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32章 十里長龍

    當世界因陳凡而風起云動的時候。

    北瓊派眾人,早就歡喜的回到北山小樓中。這座小別墅,雖然是王家借助的,但北瓊集團何等財大氣粗,早就把錢付給了王家。并且連續把周圍好幾棟別墅都收入手中。

    北瓊集團笑臉登門,上門買房,并且付世面上兩倍乃至三倍的價格,溫言商量。可是那些北山大族的家主們,哪敢說半個不字?

    陳凡剛剛在燕山之巔,登頂世界。他們在這里,連棟房子都不賣,是準備打當世第一人的臉?

    “小凡,我看到你們一直在買房子,準備做什么?把整個北山都買下來?”方瓊瞪大眼睛,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當訂婚的聘禮。”

    王曉云笑瞇瞇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瓊一下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父母商量過,你們兩年齡也不小,馬上要大學畢業。正好先訂個婚,確定關系。明德和素素也都點頭同意了。”王曉云上來拉著方瓊的小手,滿面笑容道。

    方瓊霎時間俏臉通紅,如同熟透的大蘋果般。

    她本是女強人性格,鮮少會有這種小女兒嬌態,頓時引得阿秀等人連連起哄。

    “云姨,小凡的意見呢?”

    方瓊依偎著王曉云,一邊說著,美眸掃向陳凡。

    “哼,那臭小子要是不答應,我們就把他趕出家門,和他恩斷義絕!”

    王曉云作勢一揮,還真的斬出一片金光來,在地板上劈出一道深痕,更把一座太師椅都劈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媽,你這個...”

    陳凡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王曉云雖然服用了赤炎靈丹,晉升通玄期。但她這種驟得力量,沒法得心應手,一不小心就能破壞。這也是陳凡一直不讓父母修仙的原因。力量必須要有匹配的心境,才能駕馭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只是訂婚而已。我曾經答應你,會許你江山如畫。當真正結婚的時候,我會把整個江山擺在你面前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柔聲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方瓊點頭。

    就在世界動蕩不安,無數國家、黑暗勢力因陳凡與葉擎蒼而驚動,紛紛擾擾的時候。一個隱秘的消息,突然流傳出來,讓燕京為之一動。

    陳凡要訂婚了。

    他訂婚的對象,不是秦家的秦嫣兒,而是一個名叫方瓊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這個方瓊是誰啊?怎么沒聽說過?堂堂當世第一人,陳六國要訂婚,怎么也該找一個頂級大族的嫡女,或者絕世修煉天才,比如葉家的葉依人那樣。”

    有人質疑道。

    葉依人曾經與林破軍,并稱絕世雙驕。被許多老一輩,視為年輕一代,最有希望突破神境的天才。可惜這兩人,在陳凡面前,光芒黯淡,林破軍更被陳凡侍女斬殺。

    但要真給陳凡找個結婚對象,也只有葉依人勉強能擦邊了。

    “據說是陳北玄的青梅竹馬,兩家從小關系密切,所以近水樓臺先得月吧。連北瓊集團,都交給這女孩執掌。”

    另一個女孩子酸酸的道。

    她也是來自燕京某個準一線家族的白富美,平時在燕京,也受萬千公子哥追捧。可是相比起方瓊來,那就差太遠了。

    陳凡如今是地球第一強者,與國比肩的陳六國、陳天人。

    便是大國總統夫人,首相老婆,都不如陳凡的老婆地位尊崇。

    總統、首相的力量,來自于他們的權位,以及背后幾億國民。陳凡偉力歸于自身。一個人站在那,就是一個國家,一個豪門。誰能嫁給她,誰就能站在世界之巔,享受無上榮光。

    哪個女孩不眼紅,不傾羨?

    許多人都在討論方瓊,但同樣有一些人,在背后暗暗嗤笑。

    “秦家打的如意算盤,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。不但沒巴結上陳天人,還得罪了蕭家。那個秦嫣兒,堂堂燕京第一美人,竟然沒人要了,太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你秦家現在想把女兒嫁給陳北玄,當小老婆,人家都不要,嫌你高攀不上呢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秦嫣兒,我就跳樓去,沒臉活在世上。”

    各種各樣的冷嘲熱諷,指向秦家。

    昆明湖畔,秦家別墅中。

    秦家眾人,整天長吁短嘆。尤其是秦嫣兒的母親,更是以淚洗面。秦嫣兒本來是她的驕傲,結果卻因為陰差陽錯,硬生生弄成現在這模樣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當時要是堅持一些,不去求葉家。現在訂婚的,說不定就是我們女兒,而不是那什么方瓊了。”

    秦國超連連后悔拍大腿。

    當時葉擎蒼晉升地仙,所有人都認為陳凡必敗。秦國超同樣如此,于是屁顛顛的跑去葉家那,想要和葉家聯姻。結果最后勝的是陳凡,這個消息自瞞不住,很快流傳出去,秦家瞬間成為笑柄。

