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86章 云泥之分

    林薇薇?

    陳凡一愣。

    這個名字,對現在的他,太過久遠,仿佛過了幾個世紀般。她是陳凡在泗水時的小伙伴,一起讀小學中學,直到陳凡去了楚州,才分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聯系上他們的?”

    陳凡手持書卷,略微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薇薇交好,從緬國回來,就聯系上了。他們一直想見見您。”余文靜走來,輕聲細語。隨著修煉,她容貌越發清麗,與十六七歲少女無二。

    “也罷,是該見見,有好多年未碰面。”

    陳凡長身而起。

    說是同學聚會,其實來的幾個,都是陳凡的老熟人。林薇薇、顏小白、徐浩軒、吳俊杰,還有兩個女孩,似乎是他們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眾人在金城一家高檔餐館,北岸餐廳見面。

    北岸餐廳位于金城江畔,可以俯瞰江景,吹拂江風,往千帆過盡,景色怡人。

    “姓陳的,你終于來見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見到陳凡,這些曾經的朋友,以及非常熱情,挨個上來擁抱。

    連大長腿的林薇薇,都狠狠抱了一下陳凡。她今天格外漂亮,穿著修長的瘦身牛仔褲,一身清涼背心,扎著馬尾,無比清爽。尤其一米七五的傲人的身材,更是冠絕全場。

    “你這家伙死哪去了?要不是小靜告訴你還活著,我們都以為你失蹤了呢。”林薇薇狠狠給了陳凡一拳。

    陳凡抬眼望去。

    顏小白依舊白白胖胖,滿臉笑容。

    徐浩軒儀表堂堂,氣質沉穩,手邊挽著的一個女子,也容貌倩麗,皮膚白皙,身材高挑,一身LV的名牌,臉上掛著淡笑,卻隱約有股拒人千里的味道。

    最后的吳俊杰,雖然也在笑,但看著他的眼神,有些復雜。

    “常年在外,有些繁忙,沒去泗水見你們,是我的錯。我先自罰三杯。”陳凡笑著道。

    這些朋友,他這幾年其實是刻意疏遠,就怕他們受到自己牽連。畢竟陳凡在地球,可謂舉世皆敵。很怕把他們也卷入其中,打破他們平靜生活。

    “浩軒,這就是你們常說的陳凡嗎?”徐浩軒女友,帶著一絲審視望來。

    陳凡記得,上一世徐浩軒考進華清大學,娶了一位京城的白富美,似乎還是某個家族的嫡女,她父親是部位高管。從此平步青云,登上世界五百強企業高管。

    “小凡,這是洪蜜,和我同學,我們剛訂了婚。”徐浩軒介紹。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在燕京,沒聽說有姓洪的大家族。而且到了陳凡今日境界,便是美國總統都未必給面子,哪還有什么區區世家嫡女呢?

    洪家確實,在燕京不算大家族,撐死了二三線。與王家、蕭家之類,有云泥之別。連與天河吳家相比,都有差距。洪蜜也沒見過陳凡,自不可能把眼前這平凡少年,當做北山之上那個萬國來朝的陳天人。

    大家很快落座。

    吳俊杰帶來的女友,是個小鳥依人的漂亮女孩,也有七八分姿色,叫李穎。

    杯酒下肚,氣氛很快活躍起來。

    陳凡問了大家的情況。顏小白依舊像上一世一樣,回去繼承家族服裝產業,娶了一個漂亮媳婦,生了一個水靈靈的小女兒。

    徐浩軒同樣如此,考入華清,結識洪蜜,已經畢業進入外企,只不過這個企業,陳凡前世沒聽過,似乎叫什么‘星環集團’。

    吳俊杰則依舊廝混,占著他父親的權勢,很是賺了一大筆錢,成為大款,如今這頓飯就是他請的。

    “說起來,當時文靜突然消失不見,你小子跟著也失聯了。結果我們聯系上文靜,才發現她在你身邊,你們兩,是不是...”

    徐浩軒開玩笑道。

    吳俊杰聞言,端著酒杯的手一顫,被迅速掩蓋過去。

    但陳凡洞若觀火,自看到這一幕,心中微嘆,看來過了幾年。吳俊杰心中還是放不下余文靜。不過這也正常。

    在場林薇薇、洪蜜、李穎都算美女,在常人中出彩的。

    但余文靜坐在那,一言不發,卻宛如仙子謫落凡塵,超凡脫俗。她容貌本就是頂尖的,再加上修煉功法,服食靈丹、靈液,皮膚晶瑩剔透,整個人就像童話中的精靈般,奪去了全場的眼球。

    “文靜最近跟著我,學習一些東西。”陳凡平靜回答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,不明其意,只有吳俊杰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大家對陳凡的身份,還以為他是副縣長兒子,一個普通大學生,最多有些神秘,能號令天河市大佬韓天生,更有一個能打的表哥。

    但吳俊杰長在金城圈子里廝混,怎么會不知道陳凡的身份?

    江北陳大師、金城陳家嫡子、蒼龍少將...

