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64章 只手殺血祖

    “不可能,那可是血祖啊。”

    幾個大國使者們,都臉色大變,雙手顫抖著說道。

    血祖為千年以來,僅有一位流傳著傳說的地仙級存在,遠非葉擎蒼這種新晉地仙可比。他的幾個侍衛,就曾主宰世界,這樣一個強悍人物,怎么會不堪一擊,被陳凡一腳踏死呢?

    “主人是不會輕易敗掉的,陳北玄這樣,只是在激怒主人。”黑公爵冷冷說道。

    站在人群之中,一個穿著白袍的西方苦修士,也微微低頭道:

    “血祖要現出真身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眾人還在震驚的時候,只見那巨坑之中,猛的噴出一道黑色光柱。

    在光柱之中,是澎湃到極點的黑暗原力。那股原力如此之濃烈凝聚,仿佛來自九幽地獄。光柱一出現,青城山下所有人,都如墜無邊深淵中,連頭頂也開始烏云彌補,似要變成黑夜般。

    “白晝變夜,斗轉星移,血祖出世了!”

    白跑苦修士目光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...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驚呼出來。

    眾人抬頭看去,只見光柱之中,走出一個黑色身影。

    它通體漆黑,雙目猩紅如血,似人非人,似魔非魔,雙爪足有尺許長,交叉于胸前,黑色身軀上面,密布著神秘的咒文,背后一對蝙蝠翅膀展開,宛如地獄惡鬼。只有胸口處,一個巨大的血洞,在證明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竟然逼出了我的真身,我一定要會把你的心臟挖出來,吞盡你的鮮血,把你的身體,制成最美麗的標本。”

    萊因哈特嘴中發出夜梟一般的聲音,它伸出長長的鮮紅舌頭,舔過嘴唇。不,此時已經不能叫它萊因哈特,這仿佛一頭野獸惡魔般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真正的,偉大的,掌控力量的血祖大人。”

    黑公爵一臉狂熱,單膝拜倒。

    而其他黑暗強者們,則一陣驚呼,紛紛倒退,目光驚懼望來。之前血祖保持人類外表,大家還被他迷惑,現在真身現出,如此猙獰,誰還把它看做同類?相信它是為人類考慮。

    “這既是惡魔,徹頭徹尾的惡魔!”

    一個韓國的跆拳道高手,幡然醒悟,尖叫出來。

    血祖不耐的抬起一只手,口中吐出一個古老的音節。一道無聲無息的黑色咒文,就降臨在那韓國高手頭上。只見眨眼之間,韓國男子就扼住喉嚨,從頭到尾,化作了一具脫水的干尸。

    “枯萎詛咒。”

    有人低聲叫道。

    這種彈指間,把頂尖武者化作干尸的詛咒,讓所有人心中都膽寒,那些以詛咒聞名的伏都教大巫師見了,也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所謂的血祖,所謂為了人類為了地球,口口聲聲讓我家老師犧牲的人,它根本就是一頭惡魔,你們還相信它!”

    余文靜嬌聲訓斥。

    被她一說,諸多西方強者,都羞愧的低下頭顱,幾位大使,也面現尷尬之色。沒想到血祖的真面目,竟然是這樣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沒有進入這個境界,永遠不知道,這個境界的力量與恐怖。”血祖扇動翅膀,飛入空中。

    它胸口,原先被陳凡一腳踩出的巨大血洞,此時開始蠕動,快速修復回來。現出真身后,血祖的恢復能力,又提升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“不錯,這才是純血黑暗血族...這才是,我所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眼睛微瞇,聲音越說越低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根本不再和陳凡廢話,血祖直接出手。

    它一爪擊出,就帶動澎湃的黑暗氣息,整個天地之間的黑暗原力沸騰,凝聚在血祖的掌中。讓它尺許長的血芒神爪,足足暴漲兩尺,化作近三尺長,仿佛可以割裂天地般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烏云,都凝聚的仿佛滴下液體來,颶風大作,鬼哭狼嚎。這一擊之威,足以媲美葉擎蒼最后駕馭云空的一拳。

    黑暗血族是黑暗的寵愛,它們天生就具備黑暗靈體,遠勝一般地仙修士。

    但陳凡不但絲毫不懼,反而淡淡道:

    “神體小成,可只手裂先天,今日,我讓你知道,境界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陳凡說完,一步踏出,手掌凌空拍下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宛如天河倒傾,日月翻轉般。一只由青金光芒凝聚而成的手掌,在虛空中浮現。這純粹是陳凡肉身之力凝聚,光掌足有丈許大小,通體琉璃透徹,纖紋畢現,宛如不朽的神金打造。

    青金神掌拍下,一掌擊出,就將三尺血芒,盡數碾碎,跟著拍向血祖。血祖臉色狂變,猛的讓過身去,可惜終究沒有完全躲過。半個肩膀直接被拍碎。片片黑色的鱗甲碎骨飛舞,一道熾熱的血霧,從他傷口中噴出。

    “你該死!”

