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第690章 他不是人,是仙

    “你說的,難道是那天大雪漫燕京,滿城楓葉霜紅,車隊堵了半個燕京城的訂婚宴?”徐浩軒皺眉道。

    那一日,燕京霜滿,百里楓葉勝火。從全世界開來,絡繹不絕的車隊,堵塞了小半個燕京城。無數達官貴人,甚至大國特使齊至。

    這么大的場景,哪怕是天子腳下的燕京人,都不曾見過幾回,自然津津樂道。

    “傳說那場訂婚宴,是北山王家的人,與北瓊集團總經理訂婚的。甚至有不少國家使節前來祝賀,簡直媲美英國王子的世紀婚禮。但這與小凡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徐浩軒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訂婚的那人,就是陳凡。”

    洪蜜幽幽一嘆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徐浩軒頓時神情大變,滿眼驚駭。

    “你那朋友,有個名號,叫陳北玄。”

    “北瓊集團就是他一手創建。他出自王家,又叛出王家,當著王老爺子面,斬了燕京大少王城,與王家恩斷義絕。當日訂婚時,不僅是一些國家大使前來祝賀。是當世上百個國家總統元首,派出特使,齊至北山為他恭賀,甚至包括美國、英國等。”

    洪蜜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她每說一句,徐浩軒臉色就變一分,到最后,幾近駭然。

    在當今世界,美國、英國等分量之重,堪稱無人能及。一百個小國家捆起來,都不如美國一國重量。美國總統派出特使親至祝賀,這等殊榮,放眼世界,都沒幾人能承受吧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徐浩軒吶吶自語,不敢相信:“小凡只是一個普通人,哪怕加入軍隊,立下天大功勞。但美國特使怎么會來?而且他殺了王城,燕京王家不找他算賬?”

    “就憑他是陳北玄,一人敵國的陳六國、陳天人!”

    洪蜜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陳六國?陳天人?”徐浩軒抬起眉毛,滿眼詫異。

    洪蜜走過來,坐到他身邊,拉著徐浩軒的手,默然道: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我也知道不太清楚。我們洪家在燕京,只算二三流世家,但我也隱約聽父親他們提起過,陳北玄曾一人敵國,連敗當世大國,更曾在燕山之巔,拳敗葉擎蒼,乃至當世最絕巔的存在。你便是有千億、萬億的家產,在他面前,都是螻蟻。”

    說著,洪蜜將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,緩緩道來。

    盡管她了解不太清楚,但僅僅只言片語,也在徐浩軒心中掀起驚濤海瀾。

    “一個人打敗了俄國裝甲師,歐盟黑海艦隊,還曾逼退美國?”徐浩軒人已經傻掉了。他感覺自己,好像在聽童話故事般。

    余文靜一指殺魏老三,雖然快如電光火石,但依舊在凡人理解范疇,最多會點武術罷了。但陳凡這種,已經是超人、神仙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否則正常人,哪能扛坦克大炮?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。世間怎么會存在如此強大的人,電影里的超級英雄都沒有這樣強的。”徐浩軒連連搖頭,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真的,魏家為何要懼他?蕭家在蕭玄被打斷四肢后,也不曾找過陳北玄麻煩。王家更死了嫡子,都沉默以對。陳北玄何德何能,以二十歲身份,登臨上將之位?這些事情,你沒有想過?”洪蜜冷哼著道。

    徐浩軒頓時沉默。

    他心中翻騰,想要辯解,但真找不出一條合理的,可以解釋清楚這一切。

    “浩軒,你的這個朋友,不是凡人,是神靈,是仙人降世!”

    洪蜜目光直視男友,一字一句道:“你這輩子,最大的運氣,不是考上華清,也不是認識我。而是有這樣一個朋友,抓牢他,你將平步青云,登天而上。億萬富翁算什么,說不定有一天,世界首富都要給你彎腰行禮....”

    徐浩軒早就心底亂成一團麻,眼前恍惚,心中只有一個念頭:

    ‘小凡...真的是神仙?’

    就在徐浩軒等人,心情翻騰時。

    陳凡早坐著余文靜的車,回到了東山別墅中。

    這次聚會,和曾經的同學們碰了面,也算了了陳凡一段心事。接下來,他可以把心神,真正投注到探索天路上面。

    “老師,我們不出手,幫幫他們嗎?”

    余文靜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,這次去魏家敬了杯酒,我的身份估計暴露大半了。僅憑我陳北玄朋友這五個字,他們在這華國,就可以橫行無忌,還需要幫什么?”

