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88章 恩仇必報

    魏傅。

    江北魏家之主。

    當年陳凡重生回來,第一個遇見的內勁高手,就是他。還曾贈他丹藥,幫他修改過功法,治好魏老的頑疾。魏家也投桃報李,一直為陳凡的事業保駕護航,更幫陳凡聯系金城軍區。

    甚至陳家年會時,魏老親至,為陳凡撐腰。

    若論交情,魏老和陳凡可謂極深,超越了其他大部分人。陳凡也念著魏家恩情,否則不會屢次饒過魏子平。但這一次不一樣。

    “魏老,魏老三的所作所為,你知道嗎?”陳凡目光淡淡望來。

    魏老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幾次三番欲開口,最終化作長長一嘆:“老三確實犯下大錯,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。只求陳大師,看在以往交情份上,饒老三一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卻沒有阻止他,也沒有讓他事后補救,有什么臉來向我求饒?”陳凡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魏老臉色一窘,再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,老三罪不至死,您要什么,我魏家一定竭盡全力為您辦到,只求您饒老三一命。”魏長松開口勸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的,你魏家拿不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句,就堵住了魏長松。

    他目光放在魏老三身上,雙眸如冰般,一絲感情都沒有:“魏老三,我待你如國士,你卻如此報答我。你說我該如何處置你?”

    魏老三此時,已經嚇得一句話說不出,尿都快出來。

    陳凡當年,可是一口氣從江南殺到江北,殺的人頭滾滾,無數大佬被斬,連殺五百余人。那一夜被稱作血色之夜,到現在魏老三都沒忘記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有點過份了。”

    蕭玄皺了皺眉頭,終于開口道:“魏三爺不過是拿了你一點云霧靈泉,幾十個億罷了。你要的話,我還給你如何?”

    蕭玄作為蕭家大少,能力手腕出色。他能夠調動的資金,達數百上千億之多。區區幾十億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幾十個億?”

    陳凡輕笑一聲,目光冰寒:“把我父母逼入絕境,讓陳家幾欲翻覆之罪,只值幾十個億嗎?不如我現在入燕京,屠滅蕭家,再給你上百億賠罪如何?”

    陳凡此言一出,頓時全場駭然。

    “大膽。”

    魏長青就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魏長松也臉色肅然,沉聲道:“陳大師,我等敬您是蒼龍少將,神榜強者,才對您禮敬三分,但您不要以為我魏家以及蕭家,真的好欺。”

    此時的魏家,與當年又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當時的魏家,只是一個地方家族。現在魏長松位列封疆,魏家論勢力,不比紀家差多少。而且魏子卿即將和蕭玄聯姻,抱上蕭家這株擎天大樹,整個華夏,有幾人能惹?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笑了聲,連回復都懶得回復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,又怎把什么蕭家魏家放在眼中?若真惹火了,一劍踏平就是。但在場眾人卻并非這樣想的,包括蕭玄在內,他對陳凡雖然深深忌憚,但絕不相信,陳凡敢踏平蕭家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別以為占著自己擊敗葉將軍,就能橫行華夏,肆無忌憚。我華國的底蘊,超乎你的想象。真逼急了,以為不會動用核武嗎?”

    蕭玄手攥拳頭,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葉將軍?什么葉將軍?”

    周圍眾人倒是迷惑了。

    魏家終究只是地方大族,消息不夠靈通。他們對陳凡的了解,還停留在江南、中海那個層次。卻不知道,陳凡早就一人敵國,拳敗地仙,腳踏血祖了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葉南天將軍?”魏子卿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葉擎蒼,昆侖之主,衛國上將。”蕭玄臉色有些難看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眾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連魏老都瞳孔一縮。相比起葉南天,葉擎蒼的威名就太盛了。那可是坐鎮華夏,庇護華國幾十年的存在。從當年戰爭年代走過來的將軍,百戰余生,威名赫赫。陳凡竟然能擊敗他,豈不代表著打敗了華國守護神?

    ‘難怪看蕭玄哥哥,都有些怕他。原來陳北玄這么強了?’魏子卿心中恍然。

    盡管知道陳凡恐怖,但魏家人卻不能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魏老三是他們親兒子、親弟弟,無論如何,都得保下一條命來。魏長松態度誠懇道:“陳先生,這事確實是老三對不住您。我也知道您看不上我魏家這點力量。但請您看在以往交情份上,饒老三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陳大師,當年您對子卿和子方那么好,就饒了三叔一命吧。”伊晚晴也一臉期待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陳凡,你放過三叔吧。”魏子卿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,老朽無顏對您,但請看在相交一場份上,饒了孽子一命。”魏傅老淚縱橫,言辭切切的說著,對陳凡鄭重一躬身。

