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30章 一劍斬斷塵與非

    從天上降下來白衣少年,竟然是陳北玄?

    那剛才墜入燕山之中的失敗者,豈不就是天人葉擎蒼了?

    葉擎蒼敗了?堂堂千古未見的陸地神仙竟然敗了?這怎么可能?這不符合邏輯與常理啊!自有古籍記載,數千年以降,從不曾聽說,凡人能戰勝神仙的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,葉天人不會敗的!”

    蕭家眾人連連搖頭,蕭老更是再也維持不住臉色,滿面駭然。至于葉家、昆侖等人,更是心中痛苦,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葉擎蒼坐鎮華夏數十年,高居神榜第一,乃是不敗神話!

    今天,這個神話敗了,敗給了陳凡。這對白虎、朱雀、青龍等人的沖擊,簡直沒法想象。尤其是葉家的許多子弟,更是哭泣出來。葉南天與老青龍更是身形一晃,化作一道血芒,向燕山深處沖去,查探葉擎蒼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贏了?”

    黃金祭司艱難的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葉天人已經晉級神魔,擁有移山倒海的力量,竟然還敗給了陳北玄?著實不可思議,無法想象。這便是神話傳說中,都不曾記載啊。”

    古伽上師合什,平靜如水的某種滿是震撼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神境,盡數沉默不語。他們剛剛見證了一位地仙的誕生,然后這個地仙就被當眾打敗了。讓這些神境心中,都產生迷茫。如果連地仙都可以被擊敗,那他們苦苦追求上千年,夢寐以求晉級的這個境界,還有什么意義?

    而北瓊派這邊,則是沸騰如汪洋大海般。

    “老師贏了!老師贏了!”

    阿秀跳起來,嬌聲歡呼。

    王曉云、方瓊、安雅眾女,也都滿臉喜悅,無法克制。她們之前擔心到極點,哪怕對陳凡再有信心,但對面是一位地仙啊!這不是人,是神仙!是圣者!是佛陀!

    結果沒想到,連地仙都敗在了陳凡手中,今日之后,還有誰敢來招惹北瓊派與陳家?

    “我就說了,以老師的能耐,豈是區區地仙能敵?”

    華云峰撫須長笑。

    而旁邊謝言眸光一閃,他總算明白,陳凡為什么看不起藏劍上人的《九離劍經》,隨手甩給他了。“連地仙都不是主人對手,地仙修煉的功法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相比起沸騰如海的北瓊派這邊,諸多燕京大族就坐蠟了。

    秦家本應該高興,但此時卻發現高興不起來。剛剛他們還緊急派人去聯絡葉家,能不能將秦嫣兒嫁給葉北辰之子。但現在,峰回路轉,陳凡竟然贏了,那秦家之前的所有苦功,盡數白費了。

    “哎,可惜啊,棋差一招。老頭子怎么就沒忍住呢!”

    秦老連連拍大腿惋惜。

    而旁邊秦家家主,秦國超則面現尷尬。就是他剛才力主,要向葉家祝賀的。但誰能想到陳凡力敗地仙,驚爆一地眼球。

    王家這邊,倒是稍好一點。

    王城雖然臉色難看,但還是強笑道:“表弟贏了,對我王家也是喜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陳凡勝了,他終究是我王家人。今日之后,我王家就要取代蕭家,正式成為第一大族了。”王克勤拱手,向王老爺子賀喜。

    其他王家人,也心情無比復雜。

    一邊,他們看不起陳凡,恨不得讓葉擎蒼打死陳凡。另一邊,他們又渴望借助陳凡的力量,壯大王家,這種糾結的心態,讓眾人臉上,都一片古怪。尤其是老太太薛紅梅,更是像吞了只蒼蠅樣惡心。

    “小凡不愧是我王家出的麒麟兒啊。”

    王仲國輕撫長須,滿眼都是贊賞,絲毫看不出之前對陳凡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陳凡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他此時一身白色的中檔休閑服,竟然沒有半點破碎。可見陳凡在戰斗中,還未出盡全力,否則必然保護不住衣服。

    知道這一點,眾多神境越發低頭恭順。

    “我等拜見陳天人,恭賀天人大敗葉擎蒼,成就萬古未有的神話,今日登頂世界之巔!”

    一位穿著道袍的老者,上前恭賀。

    他名叫長春道人,是著名的終南山煉氣士。曾與李長生齊名,不過長春道人鮮少出中南山,與世無爭,只修道法,沒想到今日竟然出世。

    “恭賀陳天人!”

    奧列格、黃金祭司等人,也齊齊躬身祝賀。至于古伽上師,此時哪還敢提什么為師弟報仇?便是陳凡在他面前,踏滅了婆羅門,估計古伽上師都得笑臉相迎,說滅的好!

    一入地仙圣者,便可稱天人。陳凡雖不是地仙,卻勝似地仙,尊稱一句‘陳天人’,也無可厚非。

    陳凡點點頭,淡淡道:

    “葉擎蒼雖敗,但華夏依舊有我。今日之后,我當坐鎮東方,任何神境,不可在東方擅自撒野,違者,殺無赦!”

