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65章 世界的主角

    血祖死了!

    這個消息,瞬間如驚雷般,傳遍整個世界。無數世家大族、武道宗門、黑暗勢力無不目瞪口呆,幾乎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血祖在神話傳說中,是地獄魔王級的存在,近千年來,每次復活,都掀起滔天巨浪,血洗過無數部落城市。任何神境強者在它面前,都宛如螞蟻。

    這樣一位老牌地仙,竟然落入陳凡手中,不知生死。

    根據觀戰者所言,血祖盡管當時手段迭出,極盡恐怖。但陳凡太強了,從頭到尾,只是一只手,就硬生生把血祖拍死,兇威滔天,舉世為之震怖。

    “世間怎么會有如此強大的存在?不合常理啊。血祖比葉擎蒼強大太多,為什么卻敗的如此之慘。”許多人苦思冥想,腦袋炸開,都尋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們這輩子,恐怕沒法找陳北玄報仇了。”

    日國武道界,更是一片慘淡。英龍華、伊勢大神官等人,無不面色凝重到極點。

    他們在青城山腳下,親眼見到陳凡,如殺雞般碾壓血祖,這種力量,完全超脫他們的想象。哪怕日國還有底蘊,但面對陳凡,他們依舊心理發虛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注定要君臨一個時代,接下來,只看他能不能度過昆墟界之劫了。”

    伊勢大神官嘆息道。

    而在西伯利亞冰原中。

    諸多狼族匯聚一起,歡呼鼓舞慶幸。

    “血祖死去,我族的大仇,就報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我族與血族聯盟,共同對抗教廷失敗。結果血祖卻乘著我族始祖隕落,派遣手下,大肆追殺我族部落,黑公爵等人,更是一路追殺我族近三百年,此仇此恨,今日終究報了。”

    眾狼族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諸位,讓我們一起,為尊敬的陳北玄殿下舉杯!”

    一位披著獸皮,露出寬大胸膛的狼族首領站起來,抓著獸骨杯道。

    “向北玄殿下致敬。”

    無數狼族轟然而起,紛紛響應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殺加格爾丹,踏滅雪狼部。但卻為狼族報了大仇,冰原狼族恩怨分明,此時對陳凡心中感激是多過仇恨的。

    “古加爾,我的好友,我的提議如何?”

    奧列格站在場外,望著篝火旺盛的場景,對身邊一位垂垂老矣的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天地在變化,世界的規則在改變。血祖逝去,東方出了北玄殿下這樣的絕世強者,這代表著,我族確實該入世了。”

    古加爾盡管滿面皺紋,佝僂著身體,但體內的氣息卻無比凝重,宛如潛藏的火山吧。他一邊咳嗽,一邊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歡迎你們加入血狼衛,大帝聽聞,一定會欣喜的。”

    奧列格臉上,露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,都在陷入紛紛擾擾中。

    原先叫囂著,讓陳凡主動站出來,去昆墟界請罪的西方大國,與燕京的幾個大族,此時都再也無聲了。

    陳凡在青城山顛,不僅活捉血祖,更彈指殺了一位西方女議員。

    那位女議員叫珍妮弗,是西方一個大政治家族‘勞倫特’家族當家人。在西方政壇擁有舉足輕重地位,甚至與德國女總理梅克爾交好,更是這次,要求陳凡犧牲自己運動的領軍人物。

    這樣一位重量級議員,被陳凡說啥就殺。

    背后代表的意味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太狂妄了,他這完全是在蔑視西方,蔑視我等當世大國。”

    歐盟會議上,有德國高官氣憤的拍桌子。

    旁邊人都抱胸不語,搖頭暗暗冷笑:

    ‘若說蔑視,早在陳北玄擊殺歐盟特使那一刻,就已經徹底蔑視了。后面踏滅黑海艦隊,一擊滅島那就是赤果果的威脅。’

    不過隨是這樣想著,眾多歐盟高官心中,依舊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這一次,盡管他們不認為陳凡會乖乖去昆墟界請罪,但借助這股大勢,匯聚當世諸國的力量,更有血祖這個重量級籌碼,本以為能逼迫陳凡與華國作出一些讓步。

    比如撤走歐洲的北瓊派勢力、公開生命元液配方、分享昆墟界情報、北瓊派全面收縮等等。

    但萬萬沒想到,傳說中的血祖,連陳凡一掌都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們對陳北玄的力量,判斷太錯誤了。這是嚴重的致命失誤,我要求英國、法國軍方,再次推演戰術,確定陳北玄力量的閾值。否則,當有一天,我們發現連核武都殺不死他時,那就是世界末日的到來。”

    一位歐盟老將軍緩緩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,閣下,我們已經與美國盟友展開合作,密切推算這一場戰斗的數據。”

    英國少將站起來回應道。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這一次,只能依仗美國的力量,單單歐盟,似乎沒法奈何陳凡了。

