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54章 盡數斬滅

    “呯。”

    一柄紫影飛劍斬在陳凡身上,發出金屬交鳴的聲音,宛如劈在鋼鐵之上。陳凡體表那璀璨的青金色光芒,宛如一塊不朽的神金。

    陳凡站在那。

    一件件靈器撞擊在他身上,但陳凡卻紋絲不動,絲毫沒有半點傷害。仿佛在他眼中,這些每一擊都足以劈開一棟大樓,媲美神境強者全力出手,卻毫無作用般。

    “哐當。”

    陳凡探手一抓,直接抓住一柄足有西瓜大小的金錘。這柄金錘,通體由精鋼鍛造,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,閃耀著雷光,無比沉重,足有數千斤。被一位化境巔峰的修士祭起來,一擊足以把磨盤大的石塊都打碎。

    但到了陳凡手中,卻如同和面般,被陳凡隨意一壓,就壓成面餅。

    “噗,我的擂天錘。”

    一個仙門弟子,直接一口血吐了出來。他修為不夠,沒有神魂,靠的是血祭駕馭法器,所以法器一旦毀滅,他心神受到牽連,受損非常嚴重。

    這只是第一個。

    只見陳凡每抬手一次,就有一件法器報廢。

    眾多仙門弟子,一個接一個的吐血倒退,眼中盡是膽寒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強大了,他的肉身絕對超過了地仙,已經足以媲美雷音山的‘龍象禪師’,達到傳說中的大金剛境。”

    一個北邙派的弟子驚呼道。

    北邙派以馭鬼驅尸著稱,但他駕馭的金甲尸,通體用精金澆灌,足以扛得住導彈轟擊。卻連陳凡一巴掌都接不住,就被拍為粉碎。

    “當。”

    便是千夜雪的兩柄‘冰晶靈刃’斬來,都被陳凡揮手擋開。靈刃斬在陳凡手臂上,足以寒徹透骨的萬載冰寒之氣,也絲毫沒影響到陳凡。

    神體小成,近乎不朽。

    威力恐怖至極。

    “這人的肉身,確實接近地仙巔峰,甚至天仙了。”

    千夜雪也不由神色微變,美眸中閃過一絲波動。

    她剛才雖然沒有全力出手,但陳凡卻用肉身擋她一擊而不傷。這種恐怖的肉體,千夜雪只在幾個昆墟界最頂端的地仙,以及那些煉體巔峰強者或靈獸身上見過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陳凡雙臂一震,恐怖的血氣沖天而起,璀璨的青金神光,直接凝聚成碩大的光掌,憑空拍下。嘭的一掌砸落,足足有三四個仙門弟子,來不及躲避,被拍成肉餅。

    “快逃。”

    眾人同時色變,駕馭法寶就想逃離。

    但陳凡的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只見他瞬間擊破音障,在空中拉出長長的白痕,宛如汽笛轟鳴般。每一拳一腳碾出,都能輕易碾碎數個仙門弟子。甚至只是合身一撞,就能把對方連肉體帶護身法器,盡數撞碎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。”

    幾乎彈指之間,陳凡就連殺十余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幾乎嚇得膽寒,各自催動秘術,化作一道道光華逃遁,尤其是那五六個神海境弟子,更是跑的比兔子還快。

    “你們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的身影,宛如浮光掠影般。

    他瞬間閃到一個白衣男子背后。這個白衣男子身上氣息浩蕩,赫然是一尊神海境的大高手,甚至比雷破天更強,接近天冥子與玄羅。

    煉云生。

    混元門這一代的圣子。

    煉云生雖不是道體仙胎,但在整個昆墟界年輕一輩,也能排進前十。尤其一身混元真功,修煉到極點,不依仗外力,一口混元真氣就足以移山填海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只見煉云生扭頭,張口吐出一掛天河般白練。白練橫天,化作數十丈的匹練白虹。上面茫茫,全是罡氣,足以粉碎鋼鐵。便是一架轟炸機在這里,也會被白練攪成粉碎。

    混元門為昆墟界大教,與青玄道、天雷宗并肩而立,憑借的就是這口混元真氣。

    “真氣不錯,可惜還不夠凝練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說一句,輕輕一吹,就把這煉云生凝聚幾十年的混元真氣,盡數吹散。然后探手而去,直接拍在了煉云生頭頂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...”

    練云神肉身瞬間粉碎,一道透明的神魂從頭頂躍出,就想逃走,被陳凡周身的神芒,直接攪為粉碎。

    這僅僅是開始。

    眾多世俗界武者們,就眼睜睜看著,陳凡一個個追上那些趾高氣揚的仙門中人。任憑他們怎么求饒、威脅、詛咒、怒斥,都絲毫不留手,一掌拍出,連神魂帶肉身,打成灰飛。

    “這...這...真的要趕盡殺絕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低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殺掉這些人,到時候遭殃的,可能就是我們地球。”

    葉南天臉色肅然道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,昆墟界中,到底有多少地仙,那些地仙能不能出來?為了以防萬一,把這些可以告密的人,全數殺掉,至少一段時間內,昆墟界的人不會警覺。

    “饒命...”

