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89章 前倨后恭

    強烈推薦:

    余文靜最后一句,宛如驚雷,炸落在眾人中間。

    魏家雖未江北大族,但與燕京頂級世家,終究有差距。和世界各大財閥、家族更有云泥之別。對于他們而言,神境已經是,再向上,比神境更強存在,他們也想象不出有多厲害。

    陳凡雖然冠絕地球,為當世第一人。

    可在魏家眼底,依舊云山霧繞。只知道陳凡很厲害,但厲害到什么程度,卻模模糊糊。但這個蒼龍上將,卻實實在在砸在所有人心中。

    “他今年只有二十二歲吧,已經受封上將了?”

    魏子方低頭,輕聲咕噥著。

    這么年輕的上將,不要說華國,便是放眼世界,都不曾聽聞。簡直是榮耀之至,光輝之至。背后代表的意味,簡直可怖可懼。

    “而且不是普通上將,是蒼龍上將,論地位,應當與葉擎蒼的昆侖上將等同。”蕭玄臉色難看。只有他這樣燕京大族,才知道這‘蒼龍’二字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特殊封號,代表無上地位。

    葉擎蒼戎馬百年,庇護華夏,才得到這個名頭。陳凡不過區區二十歲,就一步登天,與國平齊。讓人怎能不羨慕嫉妒。

    “剛才那小女孩說的‘鎮壓昆墟’有功是什么意思?現代憑軍功,還有人能封蒼龍上將?”伊晚晴奇怪道。

    眾人都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憑他們身份地位,終究太低,連昆墟界事情都摸不到。

    只有蕭玄臉色微變,想到之前流傳沸沸揚揚的昆墟界,以及昆侖上內那條絕境長城防線。但這是軍國機密,而且他最近,一直在金城呆著,消息有些滯后。

    “魏爺爺,您請放心,這件事情我會如實稟報爺爺,一定會給您與魏家,一個交代的。”蕭玄長身而起,對魏傅鄭重道。

    魏傅臉色灰白,搖了搖頭道:

    “老三不聽我勸,終究咎由自取,怨不得他人。就不要麻煩老首長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爺爺,這已經不是您自己的事情。陳北玄如此肆無忌憚,動輒殺人。當世大國絕不會容忍他這樣的。”蕭玄堅持道。

    魏長松等人相顧一眼,心中都是苦笑。

    華國都封陳凡為蒼龍上將了,擺明要交好結交他。區區死一個魏老三算什么?便是陳凡踏滅魏家,都沒事。而且魏老三還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但看蕭玄如此堅持,魏家只能點頭。

    魏子卿在一旁,眸光復雜,心中亂成一團麻。

    這頓本來要成的訂婚宴,因為陳凡橫插一桿,匆匆就收場了

    等陳凡回到包廂內,過了不多久,吳俊杰等人就陸續返回。相比起魏家,他們才真正被嚇住了,都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著陳凡。

    一時間,包廂內氣氛冷清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說話了?”

    陳凡一邊夾著長江刀魚,一邊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小凡哦不,凡哥,你這也太牛了吧。當著魏老與蕭家大少的面殺人,還說什么恩怨兩清。簡直像電視劇里的大俠般,喝酒摔碗,拔刀相向,恩斷義絕。”顏小白豎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還有文靜,剛才那一指太帥了,太有俠女范。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啊。”林薇薇也滿眼冒著小星星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女漢子性格,從小軍人家庭出身,否則不會考取軍校。

    余文靜那嗖呼一指,如白駒過隙,快若閃電。一指擊殺了橫行楚州數十年的魏三爺,讓整個魏家都不敢放一言,這是何等豪邁?

    “我總算知道文靜跟著你,到底學什么了。”吳俊杰只有苦笑。

    而洪蜜在一旁,已經嚇得兩條輕顫,不敢望陳凡一眼。在座這些人是,雖然見到魏家包廂一幕,但對陳凡的身份地位,終究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但洪蜜出自燕京大族,怎么會不明白陳凡的恐怖?

    那可是一言不合,就打斷蕭玄四肢,拋下北山。動輒就要殺人滅族,踩下燕京的天人陳北玄啊!現在他更受封蒼龍上將,偌大華國,還有誰敢在他面前放肆?

    “小凡,文靜說的蒼龍上將是什么?還有你真的曾打斷蕭玄四肢?”過了許久,徐浩軒才面色凝重道。

    眾人此時才一愣,紛紛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一開始被鎮住,沒有考慮太多。現在回頭,才發現疑點重重。蒼龍上將是什么?陳凡為何打斷蕭玄四肢?魏家為什么懼怕他?

