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40章 當祖宗供著

    此時包廂內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陳凡淡淡的坐在那飲茶,似毫不知道,正有人跪在他腳下叩首,而許蓉妃坐在那,眨巴著大眼睛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至于寧心與吳志帆已經傻住了,大家怎么會不認識,堂堂天和吳家的大少,吳志成呢?

    “哥...你跪著干什么,快起來啊。”

    吳志帆艱難開口。

    那句陳天人,讓他心中有一個不好的預感,這個名字,在如今的燕京上層社會,如雷貫耳,天天聽到。但吳志帆不敢想象,傳說中翱翔在九天之上,一戰敗地仙的當世第一人,就是眼前這個白衣青年?

    吳志成一言不發,依舊深深把頭埋在地板上,渾身顫抖的更加厲害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陳凡才放下手中茶盞,淡淡道:

    “你認得我?”

    “小人...曾經在燕山之上,見過天人風采。”

    吳志成埋頭顫聲道。

    他雖然緊急趕過來,但終究慢了一步,單單看到包廂內的情形,就知道弟弟吳志帆得罪陳凡了。所以吳志成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跪下請罪,此時他只能祈求吳志帆腦袋別太昏,把陳凡得罪太深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,那就應該清楚得罪我的下場。”

    陳凡手指輕扣桌子,每敲擊一聲,就如同重錘砸在吳志成心中。

    “天和吳家...愿意盡一切努力...彌補天人,只求天人放過我弟弟。”吳志成顫抖道。

    “放過他?可以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目光戲謔:“你吳家只要能做到一點,我就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天人請說。”

    吳志成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,廢除和許蓉妃的一切合同,重新簽一份,不許有任何強制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天和公司最好的資源,最好的待遇,最優秀的經紀人都必須給她,把她當寶貝一樣供著。妃妃想要拍什么電影,就讓她拍,想要做什么,就讓她做,哪怕她要拆了你們天和公司,你們也必須在旁邊拍掌叫好。如果我聽到她有半點委屈和不開心,我會找你們吳家算賬。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而旁邊寧心已經聽傻了。

    這哪是藝人合同,這是祖宗啊!想拍就拍,想走就走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把公司拆了,董事長還在旁邊叫好,即便是那些最頂級的天王天后,都沒這樣待遇啊?

    許蓉妃更是瞪大雙眼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吳志成重重點頭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他心中清楚,自己只要說個不字,等待他的,絕對是人頭落地。陳北玄以殺伐決斷,睚眥必報著稱,能和他說這么多話,已經是看在許蓉妃面子上了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,順便把你這弟弟也帶上。”

    陳凡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然后就在兩女目光中,吳志成乖乖躬身退去,把旁邊楞如呆木的吳志帆帶出包廂。剛走出門口,吳志帆就反應過來,焦急道:

    “哥,他那條件太離譜了吧,爸和公司董事不可能接受的,你為什么要答應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答應的話,你剛才已經死在那了。”

    吳志成目光幽幽望著他。

    吳志帆頓時臉色一僵,難看道:

    “不會吧,這里畢竟是燕京,陳北玄難道敢當眾殺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堂堂天人,想要殺你一個凡人,就像碾碎一只螞蟻般,有一百種,一千種方法,讓你死的不明不白。”吳志成說著,似回憶起什么,眼中露出驚懼之色:

    “你沒有親眼見過燕山一戰,永遠沒法想象,陳北玄的恐怖。那是凌駕眾生之上的神靈啊!不要說拆了公司,便是毀了我吳家產業,父親也不敢說個不字的。”

    吳志帆呆呆站在那,心中不由生出悔恨。

    而此時包廂內,等兩人走后,許蓉妃頓時興奮跳起來,撲入陳凡懷中,狠狠的親他一口:“謝謝陳凡哥哥。”

    她雙眸如水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似想起了第一次,兩人在KTV遇見,陳凡也是這樣站出來,好像從天而降的白馬王子,狠狠的教訓了楚州大佬周天豪,就是那時起,陳凡的身影深深刻在許蓉妃心中,數年都無法磨滅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多大人呢,快起來,你都是國民女神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好笑,拍了拍許蓉妃的小腰。

    “我不,你都和方瓊姐姐訂婚了,還不許我抱你一下,以后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了。”許蓉妃越說心情越低落。

    陳凡也默然不語,心中暗嘆。

    兩人終究是不同世界的人,他這一世重生回來,也并非為許蓉妃而來。

    這時,一聲驚呼打破包廂寧靜:

    “我的天,陳凡你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讓吳志成下跪求饒?那可是吳志成啊,天和吳家的大少,天和娛樂公司許多事情都是由他管的。快說,你是不是什么頂級豪門公子哥,和妃妃玩王子與灰姑娘游戲的。”