    “是!謹遵天人法旨。”

    古伽上師等人聞言劇顫,慌忙拜下。

    葉擎蒼之前雖然威震華夏,但不買他面子的,大有人在。李長生等人,就曾匯聚七大神境,聯手圍攻葉擎蒼。至于其他國家的神境,更是橫行霸道,絲毫沒有顧忌。

    但現在,陳凡于九空之上,拳敗地仙!

    再加上他一連屠滅了近二十位神境的赫赫兇威,地球之上的神境,幾乎被他屠了一半。他此言一出,誰敢說半個不字?

    ‘今天回去后,老子離東方有多遠逃多遠,這輩子就不踏足東方領土了。并且得約束手下弟子,讓他們遇見華國人,得躲著走!’

    黃金祭司等人,心中惴惴不安,生怕陳凡嫌麻煩,一口氣把他們全殺了,這樣就永解后患。

    還好陳凡沒他們想的那樣喪心病狂。

    這時,葉南天抱著葉擎蒼的身體,遙遙飛來。眾人這時才看到,堂堂地仙葉擎蒼,竟然胸口現出一個巨大的窟窿,那赫然是個拳印,驚心動魄,窟窿中還溢出一道道赤霞與精氣。

    無論是葉南天,還是葉家眾人,都臉色難看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葉道友未死,地仙之身的恢復力,遠超你們的想象。以葉道友的傷勢,最多兩三年就可修復。”

    陳凡語氣平和說道。

    葉南天這才臉色稍緩。

    這時,陳凡轉頭望向葉家眾人:

    “葉道友雖與我約戰,但只是論道切磋,而非生死之爭。今日之后,昆侖與葉家,當依舊坐鎮華夏,擅犯葉家與昆侖者,如犯我北瓊派,我必殺之!”

    陳凡這話,看似對葉家人,其實是說給旁人聽得。

    不少對葉擎蒼有極大仇恨,當年被抄沒宗門的人,本來想乘火打劫,聽到陳凡這話,不得不強行按下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之后,陳凡目光掃過蕭家。

    蕭家眾人,一片驚懼。尤其是蕭纖竹等小輩,更是臉色煞白。

    陳北玄睚眥必報之名,天下皆知。誰惹上他,動輒殺人滅族。蕭家請了葉擎蒼來對付他,陳北玄能放過蕭家?

    “陳天人,這事全是老夫一人所為,我愿承當全部責任,請放過蕭家其他人!”

    蕭老微顫著,躬下身子。

    他已經九十余歲,滿頭白發蒼蒼,垂垂老矣,此時卻向一個二十歲的少年乞求。無論是蕭長風還是蕭纖竹等人看了,心中都一片悲涼與憤怒。

    周圍諸多燕京大族,更是心中戚戚。

    連燕京第一世家的蕭家,都得在陳凡面前低頭,今日之后,誰還敢對陳凡有半點不敬?王家眾人,更是趾高氣昂起來,仿佛已經坐上了第一家族的寶座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以為,陳凡要雷霆動怒時。卻見見陳凡淡淡道:

    “蕭玄聽信謠言,當面冒犯我。我斷他四肢,此事就此了結,與蕭家無關!”

    然后在蕭家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陳凡就拂袖離開蕭家,目光看向其他世家。無論任何家族豪門,如李家、韓家、慕家等等,在陳凡的目光面前,盡數低頭俯首,不敢觸犯。秦家人還惴惴不安,陳凡卻一帶而過,仿佛根本不認識般。

    秦老不由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而秦嫣兒更是俏臉一片煞白,死死咬住嘴唇,嬌軀遙遙欲墜。

    最后,陳凡的目光落在王家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恭喜王老爺子,恭喜王大少,今日陳天人力壓天下,燕京各大族俯首稱臣。王家今日,要登臨燕京乃至華夏之巔了。”

    旁邊的人,連忙來恭喜道。

    王仲國城府極深,但也露出一絲微笑。其他王家人,更是滿臉笑容,洋洋得意,仿佛陳凡的所有功勞,都是王家的榮耀般。便是王城,也一臉興奮,打定主意,先抱住陳凡大腿,壯大王家,至于之后的算計,慢慢再來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今日于萬眾之前,大敗葉擎蒼,真是壯大我王家聲威啊。回去之后,我為你大開酒席,擺十里流水宴會,開祖宗祠堂,把你列入我王家族譜中。”

    王仲國與王城等人,笑著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卻見陳凡面色冷峻,雙目冰寒,毫無笑意

    他一拍養劍葫,飛劍轟鳴而出,冷然道:

    “王家屢次欺辱我父母,于背后算計我。看在母親的面,我只斬王家一人。今日之后,我陳家與王家,再無任何瓜葛。若敢再犯,別怪我飛劍不留情!”

    緊接著,歸元劍爆射而出,劍芒瞬間一閃而過,將王城的頭顱斬落。然后在王仲國面前,留下一道長長的劍痕。

    這道劍痕,橫亙山頂,阻斷在陳凡與王家眾人面前,宛如天塹般!

    王仲國霎時間面色鐵青,不敢相信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