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26章 天人

    似黑非黑,似白非白的混沌雷光,宛如帶著天地初開的一絲毀滅神雷般,擁有湮滅一切的力量,這是只有五行仙宗高階金丹修士,才能施展出來的絕世道術。

    在真正金丹修士手中,一擊足以毀城滅地,便是偌大的燕山,也可以彈指化為齏粉。

    陳凡雖然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威力,但也恐怖至極,地仙之下,根本無人能擋,便是真正的地仙,也有隕落之險。

    “吒。”

    葉擎蒼神情無比鄭重,根根白發豎直如神劍,晶瑩剔透的地仙寶體中,綻放出萬道霞光,一道道竅與神藏開啟,釋放出恐怖的能量。

    在那剎那間,他全身的力量凝聚唯一,仿佛化作一個元點。

    這個元點在體內氣走十二重樓,穿過五臟六腑,然后融入到神魂紫府中,一直到天靈,仿佛躍躍欲試,要打開天門,一躍而出,從此蛻凡成仙般。

    “哐當。”

    一道璀璨的血芒平地炸起,葉擎蒼將全身的力量融入到血痕短劍中,化作一道貫穿天地的血紅,直直迎向混沌雷光。

    “開!”

    葉擎蒼白發如怒,氣血沸騰,力量氣勢達到了此生巔峰。

    混沌雷光,足有大腿粗許,帶著恐怖的能量,轟然砸在了血芒之上。只見血芒就像玻璃般,寸寸炸裂,把葉擎蒼籠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等雷光閃過后,才現出葉擎蒼的身形。

    葉擎蒼身形暴退數十米,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幾乎盡數湮滅,只剩下赤紅色的戰甲與手中短劍,而露在戰甲之外的地仙寶體,肩膀、胳膊部分的血肉全都消失,露出一絲晶瑩剔透的玉骨。

    他竟然沒死,雖然受傷,但依舊有戰斗力。

    “再來!”

    葉擎蒼戰意如怒的狂吼。

    隨著他呼吸之間,澎湃的天地元氣灌入體內,絲絲血管、肌肉開始浮現,它們在快速的修復寶體。這些新生長的肉身,似更加強大,顯然葉擎蒼在進行一種蛻變,一股動人心悸的氣勢,從他身上浮現。

    地仙之身的恢復力,雖然遠不如青帝長身體與血族之身,但也遠超凡人。

    “能擋得住我的小五行神雷,看來你那件靈甲,至少也是中品靈器啊。”陳凡淡淡一笑,眼中無喜無悲:

    “葉擎蒼,你想借我道法,天雷煉體,從而突破地仙,那就看你有沒有這能耐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陳凡再震雷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比之前粗上一倍的巨大雷柱,再次降落。這雷柱經過虛空,連天地似都無法承受,無數元氣如海水般沸騰,被憑空蒸發,現出一道真空通道來。

    “再開!”

    葉擎蒼血芒橫天,他手中的黑色短劍,以及身上的戰甲,開始綻放出一道道血痕,這些血痕宛如古老神秘的道紋般,釋放出無窮威能,甚至血痕連在一起,威能倍增,顯然是一套完整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葉擎蒼更慘。

    他身形下墜上百米,一口靈血噴出,身上無一完整之處,便是靈甲與手中的血痕短劍,都開始光芒黯淡起來。五行神雷的威力太恐怖了,便是上品靈器,也沒法多次硬扛。

    但葉擎蒼不怒反喜,眼中赤芒越發旺盛,蘊藏在他體內的氣勢,就仿佛即將升天的怒龍,只差掙脫最后一道枷鎖。

    “第三擊!”

    這一次,陳凡再無留手。

    澎湃的真元,如潮水般灌入法器中,五雷印似長鯨飲水般將法力吸凈,然后天空中的雷云,盡數化為五色,降下來五道如水桶粗的雷柱,這五色雷柱瞬間合二為一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沒法想象這一擊,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眾人眼中,只剩下那最后一道,混沌無名的雷光。那仿佛能將整個山峰都夷平的力量,已經超越了凡俗,達到了仙人的層次。

    “恐怕只有神靈,才能施展出這樣恐怖的一擊吧。”

    古伽上師吶吶自語。

    奧列格等人,也目光凝重,心中驚懼。

    而眾多燕京世家子弟,甚至有心靈脆弱者,早就跪在地上,向陳凡叩首,敬畏他宛如敬畏神明一般,至于張宇更是嚇得抱頭縮在角落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百年修煉,就在今朝,給我開!”

    葉擎蒼目光凝如神劍,帶著永不動搖的意志,躍躍欲試的神魂,更是只差半步,就跳出天門,從此海闊天空,蛻凡成仙的力量。

    嗖嗖嗖。

    一道道護身法器與地仙靈符,從他身上飛出。這些法器,至少都是上品法器,甚至有幾件,乃是靈器級別。

    觀戰的眾多華夏強者們,捶胸頓足,義憤填膺。

    這些法器與靈符,全是葉擎蒼與昆侖這么多年搜刮來的,這次一口氣用出,可以說半個華夏修煉界的家底,基本上都空了,他們內心,怎能平靜?