    一個紅衣女子,嬌艷可愛,一張妖嬈面容,雙眼垂涎欲滴。可惜陳凡臉上一片淡漠,眼中直接噴出金色神焰,將她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這女子一死,仙門中人,近乎死絕,最后只剩下白衣勝雪的千夜雪,以及剛剛從山中飛出,胸口有一個拳印顯現的玄羅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真敢殺掉他們...”

    玄羅面容猙獰,不敢置信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死定了,這個世界再也沒人能救你。你準備等著我昆墟界的報復吧。”這位青玄少主,頭發披散,嘴角流血,死死的盯著陳凡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陳凡眼中無喜無悲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直接身形一晃,向玄羅沖去,想要斬殺這位昆墟界年輕一代最強者。

    “該死。”

    玄羅臉色狂變。

    他萬萬沒想到,陳凡竟然如此狠辣。

    ‘我若回到昆墟界,一定要稟告父親,請動青玄道的諸位長老,一齊聯手劈開仙門,殺入世俗界,把陳北玄和北瓊派,從上到下,斬的一個不留。’

    玄羅心中發狠叫道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玄羅直接催動血遁之術,直接化作一道血影,向遠方逃去。道體仙胎的精血,蘊含著無窮靈氣,血遁之術比普通神境,快何止數倍。

    眾人甚至沒看請,就見一道驚天血虹,以擊破音障數倍的速度,向遠方直射而去,宛如超音速導彈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會讓他逃掉吧。”

    北瓊派、昆侖等人,臉色齊變。

    玄羅一旦逃掉,那可就前功盡棄。不僅北瓊派,甚至整個華國武道界,說不定也要被昆墟界地仙遷怒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陳凡根本追都未追,只是從養劍葫中,取出一柄黑色短梭。

    受到法力一激,黑色短梭,瞬間化作一道黑芒,無聲無息而去。這道黑芒,速度之快,已經超越聲音,排空絕電,宛如驚雷般。甚至連許多人,都沒法捕捉到。

    正是陳凡曾在英國得到的‘弒神之矛’。

    論威力,這是陳凡手中,最強大的武器,便是上品靈器都未必能媲美。因為它威力太強,速度太快了,最巔峰足以達到二十倍音速。

    ‘這血遁之術,需要燃燒精血。我使用這一次,邁入地仙的時間,至少推遲十年,不過逃命要緊...這凡俗世界,哪來陳北玄這樣恐怖的變態,他到底是怎么修煉的?’

    玄羅想破腦袋,都想不出來。

    他確信陳凡沒有突破地仙,但神境竟然強大,簡直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便是在上古修仙界最鼎盛的時候,也不曾聽過如陳凡這等絕世妖孽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他神念范圍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玄羅還沒有反應過來,弒神之矛已經瞬間洞穿空間,從背后極速追來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玄羅狂叫一聲,身后再次現出虛空升明月異像,清冷的月光凝聚,化作一片薄薄如水的劍光,想要阻攔住弒神之矛。

    但弒神之矛的威力何等恐怖?

    還不等玄羅揮劍,就已經瞬間洞穿了玄羅的肉身,從后背貫入,自前胸射出,在玄羅胸口,炸出一個碗口粗大的血洞。

    道體仙胎,地仙之軀,在弒神之矛面前,簡直不堪一擊,宛如紙糊。

    這就是弒神之矛的恐怖!在美國人手中,它只是電磁炮的子彈,但在陳凡手里,它就是讓神靈都聞風喪膽的神兵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啊。”

    一道青色神魂,從玄羅頭頂跳出,瞬間包裹在月光之中,想要向遠方遁去。神魂一旦離體,想要再找到道體仙胎這樣的身軀,實在太難了。這代表,玄羅這輩子可能都無望先天了。

    不過在生命面前,這點犧牲,是不得不為的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突然一道金色閃電,從弒神之矛中炸起,向玄羅射去。赫然是陳凡潛藏在弒神之矛中的神念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父親是青玄道主,昆墟界第一人,你若殺我,我父親一定會把你碎尸萬段的....”

    青色神魂嚇得魂飛魄散,瘋狂叫囂道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陳凡的神念絲毫沒有留手,金色閃電灌入青色神魂內,瞬間把玄羅的神魂,炸成粉碎,任憑它有神通護身,都絲毫沒用。

    全場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仙門中人,氣勢洶洶而來,俯瞰眾生,視凡俗為螻蟻。誰能想到,彈指之間,就被陳凡盡數斬絕,連青玄道少掌教玄羅,都生死道消,最后只剩下一個千夜雪還在。

    黑水門眾人,正好趕到,見到這一幕,無不臉色狂變。

    嚴景超吶吶道: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,要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了啊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