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55章 大劫將至?

    青城山,自古清幽,為道教第四名山,常有煉氣士隱居。

    而如今,這座道門圣地,卻被鮮血染紅。數十位出自仙門,各大教精銳嫡傳弟子,被陳凡盡數斬殺,伏尸在青城山腳下。來自國內外諸多武道界、術法界的高人,親眼見證。

    “天雷宗天冥子、雷破天,焚天谷紫行空,雷音山法相和尚,滅情道刺玄...還有青玄道少主玄羅。”嚴景超每念出一個名字,張然等人臉色就白一分。

    只有他們知道,這些人代表著什么。

    每一個名字背后,都意味著一個屹立昆墟界的大教,一位地仙級以上的老師。昆墟界接近一小半的精英弟子,幾乎盡數云集于此。

    他們平時橫行昆墟界,如黑水門這等小門小派,幾乎眼睛都不會瞄一下,如今卻被陳凡如殺雞般全數殺掉。

    便是再不知輕重的紅衣少女小舞,也嚇得小臉慘白。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,潑天的大事啊。陳前輩,您惹下大禍了啊。”嚴景超雙手顫抖,臉色無比難看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這么多大教嫡傳,死在地球。

    消息一旦傳回仙門之中,必然要引發十二級地震。

    尤其是玄羅,道體仙胎,被青玄道上下,視為未來掌門的不二人選,連他都死了。那位號稱昆墟界第一的青玄道主,能善罷甘休?甚至不需要青玄道主出手,他的母親,太陰仙子,更不是個好惹的。

    “殺了就殺了,哪來那么多瞻前顧后?”

    陳凡彈了彈手指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此時距離先天,只有半步之遙,修為無時無刻不在精進著。一旦邁入先天,御氣沖天,一劍光寒九萬里,金丹不出,地仙來再多,也不夠陳凡殺的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,為什么不逃,以為我對女人會手軟?”

    陳凡轉過頭,饒有興趣看向千夜雪。

    這位雪神宮的神女,一絲塵埃不染,雙足踏在地面上,宛如憑虛御空,隨時能飛天而去般。眾人在她面前,無不自慚形愧。

    “陳天人彈指殺玄羅,斬天冥子,肉身近乎天仙。我總算相信閣下,確實有能耐可敗地仙了。”

    千夜雪平靜說著,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還敢在這里,和我說話,無非占著身上那件逃命法寶。讓我猜一猜,到底是什么法寶,能讓你見到我的力量還,依舊還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說道:

    “以你現在的能耐,能使用的法寶,無非哪幾種。接物代行、替身傀儡、身外化身、乾坤挪移這些,你修為還不夠,估計是遁術符箓吧。既然出自雪神宮,身上應該有一枚冰遁或水遁之符,這估計是宗門給你最后的護身底牌。”

    陳凡每說一句,千夜雪臉色就變一分,到最后再也維持不住清冷絕傲的容貌,如見鬼魅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遁法。

    在整個修仙體系中,都是最為難學,最為深奧的法術。與玄羅那種粗糙的血遁之術不同。無論是五行遁術,還是雷遁、風遁、影遁、光遁等等,都具有可怕的威能。

    因為遁法是將自身,化作某一種屬性的能量,從而超脫肉體,能夠徹底融入天地之中。比如水遁,就是化作一股水流,與大海融為一體,才能瞬息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想做到這點,至少也得先天境界,或者具備地仙之軀。

    千夜雪顯然沒到先天,不夠資格修習遁法。但她身上,必然有一枚師門密賜的遁術神符,她才敢這樣在陳凡面前說話。

    “陳天人學識淵博,夜雪佩服。請恕夜雪,不能再與天人談論下去。”

    千夜雪微微一躬身,然后胸口一枚玉符,憑空炸裂。她整個人,化作一道白虹,瞬息而去。這道寒芒的速度之快,簡直超越了想象之外,便是玄羅的血遁,也遠不如她。

    “區區遁法,怎能在我面前逃遁?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伸出手掌,輕喝一聲:

    “封鎮!”

    上千米方圓,瞬間化作鐵板一塊,連虛空的元氣都凝聚了。遁法再強,終究要依靠天地元氣作為跳板,如今元氣凍結,千夜雪的遁法自然失效。

    只見白虹瞬間潰散,現出千夜雪身形。但此時,她俏臉失色,驚慌道:

    “這是失傳已久的封鎮之術,傳說只有地仙頂峰才能施展,你為什么會?”

