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59章 上古之秘

    “老師,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阿秀小腦袋探過來,見玉冊上面,全是飛鳥一般的文字,根本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一本上古年間的紀事吧,記錄蜀山劍宮的一些事跡。”陳凡一邊翻看,一邊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寫下開篇的人,名叫離殤。他字字透著滄桑,讓人追隨他的筆鋒,仿佛回到數千年前,那個大戰紛飛的時代。

    蜀山劍宮鼎盛時有三千弟子,最后戰至一人一劍,滿門盡墨,舉目無人,那是何等絕望。無怪乎這個離殤說‘蜀山一脈,自我絕矣’。

    “是離殤天仙,他是蜀山劍宮最后一位劍主。據說他追隨著上古眾仙,離開我們這一界,都消失不見了。沒想到這里竟然有他的絕筆。”

    千夜雪走到旁邊,聲音略微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踏天路,另覓星辰中所言的‘天路’,是哪里嗎?”陳凡翻著玉冊問道。

    “天路?”千夜雪微微蹙眉,這位雪神宮神女,竟然罕見的也遲疑起來:

    “我翻閱過宮中所有上古典籍,從不曾聽說過,有天路的存在。至今大家對上古眾仙到底如何消失,還眾說紛紜。”

    “有說他們壽元耗盡隕落,有說他們去了另外一界,有說他們飛到青冥之外了。”

    對此,陳凡只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倒是相信離殤天仙所言,畢竟想要離開地球,必然要走星空古路。那條天路值得應該是星際傳送法陣。只是不知道,這傳送陣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‘千夜雪終究只是弟子,這等大秘,估計只掌握在昆墟界各教最高層手中。’

    陳凡想著,繼續翻看。

    后面則是講述蜀山劍宮眾多大大小小事情的,從開初,九劍老人創建蜀山劍宮,到后面,經過歷代劍主之手,發揚光大,與天下大教爭輝,一直到仙隕之戰開啟,才斷斷續續,語焉不詳。

    “這仙隕之戰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仙隕之戰,存在于上古末期。本來天地就已經大變,眾多仙人修煉艱難,后來又遭遇外域大敵入侵。最終導致仙落如雨,眾神黃昏。我們都在懷疑,是不是西方世界諸神,包括教廷眾圣打了過來...”千夜雪詳實說道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一些眾所周知的秘聞,她也不怕告訴陳凡。

    “西方諸神還有教廷?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到了他這等境界,俯瞰諸天,目光之深遠,遠非千夜雪能想象。哪怕透過只言片語,也隱約能看穿歷史背后的迷霧。

    ‘數千年前,地球的靈氣就開始開始枯竭。無論是東方眾仙,還是西方諸神,確實可能會因為爭奪修煉環境,而爆發大戰。但這種戰爭,絕不可能戰到天仙都隕落,蜀山劍宮只剩下一人這樣夸張。’

    ‘就像世界各國,為了石油能源,會打的自己民眾死傷大半嗎?只有真正遇見生死大敵,你死我活時,才會拼盡生命。這個‘外域’,絕對不是指西方或教廷之類,而更可能是...’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凝,沒有再細想。

    無論是異界來客,還是外星生物,又或者異族神靈,陳凡前世見的多了,并不為奇。不過這蜀山紀事,給陳凡敲響警鐘。

    當年那外域能入侵,數千年之后,誰知它們會不會再來?

    連金丹都隕落了,可見外域必然有金丹乃至金丹之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‘看來我不能自滿,回去之后,就沖擊先天,然后一邊追尋天路,一邊尋找突破金丹的方法。’陳凡心中想著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清楚,我就去昆墟界,找一找那些昆墟界高層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著,合上蜀山紀事,轉身欲離開。

    “等等...你不要《九離劍經》了?”見陳凡竟然買櫝還珠,完全無視石臺另一側的天仙功法,千夜雪也維持不住女神姿態,略帶焦急的開口道。

    這可是昆墟界無數大教,夢寐以求的天仙功法。

    為了它,雪神宮、青玄道、天雷宗等,可是會打的頭破血流。派出這么多門下最嫡系弟子,地仙種子,全是為了這本玉冊。

    “《九離劍經》?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隨手取過劍經,翻看了一眼,然后拋給謝言道:

    “給你吧,比你之前修煉那個版本,多了一些神通功法,更完善一些,修煉到金丹足夠了。后面還有對更高層次的推測,看來這九劍老人,終究沒突破元嬰啊。”

    “謝主人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謝言不再惶恐,只是躬身接下,收入背包。

    見識到陳凡的從容大氣,謝言已經清楚,這《九離劍經》根本不算什么。他現在只想為北瓊派多建功勛,然后從陳凡手中,學到真正的巔峰法門。

    “你就把《九離劍經》,直接給一個仆人了?”