    魏老三與魏子平,更是跪下來,對陳凡連連叩首求饒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整個房間內的目光,全部集中在陳凡身上,連蕭玄都望了過來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記憶中,陳凡是一個比較念舊情的人。因為一點過往情面,放過了很多人。比如陸家、鄭家、安家等等。在江南,也最終饒了蘇家。

    魏老三只是盜用一年多的云霧靈泉,把錢還給陳凡就是了,算不得多大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也就幾十億的事情,我為何非要抓著不放呢?”陳凡忽然嘆道。云霧靈泉賣的再厲害,終究產能有限,魏老三并未賺太多錢,大頭還要分給洪門。

    魏家眾人,聞言一喜。

    緊接著,就聽到陳凡冰寒道:

    “但不要說幾十億,便是拿我陳北玄一毛線,也得付出代價。我陳凡恩怨必報,有恩償嗯,有仇報仇。若放過你魏老三,未來誰都能到我面前求情,又會有幾人,再把我陳北玄放在眼中,把我陳家放在眼底?”

    陳凡此言一出,頓時所有人都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魏老開口,正要說話。

    此時陳凡已經淡淡道:

    “文靜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。”

    這時,吳俊杰等人正好趕到包廂前,見到這一幕,正不知所措時,余文靜上前一步躬身叫道。

    “犯我北瓊者當如何?”陳凡立在窗戶旁,江風呼嘯,吹得他袖袍飛舞,幾欲成仙。

    “當殺之,神魂俱滅!”

    余文靜斬釘截鐵。宛如精靈謫仙降世的容貌,此時滿是殺意。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....”

    魏老神情大變,匆忙叫出來。

    可是已經晚了,余文靜乃是修法真人一流,兼修武道,也入了化境。身手快若雷霆般,只見白衣身影一閃,一指就點在魏老三額頭上。

    魏老三跪著的身體,為之一僵,然后瞬間雙眼無神,緩緩癱倒在地,再無氣息。

    他竟然被余文靜,一指毀滅了神魂,當場斃命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全場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滿臉震撼的望過來。

    沒有人想到,陳凡竟然說殺就殺,干脆果決,沒有一點猶豫。要知道,他和魏家可是數年交情,和魏老幾成忘年之交。哪怕現在外面,還有大把人的人認為陳凡與魏家是聯盟。而且蕭家大少蕭玄,就在眼前,陳凡卻絲毫沒有顧忌。

    “狂妄!太狂妄了!”

    魏長松氣的手都在顫抖,心中又驚又怒。

    他作為封疆大吏,什么時候見到這種兇徒。恨不得直接喊警察來,把陳凡關進監牢去,重判死刑。但魏長松知道,他這暫時只是奢望罷了。

    “陳將軍,你如此行事。國家不會縱容你的。”魏長青雙手緊攥成拳,死死說道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當我的面,殺了魏家人。就是在打我蕭家的臉,我蕭家不會善罷甘休。”蕭玄在一旁,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陳凡!”

    魏子卿美眸望過來,滿是失望與氣憤。

    只有魏老,面如死灰,仿佛精氣神都被剝奪了般,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魏老,我第一次見你時,就曾經說過,我陳北玄恩仇必報。今日,我敬你一杯,了斷這段恩仇。今日之后,我與魏家,再無瓜葛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陳凡一口飲盡,然后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只剩下洪蜜、吳俊杰等人,愣愣站在那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‘這到底是怎么了?陳凡和魏家人以及蕭玄鬧了起來,而且余文靜突然出手,殺了魏老三?而且聽起來,陳凡似乎還有其他的身份,叫什么陳北玄?’

    林薇薇等人,腦子里一片漿糊,完全看不懂。

    包括徐浩軒在內,雖然他來得早,但同樣搞不清楚。只知道無論是魏家還是蕭家,似乎都很忌憚陳凡。但陳凡只是個普通人,為什么這些大家族如此忌憚呢?

    “等等,他就是陳北玄?天人陳北玄?將蕭玄打斷四肢,拋下北山。拳敗葉擎蒼,一人壓燕京的蒼龍少將陳北玄?”洪蜜突然尖叫出來。

    她終究是燕京大族出生。

    雖然一開始沒認出陳凡,但等聽到陳北玄這個名字,立刻就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在場眾人臉色狂變,誰都沒想到,陳凡竟然曾將蕭玄打斷四肢,而且一人踩下燕京各大豪門。包括憤怒的魏家人,也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“你其他都對,但有一點錯了。前不久,老師鎮壓昆墟有功,已經被華國,授予蒼龍上將軍銜。”余文靜背著手,走到門旁,突然回頭一笑道。

    頓時。

    整個房間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呆若木雞,便是蕭玄,也忍不住面現驚駭之色。貓撲中文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