    葉擎蒼此時,全身籠罩在五彩華光之中,足足有數十道法術護符護身,便是用幾十枚導彈轟擊他,都未必能炸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水桶粗細的混沌雷柱,無可阻擋,勢如破竹。

    無論是一道道防御法術,還是一件件護身法器,在這道雷柱面前,瞬間土崩瓦解,根本不堪一擊。只有那幾件靈器,能勉強支撐一下,但僅僅是彈指之間,然后就被雷柱湮滅于無形。

    “嶗山宮的九霄印,神雷派的御雷真符,上座部佛教的十二天王佛珠...這些可都是千年以來,赫赫有名的地仙法寶,竟然都擋不住陳北玄一擊?如此看,豈不是說,他這一擊,能斬地仙了?”

    有目光銳利者,一一念出各件法器來歷。

    其他人,無不面色狂變。

    這么多法寶在身,便是一個普通人,都可以力敵神境,但在陳凡面前,卻被摧枯拉朽般碾碎,而強如地仙的葉擎蒼,不知能擋得住這一擊?

    眾人心中無底。

    葉家、昆侖、各大燕京大族,更是心中揪起,無不瞪大眼睛,緊張望去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。”

    只見葉擎蒼身邊的五彩光罩,在雷柱面前,如同脆弱的玻璃般,只是支撐剎那間,就盡數被摧毀,到最后,雷柱生生印在了葉擎蒼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水桶粗的雷柱,直接把一道血芒,從天空中打落,直接砸在了燕山主峰上,整個山頂,都被恐怖的雷光給籠罩住。

    等雷光散盡,眾人望去,無不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只見足有數百米高的燕山主峰,此時竟然被憑空削去一截,整個山頭都消失不見,少了數十米。山頂截面光滑如鏡,沒有任何植物、草木、碎石等等,地面呈現出琥珀色,晶瑩剔透,就像被火焰灼燒過一般。

    “太恐怖了,太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一擊削平山頭,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哪怕再強大神境強者,面對這樣的力量,也會心生畏懼。這是天威!只有老天爺才能掌握的力量,現代科技,除了核武之外,無任何武器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葉擎蒼呢?”

    更多人瞪大眼睛,緊張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到被削平的山頂上,有一個巨大的坑洞,坑洞中躺著一個血色身影,他仿佛遭受了不可彌補的重創,周身的光芒黯淡,一身血痕戰甲,更發出陣陣哀鳴,竟然咔嚓咔嚓的碎為數塊,而他手中的血痕短劍,更已經當中斷為兩截。

    “葉擎蒼敗了?”

    黃金祭司不敢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他贏了?我們要見證千百年來,最偉大的神跡!”

    俄國老者奧列格渾身劇震,眼中赤芒暴漲,顫抖著聲音道。

    其他神境也都目現精光,緊緊的看著那道血色人影,連陳凡也眼睛微瞇,似沒想到。

    一秒、兩秒、三秒...

    就在眾人以為,葉擎蒼徹底死去時,只聽一聲長長的舒氣聲。

    那個赤色人影,緩緩從地面上爬起來,他渾身上下的衣服、戰甲全部破碎,身上處處是傷,甚至里面的玉骨和五臟,頭發、胡須、眉毛等,更是盡數被天雷湮滅,氣息無比微弱,仿佛馬上要死般。

    可是葉擎蒼絲毫不以為意,反而在笑,暢快的笑,酣暢淋漓的大笑:

    “苦修百年,終于踏出這一步——開門見山,此山是昆侖!”

    說完,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。

    一根根烏黑濃密的頭發,從葉擎蒼的頭頂,快速長出。隨著他呼吸之間,澎湃的天地元氣,宛如燕投懷般,向他體內涌入,到最后,更形成一道浩瀚的云氣風暴,如同長龍般,直射九霄。

    方圓十里,天地云動。

    恐怖的風暴在整個燕山醞釀,周圍觀戰的人,被這些風暴吹得七倒八歪,幾乎無法站立,驚駭萬分,而風暴的中心,正是葉擎蒼。

    他背著雙手,從地面上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手臂、胳膊、大腿、胸膛,一處處受傷的地方,迅速長滿了新的血肉,以至于到最后,光滑如心,冰肌玉骨。天地元氣,更凝練成一襲黑色長袍,將葉擎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此時的葉擎蒼,黑衣黑發,渾身籠罩在赤霞中,無比年輕,好似二三十歲的青年,甚至比葉北辰與葉南天還要青春年少,劍眉星目,氣息飄渺。

    葉擎蒼站在虛空之中,沒有動用絲毫神通法術,就憑空而立,仿佛天地將他托起。他一舒一展之間,都與整個天地契合,不分彼此,充滿著無與倫比的道韻,舉手投足間,似能帶起無窮力量。

    “天人...”

    有人艱難的說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