    血祖瞬間雙目猩紅如血,無比兇殘的殺氣,從他眼中噴出。

    血祖縱橫地球上千年,除了當年教廷圣者外,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傷害?

    他背后雙翅一扇,竟然擊破音障,以近乎五倍的音速,向陳凡攻來。另一只完好無損的左爪,帶起重重殘影,似割裂罡風般,可洞穿鋼鐵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五倍音速,已經超越一切,眾人甚至都無法捕捉到。上一刻還在千米之外,下一刻已經來到了陳凡身前,仿佛突破了時間般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血祖舉起左爪,一道道黑色霧氣,如同毒蛇般繚繞在血爪之下,那每一道霧氣,都代表著一種無比惡毒的詛咒。

    ‘枯萎詛咒、衰老詛咒、血毒詛咒...’

    一剎那之間,血祖在自己手上,施加了十道詛咒之力。幾乎媲美‘天使的十二音階’。這一擊若爪實了,便是神靈,恐怕也要隕落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以十大詛咒為武器,你若能承受的小,我轉身就逃。”

    血祖狂笑著,邪惡的精神力從四面八方向陳凡包裹而去,向鉆入陳凡腦中。破壞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。”

    陳凡面無表情,眼中無喜無悲,輕輕抬起一只手掌。

    此時,血祖的詛咒神爪,距離陳凡的心臟,只剩下三寸距離。

    但血祖卻覺得,這三寸距離,仿佛無比遙遠般。它眼睜睜看著陳凡抬手。眼睜睜看著陳凡一手按在左爪上面,完全無視了眾多詛咒。眼睜睜看著陳凡輕輕一揮,將它的左爪從身體上撕裂下來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血祖狂叫著,發出老梟般的凄厲聲音。

    它翅膀狂扇,身形暴退,雙瞳之中,滿是驚懼之色。

    陳凡的強大,完全超乎血祖的想象之外。無論是那不可思議的肉身,還是絲毫不懼怕諸多詛咒的體質,還有那仿佛時間變緩的恐怖能力,都完全超乎血祖想象之外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頭怪物,真正的怪物。他的身體,近乎真正的神靈。而且萬毒不侵,無視我的詛咒,更重要的是,那是操縱時間的神通?這怎么可能,便是在我族最古老的始祖中,都不曾聽聞過,有人能掌控時間。”

    血祖越想越驚,雙翅扇動的宛如幻影,化作一道凄厲血芒,向遠處逃竄。

    時間,乃是一切法則之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掌控時間的神通,無不是驚天動地的大神通,在宇宙中都聲名顯赫。陳凡神體小成,雖然不能隨便動用歲月大神通,但借用一絲力量還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血祖要逃了?”

    無數人瞪大眼睛望來。

    黑公爵更是滿臉呆滯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身形宛如流光幻影般,憑空浮現在血祖背后,雙手伸出,輕輕一撕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血祖背后的蝙蝠雙翅,竟然就這樣,被陳凡凌空撕裂下來。血祖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,當空灑下一團血霧,從天上墜入地面。

    它在陳凡手下,竟然絲毫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“逃逃逃!”

    血祖此時哪還有半點戰斗之心。它身形一墜地面,瞬間就燃燒體內精華,化作一道血芒,貼地飛舞,向遠處遁去。

    “鎮!”

    陳凡輕喝一聲。

    整片虛空,頓時凝聚宛如鐵板般。緊接著,就見陳凡伸出一只神紋籠罩的手掌,當空一壓。逃竄的血芒就被一只青金神掌,拍入地面。陳凡攥起拳頭。血祖也被青金巨掌,凌空抓起。任它如何掙脫,都沒法掙開巨掌。

    那是神體之力所化,無比堅固,超越地球最堅硬的金屬。

    神體小成,可只手裂先天!

    這才是青帝長生體真正的威能,之前戰玄羅、天冥子等人,陳凡甚至沒動用一半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有了你,我總算能練成天功,踏入先天了。”陳凡咧嘴一笑,在血祖恐懼的目光中,打出一道道金色禁止,將它封禁其中,最后化作一團金色的圓球,浮現在陳凡手里。

    陳凡手托金球,頭也不回的飛向蜀山劍宮。領走前,隨手彈出一道金光,將想要逃竄的黑公爵,凌空斬殺。

    只留下山腳下眾人,目瞪口呆的站在那,宛如看著神話般。

    “血祖這就死了?”過了許久,才有人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血祖已經被我家主人捉去,今天還有誰對我家主人有異議嗎?”

    雪代沙抬頭,宛如驕傲的女王般,環視四周。無論是大國使者,還是西方神境,無不低頭,無一人敢言。

    世界為之震怖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