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87章 敬一杯酒,了一段仇

    蕭玄曾經被陳凡打斷四肢,扔下東山。但以蕭家的能耐,想要治好他,并非難事。而且憑吳俊杰、林薇薇這個層次,最多知道蕭玄,其他事情,可就未必很了解了。

    蕭玄在他們眼中,是高高在上,天潢貴胄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俊杰,這蕭玄是誰?”

    旁邊的李穎問道。

    吳俊杰三兩句解釋,頓時讓她臉都白了。

    作為燕京五大族之首的蕭家,擁有滔天力量,豈是他們這些普通人能比。吳俊杰、林薇薇的家世,在泗水數一數二的,但放眼江南乃至華夏,就太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聽到對面是蕭玄,大家都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這樣的頂級大少,真不是隨意就能見,你想敬杯酒,也得看夠不夠資格。

    “喝酒喝酒,這些事,咱們別多想,都是升斗小民。”吳俊杰出來打圓場。

    雖是這樣,但徐浩軒依舊郁氣難平。聽他說,兩人連蕭玄面都沒見到,就被人攔住了,根本不讓他們進去。

    “蕭玄可是堂堂蕭家大少,燕京這一代的領軍人物,他怎么會出現在北岸餐廳?”林薇薇奇怪道。

    眾人都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只有徐浩軒眉頭微皺,有些遲疑道:“攔下我的,是江北魏家的人,我透過門縫,似乎看到魏老三了。據說當年魏老和蕭老爺子是戰友,魏家一直與蕭家交好,看來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江北魏家。

    這個名字一報出,陳凡持杯一頓。

    說起來,陳凡和魏家還有一筆債,沒有算清楚。當年魏家乘他死在俄國狼神谷時,強占了云霧靈泉,與洪門合作,逼得陳家幾乎陷入深淵。

    “小凡,魏家不是和你很熟嗎?”

    吳俊杰突然開口。

    陳凡以江北陳大師聞名,開始時就依仗魏家的勢力,大家一直以來,都認為陳大師與魏家交好。哪怕到現在,很多人都這樣認為,包括吳俊杰。

    “小凡只是個普通大學生,哪認識什么魏家,你別開玩笑。”

    徐浩軒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但林薇薇突然默然了。她隱約響起當年烏山溫泉一幕,陳凡讓天河大佬韓天生,都鞠躬求饒。逼退了湯家大少湯劍鋒。顯然來并非眾人以為的那么普通,若認識魏家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確實認識魏家,還和他們有一些事,沒有解決。”

    陳凡端著酒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這件事,如果單單只有蕭玄在其中。陳凡懶得出頭,他和蕭玄以及蕭家的債,都算清楚了。但魏家不同,北玄仙尊,來恩仇必報。

    “浩軒,你陪我走一趟,去敬杯酒。”

    陳凡長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啊?敬什么?”

    徐浩軒詫異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敬魏家和蕭大少了。”陳凡臉上,露出玩味笑容

    一直到陳凡和徐浩軒離開,眾人才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“浩軒這是在做什么?腦袋昏了,嫌剛才丟臉還不夠?”洪蜜最先反應過來,頓時開始發脾氣。

    林薇薇趕緊在旁邊勸說:“嫂子嫂子,說不定小凡真認識魏家人,所以去敬杯酒的。浩軒跟著他,也能見到蕭家大少,豈不正好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認識魏家又怎么樣?蕭玄來了,魏家肯定傾盡全力招待,怕出一點差錯,你以為魏家會允許隨便一人,去打擾蕭家大少?”

    洪蜜冷笑。

    確實。

    相比起高高在上的蕭家,魏家只是江北一地方勢力。蕭玄來江南,就好像太子降臨地方般。魏家必然是誠惶誠恐接待,深怕出一點紕漏,哪敢放人進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們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顏小白遲疑。

    “走,一起去看看。”吳俊杰起身,眼中帶著一絲興奮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場之中,除了余文靜外,只有他知道陳凡的部分身份。但吳俊杰也不太清楚,蒼龍少將的身份,到底夠不夠讓魏家動容的。畢竟那可是蕭玄,傳說中老蕭家的嫡子,燕京最頂級的大少。

    六個人出了包廂,快步追上去。

    而此時,陳凡已經帶著徐浩軒,走到了魏家包廂的門口。

    北岸餐廳最好的位置,是一截延伸進江面的大江廳。腳下都是玻璃,可以看到濤濤流過的江水,異常美麗。魏家招待蕭玄,就放在大江廳。兩個殺氣騰騰的黑衣保鏢,站在門口守護。

    “小凡,要不我們算了吧,一點小事而已,沒必要大動干戈。”

    徐浩軒一跟著出來,就會后悔了,開口勸說陳凡。

    “這杯酒,今天一定要敬。”

    陳凡態度堅決。

    兩人走到大江廳前,黑衣保鏢中一個高瘦的,皺眉道:“不是早說了,魏家在招待貴客,閑雜人等,不入入內”

    他正說著,旁邊氣息彪悍的保鏢,突然身體開始顫抖起來,望著陳凡的眼睛,滿是驚恐。

    “阿彪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陳凡對著那保鏢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陳陳大師?”