    每一個都震懾人心,尤其是陳凡回金城,一日斬絕十六家族長,這件事到現在,還在金城低下暗暗流傳,屬于禁忌中的禁忌。不過他也只知道這些,再多的,憑吳俊杰的圈子,也接觸不到。

    “文靜跟著你,我放心了。來,小凡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吳俊杰起身,莊重敬酒。

    眾人不解其意,只有陳凡隱約明白,同樣舉杯飲盡。

    這杯酒飲盡后,吳俊杰仿佛釋去千斤重擔,整個人都顯輕快。他常年在外廝混,妙語連珠,很快把桌子上氣氛搞起來。

    期間,洪蜜起身,去了洗手間,但過一會回來后,臉色有些異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嫂子?”

    林薇薇奇怪問道。

    “浩軒,我看到圈子中一位大哥,從小對我挺好,就在隔壁包廂。你陪我去見他一面,敬杯酒。”洪蜜欲言又止,最終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大哥,那應該去拜見一下。要不我們大家一起過去敬杯酒吧。”

    徐浩軒笑著道。

    顏小白剛要起身,洪蜜臉上就現出難色:

    “我那位大哥,在圈子中地位非常高,連我其實就見過他幾面,甚至不知道他還認不認識我。這次能在金城遇見他,也算一種機緣,你若能得他一點提攜,可以少奮斗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洪蜜這一說,全場就冷靜下來。顏小白尷尬的端著酒站在那,坐也不是站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燕京圈子的?”

    吳俊杰開口道。

    洪蜜沒說話,只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眾人都默然。大家都知道洪蜜身份,能在她那圈子中,稱作大哥。

    必然是來自了不得世家的大少或公子。這樣的人,與他們,是云泥之別,宛如皓月與螢火般,這輩子都不會有交際。強行過去敬酒,只會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徐浩軒也面現難色。

    大家正聊得開心,難得幼時好友見面。你突然要出去敬酒,這氣氛就有些變質了。但遇見燕京圈中大人物,這機會實在難得,千載難逢,他又不想放過,左右為難。

    “算了,浩軒你快去吧,我們朋友什么時候不能聚會,這種機會難得。”

    林薇薇鼓動。

    吳俊杰、顏小白也紛紛開口。

    最終徐浩軒告罪,起身跟著洪蜜離開。

    等兩人走后,吳俊杰才搖了搖頭道:“浩軒找這老婆,不知是福是禍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能看出,洪蜜的強勢。只怕以徐浩軒清高的性子,在家中沒少忍下委屈。

    “這世道,想往上爬,沒關系沒靠山是不行的,忍點氣算什么?”顏小白端起一杯白酒飲盡,狠狠說道。這個溫和的胖子,此時也在社會中打磨過,滿肚子怨氣。

    林薇薇也點點頭:“我當時考上軍校,要分配去大軍區機關部。結果名額就被另外一人頂了。我爸氣的三天三夜沒睡著覺。”

    林薇薇軍人家庭出身,從小就向往軍隊。

    眾人都二十多歲了,大學畢業,或在社會上廝混幾年,多多少少,都有些桀怨。畢竟他們的家庭,比起一般人還可以,但和真正的世家大族、公子大少相比,只算普通人。

    林薇薇哥哥是團級干部,吳俊杰父親是處級,顏小白家開個服裝廠,不要說放在燕京,就是在這金城市,都只能算芝麻小官。

    余文靜坐在一邊聽著,目光不由看向陳凡,似在征求意見。

    陳凡最終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以他的能耐,現在要提攜這些朋友,只是一句話的事情。甚至不需要他出面,余文靜就能擺平一切。北玄座下三弟子,這個分量,足以讓昆侖都鄭重以待。

    ‘各人有各人的緣法,不要輕易打破他們平靜生活。把他們卷進來,未必是好事。’陳凡神念傳音給余文靜。

    余文靜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很快,幾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洪蜜與徐浩軒就匆匆回來。盡管掩飾很好,但眾人都能看出他們眼底的難堪與狼狽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徐浩軒才苦笑道:

    “是我們自作多情了,人家根本不認我們,連門都不讓進。”

    洪蜜在一旁不言,俏臉越發冰寒。

    眾人趕緊勸解,這種事情,其實誰都或多或少遇見過。你自以為自己是個人物,其實在那些大人物眼底,根本沒你。眾人都能理解徐浩軒的感受。

    這種被人無視的痛苦,越驕傲的人,自尊心越受打擊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誰?”陳凡忽然開口。

    “是蕭玄。”徐浩軒詫異望陳凡一眼,最終還是說道。

    他并沒詳細告訴陳凡,蕭玄的身份與來歷。以他看來,陳凡離燕京那個圈子,終究太過遙遠,可能連蕭家是什么,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蕭玄?”

    陳凡眼中露出玩味之色。

    而旁邊的吳俊杰和林薇薇,臉色已經變了,脫口而出:

    “燕京老蕭家的大少蕭玄?”。

    ,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