    “罷了,我秦家雖然顏面大失,但終究沒損什么力量。只是苦了嫣兒了。”

    秦老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秦嫣兒俏臉蒼白,沒有一絲血色,絕世傾城的容貌,如今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她強笑安慰道:“沒事,爺爺。嫣兒不急著嫁出去,還想多陪陪您們呢。”

    見她這模樣,秦老心中更是歉疚,不由暗暗下定了決心。

    而此時,王家之中,則一片冷寂。

    與半山腰的五號別墅,張燈結彩,熱火喧囂不同。諸多王家人,齊聚山頂,一言不發。等聽到陳凡訂婚的消息后,更是氣憤。

    老太太薛紅梅氣的手都直哆嗦。

    她剛死了最心疼的嫡孫,悲傷的幾天幾夜睡不著覺。而陳凡竟然要訂婚?這不是打她和王家的臉嗎?

    “爸,媽,這個陳凡太過分了。小城從頭到尾,都沒招惹過他,竟然被他一劍斬殺了!我們王家人,什么時候被外人這樣欺負?要知道,大哥大嫂,可就小城一個兒子啊。”

    老二王克山憤憤不平道。

    王克勤聞言,臉色越發低沉,眼中閃過悲怒。至于王城的未婚妻,韓俊麗,在一旁臉色鐵青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陳北玄仗著自己強悍的武力,橫行霸道。不要說其他地方,單單燕京,有多少人看他不滿?大家只是不敢說出來而已,我敢打賭,等到訂婚那天。他們家別墅門口,絕對門可羅雀,哪怕來人,也是大貓小貓三兩只。”

    老三王克峰拍桌子道。

    其他王家人雖然沒說話,但大多也都這樣認為。

    畢竟陳凡雖強,但用武力壓人,怎能讓大家心服呢?大家招惹不起你,還躲不起你嗎?就把你當塊牛糞,躲著走。

    “哼哼,我就看看,到時候那個小雜種訂婚,有誰來恭賀他?誰要是敢來,我王家從此就與他斷絕一切關系往來,以后別登我王家大門!”

    老太太薛紅梅恨聲道。

    見到諸多叔叔伯伯,乃至奶奶都在譴責。本來想開口去參加一下陳凡訂婚宴的,小丫頭王晨晨,頓時閉口不言了。

    只有坐在首位的王仲國,眼眸中閃動一下,似有悔意。

    很快,訂婚的日子就到了。

    陳家當時決定的日子,離得很近。因為這一次陳凡并不準備大操大辦,只是請一些親戚朋友,比如陳懷安、陳寧、陳驍,方明德、蘇素素等人,擺一桌酒席,雙方父母敲定一下,沒準備搞多大場面。

    畢竟這這是訂婚,而不是結婚。

    但陳凡小瞧了,他如今的身份地位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要訂婚了?我們必須要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沒邀請?沒邀請我們可以送上賀禮。哪怕見不到陳北玄的面。見見他父母、親戚、朋友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同去同去,幾萬里算什么距離?這可是當世第一人啊!”

    不僅僅是燕京乃至華國各地的武道世家、門派、大族等等,還包括與北瓊集團有關的諸多富豪、勢力,如港島龍家之類。

    乃至世界各地的諸多黑暗組織,各大財團,甚至國家都驚動了。

    當訂婚那天到來時。

    整個北山之下,車輛宛如一條長龍般。

    從北山一直排到燕京市內,足足有十數公里,全是車流。

    沒有一輛車是普通車,基本都是豪車,什么瑪莎拉蒂、蘭博基尼、勞斯萊斯、奔馳S系列、寶馬7系等等。低于五十萬以下,基本拿不出手。許多車輛,甚至掛著外國使節的標志。

    無數燕京市民,圍在旁邊砸舌道:

    “我的老天爺,這是哪家要結婚的?這排場也太大了吧,車流蔓延十數里,豪車云集?便是燕京最頂尖的那幾家,都不過如此吧。看這方向,難道是北山王家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這就無知了。我聽人說,好像是北瓊集團的總經理,要和一個男的訂婚。所以才有這么多人來道賀的。”有消息靈通者,賣弄道。

    “北瓊集團?這公司撐死在華國能排進前五罷了。便是華夏首富,那個姓王的結婚,都沒這么大排場。她訂個婚,把燕京城都堵住了,太夸張了吧。難道男方是王家人?”

    立刻有人質疑。

    “據說不是王家人,雖然與王家有些關系,但當年好像被王家逐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接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,這樣的大能,王家竟然趕出去了?太浪費了吧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片嘩然,紛紛不解。

    而此時,王家人站在山頂,臉色漸漸開始鐵青起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