    與西方大國相比,燕京那幾個家族,則是徹底失聲。

    秦家、韓家眾人,失魂落魄,據說秦老爺子第二天,就緊急去了金城,想要拜會陳懷安。但陳懷安閉門不出,對外宣稱要練習書法。

    秦老爺子吃了個閉門羹,只能悻悻回來。

    “嫣兒,你是沒親眼看到,那個血祖在陳北玄面前,簡直像皮球一樣,一拍就砸在地上,根本沒還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葉依人興奮的對好友道。

    秦嫣兒坐在雅座上,轉頭望著窗外風景。這里是紫紋大廈九十九樓,可以看到遠處北山,依舊燈火輝明,宛如不夜之城。

    ‘他就在那里,與姓方的女子訂婚吧。’

    哪怕到了今天,秦嫣兒還記得十里長龍,萬國來賀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這次一戰后,恐怕整個世界,沒人再敢提讓陳天人去昆墟界請罪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葉依人嬌哼一聲道。

    她身為武者,最討厭這種,將自己人推出犧牲賠罪的事情。武者一往無前,永不畏懼,大不了拼到最后,玉石俱焚罷了。未戰先怯,跪地求饒算什么?

    “那昆墟界再強,有陳天人,有我爺爺在內。更何況,現代科技何等宏偉,世界大國手中,掌控著諸多武器。我就不信,地仙能扛得住核彈!十萬噸級不夠,就上百萬噸,千萬噸級!”

    葉依人揮舞著小拳頭,氣憤說道。

    地仙雖強,終究還是人,與不朽的金丹有著本質區別。如血祖這樣的純血黑暗血族,哪怕中了核彈不死,但也得身受重傷。而且這還是小型核彈,大型核彈的威力,更恐怖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一旦打起來,就是真的生靈涂炭,地球陷入末日了。”

    秦嫣兒微微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對了,嫣兒,我聽傳聞說,你們家似乎想將你送給陳天人當小妾,以向陳家賠罪啊。”葉依人捂嘴偷笑道。

    秦嫣兒頓時俏臉一紅,低下頭去,心中卻閃過一絲悔恨:

    ‘現在,恐怕他已經看不上我了。’

    “陳北玄的眼中,沒有世間任何人!”

    帝戰皇在CIA地下世界上,留下這條著名言論。

    越來越多的人,在后面跟帖,表示贊同。陳凡一路行來,從未低頭過。無論什么困難險阻,統統一掌推平。每一次,當大家都以為,他要敗的時候,都被陳凡干脆利落的碾碎。

    “一開始,我以為大多數人是對的,后來才知道,陳北玄才是正確的。”

    有人長嘆道。

    這一次,血祖隕落,對黑暗世界的震動,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   葉擎蒼初入,昆墟界眾仙飄渺,血祖是眾人已知,唯一一位老牌地仙級存在,并且存活世間上千年。整個黑暗世界,各大家族,都與他有千絲萬縷的關系。

    如此一位神話人物,被陳凡只手擒下,沒有絲毫反抗余地,黑暗世界怎能不懼?

    “從今天起,無論是什么對手,什么事情,我永遠站在陳北玄這一邊,因為他代表著真理,代表著正確,代表著無敵!”

    一個ID名叫沙果果的人發帖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陳北玄和美國開戰,美國動用核武轟炸他呢?”

    下面有人質疑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力挺陳北玄,他一定會贏。”

    沙果果賭氣哼著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在懷疑,這家伙是不是個妹子,把陳凡當做韓國偶像崇拜起來,化身一只迷妹了。但更多人則憂心忡忡:

    “陳北玄不愿去昆侖請罪,血祖又身隕,若仙門大開,昆墟界眾地仙入世,我們用什么去抵擋他們。那可不是一位兩位,而是一大群啊。”

    地仙的恐怖。

    大家都曾親眼見過,葉擎蒼舉手掀起十里風暴,陳凡一擊毀山,血祖雖然掛的太快,但歷史上,殺神境如殺動輒屠城滅族。

    這樣的強者,有一兩位,就足以橫掃世間,何況昆墟界何止一位地仙?

    “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地球科技發展到現在,已經不是任人宰割了。他們若敢來,那就得嘗嘗核彈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洞察者冒出來,冷冷說道:

    “而且,大時代已經出現。葉擎蒼、血祖、陳北玄、昆墟界...越來越多的地仙以及神話強者出世,我有一種預感,我們將會生活在一個偉大的時代中,而這個時代的主角,就是陳北玄!”

    所有看到這條留言的人,都瞳孔一縮,默默無語。

    就在世界為他沸騰的時候,陳凡已經托著金球,回到了劍宮禁地中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金球中,傳來血祖驚恐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借你一用,煉一爐大藥。”陳凡悠然說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