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35章 葉擎蒼,你太年輕了

    燕山上的熱鬧,一直持續了好幾天,才風流散盡。

    這幾天,陳凡與方瓊膩在一起,享受著眾人的祝福。看著女孩臉上的幸福笑容,一天比一天綻放,他心中同樣喜悅。陳凡重生回來,不就是為了彌補親友愛人的遺憾嗎?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小瓊還是臉皮太薄。說這兩天人太多,怕被大家笑話,不好意思和我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陳凡好笑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堂堂北玄仙尊,重生回來好幾年,竟然還是處男!

    不過這事,陳凡只是一笑而過,并未在意。無論是陳凡,還是方瓊,未來都注定要踏上修仙大道,逍遙永生,數十上百萬年都不老,甚至超脫世間的。

    與這漫長悠久的歲月相比,區區幾年又算得了什么。在陳凡眼中,現在的方瓊還很青澀,等她成長為前世風華絕代的紫瓊仙子時,那才是最完美的時刻。

    “解決完這事后,另一件事該提上日程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眼中眸光閃動。

    京城郊外,十里燕山。

    此時經過葉家幾天來的修整,燕山上面的戰斗殘痕,已經大部分消失不見。只有數百米高的燕山主峰,被硬生生削去半截,驟然變矮,還在宣示著,那場大戰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太強了,那陳北玄怎么那樣強悍,爺爺都晉升地仙了,都不是他對手。”

    葉依人望著燕山主峰,還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父親畢竟剛剛升地仙,境界還未穩定,遠沒有達到真正地仙的戰斗力。不過陳北玄確實強絕一世。他最后的一拳,雖然純以力量論,遠不如父親,但質量卻似超乎地仙之上,達到另外一個層次。不知道陳北玄從何處,修的這般恐怖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旁邊的葉南天搖了搖頭道。

    他雖然初入神境,但氣機無比沉穩,堪比許多老牌神境。尤其目光超脫,高屋建瓴,很容易看出一些東西來。

    “小叔,爺爺沒事。”

    葉依人擔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放松心,父親終究是地仙,陳北玄最后一拳也留了手。經過這些天休整,父親已經蘇醒過來,控制住傷勢。最多三五年,父親就能修為盡負。”

    葉南天說道。

    兩人正說著,突然看到天空中青芒劃過。葉南天頓時瞳孔一縮:

    “陳北玄?”

    青芒落在兩人面前,現出陳凡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勞煩通報一下,我來見一見葉老。”陳凡對兩人淡淡點頭道。

    陳凡再次駕臨燕山,整個葉家都為之轟動。

    以葉北辰為首,眾多葉家與昆侖的人,目光緊張的望向陳凡。如今葉擎蒼重傷未愈,葉家只有一個葉南天與老青龍撐著,根本擋不住陳凡一拳之擊。

    難道他當時沒殺掉葉將軍,現在想秋后算賬,斬草除根?

    有不少人心中想著。

    哪怕葉北辰,知道陳凡曾答應庇護葉家,也不得緊張。畢竟此時是葉家最虛弱的時候,想要除掉葉擎蒼這個在世地仙,此時也是最好的機會,誰知道陳凡是不是反悔了。

    “讓他進來。”

    一股宏大的神念,瞬間傳到所有人腦海中。

    是葉擎蒼的聲音!

    葉北辰等人頓時恭敬退下,葉家眾人如潮水般讓開,散出一條路在。在葉南天與老青龍的指引下,陳凡來到了燕山后山的一座清幽小院中。

    院子里栽了顆枇杷樹,庭蔭許許,遮蔽半個小院。

    葉擎蒼,就站在小院中,背對陳凡。

    他呆呆的看著這顆枇杷樹,仿佛未曾感覺陳凡入內般。

    “我當年出生西北馬賊,后投靠軍隊。我妻子陪我一同而行,不離不棄。當年我受命組建昆侖,她是第一代朱雀。可惜數十年前,在七大神境圍攻我那一戰中,她為了保護我,受下重傷,沒過幾年就去世了,只留下最后一個小兒子南天。”

    葉擎蒼緩緩敘說著,目光無比深情。

    “她死去的那一年,我在院中載下這顆枇杷樹,如今已經四十多個寒暑。一顆小樹苗,也成長為亭亭如蓋。逝者如斯夫,歲月流逝,是我輩永遠都沒法掌握的。”

    葉擎蒼說著,緩緩裝過身。

    他一襲黑衣,黑發黑瞳,身姿筆直如劍,容貌宛如青年般。但偏偏一雙眸子里面,帶著滄桑與歲月的流逝,仿佛歷經百年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,當我研究你越多時,就知道,你絕對不是他們所說的。得到什么驚世奇遇、仙人傳功又或者上古寶藏等等。力量可以有捷徑,但心境沒有。”

    葉擎蒼目光凝重,微微恭敬道:

    “面對你的時候,我仿佛在面對一位活過無窮歲月的老怪物。在你眼中,我從沒看到一絲慌忙、驚亂,仿佛這世間,沒有任何東西能讓你動容般。不知道我該稱呼你陳凡呢?還是稱呼你...”