    陳凡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那魏家和蕭家那邊,您只殺了魏老三,就放過他們?我感覺那個蕭玄,不像要善罷甘休的樣子。”余文靜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魏家,恩怨已消,終究故人一場,不愿再做糾葛。”陳凡背著手,一邊向別墅走去,眼中浮現淡淡殺意:

    “至于蕭玄,他若不識時務,無非再殺一次,只不過這次,我不會再留手了。”

    余文靜額首。

    如蕭玄這種,在此時陳凡眼底,幾如螻蟻。若真敢招惹,直接殺了,蕭家也不敢來復仇。

    而此時的蕭玄,正準備聯系蕭家。

    “小玄,這件事,就不需要麻煩老首長了。”魏老臉上帶著一絲悲戚,開口勸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蕭玄哥哥,我三叔他終究做錯了。陳凡殺他雖過份,但也在情理之中。何必再把蕭家拖進來呢?”魏子卿也神情復雜道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,已經不止你們魏家和陳凡。我與他之間,新仇舊恨,要一起來報。”蕭玄雖然風度翩翩,但眼底怒火卻熊熊燃燒,幾欲脫出眼眶。

    蕭玄現在還記得。

    半年之前,他在北山之上,被陳凡打斷了四肢,扔下北山。如果不是保安及時救助,將他送入醫院,恐怕蕭玄早死了。哪怕這樣,他也躺在醫院上,生不如死幾個月。直到蕭家為他求來靈果,才替他治好傷號,讓他能下地。

    一邊想著,蕭玄還感覺,他四肢斷骨處,隱隱作痛。

    ‘陳北玄,你狂妄自大,真以為天下,沒人能治你?’蕭玄此時憤怒盈胸,撥通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喂,是玄兒啊。你最近出去散步,心情怎么樣?不要再糾結半年前的事情了。我交代你去江南,看看小傅家的孫女,你看了沒?爺爺感覺她很不錯,是個持家的,未來可以做我們蕭家媳婦。”

    話筒里,傳來蕭老蒼老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爺爺。”蕭玄鼻子一紅,幾欲落淚,但還是開口道:“我最近很好,把祖國的名山大川都轉了一圈,心情好多了。也見到了魏爺爺和他孫女,子卿人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蕭老輕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蕭老這孫子,雖然被靈果治好,但一直心情煩躁,在家中天天打砸。蕭老知道他心中有郁氣,但想報復回去,顯然是不可能的,只能讓他外出旅游散步,希望能緩解心中結郁。

    “對了,爺爺忘了交代你一句。你去江南,千萬別招惹陳北玄與陳家人。陳北玄剛剛平了仙門動亂,有大功于國。”

    蕭老鄭重道。

    他只是隨口一句,畢竟江南省多大,幾千萬人口。陳凡行蹤又飄渺。怎么可能正好撞見。沒想到蕭玄卻脫口而出:

    “爺爺,我正想和您說這件事,我今天遇見陳北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電話那頭,正躺在竹椅上,曬著太陽的蕭老,直接驚的從椅子上做起來。旁邊的護士與侍衛,紛紛驚訝往來。但蕭老哪還管那些,匆忙問道:

    “你不會得罪他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魏爺爺的三兒子,當年和陳北玄有些仇怨,被陳北玄找上門,然后一指打殺了。”蕭玄三言兩語解釋,然后帶著一絲怒氣道:

    “爺爺,陳北玄太霸道了。占著自己強大,最近又封什么蒼龍上將。完全不把我們蕭家,乃至華國放在眼中,動輒殺人。便是當年葉擎蒼,也沒有他這樣橫行無忌啊。我感覺咱們燕京各大家族,可以聯合起來,施加壓力,逼迫陳北玄...”

    “糊涂!”

    蕭玄還未說完,就被蕭老的一聲咆哮打斷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陳北玄是什么人?你知不知道他最近做了什么?你知不知道蒼龍上將意味著什么?”蕭老一聲接著一聲爆喝。

    蕭玄最近幾個月,一直在外散心,還真對陳凡所作所為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他試圖辯解道:

    “這蒼龍上將,不就和葉擎蒼的昆侖上將差不多。燕山葉家雖然強大,也就比我們蕭家強一籌,陳北玄再霸道,難道敢踏滅我們蕭家不成?他不怕國家找他算賬?”

    “和葉擎蒼差不多?”

    蕭老仰天長嘆,語氣中帶著無比失望:“蕭玄,仇恨蒙蔽了你的雙眼,讓你失去了理智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知道,葉擎蒼曾言,十個他都敵不過一個陳北玄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知道,陳北玄在葬仙谷中,一人連斬五位地仙,鎮壓了整個仙門,拯救華夏,乃至拯救了全人類。有大功于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知道,高層討論,曾經想將陳北玄封為蒼龍元帥,最終怕引起美國忌憚,才僅僅授予上將的話,就不會說出如此幼稚的話了。”

    隔著電話,都能感受到蕭老語氣中的冷漠與失望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蕭玄臉色狂變,滿眼駭然。
最近更新小說