    千夜雪在旁邊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至于黑水門幾人,更是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這等功法,無不是鎮壓一教的秘傳神功。除了門主、部分長老、嫡系弟子外,幾乎絕不外傳。世俗界更是一部都沒有,陳凡舉手送人,簡直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謝言是我北瓊派護法,你說話尊重點。”陳凡彈了彈手指。

    千夜雪氣結。

    不過轉念一想,可能陳凡當她面故意如此,回去之后,就讓謝言交了回來。

    ‘這等絕世仙法,便是祖師待我如女兒,也不會交給我保管,陳北玄必然在裝腔作勢。’千夜雪心中篤定。

    接著陳凡等人又把蜀山劍宮,全部搜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當年離殤天仙走時,顯然把整個劍宮的寶物,全部帶走了。最后除了九口劍胚,以及一些靈藥之外,幾乎沒有什么寶物。

    “堂堂蜀山劍宮,天仙道場,不會就這么窮吧。”

    阿秀等人咕噥道。

    “蜀山劍宮立在凡塵數千年,必然有地仙曾經進入搜尋過。庚星劍陣能攔得住我們,未必能攔得住那些老牌地仙。能找到的,估計都被他們尋走了,只有最后一道‘天劍符’,他們沒法破解而已。”千夜雪在旁邊解釋道。

    眾人頓時垂頭喪氣。

    這蜀山劍宮,比一個地仙洞府都要窮啊。

    這時,陳凡卻背著手,遙遙走到了廣場中心。這里,正好也是整個劍宮的分界點,有一口地煞井立在此處。這口地煞井,里面噴吐著無窮黑色火焰,它是整個大陣核心所在,吸取地肺精氣,將劍宮抬到云顛之上,算是法陣的引擎。

    “他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千夜雪詫異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陳凡取出蜀山紀事,輕輕往玉冊上一抹。

    就見玉冊上面,一層白光,噼里啪啦的炸開。‘蜀山紀事’四個大字,陡的一變,化作了一柄靈活的劍形。那柄劍,仿佛天地樞紐般,溝通日月,無比沉重。

    “這是....”

    眾人瞪大眼睛,不可思議望來。

    “任何法陣,都有一個樞紐或陣心所在,用來控制整個法陣。蜀山劍宮自然也不例外。區區一本紀事,怎么有資格拜入門主禁地,與功法并列呢?”

    陳凡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千夜雪頓時被羞的滿臉通紅,說不出話來,之前就是她質疑陳凡,為什么拿這本書。

    “開!”

    陳凡一手按玉冊,輕輕一喝。

    頓時,劍形從玉冊中飛出,宛如一柄鑰匙般,轟然插入‘地煞井’里。緊接著,地煞井沸騰,虛空震動,整個劍宮似乎都在搖晃。

    “前輩,這里不會要塌了吧。”

    有人驚呼叫道。

    陳凡理都未理,只是繼續將法力灌輸入玉冊中。只見一道黑色火柱從地煞井中噴出,直射長空,然后火柱熊熊燃燒,現出一個門型洞口。

    “果然我猜的沒錯,金丹想要劈開空間,要么使用虛空晶石,要么借用其他能量。能夠維持一個空間長久存在,除了地煞之氣外,沒其他方法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已經傻了眼了。

    “老師...這不會就是蜀山劍宮的藏寶庫吧。”

    阿秀結巴著說道。

    昆侖、黑水門等人,眼都紅了。一個上古門派的藏寶庫啊,那里面會藏著多少寶物?一旦拿出來,足以撼動整個世界吧。哪怕當年離殤天仙離開,帶走了大部分,只要有剩下的,也足以讓昆墟界眾派打破腦袋。

    便是千夜雪,都臉色木木的。

    這個陳凡,一次次打破她的想象,把她的臉,狠狠抽腫。千夜雪懷疑,自己再說話,是不是要被人取笑了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著手,踏入寶庫。

    金丹開辟的空間,又借助外力,遠比養劍葫之中要大得多。足足有幾個籃球場大小。里面保存著眾多丹藥、大量的法器,各種煉器材料。陳凡甚至看到一堆堆神力結晶,顯然都是蜀山劍宮的繳獲。

    但最讓人顯眼的,是一堆猶如小山一般的黑石。

    “靈石,而且非常多的靈石,足有數萬枚?”千夜雪色變道。這么多的靈石,便是雪神宮那等大宗門,數千年搜集,都未必有這么多啊。

    “不錯,這才是此次最大收獲。”

    陳凡臉上露出一絲笑容。有這么多靈石,他不僅有把握突破先天,甚至許多想象已久的構思,也開始接連施行了。

    “傳令下去,關閉劍宮,我要閉關!”

    就在陳凡踏入劍宮之時,青城山之戰,終究隱瞞不住,開始向外界流傳出去。

    頓時,整個世界都開始撼動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