,最終倒下的就是蕭玄。”

    秦嫣兒一眼不發,只是低著頭,似想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蕭玄被人四肢打斷,扔下北山去!

    這個消息,迅速如同炸彈般,在燕京上流社會,掀起了滔天巨浪!

    蕭玄是什么人?蕭家第三代的嫡系,蕭老最疼愛的外孫,燕京第一公子。他的身上,籠罩著無數光環,宛如天生的皇子般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在燕京,幾乎橫著走的存在,竟然被人打斷了四肢?誰有這個膽量?誰敢如此放肆?這是要和整個蕭家不死不休嗎?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后,無論是歐陽穹,還是張宇等人,都瞠目結舌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是誰出手的?”普拉達少女顫抖著道。

    “是王家的那小子。據說蕭玄帶人去找他談判,結果侍衛死了,蕭玄被打斷四肢,扔下北山,差點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歐陽穹面色前所未有凝重道。

    燕京各大家族,雖然歷來斗爭激烈。但像陳凡這樣出手狠辣著,從未有過。他打斷了蕭玄的四肢,蕭家哪怕不和他計較,都沒辦法了。

    ‘自尋死路啊。’歐陽穹搖頭暗嘆,心中為陳凡悲哀。

    而張宇,眼中已經露出快意之色:

    “哈哈,這小子自己作死,不用張爺我出手,蕭家怎么可能會放過他!”

    而接到消息的,其他家族,都反應不一。

    李家、韓家、慕家等一線世家,都大為震動,拼命派手下出去打探。那個王家小子,到底是何妨神圣,竟然敢打斷蕭玄的四肢。

    “這是公開打臉蕭家啊!咱們華國,什么時候出了這樣一號猛人?”

    韓家眾多高層在臺上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認為,陳凡死定了,蕭家的報復,豈是什么人都能扛住的?

    而韓俊圖坐在下面,眉頭微皺。這種形式風格,又姓陳,怎么感覺和自己曾經見過的某人,比較相似啊。

    ‘不會真是他吧。他要是來燕京,整個京城都會被他掀翻了天!’

    韓俊圖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至于王家,已經在拍手慶幸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借刀殺人之策,終于成功了。這下蕭家再無退路,必須要和陳凡死磕到底。”王城連連叫好,最近一系列的策劃,都是出自他之手。

    王克勤等眾多王家高層,紛紛點頭贊許。

    老太太薛紅梅更是冷笑道:“小城做得好,最好蕭家徹底把那個小雜種滅掉,讓老太婆能多活幾年。”

    只有老爺子王仲國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雖然計劃進行很順利,但借刀殺人之策只能用一次。事后陳凡必然會醒悟過來,從而遠離王家。這種計策,哪如秦家那樣,用親情、愛情籠絡住陳凡,讓陳凡徹底為王家賣命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。如果我當年對曉云好一點,現在未必不能依靠陳凡,將王家帶到燕京第一大族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王仲國雖然嘴上可惜,但眼里沒有一絲悔恨。

    他這樣智謀源深的老者,從來不會后悔當年的事情。至于陳凡若知道了,會不會報復,王仲國從未擔心。

    畢竟無論如何,陳凡總是他的外孫,王曉云更是他親女兒。陳凡難道能下狠手,把王家鏟平不成?

    而在蕭家之中,已經怒火沖天。

    “這是在公開挑釁我們蕭家,挑釁老爺子的威嚴,必須強力鎮壓下去。派出所有家族供奉,請動一切能動用的力量,把那個王家小子,從地球上抹去!”

    蕭長風狠拍桌子道。

    其他蕭家高層,也都群情鼎沸。

    蕭家稱雄燕京數十年,什么時候,遭遇過這樣打臉了?家族繼承人,竟然被當眾打斷四肢,這是對蕭家最大的挑釁!

    蕭老爺子坐在首位,雙眼緊閉,似與世無關。

    有人小聲提出,是不是該打探一下陳凡的身份,畢竟武勝河陪著蕭玄去了,連大宗師武勝河都消失不見了。可見陳凡的實力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“管他是誰,天王老子來了都沒用。大不了,讓老爺子去請動葉家,有葉家出手,這華夏,誰能抗衡!”

    蕭長風激烈的揮舞雙手道。

    眾多蕭家高層盡數點頭,表示贊許。

    而這時,有一個侍從,敲門而入:

    “老太爺,之前小少爺命人打探的消息,已經出來了。那個王家的人,名叫陳凡,出自江南省金城,還有一個名字,叫陳北玄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滿場死寂。

    蕭長風的雙手直接僵在空中,便是連老僧入定的蕭老,也猛的睜開眼睛,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:

    “什么,是他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