    “叫我陳北玄就行。北玄是我老師賜予我的道號。相比之下,陳凡這個名字,已經很久很久,不曾叫過我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答道。

    他此言,相當于承認了葉擎蒼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你也是一位修仙者。北玄道兄,你莫非來自于仙門?但我曾翻閱整個華夏各大宗門典籍,對仙門的記載里,也不曾有神境勝地仙的記錄。也不曾聽說過有叫真武仙宗的門派。”

    葉擎蒼皺眉道。

    以他上百歲之尊,卻稱呼陳凡為道兄。

    但在座兩人,都覺得正常。學無先后,達者為師。陳凡是老怪物轉世,修為又比葉擎蒼強得多,自然可以稱作道兄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仙門算什么?”

    陳凡大笑。

    他起身踱步,負手仰望道:

    “葉擎蒼,你雖然天資不錯,但終究局限在這個小地方,不知道世界的廣闊!相比起浩渺的宇宙萬界。區區一個地球,太渺小了,宛如塵埃。仙門更是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仙門,那道兄來自于...”

    葉擎蒼動容。

    陳凡不答,只是靜靜的望著天空,目光深邃。億萬光年之外,自己前世的老師、兄弟、戰友、道侶、敵人,他們不知道又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此時天漸晚,太陽西落,已經可以隱約看到繁星點點。

    “難道道兄來自于天上?”

    葉擎蒼忍不住皺眉道。

    現代人早就知道,地球是圓的,更是宇宙中的一顆普通星辰,根本沒什么天庭、地府的神話。葉擎蒼頓時心中驚疑,以為陳凡在騙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天上,而是星空深處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葉擎蒼頓時勃然失。

    人類最多也就登上月球,還沒走出太陽系,宇宙中是否有生命,科學界還眾說風云。陳凡如果來自于宇宙星空的話,那代表的意義,簡直顛覆整個世界!

    “可是宇宙中,也有修仙者,也有人類嗎?”

    葉擎蒼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宇宙的廣闊超乎你的想象,修仙傳承的古老,也遠遠不是你認為的,只有地球才有。在億萬年以前,人族修仙者就橫掃宇宙,鎮壓諸天萬界,與星空萬族爭輝。不過這些,不是你現在該知道的,等你到了那一天,自然會明白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他目光幽遠,宛如穿透空間。

    葉擎蒼點了點頭,深吸口氣,壓下心中的驚駭,苦笑道: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為,地仙已經是盡頭了。修煉到地仙,從此在世間長生數百年,在往上,只有傳說中的天仙,超脫世間,到了你我境界,已經是在世稱尊,一方仙佛,沒想到,宇宙中竟然也有修仙者。難道那些古代的仙人、神佛們,都去了宇宙深處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地仙算什么?”

    陳凡哈哈大笑,滿眼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也只有地球這群小家伙們,不知高低,才會把區區一個先天境界,用仙人之名稱呼。要知道,在宇宙中,只有踏入合道之境,才能稱仙!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先天?合道?”

    葉擎蒼驚疑。

    這些境界,他從來沒有聽說過,甚至古籍上面,都沒有絲毫記載。

    “我們修仙界,把修煉境界,劃分為八個階段。分別是煉氣、先天、金丹、元嬰、化神、返虛、合道、渡劫。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敘述道:

    “其中煉氣期又分為三個小層次。武者的內勁、化境、神境,都屬于煉氣期。只有踏入地仙,才算先天之境。而先天之境,只算是打開修仙界的大門。先天之下,甚至根本不算修仙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葉擎蒼此時,再也維持不住顏,驚的直接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如果連地仙,都只算修仙者八大天階的第二階,那后面的那些境界又是何等恐怖?尤其是合道,更是與先天跨越了五個大境界!

    要知道,神境與地仙相比,一百個神境都未必是地仙對手。至于普通的內勁武者,十萬人都能被地仙斬殺!這僅僅相差一個大境界罷了,差五個大境界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豈不代表著,在合道眼中,先天只是螞蟻一般的存在?

    “合道真仙,以三千年為春,三千年為秋。悠悠萬載,只稱一春秋。壽元百萬年,生吞太陽,彈指碎星,遨游宇宙,以星系為澡盆,以日月為枕袋。如此,方可稱仙!”

    陳凡悠然道。

    葉擎蒼目瞪口呆,如聽天書。

    ps:謝謝我有一根巨盟主大大的三個盟主打賞,這個名字實在太污,起點都打不出來了。oo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