    諸多疑點,宛如一團亂麻,讓眾人云山霧繞。只有吳俊杰大致清楚一點,但也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“蒼龍上將只是個封號,就像三八紅旗手一樣。我為國家做了點小功勞,華國酬謝我的。”陳凡聳了聳肩說道。

    余文靜在旁邊,已經開始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陳凡所言小功勞,可是一人入葬仙谷,鎮壓仙門,連斬昆墟五地仙,拯救人類的潑天大功啊。盡管當世大國手握核武,依舊可以威脅甚至殺死地仙。

    但昆墟界那些地仙,如果不和你打正面戰,四處流竄斬首。

    今天殺你一個國家總統,明天屠你一座城市,后天滅掉你一支艦隊。面對這樣的流竄性人形核彈,便是美國都要頭痛欲裂。說陳凡拯救華夏,拯救世界,不算過分。

    吳俊杰等人,也臉皮直跳:

    “一點小功勞就能受封上將,這種小功勞,我也想去立”

    他們還想再問,陳凡已經不欲多說了。陳凡本就不準備,把這些朋友卷入自己的世界中。這一次只是遇上魏家,不得不出頭罷了。

    “喝酒喝酒,咱們離多聚少,就不討論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吳俊杰會來事,立刻站出來吆喝。

    眾人只能壓下心中疑問,繼續推杯交盞。只是這一次,洪蜜的態度就好太多了。之前大家敬她酒,她很為難的端起酒杯,輕抿一小口。

    但現在,洪蜜酒到杯干,殷勤進酒,對誰都笑臉相迎,一副交好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模樣,不僅吳俊杰等人暗地稱奇,連徐浩軒,也摸不著頭腦,認為自己那冷艷傲慢的未婚妻,今天是不是酒喝多了,腦袋暈了?

    只有余文靜冷眼旁觀,心中清楚。

    ‘老師是當世第一人,與國比肩的天人陳北玄。他具備的影響力,已經足以媲美一個大國。我僅僅是他弟子,就可以和頂級家族財閥族長,平起平坐。俊杰浩軒這些人,盡管只是老師的朋友,但也有很大的結交潛力。’

    像洪蜜這種,燕京大族出生嫡女。

    她們對人,只會分為可結交和不可結交。在洪蜜看來,之前的陳凡等人,顯然不夠資格結交她,所以她很矜持,態度傲慢。但知道陳凡身份后,她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彎,前倨后恭,拼命想結交吳俊杰、林薇薇幾人。

    至于陳凡。

    洪蜜有自知之明。知道自己根本不夠資格和陳凡搭話,能結交上他的朋友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這頓飯,在洪蜜的曲意奉承啊。賓主盡歡。

    之后再將林薇薇徐浩軒等人送走后,陳凡也坐上了余文靜的銀灰色蘭博基尼,和吳俊杰揮手道別。吳俊杰面帶笑容,但等陳凡走后,笑容漸漸淡下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吳俊杰苦笑一聲:

    “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了。我本以為,自己努力奮斗,還能有朝一日,跟得上他們的腳步,沒想到卻越來越遠,連背脊都望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小女友李穎,在旁邊懵懵懂懂。

    吳俊杰笑了笑,長吐口氣,不再想這些。陳凡依舊把他們當做朋友,吳俊杰也就心滿意足了

    徐浩軒與洪蜜,開著紅色寶馬z4,一路回到城區的四星級酒店中。這輛寶馬z4,是洪蜜家里買給她的座駕,徐浩軒要參加同學聚會,洪蜜就特地開過來,給他撐面子的。

    “老婆,最多三年,我也要弄一輛蘭博基尼,帶你繞著燕京城兜風。”

    徐浩軒看了看自己那輛幾十萬的小跑,想到陳凡開的三四百萬的蘭博基尼超跑,于是下定決心道。

    他最近入了星環集團,因為岳父家背景,頗受星環高層賞識,已經坐到了部門中層主管。意氣風發,正想大干一場。

    “你這輩子,可能買得起蘭博基尼,但絕對超不過你那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洪蜜推開房門,直接把自己摔進兩米五大床中,慵懶道。

    “這可未必。”徐浩軒不服氣。

    他性格清高,從來不愿服輸。從小到大,學習始終是第一,無論小學、中學、高中。哪怕到了華清大學,都是最頂尖的,才收到老岳父賞識,將洪蜜許配給他。

    “我雖然聽不懂什么昆墟之類,更不知道,小凡到底怎么二十多歲,就當了上將。但我還年輕啊,我就不信,奮斗三四十年后,我就成不了億萬富豪。”

    徐浩軒信心滿滿,連續說道: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全世界上將有幾百個,單單我們華國既有幾十個上將。但最頂級富豪才幾個?如比爾蓋茨、巴菲特之類,去一個國家,總統元首都得接見的。我若成為了世界首富,不比他上將強?”

    聽了徐浩軒所言,洪蜜直接噗嗤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抱肚打滾,把徐浩軒搞得一頭霧水,最終才停下來,幽幽道:

    “陳北玄那個蒼龍上將,可不是普通上將。”

    “浩軒,你還記得,半年前,北山頂上那場訂婚宴嗎?”166網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