    寧心不敢相信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作為燕京電影學院的學生,寧心怎么會不知道,娛樂圈巨頭天和吳家的力量。可以說,天和吳家想捧一個人,你便是丑女都能把你捧成華國最火的明星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在燕京,幾乎橫著走的人,竟然給陳凡下跪道歉,還答應那種不可思議的條約,寧心心中的震撼,簡直無法抑制。

    “也許是因為他怕我揍他吧。”陳凡揚了揚眉毛,似真非真,似假非假道。

    寧心自然不滿意,也坐到陳凡身邊,纏著陳凡說出來。

    三人在這邊打鬧了一陣,才離開酒樓。陳凡將許蓉妃和寧心一路送到電影學院門口,留下電話后才離開。

    看著陳凡悠悠遠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寧心頓時捏了一把許蓉妃腰,吃醋道:“死妮子,有這么厲害的男友,你還不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他不會真訂婚了吧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寧心忽然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前幾天,滿城楓葉染紅,整個燕京排出十數里長龍車隊,就是他訂婚的。”許蓉妃幽幽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網上傳的沸沸揚揚,北山上訂婚的那個神秘人?”

    寧心捂住小嘴,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陳凡訂婚那天,富豪大族云集,萬國來賀,場面之盛大,便是許多燕京人一輩子都沒見過。豪車如雨,排出數十里長龍,把整個燕京都堵了整整一天,更有百里紅妝,楓葉霜滿,蔚為奇觀,很多燕京人能津津樂道一輩子。

    “當時網上吵得沸沸揚揚,現在還在微博話題榜上,只知道女方是北瓊集團的CEO,但男方沒人知道,大家都在猜,難道是燕京王家或蕭家的公子哥?妃妃你快說,他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寧心瞪大雙眼,如同好奇寶寶。

    許蓉妃欲言又止,最終遲疑道:“如果我猜錯的話,他應該就是你曾經崇拜的‘緬國神仙。’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寧心愣在當場,櫻桃小嘴張的大大的,仿佛能吞下蘋果。

    離開燕京電影學院后,陳凡就回北山家中。

    此時還處在春節期間,陳凡每天就陪著幾個親人女友,把燕京逛上一圈,看著方瓊、安雅臉上日漸幸福的笑容,陳凡也感覺心中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這期間,天和吳家的家主吳,還親自帶著吳志帆,要來北山向陳凡賠禮道歉,直接被雪代沙攔了回去,吳沒辦法,回去之后,只能狠狠打了吳志帆一頓,然后求到許蓉妃門上,再三致歉。

    當時,許多還留在學院中沒走的女生,見到這一幕,都瞪大雙眼。

    頓時關于許蓉妃背后有靠山,逼得天和公司老總都登門求饒的消息,瞬間傳遍娛樂圈,許多原先對許蓉妃還眉高眼低的明星們,嚇得紛紛擺正姿態,不敢再裝大拿。

    “謝謝陳凡哥哥。”

    許蓉妃帶著寧心上北山,向陳凡致謝。

    她長的極美,小嘴又很甜,見到王曉云和陳恪行,一口一個伯伯、伯母叫著。

    王曉云當年在陳家年會上,就見過許蓉妃,還曾把她當成自己的兒媳婦。知道徐傲因陳凡而死,許蓉妃沒了父親后,于是越發歉疚,當眾表示要收下許蓉妃當干女兒。

    “陳凡,你給我聽清楚,以后妃妃就是你妹妹,不許隨便欺負她,知道嗎?”

    王曉云揪著陳凡的耳朵,耳提命面。

    “是是,老媽。”

    陳凡苦笑,豎起雙手投降。

    許蓉妃、安雅、方瓊等人,在旁邊看著,都捂著嘴強忍笑容。陳凡地位何等尊貴,也只有王曉云這個母親,敢教訓他,其他人見到陳凡,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寧心在旁邊,暗暗倒吸涼氣。

    幾天時間,已經足以讓寧心知道陳凡是什么樣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“一人敵國、神榜第一、移山倒海、力壓地仙...”這些形容詞,都不如蕭老秦老等人登門道歉,讓寧心震撼。

    ‘這可是一個人,踩下整個燕京上層圈子的大人物,難怪吳志成和他爸,嚇成那樣。在蕭家秦家面前,區區天和吳家,算什么。’

    寧心一邊想著,一邊看著許蓉妃,眼中不由露出羨慕神情。

    有這樣一個哥哥護著,普天之下,誰還敢為難許蓉妃?從今之后,許蓉妃在娛樂圈中,估計都是橫著走吧!

    十天之后,寒假結束。

    陳凡正式開始離開燕京,踏上周游天下之旅。

    “第一站就去東海之濱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幽然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