    彪悍保鏢,牙齒都在打顫。

    他正是阿彪,楚州大佬周天豪的頭號打手。周天豪被陳凡殺了后,阿彪就跟著魏老三了。今天魏家招待貴客,魏老三特地把他調來充場面,沒想到遇見了陳凡。

    想到陳凡的殘酷手段,阿彪差點嚇趴下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在,那魏老三必然也在,正好,我有筆賬,和他算一算。”陳凡臉上掛著淡笑,推門而入。另一個高瘦保鏢,也感覺不對,沒敢阻攔。

    眾人眼睜睜看著陳凡入內。

    “吱吖。”

    大門推開。

    里面露出一間裝飾豪華,格調高雅的包廂。包廂很寬敞,足有上百平米,一群人正坐在桌子上,推杯交盞,坐在首位的,是一個高大英俊,氣場極強的青年男子,只是男子臉上,似有一些郁氣,顯得有些陰郁。

    “蕭少,您難得來一趟江南,我魏家蓬蓽生輝啊。我代老爺子,敬您一杯。”

    魏老三滿面紅光,舉杯相迎。

    “我爺爺與魏爺爺,是數十年好友。我帶他老人家,來看望一下魏爺爺,也是應當的。”蕭玄端起酒杯,只是輕抿一口。

    坐在另一邊的魏老,白發如仙,老懷大慰。

    而陪在蕭玄身邊的魏子卿,也眼睛笑的瞇成縫了。其他魏家高層,如魏長青、魏長松幾個,包括魏子方、魏子平都面帶笑意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這次蕭玄來,看望魏老只是其一,關鍵是見一下魏子卿,敲定雙方的婚事。

    魏子卿從小就和蕭玄交好,自從秦家的婚事斷絕后,蕭家一直在為蕭玄尋覓另一樁親事,這時魏老提出來,蕭老爺子就欣然答應,派孫子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子卿與玄兒若結婚,咱們就算親上加親,不用這么拘禮了。”

    魏長松微笑說著。

    他是魏家第二代頂梁柱,如今平步青云,位列封疆,連蕭家都得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眾人正在談笑著,門突然被推開。魏老三的兒子魏子平不由眉頭一皺,轉過頭就要怒斥:“干什么,不是交代,不讓人進來打擾”

    他話還未說還,忽然僵在那,呆呆的看著陳凡,就仿佛見到一個怪物般。

    “子平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眾人都背對陳凡,第一時間沒察覺。魏老三喝高了,醉眼朦朧的望過來,見到陳凡,先是不以為意,然后勐的眼睛一瞪,如見鬼魅。

    “陳陳”

    魏老三剎那間酒醒一般,汗濕嵴背,結結巴巴的說著。

    這時,眾人才感覺不對,紛紛轉過頭來,一看到陳凡,包括蕭玄在內,全部臉色大變,沒人想到,陳凡竟然出現在這里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?您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魏子卿美眸露出驚訝,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來敬杯酒,了一個仇怨。”

    陳凡端著酒杯,面帶淡笑,緩緩走來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魏老三牙齒都在打顫,雙腿如同打擺子般。

    “喂喂,小凡,你快出來啊,不能進去。”徐浩軒這時闖進來,一見到場中一幕,頓時愣住了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陳凡未理會他,而是直視魏老三道:

    “當年,我命你管理云霧靈泉,許給你一成的利潤。以年賺百億來說,就是十億元,甚至不止。而你只要轉手賣出去,平白得十億元。我對你魏家,對你魏老三,仁至義盡。你偏偏在我失蹤時,背叛了我,投靠洪門,更奪去了云霧靈泉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以為,這筆債,我陳某人不會和你算?”

    陳凡每說一句,都如重錘擊打在魏老三心上,到最后,魏老三嚇得啪嗒癱倒在地,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,連連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,這些都是陳年往事,不如我們坐下來說如何?”

    魏長松不著痕跡,皺了皺眉頭,滿面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陳大師。當年您幫我和晚晴成婚,這件事我們一直想找機會感謝您呢?”魏子方也在旁邊打圓場。他老婆伊晚晴,笑容燦爛。當年靠陳凡,兩人才最終成婚的。

    “我陳北玄,恩怨必報。你魏家的恩,我當年已經還清。現在,你魏家的仇,我也要拿回來,你們想要阻攔我嗎?”

    陳凡眼睛一瞇,目光淡漠道。

    魏家眾人,頓時僵在那,不知所措。誰不清楚陳凡的厲害呢?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魏老終于長嘆一聲,緩緩起身:“陳大師,這件事,是我魏家對不住您。不知道您能不能看在老朽的面子上,饒了老三一次。”(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