    陳凡曾經在龍堂之戰時,使用過,當時只能封鎮數百米虛空,十個彈指罷了。如今一言令下,千米空間,盡做鐵板,不要說十個彈指,便是十分鐘都能支撐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能耐,豈是你能想象,乖乖下地獄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完,眼中無喜無悲,抬起手就凝出一片青金巨掌,凌空砸落。

    千夜雪輕咤一聲,祭起一枚冰雪玉球。這枚冰球,顯然才是她真正的法器,赫然也是一件上品靈器。冰球上面,瞬間綻放出無數道白芒,如同冰針般,向天空射去。這些冰針,每一根都足以媲美飛劍之威,而且帶著寒徹人骨的陰寒之氣,便是一頭猛犸象,都能凍成冰塊。

    冰魄元珠。

    雪神宮秘傳的幾件鎮宮神器。

    如果千夜雪不是雪神宮這一代神女,也不會得到這件秘器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白芒冰針,打在青金巨掌上面,把巨掌打的微微顫抖,無數股寒氣,似乎想把巨掌凍裂。但陳凡神體小成,威力實在太恐怖了,可只手裂地仙。

    只聽咔嚓一聲。

    青金巨掌就凌空壓下,把所有冰針盡數拍滅,連冰魄元珠都凌空打飛了出去,珠面現出一道細小裂痕,似上品靈器都承不住陳凡一掌之威。接著余勢未盡,向千夜雪拍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即將被拍成肉餅時,千夜雪突然喊出一個名字,讓陳凡神情微變,挺住青金巨掌。

    “你認識陸燕雪?”

    陳凡看向這個白衣女子。

    此時千夜雪哪還有半分仙宮神女姿態?頭發散亂,白皙的額頭上滿是汗珠,眼中還帶著驚懼之色,聞言連連點頭道:

    “燕雪是我的師妹,被一位長老帶進宮中來,她曾經和我提起過你,說你是她在凡俗界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陸燕雪現在怎么樣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皺了皺,沒有駁斥她話中的夫君一詞。

    “陸師妹...挺好的吧,她是極品冰靈根,非常符合我們雪神宮的修行功法,大家都挺喜歡她,宗主更把她確立為下一代神女候選人,只是她似乎很想您...所以心情一直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千夜雪聞言頓了頓,遲疑著說道。

    陳凡輕哼了一聲,沒有再問。

    千夜雪的話,其中不嚴不實的非常多。陸燕雪一個凡俗界外來弟子,以昆墟界中人的高傲,視凡俗界為螻蟻,怎么會都喜歡她呢?

    不過陳凡也沒在多問,既然確定陸燕雪還活著,那他就稍微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叱。”

    就在千夜雪,看到陳凡收回巨掌,微微松口氣的時候。只見陳凡眼中直接射出兩道金色火焰,當空化作紅蓮,瞬間射入千夜雪體內。

    “這是...”

    千夜雪臉色非常難看。

    以她的見識,怎么會不明白,這是一種禁制。只要她稍有異動,這兩朵紅蓮,就會化作地獄怒焰,將她整個人從里到外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她想要活命,自然得接受這種禁制。

    千夜雪一言不發,默默飛到陳凡身邊,侍立左右,宛如一個乖巧的女仆般。

    “太恐怖了啊。”

    見到雪神宮神女,都被陳凡拿下。嚴景超等人,手腳都在顫抖啊。尤其是小舞,更是暗暗吐舌頭,虧她之前,還以為陳凡比較好說話呢。

    “陳前輩,您真的闖下大禍了。青玄道主、太陰仙子、雪神宮主、撼世地仙、龍象禪師...這些人,都是昆墟界最頂級的人物啊,他們若來尋仇,便是十個您,都不是對手。哪怕您能逃掉,您的門派親人又能怎么辦?”

    嚴景超苦口婆心的勸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都做了,后悔也晚。”陳凡淡定從容的道:“我問你,昆墟界那些人,什么時候能接到這里的消息?他們能穿過仙門嗎?”

    嚴景超猶豫片刻,看了看滿地尸體,最后跺跺腳道:

    “罷了,哪怕不說,您以后也會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根據嚴景超所言,眾人才清楚。

    原來仙門開啟,是分階段的。一開始,只有幾道縫隙,必須攜帶密寶才能穿越,接下來,稍微穩定,可以供地仙之下的人穿過,并且一次人不能多,最多百人。至少半年之后,仙門徹底穩定下來,才能讓地仙級強者穿越。

    “那個仙門,應該是個空間通道,對能量層級要求很高。地仙身上攜帶龐大的能量,強行跨越,很容易被卷入空間亂流中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了點頭,表示贊同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臉色盡數難看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,半年之后,就可能有地仙,踏入我們地球?而且還不止一個?”眾人面面相覷,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駭然。

    幾個仙門弟子,就鬧的華夏修煉界風雨飄搖。數位地仙入世,恐怕整個地球都要被折騰翻天了吧。

    “大禍,這確實是大禍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手掌顫抖道。

    千夜雪在旁邊,冷眼旁觀,眸中盡是冷笑:‘陳北玄,你之前殺人干脆,現在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怎么樣的龐然大物了吧。’

    “而且,這還不是最關鍵的...”嚴景超苦笑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